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茶楼后院,地下。

一座幽暗的牢狱里,空气潮湿而腥臭,像是某些生灵的尸体腐烂所致,在这密不透风的空间里积聚着,挥发不出去,浓郁到让人快要窒息。

篝火旁的刑架上,绑着一名遍体鳞伤的囚犯。

此人披散污发,耷拉着脑袋,看不清面容。他赤裸着枯瘦身躯,除了交错的鞭伤外,还被烙铁炙烤过多次,兀自冒着灰白的热气,以及焦糊烟味。

显然,他刚经受过酷刑。

他纹丝不动,看起来极像是昏死过去,然而,某一刻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他身躯微颤,从低垂的面容下,传出凄凉而讽刺的笑声。

“哈哈哈哈……”

这道笑声沙哑,越来越放肆,比地牢的气氛更阴冷,充斥着某些复杂难明的情绪。

这时候,负责审讯的看守走过来,扬起皮鞭,狠狠抽在此人脸上,咒骂道:“臭叫花子!平时行刑,你都是闭着眼装睡,怎么这会儿笑起来了?!”

刑架上这人,原来是老叫花子,田爷。

在陈醉的精心布局下,他那日来到云巅茶楼,帮死去的“陈雄”传口信,以一句“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引起绣衣坊的惊疑,成功地帮陈醉排雷。

从那日起,他便被关在这里,昼夜不停地审讯。

绣衣坊一天不查清真相,揪出藏在暗处的那个威胁,就一天不敢放松,必须始终警惕着,防止对方贼心不死,再次发生渗透事件。

而老叫花子,是案件唯一的线索。

在李木青授意下,云丛等人在他身上用遍所有酷刑,每天都来个一条龙套餐,但诡异的是,老叫花子全程不吱声,跟事不关己似的,能完全无视这些刑罚。

他不仅不喊痛求饶,甚至有一次,还响起了呼噜声……

当时的场面极度尴尬,正在卖力抽鞭子的看守们,毫无存在感,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抽下去了。

老叫花子明明没有修为,而且,被绣衣使们封住全身经脉,纵有通天道行,也绝不可能施展得出来。能无视所有酷刑,像没事人一样,他是如何做到的?

这个问题,李木青苦思冥想,至今想不出答案。

也正是因为这项诡异之处,他基本断定,田爷就是杀死陈雄的凶手。这老叫花子来历不明,道行不明,又弄出这么荒诞的景儿,负隅顽抗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就算是冤死也活该!

自从入狱以来,老叫花子除了打呼噜,今日这是第一次出声。

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

他笑得阴森,鬼哭狼嚎,看守听得毛骨悚然,忍不住多抽他几皮鞭,缓解一下这瘆人的氛围。

“要睡就睡,笑什么笑!”

田爷渐渐停下来,低声自语道:“愿天下苍生,人人如龙……什么狗屁宏愿,你创立小镇,一厢情愿地念着天下苍生,可是,谁又会感激你?”

如果被李木青看见这一幕,必会目瞪口呆,心情震撼。

因为在惊神镇上,连手持镇长玉佩的付一笑,都无法释放神念,感知身外的事物。然而此刻,田爷如此感慨,不是凭空而发,分明能洞察到地面茶楼的情景。

他绑在地下,隔空听着《元帝传》,所以有了嘲笑声。

“你在嘀咕什么!”

他话音细微,那位看守听不清,只觉他今日的表现极其反常,心里不由发麻,啪啪啪地抽打皮鞭,挥汗如雨。

田爷缓缓抬起头,在火光映照下,那张污秽而沧桑的老脸上,竟隐约有两道泪痕。

他在笑,也在哭。

笑的、哭的,都是元帝。

他深吸一口气,忍住行将滑落下来的泪水,说道:“告诉李木青,一定要全力以赴,拿出看家本事!要不然,我轻松夺走小镇,岂不是赢得很无趣?”

那看守闻言,停住挥鞭子的手,愣在那里。

他压根听不懂,老叫花子在说什么。

下一刻,异变陡生。

捆绑老叫花子的锁链自动破开,他身躯飘向后方,在即将触碰到墙壁的瞬间,仿佛透明一般,穿墙而过,消失在地牢里。

他竟以如此惊人的方式,越狱了!

幽冷的地牢内,仍回荡着他最后一句话,话音冷酷。

“累了,走了。”

……

不跪即是神全文免费阅读

……

一楼大堂。

陈醉随便寻了个空位,远远坐下来听书。

兴许是察觉到他的到来,李木青抄起桌上的醒木,猛然一拍,振声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元帝传》正讲到最精彩的情节,此时中断毫无人性。“下回分解”这句话最招听众老爷的恨,整栋茶楼的客人开始喧哗,表达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李木青拱手一揖,转身走进后堂,动作果决。

书桌上摆着铜盘,专门用来收取赏钱,紧接着,便见三层楼的客人们纷纷隔空抛掷赏钱,精准地扔进去,然后,该干嘛的继续干嘛。

陈醉怕惹人怀疑,又在角落里稍坐片刻,才走到柜台旁结账。

他认得面前的掌柜云丛,俯身凑上前,低声道:“天发杀机,斗转星移。”

这才是绣衣使们接头的正确暗语,上次李木青临走前,曾特意交代过他。

云丛确认无误,领着他来到后院,走进李木青休息的房间。

李木青坐在窗边,示意他落座,问道:“此处人多眼杂,长话短说吧。”

陈醉说道:“最近七日,天街没发生重大变故。崔诚和妇人潘氏,都有小动作,通过传信鸟收发过几次信件。另外,镇长分别去找他们谈过。”

李木青点头,“这不意外。崔诚和潘氏的本事低微,不足以担起家族重任,势必会传信给家里,请求派人来补位。至于镇长,不用我多说,你心里也清楚……”

陈醉嗯了一声。

付一笑找崔诚和潘氏,当然不是去道歉的,崔山选择自爆,纯属咎由自取,怪不到他头上,而武庆的死,全都是崔山所致,更与他无关。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封住两人的嘴,别把当日他大意负伤的事传出去。对此,陈醉和李木青都心照不宣,既然收了镇长的好处,同样没必要泄露。

“还有没有别的情报?没有的话,就快回去吧,离开天街后,你的棋子就无法监控,不宜离岗太久!”

陈醉略微沉吟,说道:“还有一件事。朝阳街有个叫曹峻的人,您认不认识?”

这个曹峻,正是他通过人情账簿锁定的重要目标之一。他怀疑,曹峻很可能就是绣衣使。

李木青不动声色,“知道这人,但不熟。他怎么了?”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