忤道绝座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小说:继母惯会装慈爱,嫡女扮猪吃虎,在父亲面前卖惨,打脸继母

‘啪’

叶尚书手重重拍在桌面上,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皆迸发而出:“住嘴。”

叶黎书惊的神色瑟缩了下不再做声,只小声的抽泣。

一旁的大夫人更是吓的脸色发白,自入尚书府她还从未见过老爷发过这般大的火气。

“你是何等尊贵的身份,竟让一个老妈子骑在头上?”叶尚书真是气急了,捂着略微有些发疼的胸口面色涨红。

“老爷…老爷您莫动气。”大夫人忙起身顺着叶尚书的气。

叶尚书愤怒的看着她语气比往日重了许多:“平日里你管理后宅颇有些手段,怎得青云居的老妈子有多大的不同竟让尚书府嫡千金对她言听计从?”

大夫人脸色越发的白了,忙跪在叶尚书脚边潸然泪下:“老爷您误会妾身了。”

叶尚书冷哼了声,见大夫人落泪终究还是心生不忍没再言语责怪只吩咐家奴:“将二姑娘房中的万妈妈拖出尚书府日后莫要让她再踏入尚书府半步。”

言罢,拂袖离开青云居。

叶黎书目的已达成自然不会再在大夫人的青云居逗留,起身屈膝行礼:“母亲,书儿先行告退了方来得及送万妈妈一程。”

大夫人冷冷的瞥她一眼不言语。

只放在桌面上的手狠狠的抠着,泛白的指节便能看出大夫人此时愤怒程度。

叶黎书竟然敢!!

“夫人,夫人求您救救奴婢的母亲,若是逐出尚书府奴婢的母亲定凶多吉少啊。”东菱泪流满面的跪趴在地上。

大夫人换了神色扶起东菱怜惜的用绣帕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不是我不帮你,只老爷已经发话了若我再求情也会遭受责罚。”

拍了拍东菱的手喟叹了声走到铜镜前拿出荷包交予东菱手上:“去给万妈妈寻个郎中吧,让你哥哥嫂子多多照应些,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怪只怪万妈妈太过忠心忤了二姑娘的意。”

三言两语简简单单将所有责任推在叶黎书身上。

叶黎书将行至凉亭廊桥便见四个家奴架着万妈妈往后门而去,经过她身边时万妈妈身上传来的恶臭熏得叶黎书不由抬手捂鼻。

但凡她能好好对待身边的小婢女出事后也不会变成这般。

面色决然的转身离开。

万妈妈被逐出尚书府最为开心的当属紫苏半夏了,日后再也不用照顾那脾气古怪嘴不干净还浑身恶臭的老妈子了。

第二日,叶黎书便病了。

玉竹早早就去世安居告知老太太今日二姑娘不能来请安了。

老太太担忧的紧忙让郁妈妈请了郎中来,把脉后说是简单的风寒吃两贴药便是。

郎中回了老太太话,老太太心中的担忧才落了下去,看向一旁心不在焉的大儿媳道:“书儿身子一向弱,你这个做母亲的便要想着法子为她进补忤道绝座全文免费阅读,你看看那细胳膊细腿的看着便心疼的紧。”

被点了名,大夫人忙起身应是。

“母亲您一向明朗,便是知晓身为人母自是最在意自己肚皮出来的,看看三姑娘便是面色皆比二姑娘要红润些许啊,更遑论身子骨了想来年少时吃了不少人参啊。”

二夫人瞄了眼大夫人意有所指的笑笑,阴阳怪气的很。

前些日子大夫人害着她萱儿跪祠堂之事她还没忘呢!

“二弟妹胡说些什么,书儿婉儿都是我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外人谁不知晓我宁愿自己孩儿挨饿都不会让书儿辰儿挨饿,二弟妹莫要在此挑唆。”大夫人沉了脸冷了声。

偏生这二夫人就是个不怕她的主,捂着嘴笑的嘲讽极了:“大夫人方才也说了,外人而不是尚书府之人便是我花点儿银子散播点儿假消息岂不是轻而易举之事,传闻终究是传闻啊,见着的才是事实,大夫人你觉着呢?”

“呵。”大夫人怒极反笑:“二弟妹莫不是在说你自己?二弟那些妾室为何这么多年皆无子嗣…”

“够了!”老太太厉声打断大夫人的话。

世安居内室一下子安静了,老夫人气得不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指着大夫人与二夫人:“你们是嫌我这个老太婆活的太久了?还是觉着尚书府的好日子到头了,妯娌之间竟开始斗起来了?”

“滚,都给我滚!”老太太手掩着额头满脸疲惫。

“是,母亲。”

忤道绝座全文免费阅读

“是,祖母。”

世安居外,三夫人拉着叶黎知匆匆的离开了。

但凡是大房二房的热闹她是最不喜参与的,别的什么都没做反惹了一身骚吧。

大夫人二夫人各自不满的看向对方,眸中皆是对对方的嘲讽。

“哼,虚伪。”二夫人冷哼了声拉着叶黎萱离开。

这番没让她吃瘪是她始料未及,他日她定会抓到她的狐狸尾巴将她一击毙命。

将绕过凉亭,叶黎知便拽着三夫人的衣袖撒着娇:“母亲忤道绝座全文免费阅读,二姐姐病了我得去看看。”

“以往你不是最不欢喜你二姐姐吗?怎得出去一趟回来后就变了想法了?”抬手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你二姐姐自幼失母大夫人照顾她也不尽心是个可怜的孩子,日后你多照拂些吧。”

“是,女儿就知母亲最心善了。”叶黎知俏皮的笑了笑带着身边的婢女去了别云居。

三夫人瞧着女儿的背影,喟叹了声:“她哪里是心善,不过如二夫人所说在意自己肚皮上掉下来的肉罢了。”

她身处宅院这么多年,若是看不出二姑娘变了还当真是蒙了眼了。

知儿与二姑娘一道,定是无错之举。

别云居

叶黎书听着木香绘声绘色的讲着方才青云居内发生的事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大夫人与二夫人矛盾早就有了,只未撕破脸皮罢了。

她不过就是在中间添了把火而已。

“二姐姐,二姐姐。”叶黎书未来得及反应,叶黎知已然掀开厚重的帘子迈步进来,似是知晓了什么捂着嘴偷笑,“二姐姐你没病啊,瞧着红光满面的很啊。”

叶黎书晲了她一眼,假意咳嗽两声,“如此便是真病了。”

叶黎知笑的瘫倒在榻上,怎得以往未发现二姐姐如此有趣的紧呢?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