一品邪女全文免费阅读_一品女仵作全文阅读_一品邪女免费读

听了这话,君无奕嘴角一抽,怎么一会的功夫就成了她的了,这院子还是他君无奕住过的呢!“你这叫过河拆桥。”

“这不过是小事,你身为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公子,自然也会怜香惜玉,你觉得我这话对还是不对?”李初喜说着,眉眼中带着笑意,定定的看着君无奕。

君无奕似无赖般的坐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衣袍道。“若是个美人倒是怜香惜玉,至于你……”说着,将李初喜从上到下打量着,嗤笑出声接着道。“该是用不上怜香惜玉。”

听完君无奕说的这话,李初喜当下便淡定不了,她怎么就用不上怜香惜玉了?虽然她没能传承娘亲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也是个模样不差的女子,想到这,便没再开口,屋内的气氛顿时降低了下来。

君无奕意识到自己玩笑话说过了头,又瞧了瞧李初喜,只见李初喜双眼看在了别处,似是在为他的话有些难过。

一个男子对女子如此一说自然是心思不好,君无奕轻咳一声,有些尴尬道。“我的意识是,即便你用不上怜香惜玉,也是个美人。”

这话说起来未免是太牵强了些,只见李初喜扭头看向了君无奕,面无表情道。“既然我们是师徒,不知道师傅何时能教了徒儿功夫?”

李初喜的话转的太快,让君无奕有些措手不及,倒是本也是有意想教李初喜,见她有些天赋,便应道。“只要你想学,随时都行。”

君无奕这般轻松的答应了下来让李初喜还真是有点意外,她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也没真的认为君某人会因此而应下她。

不过,既然应了下来,那此事可就简单多了。“那就这般决定了,徒儿累了,师傅请自便罢!”说完便进了内里卧室,留下依旧坐在前屋的君无奕,君无奕摸了摸下巴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既是收徒,难道不是师傅使唤徒弟,怎么换成徒弟使唤师傅了?

等君无奕反应过来时已经太迟了,李初喜进了屋内躺床上很快便睡了过去。

直到瑾七烧好了水来叫醒她才醒了过来,小憩一会也舒坦,沐浴过后,李嫂子便已经送来

了吃食,一同而来的还有一个姑娘,姑娘身穿着翠色襦裙,一头长发梳起,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丝丝的绯红,却也是大着胆子时不时看向了君无奕。

李初喜坐了下来时便一直注意着这姑娘,姑娘将饭菜都放下后,这才走向了君无奕,道。

“怜儿听说君哥哥回来了,便亲手做了这些菜色,都是先前君哥哥在村里吃过的菜色,不知道可还是喜欢?”

听这叫怜儿的姑娘一口一个君哥哥,李初喜刚吃到嘴里的饭菜顿时呛的满脸通红。“君……咳咳咳……君哥哥?”

李初喜想笑,却是被呛的一直咳个不停,君无奕见此,下意识的伸手放在李初喜的后背,替她顺了顺气。

怜儿见着两人如此亲密,顿时有些尴尬,看着李初喜被呛的满脸通红,双眸着泛着泪水,心里不禁有些怨。“君哥哥,这位姑娘是?”

君无奕见着李初喜好些了,这才道。“这是君某的徒儿,怜儿可是吃过了?”

怜儿一听是徒儿,心里的怨又消散而去,道。“怜儿忙着备菜倒是还未吃,等会便回去吃上。”

这话一说,李初喜忍不住撇了撇嘴,明明他们才三个人一品邪女全文免费阅读,这特意备上四副碗筷不就是想一块吃饭?想着,也忍不住开口道。“巧了,我们三个人还多了一副碗筷,不如怜儿姑娘留下来一同吃罢,一人做了这般多的菜色,也当真是辛苦了。”

李初喜这话揭了怜儿的小心思,怜儿面色通红,有些不安道。“我原以为君哥哥还有随从在,便多备了一副碗筷。”

这话说的连瑾七都不相信,李初喜倒是也没再说甚么,在清国侯府内吃多了好的,若是换做平时这些菜色也入不得她的眼,不过是这几日一直赶路,又没能吃着好的,原先养起来的挑嘴也慢慢的磨了回去,自然也觉得味道不错。

一品邪女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怜儿模样不赖,又做得一手好菜,李初喜饿极了一品邪女全文免费阅读,吃的也欢畅。

君无奕便道。“怜儿便坐下一同吃罢!”有了君无奕的话,怜儿姑娘这才坐了下来。吃饭中,怜儿时不时说上两句,时而又替君无奕夹菜。

而李初喜坐在对面,却是清楚的见着了怜儿姑娘替君无奕夹菜之时,君无奕面上并不喜欢,却没能开口说道。

随后,君无奕吃饭的速度可快的得多,赶在怜儿再次夹菜之时顿时放下了碗筷,道。“怜儿不必为我操心,我已经吃好了。”

见到君无奕如此避开怜儿,李初喜不禁有些嘀咕,美人示好为何这般拒绝?随后李初喜吃饱喝足,瞧着天色还早,便打算出门走走。

迎来暮色的月山村的确是让人赏心悦目,李初喜站在河边的柳树下,见着有个木桩子便坐了下来,吹着凉飕的秋风也是十分惬意。

就在李初喜看的出神时,身后来了一个人,脚步轻微,等靠近时李初喜也便察觉到,原以为是瑾七收拾好了来了河边,没等她扭头看来人是谁,突然被人从背后大力推了一把,李初喜防不胜防噗通一声直接摔进了河里。

在摔下去的那一刻,李初喜余光也看见了是谁,虽说天色已经逐渐黑了,可那翠色的衣裳却是让人难以忘记。

李初喜掉进河里后便沉了下去,随后便噗通出水面,手舞足蹈的在水里,一上一下的叫着救命。

“救命啊……”

李初喜会水,但她只不过是为了确切的看到还站在柳树下的人,等她挣扎两会沉了下去后,岸上的人才转身离开。

这个时候的水冷人,更何况还是挨着夜幕时分,李初喜即便有心思却也不能在水中待太久,她身上的伤口会浸泡烂不说,前些日子浑身发热才好不久,这回怕是又得病着了。

而李初喜不知道的是,月山当年因常年受到匪贼的洗劫,在被君无奕出面后,村里的人便开始去花钱请了师傅来。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