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书是狐妖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第二天上午,仙岳市机场。

一大一小两个穿着道袍的身影从客机下来,走上廊桥通道。

大的那个看起来四五十岁,圆脸大肚,慈眉善目,颇为富态。

小的那个十岁左右的模样,是个白净精神的小道童。

两人从发髻到衣袍到鞋袜,风格都极为统一,给人一种出尘缥缈之感,但偏偏都背着个大书包,看着一下有些不伦不类起来。

小道童不时回头,通过廊桥边上的玻璃,看向机场停留的一架架大飞机,感叹道:“师傅,咱们回去的时候,还坐飞机吗?”

“应该是,反正都有宗门的人负责订票。”

“师傅,以后……我是不是也可以飞……飞到像飞机那么高?”

“呃……你现在别考虑那么多,先做好眼下之事,行好脚下之道。”

“噢。”

“我昨天交代你的,都记好了吗?”

“嗯,都记好了。师傅,那个‘屋灵’听说很强大?杨师叔带着几个师兄都对付不了,我……我可以对付得了吗?”小道童似乎有些忐忑。

“可以的,你可是气修!是咱们宗门这一代十年间最有天赋的弟子,是老宗主亲自认可的未来‘掌灯人’,你以后真正要对付的,是妖王,是顶级妖灵,你修道的目标是要成仙为圣的。区区‘屋灵’,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考验罢了。”圆脸道士打气道。

小道童也握紧在身侧的两个拳头,用力地点了点头:“嗯!”

“等下你杨师叔和客户的……呃,施主的人会来接机,你记得咱们的姿态要保持好。”

“嗯,我知道,师傅说过,出来行道,降妖除灵,一定要有高手的‘腔调’,这样才能镇得住人。”小道童点头道。

我的秘书是狐妖全文免费阅读

“对,要有腔调!”圆脸道士满意点头。

不久后,一大一小两个道士缓步走到了接机出口。

早就候在那里的叶家人和几名穿着道袍的男子立刻迎了上来。

“伏冲师兄、唯之师侄,一路辛苦。唯之师侄,半年不见,看着愈加有高人之相了,这是修为又精进不少吧?不愧是老宗主口中‘有道骨之人’。”当先的是位四十多岁、留着三绺长须、面向极为威严的道士。

虽然明显可以感觉到接机道士对小道童唯之比自己更热情,但圆脸道士伏冲却是不以为意。

毕竟在“袤奇宗”内部,在灵术上没什么天赋和悟性的他,一直以来都是边缘人物,不怎么受待见。

只不过五年前,他收了一个徒弟,有着罕见的天赋,有成为气修的潜力。

这徒弟自然便是身边的唯之,他也算是“师凭徒贵”了。

通俗来讲,当代各宗门的修者,都被称作“灵修”。

但严格意义上来说,灵修和灵修又是不一样的,有“灵术修者”和“灵气修者”之别。

前者主要是通过各种法器、法宝、符篆来使用灵术、法术,更多的是依靠自身少量的力量,来调动外界强大的力量,决定强弱的,是使用时的技巧和这些“工具”本身的强弱。

后者则更偏向传统意义上的修炼,通过改变自身来吸纳灵气,再通过吸纳和控制灵气,进一步改变自身我的秘书是狐妖全文免费阅读,从而更好地施法、控灵。

所谓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便是传统气修的修行各阶段。

倒不是说术修就完全控制不了灵气,完全没有用灵气修炼自身,也不是说气修就不会用法器、法宝、符篆,而是一个倾向和擅长的问题。

气修的上限和自由度要高得多,在应对不同状况的时候,使用法术的选择也更多和自如。

最重要的是,气修才有可能得道长生。

我的秘书是狐妖全文免费阅读

所以一直以来,气修都被当成是宗门的修行正统。

现在之所以各宗门基本都是术修,气修十分稀有,并不是术修更强,而是气修对天赋的要求太高了,没有一定的根骨、悟性,投入再多资源,也培养不出足够的“灵感”,没办法踏入“灵气修行”的门槛。

所以小道童唯之7岁就能不靠助力,自然而然地纳灵气入体,已经是百万中无一,甚至是千万中无一的天赋我的秘书是狐妖全文免费阅读,自然极受宗门重视,倾注大量资源培养。

本来“袤奇宗”是已经把唯之调到了宗门山门所在,安排专门的气修高手来当他的师傅——不能让他在“庸才”伏冲的座下浪费天赋。

但没想到的是,7岁的唯之对只当了他两年师傅的伏冲道人却是无比亲近和信任,换了师傅后,又哭又闹甚至绝食起来,别说安心修炼了,随便见个人都要拼命的架势。

“袤奇宗”的人本以为小孩子使性子,过段时间就好了,却没想到,三、四天过去了,这孩子已经闹得奄奄一息、极度虚弱,却依然不屈服,若不是有宗门高手看顾着,怕是早就支撑不住。

宗门看着不是办法,这孩子年纪虽小,却是软硬不吃,脑子一根筋,轴得很,几天下来甚至已经有邪气滋生的趋势,于是只能又让伏冲道人来带他。

如今唯之已满十岁,灵气修行十分顺利。这次,是他第一次和师傅出来做“降妖除灵”的工作。

原本“袤奇宗”这边替叶家除灵的资深灵修杨宁普,向宗门申请的前辈高手,并不是伏冲和唯之,但因为其他人都抽不开手,才让已经完成阶段性考核的唯之过来试试手,尝试第一次实战除灵。

“董事长,别看我们唯之师侄年纪小,他却是我们宗主都极为看重的灵修,在某种程度上,他的修为甚至已在我之上,也在他师傅之上。有他来为你们的宅院除灵,当是极为稳妥的。而且有他出手,你们这新翻建的宅子,也可以少做些破坏,说不定只需拆除很小一部分。”

留着三绺长须的杨宁普,对跟他一起来接机的叶家老爷子说道。

这次来接伏冲、唯之师徒俩,叶家是三代齐出,叶老爷子、叶舒婕,以及叶舒婕的父亲,全都来了。

听到这话,叶老爷子自然是面露喜色,那栋房子他可是花了极大心血的,能不做大破坏,自然是最好的。

站在爷爷身后的叶舒婕也是忍不住问道:“有唯之小道长出手,就可以不拆屋除灵吗?”

杨宁普却说道:“拆还是要拆的,若是要将‘屋灵’除干净,总归是要将它的载体拆除。不过有唯之师侄出手,可以将其短暂驱赶封印至小范围内,便于我们外部拆除,大概率是不用拆多少的。”

叶舒婕犹豫了一下,偷偷瞥了眼表情有些激动的爷爷,又看了看那跟杨道长打过招呼后就一直半眯着眼、微抿着嘴,一副高深莫测模样的唯之小道长,还是没敢把她私下已经请人处理过屋灵的事说出来。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