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强从县令开始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刘松仁,你可以滚出来了。”

沈木的声音不大,却响彻了整座封疆县衙城。

一身官袍加持,淡淡官威伴随着微不可见的金色气运,不断流转周身,威严升腾。

虽说他手上的大离气运也就一点点而已。

但狮子搏兔尚用全力变强从县令开始全文免费阅读,面对比自己强的刘松仁,沈木自然也是做好的全部的准备。

但不包括使用他最后的那张底牌。

沈木觉得,如果连刘松仁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也不需要等到洞天福地开启,趁早认输投降算了。

此刻,

所有前往菜市口城墙的人,全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沈木,以及他头顶那个惨不忍睹的刘浩。

被接上的双腿再次被砍断,气府窍穴尽毁元气溃散,难以分清是死是活了,这样的惨烈状况,恐怕神仙也是难救了。

就算是尚有留下一缕神魂气息,勉强点上了续命灯,恐怕也是断送了修行一路,彻底沦为废人。

下方众人纷纷倒吸了口凉气。

虽说沈木的手段已经见过两次了,可再看到,还是会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这个封疆县令的手段之狠,真的不太像一个大洲王朝的人。

东洲这片土地上的各大王朝,相对其他战乱的大洲而言,还是比较温和的,读书人和练气士占据绝大多数,而武道和剑修较少。

所以沈木这种突然冒头儿,并且戾气过重的小人物,还是让人觉得有些蛰手。

关键是,此刻上方倒挂吊着的人,可是刘浩啊。

大离王朝各大郡县的新一辈魁首当中,他绝对能够进入前十行列的人,比那个文胆碎了的徐文天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本来前些日子听说他被抓,也没人觉得会有如此下场,毕竟浏阳郡县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做多就是关押之后找回点面子,然后进行利益的谈判。

可所有人现在才发现,他们完全猜错了。

这个封疆县令做事,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变强从县令开始全文免费阅读,为了让刘松仁快点现身,竟然直接将刘浩废了。

这是压根就不准备跟刘松仁谈条件啊,直接硬上?

“刘松仁…真的来封疆了?什么时候的事?”有人忽然问道。

“能不来吗,你看看上头,刘浩可是他儿子。”

“今天怕是不能善终了,刘松仁其实不弱,最差也是观海巅峰了吧,受如此大辱,是个人都受不了的。”

“没错,就算再如何有城府,也不能忍得了,如果今天他不出来,浏阳郡县的脸怕是要丢尽了。”

“这封疆县令也是够狠,封疆最近也死了不少人已经够乱的了,他今天还闹这么一出,真是不怕火上浇油。”

“哼,他凭什么敢如此?真以为废了鱼河宗,就掀翻了浏阳郡县的底牌?”

“这回有好戏看了,刘松仁不是好惹的。”

有人开始小声的议论。

虽然不知道沈木凭什么敢突然发难。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今天这两个县令,怕是要为之前的恩怨提前画上句号了。

某处楼台之上。

几道身影从不同方向飞掠而来,后又巧妙的落入楼台之内。

一身穿灰色道袍的长须男子手拿拂尘,眼神很是锐利,方才腾空之时,死死的盯着远处的沈木,带有不易察觉的杀气。

“你们来的倒是不晚。”他忽然开口说道。

楼台的茶桌前,有位体态丰腴的白衣女子正慢条斯理的喝茶,在她身后站着一个晚辈,正是之前赵太季放走的妙龄女修士。

丰腴女子浅笑一声:“没想到齐道山宗主竟然亲自过来了,齐川君,前些日子死的那些修士不会是你做的吧?目的就是给你的那个徒弟报酬?”

齐川君眉头一皱,道袍飞扬:“胡言乱语可以,但有些话我劝你还是早些收回,身为扶摇宗的掌教,难道就这样带头污蔑他人?”

“呵呵。”女子挺起雪嫩的胸脯眼眸流转,似是嘲笑又有些耐人寻味:“不服气?可以啊,来我扶摇山,若是你敢下扶摇池,撑得过七天,我来替你弟子报酬如何?”

“哼,懒得与你废话,他日我必定去见识见识,我就不信她李扶摇真就如此无敌!”

“我扶摇宗主也是你齐道山能见的?我们几个掌教就够了。”

齐川君负手而立,转身看向菜市口城墙,没有再做回应。

跟女人没什么好吵的,况且齐道山跟扶摇宗不对付也不是一两天了。

只是齐川君心中明白,桐叶县之所以能够坐稳大离前三,依仗的便是扶摇宗的宗主,那个常年不见真身的李扶摇。

有传闻,数年前就已经跃过龙门,迈入上武境了,实力可能比泸州郡云鹤山的那位还强。

当然,都只是传闻,毕竟二人没有交过手,但她的实力还是很多人认可的,毕竟挑战扶摇池的人不少,可没一个能坚挺到最后的。

变强从县令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见齐川君和扶摇宗的两位终于是不说话了。

旁边的一位儒雅男子这才打圆场:“两位都是大郡县大宗门,何必为了呈口舌闹得不快,今日我们不是讨论封疆之事吗?”

齐川君闻言回头:“孙东书,孙县令,你们松鹤县的晚辈被杀,怎么看你并不愤怒。”

孙东书叹了口气:“齐宗主说笑了,我们县的天才被杀,我这个当县令的都亲自来了,怎会不生气?可凶手是不露面的鬼物,我也没办法。”

“真的是鬼物,不是那姓沈的封疆县令?”

孙东书摇摇头:“后面死的那些我不知道,但我们县的那几位,的确是鬼物所为。”

“都是他的阴谋,一定是那封疆县令!”

话音从外面传来。

又有数人飞掠而来,从几人穿衣和气场上看,无一不是各大郡县的领头人物。

“我县子弟死于剑修剑气,听闻之前那沈木斩杀徐阳志时,便是有背后的剑修撑腰!”

“若真是封疆县令,我等不如联合,一起讨伐了封疆,至于到时候封疆的管辖划分归属,可以坐下来谈。”

“各位稍安勿躁,还是先看今天刘松仁怎么处理吧,这老小子阴的狠,我猜他今日就会将那姓沈的小子斩杀,倒是不需要我们出手了。”

此话一出,几人也是停了下来,沉思后微微点头。

毕竟都是各大郡县和宗门的掌舵人,对于浏阳郡县的实力还是了解的。

在他们看来,无论是拼手段还是拼实力,那个沈木都不是刘松仁的对手。

如今他竟然还可笑的自作聪明,将刘浩直接给废了。

怕是会彻底激怒刘松仁,断了自己的后路。

众人不在言语,皆是看向远处菜市口。

准备看看刘松仁如何报复封疆县令。

栈。

刘松仁脸色阴沉的快要扭曲。

“几位可否助我?”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