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按常理而言,崔山是行窃者,被镇长揭穿后,认罪归还赃物便是,不应该义愤填膺,像受了天大委屈一样,更不至于跟武庆拼命。

他为什么要自爆?

出现这样的结果,付一笑和李木青都想不通。

要弄清真相,只能找目睹全程的陈醉。

李木青继续说道:“事已至此,我就不瞒你了,镇长是风云榜第十的大宗师,他大意之下受伤,异常恼怒。只要你能帮他解开疑团,他就把自己的绝学一念杀,传授给你!”

陈醉顿时愕然。

“真的假的?”

他策划这场闹剧,最主要的意图是报复武庆,拿回本应属于自己的清流饮。现在,他不仅偷走所有药酒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还令武庆死于非命,已经大获全胜。

没想到,崔山自爆,竟然爆出一桩这么大的因果,阴差阳错之下,让付一笑有求于他。大宗师主动开口,愿意传授成名绝学,这么大的好事上哪儿找去?

他心底暗叹,“运数变幻不定,连我也难以超脱其外,惊神镇果然是大造化!”

他前世称雄天下,不缺功法武技,并没把付一笑放在眼里。但县官不如现管,付一笑在明面上执掌小镇,若能抱住这条大腿,他岂不是在小镇横着走!

现在再想想,崔山这一炸,炸的真是绝妙。

见他一脸错愕,李木青坐下来,说道:“我知道,你没撒谎,先前告诉我的都是事实,但这远远不够,无法解释崔山求死的动机。”

陈醉皱起眉头,分析道:“崔家和武家是世仇,崔山想跟武庆拼命,这点说得过去。他临死前曾说,镇长和武庆狼狈为奸,莫非是以为两人串通勾结,想将他置于死地,所以先发制人,靠自爆来报复镇长?”

他知道,只要自己编出听起来合理的解释,把付一笑和李木青忽悠过去,就能平复这场闹剧。

李木青摇头,哪有这么好忽悠,“镇长说,他只是秉公执法,给予崔山应有的惩罚,并无偏颇之处,崔山没有理由质疑他的动机才对。”

陈醉低下头,闭上眼眸。

李木青静静看着他,以为他在回忆事发时的情景,便不再打岔,耐心地等待。

灵堂内陷入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陈醉豁然睁开眼,脸上绽放出异样的神采,“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崔山这老狐狸,真是既疯狂、又狡猾!”

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

他精心盘算好几遍,确认最终的解释很圆润,毫无破绽,才敢说出来。

李木青目光矍铄,“说说看。”

陈醉有些兴奋,“我想起来了,武庆夫妇回家后,发现酒窖失窃,当时他们极度恐慌,曾经说过,被偷走的药酒里,有一壶叫做敬天下,是专门进贡给酒徒的!”

“酒徒?”

李木青勃然色变,“你说的是那位大宗师?!”

完蛋了,这事越来越复杂,让人心惊肉跳,竟然又牵连出第二位大宗师!

陈醉答道:“这点我不清楚。但我能看得出来,武庆对那位酒徒非常畏惧,一旦无法及时进贡敬天下,武家肯定会有大麻烦!”

李木青神情变幻,揣摩着他的话意,似懂非懂,“你的意思,崔山自爆,跟那壶敬天下有关?”

陈醉点头,认可他的思路。

“崔武两家是世仇,武家跟酒徒的渊源,崔山未必不知情。他很可能清楚,那壶敬天下对武家至关重要,所以,当镇长逼他归还药酒时,他非常抗拒,不惜跟镇长翻脸。”

听到这里,李木青豁然开朗,不等他继续分析,自行脑补下去。

“我明白了!一旦敬天下被毁,武家无法按时进贡,以那位酒徒的暴烈杀性,绝对饶不了武家!但镇长逼太紧,崔山来不及转移赃物,只好选择自爆,趁此销毁敬天下。其实,他真正的意图是借刀杀人,牺牲他自己,成全家族的利益,引酒徒去铲除武家!”

他是聪明人,陈醉只是稍微起个头,他便充分发挥自己的头脑,主动跳进陈醉设好的陷阱里,还自以为绝顶聪明,参透其中的玄机。

越是这种自我攻略的人才,往往越容易忽悠。

你只需给他撒点诱饵,他就能自己钻进麻袋里,美滋滋被拐走。

“没错!”

陈醉一拍巴掌,仿佛有种遇到知音的感觉,露出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

“要想验证咱们的推理,也很简单。潘氏不是还活着嘛?可以让镇长出面,去问她跟敬天下有关的事,再去崔家搜一搜,看看能否找到崔山偷走的药酒。”

武家、酒徒跟敬天下的渊源,都是经得起查的真事,付一笑前去询问,必定会证实,陈醉的推测合情合理。而在崔山家里,绝不可能找到赃物,这便说明,那壶酒很可能就在崔山身上,已经随着他一起爆炸。

如此一来,不仅崔山自爆的动机解释清了,连药酒的不胫而飞,也能完美得圆过去,归结为在爆炸中烟消云散。

这套说辞,简直天衣无缝!

陈醉眉飞色舞,也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笑了起来。

我特么真是天才!

李木青站起来,神采奕奕,对自己新收的年轻属下极为满意,“难得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灵活的头脑,能根据当时的线索,将真相还原出来!我眼光很好,果然没看错人!”

陈醉嘿嘿一笑,深表认同。

对,你说的都对,永远是领导最牛逼。

李木青握住镇长玉佩,离开灵堂。

陈醉则坐下来,耐心等待。他知道,暴怒的付一笑听完解释后,将会有的忙。

大约一个时辰后,李木青再次出现,如沐春风。

陈醉看他的神态,就知道大事已成,仍要配合着演下去,焦急地问道:“怎么样,镇长查清楚了嘛?”

李木青笑容和蔼,从袖里掏出一本册子,郑重其事地交给他。

“收好!这可是天下人梦寐以求的绝学,虽然镇长只给你半部,你勤加修炼,参悟大成后,便可以驰骋武道,一骑绝尘!”

这便是传说中的一念杀。

付一笑险些用来自杀的一念杀。

付一笑传给他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既是为了鼓励他查案,也是想让他保守秘密,别把今天的笑话传扬出去。

至于有没有更深层的原因,还不得而知。

陈醉急忙拜谢,开始商业互吹,“我不敢贪功,都是前辈不辞辛劳,肯帮衬提携我,我才能有这桩天大的机缘!”

他实则腹诽着,以付一笑在街上展现出来的轻功火候,跟当年同期的自己相比,明显要慢一截,哪有资格教自己轻功。

区区一念杀,也配入我的法眼?

李木青看在眼里,愈发欣赏这个新晋的后辈,又将手伸进袖里。

“这件事你办得好,坊里很满意,当然也有重赏!”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