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心的我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丁长林看着这样的吕铁梅,没有任何想要去怨她或者怪她的情绪,因为他已经知道女人,特别是爱情至上的女人,在爱情面前都是失去理智,都是迷迷糊糊的。

吕铁梅是这样的,米思娣也是这样的操心的我全文免费阅读操心的我全文免费阅读,甚至曾经玩世不恭的齐瑶瑶也是这样的,她们都有对爱情迷恋得不可自拔的时候,过了这一段,自然而然就放下了。

“姐,我不怪你。人都会有这样的私心,如果是我,我也会如你一样做的。姐,不瞒你说,今天有三个人都在恩威并施,希望我和思语重续旧缘,就因为这三个电话,我心里很乱,甚至对要回来的思语有了抵触情绪。之前我和她是聊得来的朋友,也是她鼓励我去守冯道墓的,关于冯道墓也是她讲给我听的。

我们可以说是旗鼓相当,当然了,她是研究生,学历上高于我,她在我面前还是有优越感的,现在她又有一个当富豪的妈妈还有祁珊冰,她的优越感更会大于我,这也是我的担心的。

姐,让我去求思语,我做不到,让我对她低声下气,我更做不到!还有,我内心有阴影,当初我跑到孝麻县去找她,找她养父母,我甚至都愿意跪着求她,不要打掉我们的孩子,那个时候,我父母还有我多么渴望要个孩子,那个时候,我没有现在这么大的抱负,我也不可能去奢望市长之位,于我来说太过遥远,我只想有一个家,一个让父母想象的孙子。

可齐莉莉一直不愿意替我们丁家生孩子,那个时候,我还不懂她为什么不肯生孩子,直到她出轨了,我才知道她原来从没想过要和我同甘共苦地好好经营一个家,在我被杀手追得满世界躲藏之时,她却在和别的男人风流快活,我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思语,在这个时候和她有了我们的孩子,这个孩子于我来说意义重大,而且我当时确实一心一意想要娶她的。

姐,对不起啊,我当时想的是娶她,我,我从来没想过要娶你,因为我们之间的年龄,再加上你当时的地位,给我的压力感,你是无法想象的,在你面前,我很难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当时真是这样的。

操心的我全文免费阅读

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可以依赖着男人过一辈子,可男人真要依赖着女人过一辈子,很难抬得起来。男权也好,女权也罢,约定成俗的东西就是这样的,这些约定成俗的观念需要的是很多代人一点一点去改变的。

姐,你今天说了真心话,我也说了真心话,我们都能互相理解的是不是?”丁长林也把内心的真实剖给了吕铁梅听,大家都能如此这般说话时,丁长林觉得真好,有个可以说内心想法的人,真好。

吕铁梅一听完丁长林的这些话,笑了起来,她重新给丁长林换了一杯热茶,这次是她端着茶敬丁长林,丁长林和她碰了碰后,这次是丁长林先干的,吕铁梅接着也干了,如饮酒一般。

“长林,姐能理解你的,姐毕竟比你年长好几岁,而且姐进班子也有些年了,很清楚班子成员是怎么一回事,今晚我们把话都说开了,你该做什么就继续去做,文思语那边我会好好解释的,关于孩子的事情,你也要理解她,她一个姑娘家家,当时和你看不到前景,看不到未来,生下一个私生子要承担的压力有多大,男人们理解不了,作为女人,我现在能理解的。

孩子的事情太大了,在没有准备好之前,女人都害怕的。我之前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如此想要一个孩子,之前的很多想法,现在都在变。

操心的我全文免费阅读

所以,长林,文思语也会变的,一如你现在的想法也在变化一样的。你们之间如果有缘份,我觉得你要放下自己的阴影,设置处地地为文思语想一想,那个环境之下,她是没办法留下孩子的。

对了,长林,假如,我说的是假如,文思语没有打掉孩子呢?她说孩子打掉是气话,是骗你的呢?你还会有阴影吗?”吕铁梅突然看着丁长林如此问着,因为如果一个女人看着这个男人的话,极有可能不会打掉孩子的,除非文思语对丁长林没有半点感情,可是祁删冰这般力推丁长林,应该是文思语还爱着丁长林,应该是祁珊冰知道这一点。

“姐,不是你想说的这样的,思语和她妈当时非常坚决,我都哭着求她们了,可思语不见我,她妈对我态度也不好,而且思语当时一心一意要去美国,她妈不会再让她生个私生子的,她自己就是私生子。”丁长林认定翁思语一定打掉了孩子,因为他对翁思语和翁怡珊的了解对吕铁梅多,吕铁梅说的这种情况不可能存的。

“长林,就算是你说的这样,你们还年轻,还能再有自己的孩子,误会化解掉后,只要你们面对对方时,还有感觉,你们就能重续旧缘了,这种事,面对面了,四目一对就知道的。长林,听姐的话,只要有希望,还是接受文思语吧,我觉得她是最最适合你的人,你未来的路需要文思语这种妻子和帮衬,否则凭你一个人的能力太难走了。

路天良书记再欣赏你,你也只是一个他需要的马前卒,再说了,他的能量仅限于省里,再上一层时,你必须得朝廷有人,拼到后来,软硬实力都有,没钱,你自己想象有多难。去贪,躲得过一时,能躲得过一世吗?

今晚太晚了,你明天还有很多事,市长这个位置干的就是管家的事,又多又杂,市政府整个大楼的吃喝拉撒,你都得操心的。

有钱了,人心可以卖,很多不可能的事能变得可能。你回去再好好想一想,我们如今晚这样聊天的机会应该不会再有了,姐走后,你做事也好,说话也好,都要三思而行,明白吗?”吕铁梅如同远行的家长,不放心家里的孩子一般,苦口婆心地对丁长林叮嘱又叮嘱着,她是真心希望丁长林好,希望他走得更远,更远!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