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破虚空全文免费阅读_剑破惊仙全文阅读免费

什么时候的刀王是最可怕的?当然是有一刀在手的时候。哪怕那把刀不过是一块锈了千年的凡铁,哪怕那把刀不过是一柄不经敲折的木器。只要是被刀王握住了,就是一把千古神器。更何况,现在刀王手中握着的,是他威震江湖几十年的“不老刃”!刀光划亮了阴沉的暮色,在瞬息间,似乎整个天地亦为之定格,整个穹空亦在为之屏息。

什么时候的叶风是最可怕的?那是碎空刀尚未出鞘的时候。不依常法进击的碎空刀如果不出刀鞘,就根本无从知道其刀路、刀意、刀气、刀势。没有人知道乍出鞘的碎空刀会从什么角度突然袭来,会由什么地方一击致命!

还未出鞘的碎空刀能不能抵得住蓄满势道、全力出手的不老刃?穹隆山顶上,江湖上最负名望的两大刀客相遇,谁能胜得过谁?

那一刻在祝嫣红的眼中是许多缓慢而动荡的碎片。暮色下的叶风与刀王就像两道飘忽的影子,她睁大了眼睛,亦只能看到被电一般的刀光所照亮的身姿,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她想,要不是为了自己,叶风还会不会主动来找刀王?然后她就担心起来,不知不觉泪水已然模糊了双眼,最后凝固在记忆中的,便只有初见叶风时那爽朗的笑,不羁的眉眼,执刀立于风凛阁的样子……

当不老刃雪亮的刀光劈面而来时,叶风没有退让。他的右手尚搭在碎空刀柄上,上半身却急速地晃动着,就像有一只无形的绳索将他悬在崖边来回扯动,每每从间不容发的缝隙中避开不老刃。

“好!”刀王一招势尽无功,退回原处,大赞道:“老夫称雄江湖四十年,能刀不出鞘就破我一招的,你是第一人。”叶风眉尖一挑:“刀王第一招三分力实七分力虚,我若是拔刀硬拼,只怕会引出无数后招,索性寻险一搏,何堪刀王如此称道。”刀王傲然道:“叶小兄你有所不知,二十年来我穷尽心智,创出七刀。此招名为‘有间’,实为这七招之始。而你能看破其中刀意,从容避开,已足堪我夸你一句了。”叶风一笑:“无刃入有间,看来我是在误打误撞中才破了这一招。”

刀破虚空全文免费阅读

刀王豪爽大笑:“好一个碎空刀,好一个无刃入有间!我将这七刀唤做‘忘心七式’,乃是我毕生刀艺的精华,只要你能接下这七刀,老夫立时便认输了。”叶风亦是大笑:“能与刀王力拼七招,正是小子梦寐以求的。”

刀王大喝一声,双手缓缓举刀向天,臂间如挽了千斤的重物,可脚步却是虚浮无根,就如踏在浮萍新雪上,落劲极轻,给人一种就要飞天而起,再凌空扑击的感觉。叶风眼露凝色,稍退半步,右手握在碎空刀柄上,却仍是无意拔刀,而是纯取守势。也不见刀王如何作势,仅仅踏出一步,就已倏然而至叶风的面前,不老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闪电般迎头劈下。叶风再退半步,右手轻挑,碎空刀连刀带鞘往下疾沉,却是点向刀王踏前的右脚。

刀王大惑不解,若是让叶风的刀鞘点实了,纵然可废自己一足,可不老刃挟势而来,只怕要将叶风劈成两半!叶风这一招是何用意?正思忖间,刀光一闪,碎空刀终于脱鞘而出,直迎不老刃,而刀鞘却仍是飞刺向刀王的右脚。刀王以左足为基点发力,身体就像一个陀螺般反向旋开,右脚正好避开碎空刀鞘,只是那劈头而至的一刀也失了准头,从叶风的耳边斜滑而过。

刀王再度退到原地,面上惊喜相交,点头道:“我倒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用这种方法破我这一招‘兜天’。”叶风犹感觉到刀王这猛烈的一刀从眉间发梢前掠过的劲风,发根亦被撕扯得隐隐作痛:“刀王这一招太过霸道,若是不以奇招破之只怕必要溅血而止。”

