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戏精公主靠算命曲线救国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不意外地,两人滚到了床上,就在付霜的出租屋里。

“好疼!”

“你居然还是……”男人知道自己还是第一个,更加的卖力了。

“你只管跟着我,少不了你的。”

男人不傻,他一个有妇之夫,能被看中的不外乎是钱。要跟他说真爱,倒显得假了。

“廷裕,轻点。”付霜嘴角上扬,声音却喘喘的开始撒娇。

“我想给你生个儿子,你不是说她不愿意给你生吗,我愿意的,啊啊啊!我愿意的。”

“那你生给我看。”房里喘息不止。

付霜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名牌包包已不算什么,房子车子才是大头。

同学都羡慕她有个有钱又大方的男朋友,她觉得更有面子了。

本来付霜接近张廷裕为的就是满足自己的物质需求,可当物质需求满足后她又想得到更多,比如张廷裕的爱,比如张太太的地位。

又一次疯狂,付霜留了点心眼,既不给他做保护措施,事后也不吃药。

她已经二十六了,是要为将来谋划更多了。

不多久,在她的计划下,她怀上了张廷裕的孩子,她第一时间就告诉了那个男人。

结果那男人在电话里顿了几秒,然后果断说:“赶紧去做掉。”

“不,我想要。”她觉得这是她嫁张廷裕必不可少的筹码。

她知道女人的青春有限,她什么都给了张廷裕,她想不到自己还能嫁谁。

“我有女儿,一个就够了。乖,去做掉,需要多少钱,我转给你。”

“你不是说儿子好吗?”

“儿子好也得是我老婆生的,私生子算什么。”

“我,我,我可以转正的。”

“呵呵,付霜,你想多了吧?”男人估计说恼了,直接挂了电话。

付霜傻了般拿着手机,之前的日日夜夜难道是逢场作戏?他不是口口声声说爱她吗,爱得可以为她死。不是每次都说让她生孩子给他看吗……

怎么突然就变了?

男人果然不靠谱,幸好她有了孩子,还算有点保障。

张廷裕很快给她打了一笔钱过来,让她去打胎。为防她耍赖,第二天他还亲自过来,要带她去医院,说给她约了最好的医生。

付霜自然不愿意,又是哭又是闹,最后还缠着他要。她知道,男人就爱这口。

男人就地要了,可事后仍然强硬的带她上了医院。

她觉得有点心寒。

“付霜,你耍什么性子呢,当初你我都清楚,咱俩各取所需。”几年了,即便玩也玩够了,张廷裕早没了耐心。

他拽着死活不肯下车的付霜,没看到他后面来了几个人。

“张廷裕,你给我滚开。”

张太太不知道从哪听到消息,得知自家表面温柔体贴的丈夫居然背着她在外偷吃。

还搞大了肚子,这还得了。

她马上带了几个人过来当场抓了个正着。

“呵!是你。”看清车里的女人后,张太气得一巴盖到了付霜脸上。

“亏我还觉得你老实本分,却早背着我勾搭我家男人,恶不恶心啊你,我用过的你也要,你该不会看上他的钱了?”

张太又一巴打过去,却瞥到她不同往日的着装。

还有脖子上那颗闪眼的宝石。

“笑了!”张太一把揪过张廷裕,此刻的张廷裕早萎顿,哪还有先前在付霜面前的凌厉。

“张廷裕,你告诉她,你有钱吗?你有钱吗?”

付霜早被打懵了,气势本来就没有张太强,听得张廷裕没钱也只是惊愕的抬了下眼。

“他的所有钱都是我封家的,离了我封家,他一毛钱都没有。”

“现在知道了吗,他就是个小白脸!”

