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离溪澈全文免费阅读_月澈倾帝心全文阅读_钟离溪澈霸道皇妃

《钟离》 免费试读

先前只听说楚人喜好占卜,没想到赵应对占卜一事也颇为重视,见我疑惑的看着他,赵应冲我笑笑道:“我母亲是楚人,幼时曾教我背诵《周易》。”

赵应的眼神充斥着儿时的回忆,多年以前赵应的母亲让年幼的赵应拿着龟骨,神色肃穆的为赵应算凶吉。罢了,母子二人一齐静静听着那兽骨在火上发出的霹雳声。

在一旁的我不禁想到从父亲那里偷看的《易经》,自以为不会有人发现,却殊不知父亲就在门口宠溺的看着我。到了晚上,父亲会跟我指着天上的星辰,讲世事轮回。他最常说的便是‘坤为地,巽为风,风行地上,万物广受感化。’直至今日,我再仰望星辰,终于懂得了父亲所谓的‘万物广受感化’,在满天星辰下,万物都会臣服,一国之王也好,寻常百姓也罢,不过是这世上凡人,凡人,何须有太多的贪念。

赵应看我端跪在席子上看着天上的星辰,也沉默地凑过来和我并肩看着夜幕下的星象,我伸手指着西边的星宿,怅然问道:“西方白虎,是异宿,到底是凶是吉?”

看我满脸的忧郁之气,赵应低头问道:“凶吉倒是无妨,姑娘可曾听说过奎、娄、胃、昂、毕、觜、参?”

“是白虎七宿”,我一脸困顿的答道。

赵应听完满意的点点头,扳过我的手指,在我手心里比划着:“道家讲究的阴阳五行,和这天上的星宿也是能对上的,这阴阳五行便能告诉你凶吉如何。”

看着赵应在我手心里画的星象,忍不住插嘴问道:“只听过天干地支和阴阳五行对的上,这星宿又如何与阴阳五行相对?”

“这世间万物自有它联系之理,没有什么一成不变……”

我听得一阵恍惚,嘴里默背着《周易》,刚想把眼睛闭上感受一下他所说的万物相连,赵应就用手点着我的头:“你们道家的那些东西,我看你也没学多少,连阴阳五行都不知道。”

听出他语气中戏谑之意,我便把脸转过去:“三界五行,皆有虚实,故虚实难分,道法自然,道心本心,故本心难测。”

我看了看赵应,又道:“五行之法也不过如此,道家本心,不是区区天干地支,天象星辰可解的。”

正自顾着赵应无话可说,心里暗暗的发笑,没成想手腕突然被赵应一拉,嘴也被他单手捂住,小声道:“嘘,你听隔壁房间,有动静。”

我听他这么一说便屏住呼吸听着齐商的动静,只听见一阵穿衣的簇簇声,有人压低声音抱怨:“大哥,为何要在这晚上赶路,这一面都是我齐国的地方,你这么着急作甚?”

“你知道霍桑是啥个地方?那时孙晋的地方,一句话说不对,咱哥三儿都得掉脑袋,后胜那老东西交给咱的活啊,可不是说干就干的。”隔壁的几个齐商,小声讨论着霍桑与孙晋,我听得一阵疑惑,孙晋不是一个嗜血如命的将军,怎么到他们嘴里就变成这般模样。

大哥继续叹气道:“趁现在走,还兴许能赶上后天天亮前到霍桑,要是和约定时间相违,那可就完了。咱运的粮食,要是天不好,被雨淋了,也是死路一条。”

“这孙晋现在可是手握大兵,你看我大齐,谁想去当兵,我告诉你,老六,祖宗的好时候都过去了,现在又到了这种兵荒马乱的年月。你快给我起来,再睡觉就把你留这儿。”

赵应在我身后收拾着东西,把衣服都塞在布上打着包袱,我满面愁容的倚在墙上,想着齐商的对话,这霍桑城钟离溪澈全文免费阅读,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

本以为能歇息一晚,听赵应讲天象也好钟离溪澈全文免费阅读,没成想这齐商今天晚上非要走,看我这般不情愿,赵应摸着我的头,悄声道:“这可是好时候,那几个商人能进霍桑,可都是有通行令的,要是跟丢了,咱们再想进那个城邑可就难了。”

见我不语,他继续说道:“从这儿到霍桑得用两天时间,想必这几个齐人都要日夜兼程,我们也不能停歇。”说罢,转身去包肉,我起身把蜡烛点上,对着镜子把发髻紧了紧,听着隔壁的动静。

钟离溪澈全文免费阅读

领头矮壮的商人已经把马车牵出来了,十几车的粮食,依次被推出门外,小厮都揉着眼睛,抱怨主家,我看他们都要出了大门,忙招呼赵应出屋,赵应摆了摆手:“这么多车粮食,咱们等会走也能跟得上,若是距离太近,他们会起疑心。”

我看赵应手中拿着一柄用布条缠好的剑,好奇问道:“这剑是从哪里买的,我怎么没有见过?”

赵应解开布条,拔掉剑鞘,剑身在月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他看我疑惑的眼神,解释道:“这剑是我从赵国带出来的,我是个逃兵,不配用剑,所以才用布条缠着。”

“你要是不逃,现在就在嬴政的坑里长眠呢。”我把布条踢走,重新套上剑鞘。

罢了才就着微弱的烛光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神色,脸一红:“笑什么,把这剑带好,藏在马囊里,忠义二字,跟道家的人讲是没用的。”

赵应把剑递给我,声音悲伤:“这把剑你拿着,道家的人除了炼丹,求仙之外,可是手无缚鸡之力,你拿着剑,安全些。”

我突然想起拿着‘残虹’的那天,我用短剑杀过一个探子,当时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而如今,却是如此害怕。我反手把剑推给赵应:“罢了,若天有意让我命不久矣,拿剑又有何用。”

赵应讪讪的把剑收回去,并没有说什么,转过身示意我跟上,屋外吹着带热气的风,我舔了舔嘴唇,没用赵应扶着便一脚登上了马背。赵应的手在外面尴尬的举着。平日都是赵应抱我上马,今日却是特例。

等走上了驿道,赵应和我都在远处沉默的跟在粮车后面,适才,没有注意与赵应说话的分寸,不小心提及了‘忠义’这二字是赵应最不愿意提的,而我刚才却不屑于其解,想必也是对他的不敬,如今,在他心里,我也与那些普通女子毫无区别吧,也不是什么所谓的贵人罢。

我勒着马缰,让赵应走到前面,不敢直视他的目光,空气仿佛都冻结了,过了好打一会儿,我半眯着眼睛就在马背上沉沉地睡过去了。

《钟离》 精彩点评科幻是什么,是为今天生存空间无限扩大却又无限被挤压的我们,在忙碌而麻木的生活中提醒我们抬头看看浩瀚无垠的宇宙大幕而照到我们面前的一道星光,也是距离地球千万光年之外的不知名且无主的,得供我们灵魂栖息的自由之地。爱中国和科幻的人不能绕过的刘慈欣,大刘,因为他的小说精神和内容,他会是很多人的男神。对我而言,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当我4年前合上书籍的那一刻,我抬头看到了真的是自出生以来就不曾感兴趣的星空,当你为了它而作出仰望的的动作那一刻,你的脖子会酸,你的眼睛会酸,而你的一颗心可能也会突然觉得酸酸的。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