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殓尸人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素草寒烟迷庭彻,天仙乱把白云碎。

宋默趁着曦光大周殓尸人全文免费阅读,在宣纸上将这两日殓尸所现走马灯的仙子般妖艳女人给画了出来。

笔墨丹青,画人只得七分韵味。

画中女子身着薄纱,姿态丰满,一颦一笑皆有风情,垂手之间更有韵味。

仅仅只是一幅粗画,其中女人媚功便已是十分厉害。

若不是宋默有着朝奉之术的底子,恐怕也和寻常人一般陷入无暇春思之中。

“这女人绝不是常人。”宋默忌惮的将宣纸卷成卷用粗线系好,转身便去起开了殓尸房的门板。

两个腰挎朴刀的不良人等在门外,正是昨日送尸前来的麻小泗与朱柯。

二人冲宋默拱拱手也不搭话,自去屋中抬了收敛好的打更人韩丙尸体放入牛车棺中。

“兄弟,好手艺。”朱柯看的清楚,韩丙胸前的血洞已然平复,针脚很浅,胸口没有塌陷想必是用什么东西补齐了尸体缺失的心脏。

“职责所在。”宋默坦然回了一句,其实尸体胸口上的针脚是他故意留下的,一来确实可以省下不少时间,二来木秀于林的道理他还省得。

朱柯点点头,驱着牛车就要离开。

“二位可是长宁县差人?”见二人火急火燎的要走大周殓尸人全文免费阅读,宋默忙挡住牛车开口问道。

麻小泗应了一声,宋默又问道:“唐大人可还在长宁县?”

“唐大人?哪个唐大人?”麻小泗见宋默拦住牛车不满的说道。

宋默侧过身子说道:“是六扇门唐意,唐大人。”

“你一个殓尸的,管人家唐大人在不在长宁县干嘛?”麻小泗不耐烦的说道。

朱柯抬手止住麻小泗的牢骚,带着歉意对宋默说道:“这位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最近我们长宁县出了不少案子,他这也是着急。”

宋默摆摆手示意他没放在心上,朱柯这才继续说道:“不瞒你说,唐意大人确实还在长宁县。”

宋默点点头取出卷好的宣纸画像递了过去:“既然唐大人还在长宁县,劳请二位务必要把这张画像送到他的手里。”

朱柯不明所以的接过画像皱眉道:“兄弟,这是?”

宋默沉声道:“画像之人恐怕和长宁县连番人命大案脱不了干系。”

沉吟了片刻,宋默叮嘱道:“画像在交与唐大人之前千万不能打开。”

朱柯脸色一沉不悦道:“兄弟这是不信任我二人?”

宋默连忙摇头解释道:“非也,只是这画像十分诡异,我怕出了差错反而误了大事。”

朱柯脸色这才缓和一些点点头郑重道:“兄弟放心,我一定亲手将画像送到唐大人手里。”

大周殓尸人全文免费阅读

宋默拱手道:“有劳二位。”

说完,宋默侧到一旁,朱柯驱着牛车缓缓离开了城南殓尸房。

宋默关了铺门,溜达着去了老街。

林老丈的早点铺子依旧座无虚席,燕子见宋默前来先是一喜随后恢复平静,带着宋默去了角落的位置坐着。

宋默特意看了一眼,燕子并没有带那支他特意挑选的玉簪。

……

牛车拉着漆黑的棺材从玄乐门出了建安京,在县道上兀自走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商队远远地绕开。

等出了建安京往长宁县走,行人与商队越来越少,想必长宁县闹邪的风声已经传开。

“朱哥,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在玩我们?一个小小的殓尸人,连长宁县都没有来过,怎么可能有什么画像?”麻小泗撇撇嘴不满的说道。

朱柯想了想摇摇头说道:“城南殓尸司隶属于镇魔司,殓尸人更是属于阴门行当,你不要忘了咱县里那个仵作,一手白烟问鬼的手段可是出神入化,指不定那小子有些特殊的门道。”

麻小泗闻言眼珠子滴溜溜直转盯着宣纸画卷看了一会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既然那小子有些门道,说不定画卷上的人真的是凶手,咱们不妨先打开看看?”