“封艳,你够了,我忍你很久了!”张廷裕脸阵黑阵白,这里可是医院里面,大庭广众下,他也是要面的。

“我也忍你很久了,明天前你就收拾干净滚蛋,别出现我面前。”张太猛的推开他离去。

走了两步又回头,指着付霜,“哦,除了那条我不要的绿宝石,其他你花费的都统统给我吐回来,要不你等着吃官司吧。”

张廷裕没想他藏得这么紧还是被封艳知道了,心里懊恼异常,那股子愤怒没处发泄,刚好瞥到付霜摸着脸要哭。

不觉一阵厌恶,当初他怎么就对她起了色心呢?现在好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全毁了。

“滚,你给我滚开!”他狠狠的把她从车里拉了出来。

一声痛呼,付霜被摔到了地上。

“好痛,廷裕,我好痛!”付霜坐在地上捂着小腹,一手扯着他的后衣尾。

“医生,快,带我去医生那!”她肚子疼得厉害,她感觉到了不安。

“我没钱,要看医生自己去!”张廷裕回头,顺手扒回了那条绿宝石,上车,扬长而去。

“老婆别看。”另一边人群外,曲允小心翼翼的扶着沈亿亿上车,“别看那些不好的,胎教很重要。”

沈亿亿白他一眼,没好气笑道:“才五周,你就紧张成这样。”

自然紧张。

还有他一点不想见到付霜那个女人。

重生:戏精公主靠算命曲线救国全文免费阅读

张廷裕走了,付霜强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听到前面那两口子的对话,不知道为何,眼泪自己就不停的流下来。

许是那女人的幸福,她求不来。

这辈子曲允并没有与付霜有过交集,其实看到付霜与上辈子同样的遭遇,他就想过,一个人的结局多数在于一个人的选择,好与坏也是自己找的。

当然,对于余东他可没这么仁慈,能把那人往死里整他绝不手软。经过他一直以来的打压,余家在商界根本就没有立足的地方,没两年,余家销声匿迹。

余东在一个县城做起了流动买卖,就是今天运一车胡萝卜到菜市场卖,明天运一车甘蔗去学校门口卖,要不再卖一车桔子在医院门口卖。

总之生活还是有着落的。只可惜,一次在别人的地头上与人发生口角打了起来。

起因好像是别人家的桔子都卖五块一斤,他卖四块,把人生意都抢了过去。

别人跟他商量,生意大家做的,不能搞垄断。

余东这人性格本来就嚣张,何况他有生意有钱赚,他无须管别人。

再说,他明天还未必再来呢。

结果那些不爽的人就真的让他来不了了,是真来不了了。

他被打傻了。

朝苍和沈忆艺路过酒吧对面一条小巷时,身上的符刚好到了时效。

她没注意,碰到旁边一家手机贴膜的桌子上。

待看清那对面坐着的女人时,沈忆艺忙打了个响指,令对面的人看不清他们的本来面目。

女人嘀咕着不长眼。

“姑娘,你信不信命?”沈忆艺在她面前站定,笑眯眯的看着她。

“算命的?”邓琪挥手要赶人的手一顿,想起上学那会有个算命的说她很快就会遇贵人,将来衣食无忧。

可她都三十多了,连个苍蝇都没来转转。现在还连份正式工作都没有,每天从早守到晚也没能卖出几张手机膜。

“嗯,我跟你有缘,免费给你看看。”

因着那个响指,此时的沈忆艺在邓琪眼里确实有点像高人,神秘莫测的味道。

“那你看呗。”反正不用钱,邓琪还特意把右手伸了出去。

“我看你脸就行。”

“姑娘今年三十有二,单身。这几年相亲不断,三十二岁后找上门相亲的几乎没有。我就直说吧,姑娘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与你有夫妻缘的人也因你眼光高了而错失。也就是说,姑娘怕要一辈子都嫁不出去,老来更坎坷无助。”

邓琪初听前面时还暗道高人,说得真准,连她今年相亲对象都没有两个也能说中。

后面就不中听了,那根本就是诅咒,诅咒她嫁不出去,命不好。

她一拍桌子,“胡说八道!”

