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玉堂免费阅读_暖春免费全文阅读免费全文

陈氏躺在床上,纱帐放下,只露了一只手腕出来,大夫坐在床边,仔细诊脉。全妈妈和汪妈妈站在一旁,神色平静,半点不着急。

大夫诊完后,声音平和地说:“孺人胎像平稳,只是有些心火郁结,平日里少进燥性的饮食,多喝水。我给开两剂温和的发散方子,吃了好得快些,不吃也不妨事。”

听了他的话,众人心下雪亮,却都不露分毫。

全妈妈满口答应,连声道谢,带着大夫出去写药方。汪妈妈满面笑容地走到丁香面前,热情地说:“这么晚了,还劳丁香姑娘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没什么,既是去报了,总得过来瞧瞧。”丁香知道她和汪妈妈都是王爷的人,所以也很客气,“这大晚上的,总没个囫囵觉睡,全妈妈辛苦了。”

她语带讥讽,显见是对陈孺人非常不满,全妈妈心知肚明,便谦逊了两句。

菊香撩开纱帐,将陈孺人扶起来靠着,端了温茶来服侍她喝下。

金马玉堂免费阅读

陈氏眼巴巴地瞧向门口,却只看到了丁香,不由得一怔,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丁香对她一点也不客气,“孺人还是消停些吧,既是身怀有孕,就好好养胎,何苦折腾这些下人?王爷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王妃也不会容人不守规矩,别仗着有了身子就没了分寸。拿着王爷的子嗣仗腰子,半夜装病去王妃那里勾王爷,想死还容易些。王妃身边的赵妈妈问你,是不是想要越过王妃去?若是真有这念想,王妃明儿就禀了王爷,把无双殿让给你,只问你有没胆子去住,敢不敢让我们这一干大小丫鬟来侍候你。”

陈氏面色骤变,“妾身万万不敢。”她一翻身下了床金马玉堂免费阅读,赤足踩在地上,就要面向无双殿跪下磕头。

全妈妈眼疾手快,上去一把搀住她,将她扶上了床,动作轻柔而有力,让她无法挣脱。

丁香险些气炸了肺,忍了半晌才冷笑一声,“陈孺人也不必在奴婢面前做这姿势,横竖命是自己个儿的,硬要自个儿挖坑自个儿填进去,旁人也没法子。奴婢不过是好心来看看罢了,可不敢对陈孺人无礼。全妈妈,你和汪妈妈是王爷派来管着棠园大小事宜的,你们以后多费点心,好叫陈孺人专心养胎,别再被那起子不开眼的奴才撺掇着,生些不着边际的心思。再有,以后若不是要紧的事,就别深更半夜地来无双殿打扰。大家都是奴才,也得互相体恤着,可别带累着我们也跟着吃挂落儿。王爷和王妃高兴,大家才有好日子过,若是惹得王爷王妃不高兴,下面的奴才们难道还有个好?有些人糊涂,你们可别跟着糊涂,总不能辜负了王爷的看重。”

全妈妈赶紧笑道:“丁香姑娘说得是。还请丁香姑娘得闲了帮我们两个老婆子回禀王妃,老奴和汪妈妈实是有些精力不济,近段日子越发管不过来,还请王妃派两个得用的人,把这棠园管起来,也让老奴和汪妈妈能歇口气。”

不知是因为以前忍得太狠,还是怀孕之后有了别的想头金马玉堂免费阅读,这个进府后老实忍让的陈孺人一反常态,越来越能折腾,白天黑夜的不消停,实是让院子里的奴才都有点熬不住了,她们两个积年的老妈妈竟也有些应付不过来,碍着她怀着王爷的子嗣,又不好太过强硬,落了胎可吃罪不起,若是有王妃派来的人管着,或许她能老实一些。

陈氏满面凄苦,珠泪滚滚而下,颤着声说:“全妈妈,我再不敢了,你就可怜可怜我,我怕……这些日子来,我越发觉得难受,老是恶心想吐,吃不下东西,夜里也睡不好,总担心腹中的孩儿,想着想着就觉得疼起来,委实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害怕呀……有全妈妈和汪妈妈陪着我就好了,我再不敢见生人的……”

她这一番哭诉,配上梨花带雨,弱不胜衣的模样,倒让全妈妈有些心软了,软着声劝道:“别怕别怕,女人都有这一糟的,过了三个月,胎坐稳了,也就不会恶心,能吃下东西了。你别多想,只安心歇着,有老奴和汪妈妈侍候着,定不会有事。”

丁香实在见不得陈氏那狐媚样儿,冷冷地说:“既是陈孺人无事,奴婢便回去了。”

陈氏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声音越发怯弱,“劳烦丁香姑娘跑这一趟,还请丁香姑娘回禀王妃,妾身见识短,经不得事,不过是一点小事就慌乱起来,举止失措,乱了方寸,原不是有意的,还请王妃娘娘见谅。”

“嗯,陈孺人也歇了吧,明儿我会禀告王妃的。”丁香沉着脸说完,便转身出去,带着一个挑灯笼的小丫鬟回了无双殿。

棠园闹了大半夜,无双殿里却是一点也没受影响。

寝殿内云收雨歇,–>>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