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阵法补天地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本站域名 【】

如果遇到没有章节内容的情况,请尝试换个浏览器阅读

第章、林小瑾也来了

“安好!”

陆风应着褚佑薇的要求,打发走了护卫。

褚佑薇神情松弛间,突然听得极远处传来一道绝望的呼喊:“别~别做傻事!”

仅是瞬间,她便分辨出了那是林小瑾的声音。

“怎么会!?”

褚佑薇神色巨颤,一副惊慌不安姿态,她来此之前,虽说以书信方式于林记豆汁馆交代了‘后事’,但按理说林小瑾该是清早才会注意到那信函,届时事已成定局,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怎会此般深夜便……

陆风同样听到了远处的一些动静,但却并没有褚佑薇那般仔细,也没分辨出那好似被护卫逮捕住的刺客身份。

看着褚佑薇此刻失神分心状态,陆风本可轻松的将其反制,夺回主动权。

但想着后者的身份,当下便打消了主意我用阵法补天地全文免费阅读,任由着褚佑薇挟持起了自己。

“发生什么事了?”

门外又是一道声音响起。

“回隐卫大人的话,”先前那护卫竟十分恭敬的回应:“今夜府上很不消停,先有大公子的贵客意外修炼拆了几间屋子,损耗了大阵供能,而今又有一名只有五行境实力的刺客混入了府上。”

陆风听着外头的声音,不禁暗自皱了皱眉,那护卫口中的‘隐卫’的声音,他竟有着熟悉,回想下,愕然惊觉,竟是那洛尘书的声音。

虽不知‘隐卫’是何等存在,但却已然证实,洛尘书确确实实乃是洛家一份子。

这不禁让得陆风心中满是好奇,在这之前,他曾借着酒意朝洛天赐探听过洛尘书这号人物,但在后者口中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甚至称洛家并无洛尘书这一存在。

就眼下情形看来,洛家的水,恐怕比之陆风预想的要深许多。

除了明面上的洛天赐和洛天福这两脉势力钳制争雄外,背地里竟然还有着另外一股势力。

想着洛尘书当初于战境设局暗杀洛小惜所派遣的那些刺客,陆风对于洛家的怀疑不由又深了几分。

无疑,狱执一案所牵扯的造化丹,不止于公孙世家有着嫌疑,洛家的嫌疑同样有着不小。

此刻,后方庭院之中,站在那护卫跟前的仅有着两人,二人尽皆身裹束身纯黑战铠,脸戴漆黑面罩,腰间悬挂有代表着身份的‘隐’字令牌。

此般神秘扮相,也难怪洛天赐并不知洛尘书这号人的存在。

虽说此刻负责问话的乃是洛尘书,但显然于二者间,他的身份要低微许多,每次都是得到另一名隐卫首肯才开的口。

“将那刺客带过来!”

洛尘书朝着护卫下达指令。

另一名隐卫则是饶有所思的看着另一侧的废墟,感受着那倒塌的残渣中隐隐残留的一道气息,不禁为那股剑意所震撼,失声道:“这是大公子的贵客所造成的?”

一旁正拾掇清扫的侍从头领连忙点头回应,顺带指了指陆风此刻所住的屋子。

洛尘书神色一凛,轻声问道:“师傅可要去见一见那位贵客?”

此行洛家本部执事堂因感受到别苑大阵出现异动,特派遣隐卫‘残云’来此调查,若非碍于师徒这层关系,洛尘书是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此般差事的。

以他的资历,想要参与进家族大事,少说还要有着三五年光景。

而洛家的隐卫,一般也只以代号称呼,例如眼前的‘残云’,残云二字便是取自其成名之技‘残云掌’。

洛尘书因实力低弱的缘故,直接是没有自己的代号,隐牌上刻着的也唯有‘小残云’三字,起到着连带责任制,一经惹出事端,会由他师傅全权负责。

残云点着头,略显沙哑的声音响起:“贵客自是要见上一见,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成为我洛家贵客!”

“但在这之前,需先见过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刺客!”

洛尘书遵从点头,“希望这刺客和贵客间莫要有什么牵连,如若不然,大公子可又要惹出麻烦来了。”

残云脸色一凝,指责道:“不该在意的事情莫要起什么同情心思,谨记好自己的身份和职责!”

洛尘书连忙点头。

屋内。

褚佑薇此刻已是紧张的连大气也不敢喘了,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陆风甚至可以感受到,褚佑薇扣在自己脖颈处的手掌心上,都隐隐出了很多冷汗。

或许是平日里接触胭脂水粉各式香料的缘故,褚佑薇手上所出的汗珠,竟都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比之寻常花香还要来得好闻许多。

“待会他们若是闯进门来……”褚佑薇犹豫间再次凶狠狠的朝陆风威胁道:“你知道该如何回答!”