可和她说话的人突然就凭空消失了,吓得她嘴半天合不上。

走远了,朝苍才无奈的说,调皮。

“我可没有,我说的实话。”沈忆艺一本正经的说,拐弯进了酒吧。

“朝苍,回去给我买架子鼓。”

“你自己独奏有什么意思?”朝苍不是很情愿,怕她有了鼓忘了他。

“你是说你愿意给我弄个乐队?”

“……”他没说,什么也没说。

打火机乐团早几年前就火遍了大江南北,也早就离开了原先那个酒吧。

而今晚是他们成名四周年巡演,第一站便是他们最开始驻扎的乡岸酒吧。

周纯还是那样的周纯,火爆热情,程胜也是一样的慢性子,聂宇同样束着他那络腮胡子,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身后正认真打鼓的女孩,她不叫沈亿亿,叫梁家家,如她那个人一样,很中性很帅气。

“朝苍,那边穿白色西服的是不是索振齐?”

朝苍淡淡瞥去,抿唇,又移了移位置,挡住了她的视线。

沈忆艺无语,这男人真小心眼。

“回去我站着躺着任你扒衣服”他忽然又低头对她低语。

“你想扒什么样的衣服我穿就是。”

“……”

酒吧的演唱持续到凌晨一点,收工后,周纯躲排练室点了支烟。

“阿纯,你在这呢?”梁家家端了碗百合糖水过来,很自然的坐到他身边。

周纯往后退了退,摆手,“你们喝。”

“想什么呢?看你最近很感性。”他的小动作梁家家全看在眼里,心里有丢丢小受伤。

“想一个人。”

“嗯?”她很吃惊,认识周纯四年,只听过他拒绝过他们系花,没说他有心上人。

周纯弹了下烟灰重生:戏精公主靠算命曲线救国全文免费阅读,一时不知道要怎么说。梁家家对她如何他清楚得很,可他就是不来电,就像是他喜欢的那个人不该是这样的。

“那个人在我梦里,我总能梦到我们一起吃饭一起合奏一起玩,可她的脸很模糊。”

梁家家想,她也是这样陪在他身边的啊。

“她脸上有个酒窝,只有一个,我记得清楚。”

不过三秒,周纯的话像冷水一样将梁家家从头淋到脚。

她没有酒窝,一个也没有。

“在梦里,我清楚的知道我喜欢她,就像抽烟一样,会上瘾。我喜欢看她打鼓,喜欢她笑起来灿烂的样子,喜欢她那副对什么都胸有成竹的样子。”

“很可笑是吧?我喜欢上了一个梦中女孩,不可自拔。我甚至忘了她叫什么名字。”

“你也知道那只是梦,不存在的。”梁家家企图劝他别沉迷到他自己的虚构里。

重生:戏精公主靠算命曲线救国全文免费阅读

“可我就是喜欢她,我发现我没能力再去喜欢别人。”周纯将烟熄了,站起来,很认真的看着梁家家,“我最后悔的是没有在梦里跟她说我喜欢她。”

“家家,我要喜欢一个人,我会告诉她的。”

直到那个梦掐然而止,再也没有梦到那个女孩后,周纯才懂什么叫后悔。

可是在梦里阻止他说出口的偏偏就是那个女孩,她仿佛什么都知道一样,她也知道他的心思。可她就是不说,也总给他一种感觉,只要他说了他们的友谊便尽了。

她很聪明睿智,真真令人又爱又恨。

有时候他也分不清那是真实或是梦,梦里为什么他的感情那么真实。

其实会选梁家家当队友便是他的私心,他总在找她的替代品。

他真希望回去一躺下来,又会梦到她。

梦到她说:“周纯,你最近可能会有小麻烦。”

