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召唤西厂厂花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大璃京都。

客栈中。

老叟和少年已经在这里住了五天了。

这五天他们几乎游遍了整个京都城,也吃遍了整个京都城。

现在到了他们该离开的时候了。

两人收拾好东西,走出客栈,坐上马车,在几位护卫的护持下,沿着宽阔的街道缓缓离开。

马车内。

老叟闭目沉思着。

少年则坐在旁边摆弄着玉符,时不时录入一些信息。

忽然。

老叟睁开双眸,从怀中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

令牌正面刻有‘帝尊阁’三个字,反面雕刻着一条五爪金龙,栩栩如生。

“此令交给璃皇!”他神色格外郑重的说道。

少年闻言,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师尊,这可是帝尊令,岂能交给一个六等皇朝的帝皇?”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老叟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少年有些急切的挠着头,说道:“师尊,你再考虑一下。”

“考虑个屁,赶紧去!”老叟将令牌丢给少年,催促道。

少年手忙脚乱的接着令牌,迟疑的拉开车帘。

“师尊,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他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不用。”老叟闭着双眸,沉声说道。

少年无奈,只好拿着令牌走下马车。

等他离开后,老叟才睁开双眸,无奈的说道:“再考虑,为师怕是会后悔?”

他沉闷的摇摇头。

而少年走下马车,找了一处无人偏僻的地方,随即手捏法诀,将金色令牌朝着空中一抛。

……

皇宫书房中。

郑铭正悠闲的同贾诩对弈。

难得贾诩有空,就被他招来下棋了。

与别人下棋,郑铭总觉的不对味。

不是输的太惨,就是赢得太容易。

输的太惨是因为对手不让着他,典型的例子是辛弃疾,一点也不给他这个皇帝留情面,每次下棋都杀的他片甲不留。

赢得太容易是因为对手让的太厉害,典型的例子有曹正淳、小福子,心里只想着怎么输。

而如法海、酒剑仙等人则表示不会下棋,也不知道是真的不会,还是假的不会,反正就是不跟他下。

唯有跟贾诩下棋能让郑铭有种旗鼓相当的感觉,虽然每次都是输,但输的酐畅淋漓。

“陛下,你输了!”贾诩执子落下,轻笑道。

郑铭看着黑白分布的棋盘,眉宇轻挑。

“就不能让朕赢一局?”

“输赢不重要,重要的过程。”贾诩道。

郑铭无语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朕只看中结果。”

“那陛下应该跟福公公下棋。”贾诩笑道。

旁边,小福子立即露出憨笑。

郑铭瞥了一眼小福子,道:“他太笨,赢得太轻松,一点意思也没有。”

小福子依然憨笑。

笨就笨吧,他可不敢赢。

贾诩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小福子笨吗?

自然是不笨?

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小福子又岂是个愚笨之人?

掌印太监可是内廷內相,是宫中最有权势的人,小福子能安安稳稳坐在这个位置上,没有被雨化田和曹正淳比下去,可不只是占了跟郑铭亲近的便宜。

“陛下,朝堂最近有些波动。”贾诩突然开口道。

郑铭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波动?”

大璃朝堂向来稳定,因为郑铭这个皇帝威望太高,没有人敢撩他的虎须。还有就是因为有贾诩、辛弃疾、杜如晦等人相互配合默契,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争权夺利,结党排异的事情。

“户部对皇家商会有些不满。”贾诩若无其事的说道。

郑铭微愣,随即恍然笑起。

“路开言这个抠门家伙居然盯上了皇家商会!”