“若敢害我,我死也要拖你一起。”

说话间我用阵法补天地全文免费阅读,还用力的扣了一下陆风的喉咙,直叫得后者脸色憋红才松开一丝,起足了威胁之意。

见陆风‘被迫’顺从点头,褚佑薇又开始思量起自己处境。

自己就这般藏于床榻之上,哪怕屏息凝神、气息内敛了,那也断然瞒不过天魂境魂师的感知,一经被感知出床上有着两人,定会引起怀疑……

正当褚佑薇忐忑不安之际,余光突然瞥向了床尾嵌着的某块玉石。

“这是……阵法?”

褚佑薇眼中闪过一抹惊喜,虽看不出具体是何阵法,但洛天福既然有意布置在床榻之上,显然定有着一定的防备之效,指不定可以骗过外界的感知。

“起来!”褚佑薇扣着陆风喉咙,将其扶起了身,“你懂不懂这座阵法?赶紧将它布下!”

陆风被扣的难受咳嗽了一声,目光朝床尾看去,见是座有着隔音隔灵效果的辅助类阵法,当即便应了褚佑薇的要求。

他同样的,也不想褚佑薇被洛尘书或者护卫给逮住,此刻后者若是被发现,难免会被怀疑是同那刺客一伙,从而受到严刑。

嘎吱~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阵吟声响起,那隔绝气息之阵成功被布下,不多不少,完美覆盖着床榻每个角落。

褚佑薇脸上闪过一抹安心,随即想到那声嘎吱动静,又不满道:“你给我老实点,别想整出什么声响来求救!”

陆风直呼冤枉,解释道:“此阵应是洛天福用于床榻间行欢只用,因同床榻紧密结合缘故,才会避免不了的发出那声嘎吱声,也正因结合紧密,此般动静声音在阵法持续期间,断不会再发出丁点。”

褚佑薇愣了一瞬,随即明白过来陆风那句‘不会再发出声响’的含义,不由大骂洛天福之流龌龊,竟想到以阵法来掩盖寻欢时床榻摇晃的声音。

门外。

护卫已是将那刺客带到了庭院之中。

洛尘书暗暗打量着被点住穴道,跪在地上的年轻女子,见那女子十八九岁模样,穿着一袭青白长衫,简约而又朴素,透着几分娴静婉约之态,浑然没有半丝像刺客的模样,反而像是府上刺绣的女工。

疑惑间一股绵密的气息贴向女子,感应着后者实力。

“还真只有五行境?”

“这般实力,也敢来洛家别苑行刺?”

洛尘书眼中透着几分不解。

“我不是刺客,我是来找人的!”

女子挣扎间想要起身,但却被护卫再一次摁了下去,“再敢乱动,我可就不止封住你灵气了!”

女子闻言,当下老实了几分,再一次强调道:“我真是来寻人的!”

屋内。

褚佑薇听得外界动静,更是确信此刻被当刺客抓起来的正是林小瑾无疑,一时间内心再次慌乱了起来。

想出面营救,可自己何尝不是自身难保的局面!

陆风这时也听出了外头之人的声音,心中不禁纳闷加无语,林力云这两个至亲之人,咋个就没一个消停的,一个接着一个破天荒的敢来洛家闹事!

屋外。

洛尘书皱着眉头质问道:“你是何人?又是来寻何人?”

女子犹豫了一瞬,坦言道:“我是林家小姐,来寻……”

话到嘴边,林小瑾突然凝滞,想着褚佑薇若是行刺成功已然脱身,那么自己此般供述,岂非会害了她?若是还没动手,那就更不能将之暴露了。

“来寻我的!”

突然自里屋传出的一道声音,缓解了林小瑾的尴尬,让她神色陡然一松。

但随即又起了别样的担心,心中狐疑:‘谁在救我?’

说话的自然是陆风。

但此刻却并不完全是他本意,还有着一部分是受褚佑薇胁迫所致。

屋内。

床榻上的床帘已经拉下。

陆风在褚佑薇有意的‘指导’下,半坐在床沿边边,除了脚和头暴露在床帘外,其余都隐在里头。

当然,同样隐匿着的还有褚佑薇,以及她运转灵气抵在陆风后背一处死穴上的指尖。

护卫闻言,识相的跑上前,将房门打开。

林小瑾探着脑袋往里看去,见竟是陆风出声后,内心不由一喜,连声嚷道:“对,对,我就是来寻陆大哥的。”

虽说只是泛泛之交,甚至仅知道一个姓名。

但林小瑾坚信,冲着自己哥哥那层关系,陆风断然不会见死不救。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