对,他又记起一点点了,那个梦中女孩会未卜先知。

很神奇。

周纯离开了,留下还端着百合糖水的梁家家,心里难过极了。

她还没表白就先给人拒绝了。理由还奇葩得很,什么梦中女孩,什么没能力去爱。

都狗屁重生:戏精公主靠算命曲线救国全文免费阅读,分明都是借口,不喜欢的借口。

要是真人还有得争,跟个虚幻的人争个狗屁。

“呀,糖水,给我的吗?”聂宇进来很不客气的抢过糖水一口喝了半碗。

见梁家家没反应呆呆的,又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周纯说他喜欢上一个梦里的女人,还长一个酒窝。”梁家家不愿相信,甚至怨周纯编个不存在人骗她。

“哎,我也梦过一个很讨喜的丫头,也长了个小酒窝。”聂宇喝着糖水也没封得住口。

“她也打鼓?”

“对,你怎么知道?”聂宇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只差没说,难道你也会未卜先知?

“周纯说的。”

梁家家不想跟聂宇那个大憨货说话了,他们都是一路货色。

“哎,原来阿纯也梦到了?”聂宇转身就走,他要去问问胜哥。

那个梦忒真实了,哎哎,重点不是这个,刚家家说阿纯喜欢那个女孩,他怎么不知道,还是不是兄弟了,藏这么紧。

啊啊,家家那么喜欢阿纯,那不得伤心透了。可别在这紧要关头出问题啊,还要巡演呢。

沈忆艺有点恼朝苍的小心眼,自己落后几步出了酒吧,不想与他同行。

“女神都这么高冷的吗,为什么砸钱都没给我一个眼神儿呢。”

酒吧又走出一个人,嘀咕不停还不长眼,直接撞朝苍后背上。

“哎呦,抱歉哈。”他道歉倒挺快。

听得声音沈忆艺立即伸手拉住了那人衣角。

正是给她砸过钱的小四眼。

“小哥,你看得到他?”她指指隐身状态的朝苍,再仔细看他,发现他好像长了双阴阳眼,而他,人鬼不分。

这就好玩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啊,能啊。”小四眼一副不是问的废话吗?

待看清问他话的是个大美女时,眼睛亮了几倍,眼镜都能反光了。

“额,女神,你是我的女神!”

“……”见女人就女神。

沈忆艺对他表示汗颜,但还是很好心的告诉他,“你要给女神砸钱不是你那么砸的,钱谁不喜欢呢,关键你要砸到位。”

怎么砸到位?小四眼很好学,很谦虚的等着她说。

“不懂?”猪吗?

摇头。

“就是你砸的时候砸准点,砸到她怀里,她自然就收了。可你砸她脚下,她怎么捡?别说那么多人看着了,即便没人看她也没空捡。”

沈忆艺说的时候,旁边投来一抹有深意的眼神,她直接无视,继续说。

“追女孩子也一样的,要脸皮厚,要一步砸到位,砸得她心甘情愿跟着——”你。

“呃?”她话未完,手上就多了七八卷钱,然后还有。

她怀里被砸了一堆,她顺手就接住了。

“你是不是还想被揍?”朝苍一步上前拉回沈忆艺,眼神冷得吓人。

“女神,我这次可砸准了呀。”小四眼一脸呆瓜样,不明白照做了她还是不喜欢。

“咳,我有家属了,你这叫砸错人。”为怕小四眼真被揍,沈忆艺很亲切的搂住朝苍,然后挥手告辞。

“等会别走西环路了,还有赶紧回去吧,马上要下雨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为什么?”西环路近。

“有鬼你怕不怕?”她转身没好气的看他。

“怕!”还非常怕。

他还是换道走吧,女神说的话要听。

“忆艺,你别告诉我你那时候想捡那点钱?”走远,朝苍撑起伞,随口问道。

“当然,我那时候就想赚点钱搬家。”

后面,小四眼像是个盲头苍蝇啊啊叫了起来,“下雨啦,真真下雨啦!”

插入书签你是天才,一秒记住:NBA小说网,网址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