路开言原本是大璃华城书院的院长,后来华城书院并入了圣贤学宫,路开言就入朝为官了。

现在路开言在朝堂中担任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管着皇朝的钱袋子,而大璃朝堂跟郑铭学的花钱大手大脚,在九域神州时,每年税收十亿银元,都不够朝堂各部和都督府花,可见这些家伙花钱有多厉害。

当然,钱花的多不是因为浪费或者被贪墨,而是真的用在了建设上。

可是路开言不管这些,他只知道皇朝的钱不够花,所以就养成了抠门的性格,每次找他要钱,他都抠抠搜搜的。

那还是在九域神州的时候,现在来到了仙地开局召唤西厂厂花全文免费阅读,朝堂的灵石和银钱更是不够花,路开言变得更加抠门了。

路开言会盯上皇家商会也正常,因为皇家商会能赚钱,而且还是赚大钱。

如今清澜岛、飞云城都属于皇家商会,而且这几个月皇家商会的触角已经伸向各郡各府的坊市。

都成了一个巨无霸了。

朝堂缺灵石,皇家商会能赚灵石,路开言自然而然的盯上了皇家商会。

可皇家商会属于郑铭的私产,所有收益都进入了郑铭的内库。

当初郑铭把大盛皇朝的遗产全部给了朝堂,就是因为他有皇家商会赚取灵石。

“皇家商会赚的太多了!”贾诩道。

郑铭捏着下巴,向小福子问道:“这个月内库收入多少灵石?”

小福子立即从旁边的案桌上找出一本账册,说道:“总计八十三万灵石。”

“确实有些多!”郑铭轻笑道。

目前朝堂的主要灵石收入来源是灵石矿和税收,灵石矿一个月能产五十多万,而税收主要来自司海郡和濉河郡,至于其他郡,朝堂刚刚掌控郡衙和府衙,还没有展开税收。

十八郡,地域广阔,朝堂想要彻彻底底掌控,每个三两年是办不到的。

这还是在众多修炼家族配合的情况下,不然花费的时间更多。

如此看来,皇家商会收入这么多灵石的确有些过分了。

户部心里不满也是应该的。

当然内库也不是没有支出,皇宫、东厂西厂、锦衣卫、宫廷禁军等等,都是走的内库的账册。

特别是锦衣卫,消耗的灵石和资源不计其数。

郑铭想了想,说道:“将清澜岛和飞云城交给朝堂管理吧。以后皇家商会只进行商贸。”

如今的清澜岛和飞云城并不是普通的城池,而是一个商业的集中地。

清澜岛不用多说,不但是与妖魔族落交易的地点,同时也是大璃北方三郡的商贸中心。

而飞云城位于大羽皇朝,处于天御宗势力范围的西北部,是与天御宗开放的三个互市之一,商贸发达程度比乾宁郡的安宁府还要强。

这两地每月只是商税就有十几万灵石,以前都是谨仙负责收缴,现在则是统一交给了皇家商会,谨仙只是驻守清澜岛。

既然是商税,交给朝堂收缴也是应该的。

“微臣遵旨。”贾诩闻言,笑道。

这棋不能白下,总要捞点好处才行。

郑铭看着他,顿时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今天有空来陪自己下棋了。

“你这家伙,连朕也算计。”

“微臣不敢!”贾诩道。

郑铭撇撇嘴,懒得跟他计较。

他是大璃的皇帝,一般人自然不敢跟他动心眼,但贾诩例外。

因为就算是贾诩跟你动心眼,也不会让你感到生气。

相比之下,辛弃疾就要直率多了,若是辛弃疾来说此事,肯定张口直言,根本不会搞这些小手段。

至于杜如晦,则会旁敲侧击,手法不如贾诩这般巧妙,但又比辛弃疾委婉一些。

三个文臣,性格各不相同,处理政务的手段也是不一样。

就在郑铭准备再与贾诩杀一局的时候,殿外突然一阵嘈杂。

“保护陛下!”

一众禁卫手持兵戈,拦在殿门前。

郑铭眉头微蹙。

难道是有刺客?

“去看看。”

他神色平淡的对小福子吩咐道。

身为帝皇,有人想要刺杀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皇宫之中经常出现一些意外的来客,一般情况下锦衣卫、东厂西厂和禁卫军都会悄无声息的处理掉。

能闹到郑铭面前,这还是头一次。

不过还不等小福子走出书房,陈奇和郑伦就已经进来了。

“拜见陛下!”两人拜道。

郑铭随意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奇解释道:“刚才有一道流光射入宫禁,我等已经拦下。”

郑铭神色诧异,“什么东西?”