刀王眼视浮上天边的一轮明月,静默良久,方才发话:“你可知我那日在快活楼第一次见你的碎空刀时,有几成把握可以胜你?”叶风皱皱眉:“请刀王明示。”刀王叹道:“那日你劈向点江山骰筒的一刀力由心生,刚柔相济,我实是半分胜你的把握也没有。”叶风低头不语,静待刀王的下文。刀王转头眼望叶风,厉喝道:“不过我现在却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杀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叶风脸色不变,想了想道:“刀王可是怪我未出全力吗?”刀王摇摇头:“在我‘忘心七式’的催逼下,没有人敢不用全力。只不过用刀的人最重刀意,而你此时刀上全无杀意,在此动辄生死立决的时候,实与送死无异。”叶风叹道:“叶风明知刀王对我爱护有加,实是激不起胸中杀意。”刀王再喝道:“你错了。若是你故意留手,我亦势必不能将刀意使足,届时只怕就是你我一同毙命于此的结局!”

叶风浑身一震,他的刀法虽是无师自通,但悟之于自然天道,经刀王稍稍点化,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微妙。刀王此语大有道理,若是叶风有退让之意,刀王纵然能照样毫不留情,但在这般情况下,心中必有一丝不甘,刀势亦会在不知不觉中削减。若是与一般庸手对敌自是无妨,但遇上叶风这般同级的高手,如果不老刃击中叶风,刀势一挫下,已然不能再敌住叶风中招后于本能下做出的反击。那样最大的可能便只会是两败俱伤。只有对敌双方尽出全力,若是真能拼个势均力敌,才会在互相对峙的情况下,渐渐化解对方的刀意,力争求得不胜不败之局。

刀破虚空全文免费阅读

叶风想通其中道理,心魔顿解,右手碎空刀平指刀王:“刀王尽可放心刀破虚空全文免费阅读,尚有五刀,叶风必将全力一搏!”

刀王哈哈一笑,不老刃迅疾劈出。这一刀又与前两刀不同,刀势轻灵飘逸,身随刀走,刀路似流水般蜿蜒不尽,源源无穷,一刀就似化做了千百刀,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旋劈而至。在刀王连续数刀的催迫下,不老刃的刀意浑然一体,圆钝无锋,空气中就像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漩涡,而漩涡中心刀气最烈处,正是对着叶风。那一刻叶风的耳中全是不老刃尖利的呼啸,眼中满是不老刃凛冽的刀光,几乎不能视物。这看似轻灵的一刀刀破虚空全文免费阅读,声势上却是如此刚猛。

叶风大喝一声,碎空刀往前急挑,全凭一股超然的直觉,以强对强,以简化繁,以拙击巧,变化五次后终于击挡在不老刃的刀锋上……“当”的一声大震,交手三招来,不老刃与碎空刀第一次相碰。

叶风倒退三步,方才化去蓄满刀王四十年功力的一刀,心口血气翻腾,知道功力上比刀王差了不止一筹,若是其他对手还可用招数上的变化,来弥补内力上的不足,但碰上刀王这样招数上绝不逊于自己的刀术大师,实是败面居多。

刀王原地端立不动,一股笑意从嘴角逸出:“你能在千均一发时,看出我这招‘虚空’的最强处,以硬碰硬而化解,果是不枉碎空之名。”叶风只觉得右手酸麻,若是刀王此刻强攻而来,只怕立时便要处于下风,知道刀王是故意给自己留隙回气,苦笑道:“不瞒刀王说,此招‘虚空’几乎将我全身的骨头都给击散了架。”刀王却像是看穿叶风的心思般泰然一笑:“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我这三刀用尽全力,欲要再攻却也是有心无力了。”叶风心中震撼,也不答话,只是抱刀微施一礼。

刀王眼望天空漫天星辰,语出奇兵:“你知道什么是美丽吗?”叶风愕然,再也把握不到刀王的心意。到了此时,他已是全然处于下风。

wWW。=小_说天_堂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