朱柯摇了摇头说道:“不妥,人家让咱将画卷送到唐大人手里,贸然打开恐怕会开罪唐大人。”

一阵沉默之后,麻小泗不甘心的又开口说道:“张威大人死后,夏胖子凭什么补了他的缺,无论是资历还是手段,朱哥你明明比他高上不少,要不是他使银子攀关系,不良帅的位置肯定是你的。”

朱柯听完,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狠毒,但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

麻小泗的目光全放在朱柯身上的画卷,丝毫没有注意到朱柯的怪异。

“朱哥,你不用想那么多,咱们只要破了这个棘手的案子,别说是小小的不良帅,说不定能混个县衙捕快捕头。”

顿了顿,麻小泗继续劝道:“至于唐意大人那边兄弟们已经打听过了,他生性淡泊名利,只要我们破了案子,他定然不会计较于你。”

说着,麻小泗从朱柯身上拿过宣纸画卷,麻利的解开了画卷上的粗线。

眼看着麻小泗就要展开画卷,一只手迅速将画卷夺了过去。

“小泗,咱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朱柯沉声说道,然后将粗线重新系好。

朱柯收好宣纸画卷低声说道:“再说了,那小子说过这宣纸画卷有些问题,咱俩还是谨慎些为妙。”

“朱哥,你,唉。”麻小泗叹了口气,最终什么都没说。

……

长宁县衙,后院停尸房。

一具尸体安安静静躺在桌台上,尸体全身并无半点伤口,只是尸体两个眼眶空荡荡的,两颗眼珠子不翼而飞。

“这人是县里的白袍采买,不知怎么的就惨死在菜市口。”夏雨扶额说道,心中烦闷愈发难解。

大周殓尸人全文免费阅读

仵作刘琦前前后后仔细检查一番也是眉头紧皱,除了尸体身上萦绕着一种淡淡的胭脂香味,其他什么都没发现。

“唐大人,可否容在下施些小手段?”刘琦问一边同样眉头不解的唐意道。

唐意点点头,刘琦从门后角落照旧拿出铜盆,抓了一把艾叶丢进盆里点燃,没一会儿艾草白烟弥漫整个停尸房。

良久之后,白烟缓缓散去。

“怎么样?”唐意听闻了仵作刘琦白烟问鬼的手段之后,心里有了些许好奇。

“还是没有怨气。”刘琦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这实在太诡异了。

唐意见状便知刘琦的手段没有奏效,自然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尸体生前可曾与人有过矛盾?”唐意问道,毕竟连续的命案频出,而且牵扯到妖祟,难免会有人趁机浑水摸鱼,混淆视听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夏雨摇了摇头无奈道:“尸体名叫陈阿牛,只是个白袍采买,身上并无余钱,他这人生前老实,不曾与人结怨。”

夏雨一番话说完,基本排除了仇杀与谋财害命的可能。

就在这时,外面匆忙走进两个人来。

“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们去查韩丙了吗?”夏雨抬头一看顿时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来人正是麻小泗和朱柯。

麻小泗闻言脸上顿时出现了愤怒,而朱柯则是面色不变。

“我们是来找唐意唐大人的。”朱柯不卑不亢的开口说道。

“你们就不要在这添乱了,烦着呢。”夏雨挥挥手想让他们离开。

唐意则是转过头来问道:“找我?”

朱柯点点头说道:“城南七号殓尸房托我送与大人一幅画,殓尸人说画中之人与近日命案脱不了干系。”

唐意眼前一亮,他可是知道宋默的手段。

“画呢?”唐意沉声道。

朱柯忙从身上取出画来,夏雨上前一把夺过递给唐意。

唐意虽有不喜,但并未表现出来。

缓缓展开宣纸画卷,一个身着薄纱,容貌倾城,身姿丰满的女人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除了唐意,所有人的眼神都被女人勾人的媚意吸引,一时之间他们的呼吸声猛的加重。

“醒来!”唐意一声怒喝,众人这才清醒过来。

朱柯与麻小泗脸色大变,心中一阵的后怕。

“这女人你们可曾见过?”唐意扫了众人一眼突然冷声说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