陈奇拿出一块金色令牌递给小福子,小福子检查了一番,才递到郑铭手中。

“帝尊阁!”

郑铭看着令牌,一脸莫名其妙。

“可追查到来源?”

“没有,令牌之上的御物之术颇为神妙,卑下顺着气息查看,没有任何发现。”陈奇道。

郑铭捏着令牌,双眸间闪过一抹金光,已开启皇天有眼。

皇宫周围,大半个京都呈现在他的眼底。

宽阔的长街上,一辆马车徐徐前行。

若是寻常,郑铭自然不会关注一辆马车,可仅仅只是一眼,他就发现了这辆马车的不同之处。

这哪里是一辆马车,这简直就是一艘小型飞舟。

其上笼罩着朦胧的灵光,表面看起来非常普通,但其实是障眼法。

破除虚妄,其内却是一辆华丽的车架,刻着神妙的符文。

就连拉车的马匹也不是马匹,而是一头虎妖。

马车旁边的那几个护卫居然是明道境!

就在郑铭观察马车的时候,突然一道平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老夫并无恶意,还请璃皇陛下放心。”

千里传音之术!

郑铭心神微动。

隔着十几里,居然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声音送到他的耳边,这种手段倒是神奇。

其实郑铭也可以做到远距离传音。

当然,郑铭不会千里传音术,他会的是驾御天威。

以天威为传话筒,可比千里传音术厉害多了。

不过,郑铭传音的距离仅限于驾御天威的范围,大约也就周围百里,远不如千里传音。

“前辈既然来了,为何不愿与朕见一面?”

马车内,老叟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此时还不到相见的时候,等璃皇陛下驾临中天域,可来天运阁寻老夫。”

大璃京都。

客栈中。

老叟和少年已经在这里住了五天了。

这五天他们几乎游遍了整个京都城,也吃遍了整个京都城。

现在到了他们该离开的时候了。

两人收拾好东西,走出客栈,坐上马车,在几位护卫的护持下,沿着宽阔的街道缓缓离开。

马车内。

老叟闭目沉思着。

少年则坐在旁边摆弄着玉符,时不时录入一些信息。

忽然。

老叟睁开双眸,从怀中掏出一枚金色的令牌。

令牌正面刻有‘帝尊阁’三个字,反面雕刻着一条五爪金龙,栩栩如生。

“此令交给璃皇!”他神色格外郑重的说道。

少年闻言,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师尊,这可是帝尊令,岂能交给一个六等皇朝的帝皇?”

“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老叟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少年有些急切的挠着头,说道:“师尊,你再考虑一下。”

“考虑个屁,赶紧去!”老叟将令牌丢给少年,催促道。

少年手忙脚乱的接着令牌,迟疑的拉开车帘。

“师尊,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

他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不用。”老叟闭着双眸,沉声说道。

少年无奈,只好拿着令牌走下马车。

等他离开后,老叟才睁开双眸,无奈的说道:“再考虑,为师怕是会后悔?”

他沉闷的摇摇头。

而少年走下马车,找了一处无人偏僻的地方,随即手捏法诀,将金色令牌朝着空中一抛。

……

皇宫书房中。

郑铭正悠闲的同贾诩对弈。

难得贾诩有空,就被他招来下棋了。

与别人下棋,郑铭总觉的不对味。

不是输的太惨,就是赢得太容易。

输的太惨是因为对手不让着他,典型的例子是辛弃疾,一点也不给他这个皇帝留情面,每次下棋都杀的他片甲不留。

赢得太容易是因为对手让的太厉害,典型的例子有曹正淳、小福子,心里只想着怎么输。

而如法海、酒剑仙等人则表示不会下棋,也不知道是真的不会,还是假的不会,反正就是不跟他下。

唯有跟贾诩下棋能让郑铭有种旗鼓相当的感觉,虽然每次都是输,但输的酐畅淋漓。

“陛下,你输了!”贾诩执子落下,轻笑道。

郑铭看着黑白分布的棋盘,眉宇轻挑。

“就不能让朕赢一局?”

