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阵法补天地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第八百二十章、代拍邀请

洛天赐带着几分歉意,解释道:“陆兄来得太过突然,天赐还未来得及调度周全,余下的一百五十块源石,已派人回族取来,待得今夜律司楼拍卖过后,必将尽快奉上。”

陆风闻言当下便已明白过来,哪里是什么没时间调度,分明是另有所需罢了。

至于是何所需,陆风也不难猜测,多半是因本届拍卖会上有着洛氏碎片的消息传入了他的耳中。

而此般消息,陆风只安排传递给了洛天福,按理洛天赐是断然不会知晓的。

除非……洛天福身边有着洛天赐安插的眼线,让他知晓了洛天福近期筹备资源的意图!

事实虽不似陆风所料,但却也八九不离十了。

洛天赐除了不知洛天福最终筹备了多少源石外,其余尽皆都已猜测了出来。

陆风意识到这点后,对于洛家未来是属于洛天赐一事更为坚信,这样的存在,洛天福即使有所伪装和隐藏,也断然不会是对手。

审视了一番手中纳戒,确有着一百块上品源石横陈其中。

陆风脸色缓和了几分,心念转动间开口道:“天赐兄的话在下还是信得过的,若是困难,这余下百余块源石,可以别物相抵。”一秒记住http://m.xbiquke.net

“何物?”洛天赐稍微愣了一下,想到陆风的身份,随即反应了过来,“陆兄想要的莫不是今夜律司楼挂拍的那宗派令?”

陆风微微一笑,“同聪明人交谈就是舒服。”

洛天赐脸色陡然凝重了几分,倒不是因为宗派令的价值,曾经律司楼出现过宗派令最终定价也不过近百块上品源石罢了,此番交易若成,他还有的赚。

只是若真如此,那他出面代为拍下宗派令,稍有不慎恐会惹来不少麻烦。

犹豫了一瞬后,洛天赐还是应了下来,严肃且认真的看向陆风,“当真打算回归宗派势力界?”

陆风微笑点头,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青山剑宗,回归是必然的,也是唯一的选择。

洛天赐提醒道:“你现在面对的充其量只是沉锋谷这般的暗杀对手我用阵法补天地全文免费阅读,大多情况下都是单一的,若真回归了,所要面对的可都是一个个实力雄厚的宗门了,宗门间的战斗可不比个人!”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陆风平和的笑了笑,早在青山剑宗新立之初的宗门会议上,便已总结过所有与宗门有恩怨的势力,心中早已有了准备。

黄贺娄站出声坚定道:“我宗除秦家外,并不亏欠任何势力,若现今仍旧有哪些势力不开眼的,非要将昔日除魔之战的过错强加在我宗头上,那我宗也断不会再如曾经遭受巨创之时那般选择隐忍!”

陆风这般回答不过是想看看洛天赐的态度,眼下心中已有定论,坦言改口道:“洛兄也不必担忧,青山剑宗的宗派令在下会另行获取,洛兄代为拍下的这枚,在下是想用于建设一私塾学堂,以供那些不成器的学生发展修行所需。”

“私塾?”洛天赐一惊,心中陡然一松,哑然失笑道:“陆兄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堂堂代表着宗派势力象征的宗派令,你竟要用于建私塾,给学生谋发展,不怕刚成立,就被别有用心的势力给抢夺了啊?”

黄贺娄也是吃惊了一瞬,他是知晓陆风挂拍了两枚宗派令,却没想到后者竟然这般大胆,竟两块都想要!

陆风无奈的笑了笑,“为人师者,总是要为学生负责啊!”

洛天赐感受着陆风这番大义,心中不由好感顿生。

陆风又道:“意欲成立私塾一事,还请洛兄暂且不要声张。”

洛天赐恍然,明白陆风身份特殊,一人身兼两块宗派令的话,定会引起争议和不必要的麻烦。

当即开口应下,“陆兄放心,陆兄既这般信得过天赐,天赐自是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末了,为表诚意,洛天赐也坦言道:“陆兄,实不相瞒,天赐此番并非未调度来源石,实乃今夜律司楼内恐有我族碎片出现我用阵法补天地全文免费阅读,天赐需提前备好竞拍准备,还望见谅。”

说话间,洛天赐的目光至始至终停留在陆风脸上,仔细的观察着后者的细微变化。

但让他失望的是,陆风除了闪现一抹惊讶外,神色至始至终都不曾有什么明显变化,十分的淡然自若。

陆风自是故意而为,那一瞬的意外也不是因洛天赐话语之故,而是对洛天赐竟会怀疑自己而惊骇。

陆风不知是因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出现了纰漏,还是洛天赐只是单纯的直觉才引起的对自己的怀疑,但无论如何,洛天赐无疑都已入了局,陆风断然不能将这么一位存在给忽略,更不能让得后者有任何影响自己计划的表现出现。

