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无敌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随着天道生灵的种类增多,楚玄看到天道也在不断的变化着,提升中。

已经超越了当初的北域天地规则了。

九域的血煞依然无数,天穹倒是不再血色了。

楚玄等待着第五个十年的奖励。

而在荒古域中,一道身影前行着。

任长河完成了楚玄的任务之后,开始返回北域。

如今的荒古域,很难见到神境出没了。

人族神境,除了陷落在某个秘境,其余神境强者,都返回了人族各域,应对道元大劫。

其余种族也是如此。

魔族被灭的太突然,剩下不多的魔族神境,一部分潜藏在荒古域中,一部分隐藏身份,入劫争夺机缘。

如今,在荒古域活跃的神境,几乎都是已经灭族,了无牵挂的家伙。

或是畏惧大劫,对本族感情淡漠,一心寻求机缘的人。

任长河一路走来,都没有遇到神境。

连那个疯子曹天一,似乎都已经消失了。

不知道是被人围杀了,或是躲在了何处,也有可能是陷落在险地中。

这日,任长河来到了一条大河前。

河水湍急,轰隆之声不绝,宛若雷鸣。

这条河在荒古域非常有名,称之为荒古雷河。

除了那轰鸣如雷的响声之外,河中偶尔会泛起一道道雷霆,一条条雷光闪耀的鱼跃出水面。

雷鸣鱼是荒古雷河独有,雷河之名,也与这种鱼有关。

雷鸣鱼释放出来的雷电,不弱于帝境武者的一击,然而却是并非妖兽类,与普通鱼一样,没有什么灵智。

其肉蕴含雷霆之力,可以淬炼肉身,帝境武者都有效果。

一些神境强者,会隔一段时间,捕捞雷鸣鱼送回家族或宗门之中,供后辈修炼,淬炼肉身。

除了可以淬炼肉身之外,雷鸣鱼的肉质非常鲜美,乃是荒古域一绝。

饶是对美食没有什么欲望的神境强者,都会忍不住捕捞几条雷鸣鱼尝尝鲜。

哗啦!

湍急的河水中,有鱼跃出水面,雷光闪耀。

任长河见惯不怪,脚步不停,轻飘飘的在湍急的河水上行走。

偶尔,有雷鸣鱼在身旁跃起,闪烁着一道雷光。

哗啦!

突然,水中跃起一条鱼。

漆黑色的鱼,弥漫着淡淡的灰黑之气,一缕缕黑色的雷霆环绕,鱼眼赤红,背长骨刺。

鱼鳍似乎长成了两只小爪子,头大嘴大,露出黑色的尖牙利齿。

这条鱼非常狂暴,跃出水面,径直朝着任长河撞来。

任长河惊异了一下。

黑色的怪鱼,隐约可见属于雷鸣鱼,似乎变异了,或长得畸形了,才变成这个样子。

更令他惊奇的是,这条雷鸣鱼不但畸形了,就连闪耀的雷霆,都变成了黑色。

而且也变得狂暴,竟然主动攻击人。

任长河对于撞来的黑鱼,并不在意,区区帝境的一击,在他面前宛若蝼蚁撕咬,不值一提。

继续迈步前行,一圈力量扫荡而出,欲要将畸形雷鸣鱼消灭。

轰!

畸形雷鸣鱼瞬间破碎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无敌全文免费阅读,化作了飞灰。

然而,化为飞灰后的雷鸣鱼,却是残留着一缕淡淡的灰黑之气,直接沾染在了任长河扫荡而出的力量上。

力量回归,任长河骤然有种心惊肉跳之感,仿佛要大难临头!

脸色微微一变,当即切断那一道力量!

随着力量切断,那缕灰黑之气,竟然同化了他的那一道力量,稍稍壮大了一点点,坠落河水之中。

哗啦!

一条雷鸣鱼跃出水面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无敌全文免费阅读,撞上灰黑之气,然而落入水中。

任长河顿住脚步,眉头微微皱起,那缕灰黑之气,究竟是什么?

为何给他一种,大难临头的预兆?

他可是神境巅峰,已经走到了神境极限的强者。

阴阳大道感悟极深,隐约已经感悟到了,神境之上的境界。

哗啦!

一条鱼跃出了水面,竟然是刚刚,撞入灰黑之气的那一条鱼。

此刻,这条鱼正在发生着变化。

鱼身开始泛黑,并且逐渐出现畸形的样子。

任长河抬手一挥,一个炉子将鱼装入其中。

炉子里,那条鱼变化越来越快,慢慢地变得畸形,并且狂暴。

近距离观察,雷鸣鱼畸形,与那一缕灰黑之气有关。

任长河看着那缕灰黑之气,越发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似乎大难就在眼前。

更可怕的是,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深吸一口气,手中浮现出一缕死气,没入炉子里面。

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鱼死了。

渐渐的化为了虚无。

而死气,竟然被那一缕灰黑之气沾染,渐渐地被同化。

“连死气都能被同化侵蚀?”

任长河意识到,这一缕灰黑之气不寻常。

一股浓郁的生机之气,没入炉子里面。

生机进入,灰黑之气,环绕着生机之气,却是并没有把生机之气同化。

任长河稍稍松了一口气,生机之气,可以应对这诡异的灰黑之气。

正要将那一缕生机之气收回来,骤然心中莫名出现不祥之感,慌忙停下收回生机之气。

皱着眉头,仔细端详着。

隐约间,发现这一缕生机之气,似乎不太对劲了。

至于如何不对劲,任长河又说不上来。

生机之中,似乎沾染了一些什么。

任长河眺望雷鸣河,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了一种不安之感,总觉得恐怕要出大事了。

暂时没有发现第二条畸形鱼,与第二缕灰黑之气。

任长河继续前行,跨过了雷鸣河,继续前行着,一边观察着炉子里的灰黑之气,以及那一缕生机之气。

“究竟出现了什么变化?”

任长河眉头紧皱。

那缕生机之气,看似没有变化,然而隐隐中,似乎沾染上了一些什么,出现了一些变化。

哪怕这缕生机之气,是任长河自身的力量,然而这一刻,他对于这一缕自身的力量,无法琢磨透。

几里外,有一只野兽。

任长河直接将那只野兽摄来,心念一动,野兽的腿出现一个伤口。

一挥手,炉子里的生机之气,没入野兽的腿的伤口上。

随着生机之气,没入伤口,原本流血的伤口,瞬间就止血了。

并且快速愈合起来。

野兽也变得更有活力。

“似乎没问题。”

任长河眉头再次皱起,那缕生机之气,必然出现了一些变化的。

用在这只野兽身上,似乎又没有任何异常。

他相信自己的感应,不会出错的,那一缕生机之气,变得不太寻常。

任长河盯着那只野兽,仔细观察着。

他却是并没有发现,手中装着灰黑之气的炉子,从炉口开始,渐渐地沾染上了灰黑之气,缭绕着一种未知的、不祥的意韵。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