“输赢不重要,重要的过程。”贾诩道。

郑铭无语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朕只看中结果。”

“那陛下应该跟福公公下棋。”贾诩笑道。

旁边,小福子立即露出憨笑。

郑铭瞥了一眼小福子,道:“他太笨,赢得太轻松,一点意思也没有。”

小福子依然憨笑。

笨就笨吧,他可不敢赢。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全文免费阅读

贾诩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小福子笨吗?

自然是不笨?

作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小福子又岂是个愚笨之人?

掌印太监可是内廷內相,是宫中最有权势的人,小福子能安安稳稳坐在这个位置上,没有被雨化田和曹正淳比下去,可不只是占了跟郑铭亲近的便宜。

“陛下,朝堂最近有些波动。”贾诩突然开口道。

郑铭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波动?”

大璃朝堂向来稳定,因为郑铭这个皇帝威望太高,没有人敢撩他的虎须。还有就是因为有贾诩、辛弃疾、杜如晦等人相互配合默契,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争权夺利,结党排异的事情。

“户部对皇家商会有些不满。”贾诩若无其事的说道。

郑铭微愣,随即恍然笑起。

“路开言这个抠门家伙居然盯上了皇家商会!”

路开言原本是大璃华城书院的院长,后来华城书院并入了圣贤学宫,路开言就入朝为官了。

现在路开言在朝堂中担任户部尚书。

户部尚书管着皇朝的钱袋子,而大璃朝堂跟郑铭学的花钱大手大脚,在九域神州时,每年税收十亿银元,都不够朝堂各部和都督府花,可见这些家伙花钱有多厉害。

当然,钱花的多不是因为浪费或者被贪墨,而是真的用在了建设上。

可是路开言不管这些,他只知道皇朝的钱不够花,所以就养成了抠门的性格,每次找他要钱,他都抠抠搜搜的。

那还是在九域神州的时候,现在来到了仙地,朝堂的灵石和银钱更是不够花,路开言变得更加抠门了。

路开言会盯上皇家商会也正常,因为皇家商会能赚钱,而且还是赚大钱。

如今清澜岛、飞云城都属于皇家商会,而且这几个月皇家商会的触角已经伸向各郡各府的坊市。

都成了一个巨无霸了。

朝堂缺灵石,皇家商会能赚灵石,路开言自然而然的盯上了皇家商会。

可皇家商会属于郑铭的私产,所有收益都进入了郑铭的内库。

当初郑铭把大盛皇朝的遗产全部给了朝堂,就是因为他有皇家商会赚取灵石。

“皇家商会赚的太多了!”贾诩道。

郑铭捏着下巴,向小福子问道:“这个月内库收入多少灵石?”

小福子立即从旁边的案桌上找出一本账册,说道:“总计八十三万灵石。”

“确实有些多!”郑铭轻笑道。

目前朝堂的主要灵石收入来源是灵石矿和税收,灵石矿一个月能产五十多万,而税收主要来自司海郡和濉河郡,至于其他郡,朝堂刚刚掌控郡衙和府衙,还没有展开税收。

十八郡,地域广阔,朝堂想要彻彻底底掌控,每个三两年是办不到的。

这还是在众多修炼家族配合的情况下,不然花费的时间更多。

如此看来,皇家商会收入这么多灵石的确有些过分了。

户部心里不满也是应该的。

当然内库也不是没有支出,皇宫、东厂西厂、锦衣卫、宫廷禁军等等,都是走的内库的账册。

特别是锦衣卫,消耗的灵石和资源不计其数。

郑铭想了想,说道:“将清澜岛和飞云城交给朝堂管理吧。以后皇家商会只进行商贸。”