思量间,陆风缓缓开口提醒道:“洛兄莫要因在意而失了判断,此番竞拍册上好似并没有关乎洛氏碎片的存在,不知洛兄是自何处听得了风声,可莫要被别有用心的人误导了。”

洛天赐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陆兄的话正是天赐所顾虑和担忧的,实不相瞒,此番充其量只能算是天赐的一个猜测,但为了洛家的发展,哪怕只是个猜测,对天赐而言,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希望。”

陆风好奇打听道:“这洛氏碎片当真如传说中的那般神?记载着你们洛氏至高无上的功法?关乎着你族的存亡兴衰?”

洛天赐惭愧的自嘲道:“倒也没那么夸张,虽说此般碎片关乎着我洛氏一族的‘洛神诀’,但那也不过只是一门辅助修魂的炼心法门罢了,并没有传言的那般得知可得天下那般夸张。至于同我族兴衰存亡相关倒是不假,若能寻回所有的碎片,拼凑出完整的‘洛神瓮’,当可焕发我洛氏先祖渐近衰惫的血脉,少说也能再度庇佑洛氏千百来年。”

一番话语真情流露,却又透着苦涩和艰辛。

陆风下意识的看了眼手上的麒麟环,原先他确实对这洛氏碎片有着一分觊觎,但此刻听洛天赐的这番肺腑之言,不禁心受动容。

洛天赐长长的倏了口气,目光看了眼户外,邀请道:“眼下正值膳点,陆兄可愿留下小酌两杯,咱边喝边聊。”

修魂之人一般对于日常的进食已然淡化很多,但在玄金城却是不然,灵肴遍地之处,一日三餐仍是风行,甚至有着不少魂师崇尚着以食进补之道,相比修炼,这些人更侧重于自一道道灵肴之中摄取修行所需。

故而,在玄金城的大街小巷之中,饮食灵肴的馆子是最多的。

此地除了资源、消息流通最频繁以外,也是全大陆三大美食城之一,汇聚着普天各地慕名而来的诸多吃客。

洛家在灵肴这一块领域也有着一定建树,其底下招募的无数顶尖的灵厨,在某些菜肴上甚至比之君满楼还要更甚一筹。

黄贺娄听到洛天赐相邀,口腹之欲顿时生,不用想都知道,堂堂洛家大公子用以招待客人的,定然会是最美味丰盛的灵肴,甚至出自天魂境后息级别的灵厨之手也不一定。

就当他满心欢喜等待着品尝之时,却听得一旁的陆风出声婉拒了下来。

对于灵肴,陆风自也欢喜,只可惜,他眼下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花灯会上,孙柳柳的威胁性邀请,陆风可忽略不得这一麻烦之事。

洛天赐脸色微凝了一瞬,陆风的拒绝显然让他有些不满,但却并没有表现太多。

早在决心争夺下一任洛家家主之位起,洛天赐便清楚,想坐稳这个位置,那么他的心情与想法决然不能让人自脸色上所看出,对一个人的喜恶同样也不能表现分毫。

微笑着送走陆风二人后。

洛天赐的脸色随即便沉了下来,唤来隐伏一侧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轻声交代道:“师傅,劳请帮着盯他一阵。”

老妪黯淡的眼眸之中迸发一缕精光,“少主,怀疑他?”

洛天赐毫不掩饰的点头,“他出现的时机太巧了,我族碎片出现于太虚幻境之时他也在,如今可能出现于律司楼之中,他又在,很难不让人起怀疑。”

老妪暗暗点头,待要转身跟去。

洛天赐又道:“师傅,那人颇有手段,身旁又有着后息高手存在,万事小心为上。”

老妪轻笑了一声,随即身影消散在了原地,只留下缕缕薄雾,如白日鬼魅一般,无影无踪。

洛天赐眼中透出一抹狠厉,呢喃自语道:“陆兄啊陆兄,惟愿真不是你拿的碎片,我是真想结交你这位好友!”

“私吞碎片,洛家的怒火,可不是你现在的青山剑宗所抵抗的住的啊!”

吱咦吱咦~

洛天赐走过长廊,听着远处传来的动静,俨然那院中就一猴子的生息,不禁皱眉看向一侧站着的丫鬟。

“小惜又跑哪儿玩去了?”

丫鬟连忙躬身:“回公子的话,小姐一大早便出了门,说是置办行头去了。”

“置办行头?这是又打算跑去哪儿?!”洛天赐眉头又皱了几分,“大婚即近,这妮子心怎还不知道收一收!”

“待她回来,命她去书房见我!”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