如今的清澜岛和飞云城并不是普通的城池,而是一个商业的集中地。

清澜岛不用多说,不但是与妖魔族落交易的地点,同时也是大璃北方三郡的商贸中心。

而飞云城位于大羽皇朝,处于天御宗势力范围的西北部,是与天御宗开放的三个互市之一,商贸发达程度比乾宁郡的安宁府还要强。

这两地每月只是商税就有十几万灵石,以前都是谨仙负责收缴,现在则是统一交给了皇家商会,谨仙只是驻守清澜岛。

既然是商税,交给朝堂收缴也是应该的。

“微臣遵旨。”贾诩闻言,笑道。

这棋不能白下,总要捞点好处才行。

郑铭看着他,顿时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今天有空来陪自己下棋了。

“你这家伙,连朕也算计。”

“微臣不敢!”贾诩道。

郑铭撇撇嘴,懒得跟他计较。

他是大璃的皇帝,一般人自然不敢跟他动心眼,但贾诩例外。

因为就算是贾诩跟你动心眼,也不会让你感到生气。

相比之下,辛弃疾就要直率多了,若是辛弃疾来说此事,肯定张口直言,根本不会搞这些小手段。

至于杜如晦,则会旁敲侧击,手法不如贾诩这般巧妙,但又比辛弃疾委婉一些。

三个文臣,性格各不相同,处理政务的手段也是不一样。

就在郑铭准备再与贾诩杀一局的时候,殿外突然一阵嘈杂。

“保护陛下!”

一众禁卫手持兵戈,拦在殿门前。

郑铭眉头微蹙。

难道是有刺客?

“去看看。”

他神色平淡的对小福子吩咐道。

身为帝皇,有人想要刺杀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皇宫之中经常出现一些意外的来客,一般情况下锦衣卫、东厂西厂和禁卫军都会悄无声息的处理掉。

能闹到郑铭面前,这还是头一次。

不过还不等小福子走出书房,陈奇和郑伦就已经进来了。

“拜见陛下!”两人拜道。

郑铭随意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奇解释道:“刚才有一道流光射入宫禁,我等已经拦下。”

郑铭神色诧异,“什么东西?”

陈奇拿出一块金色令牌递给小福子,小福子检查了一番,才递到郑铭手中。

“帝尊阁!”

郑铭看着令牌,一脸莫名其妙。

“可追查到来源?”

“没有,令牌之上的御物之术颇为神妙,卑下顺着气息查看,没有任何发现。”陈奇道。

郑铭捏着令牌,双眸间闪过一抹金光,已开启皇天有眼。

皇宫周围,大半个京都呈现在他的眼底。

宽阔的长街上,一辆马车徐徐前行。

若是寻常,郑铭自然不会关注一辆马车,可仅仅只是一眼,他就发现了这辆马车的不同之处。

这哪里是一辆马车,这简直就是一艘小型飞舟。

其上笼罩着朦胧的灵光,表面看起来非常普通,但其实是障眼法。

破除虚妄,其内却是一辆华丽的车架,刻着神妙的符文。

就连拉车的马匹也不是马匹,而是一头虎妖。

马车旁边的那几个护卫居然是明道境!

就在郑铭观察马车的时候,突然一道平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老夫并无恶意,还请璃皇陛下放心。”

千里传音之术!

郑铭心神微动。

隔着十几里,居然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声音送到他的耳边,这种手段倒是神奇。

其实郑铭也可以做到远距离传音。

当然,郑铭不会千里传音术,他会的是驾御天威。

以天威为传话筒,可比千里传音术厉害多了。

不过,郑铭传音的距离仅限于驾御天威的范围,大约也就周围百里,远不如千里传音。

“前辈既然来了,为何不愿与朕见一面?”

马车内,老叟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此时还不到相见的时候,等璃皇陛下驾临中天域开局召唤西厂厂花全文免费阅读,可来天运阁寻老夫。”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青豆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青豆小说网!

喜欢开局召唤西厂厂花请大家收藏:()开局召唤西厂厂花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