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圣女想要霸占我,被我残忍拒绝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两边包间里竞价如火如荼。

正竞到两百万上品灵石,一名负剑的矮个儿少女大步走进藏宝楼。

林逸芙除去了易容,露出本来面目。

李福是个有眼力见的,忙道:“林三小姐大驾光临,来人啊,快带林三小姐去七层包间上座。”

“不用了。”林逸芙抬手,按照楚若婷的交代,掏出留影石,“我只是来给大家看一样东西。”

语毕,林逸芙将留影石往地上一摔。

藏宝楼的半空,倏然显现出巨大的影像。

漆黑的雨夜,伴随着电闪雷鸣,书写“御兽宗”三字的匾额,断成两截。

御兽宗的弟子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身中箭矢,血水混合雨水,顺着长长的阶梯流下。

谢溯星脸上全是血,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映着冷光,一步步踩着尸骸,拽起了御兽宗掌门楚新盛的衣领。

楚新盛受了重伤,想逃不能逃,因为太惊恐,腮边肌肉颤抖。

“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命吧。”楚新盛瑟瑟发抖。

雨水冲刷地谢溯星睁不开眼,他冷冷地问:“你哪里错了?”

楚新盛如实交代:“我不该觊觎谢氏的小姑娘,不该想将她纳为自己的妾侍……我不该散步谣言,说谢氏挖出了灵矿脉!”

谢溯星朝他大吼:“你知不知道!你的谣言,害得我家破人亡!”

楚新盛一把年纪哭了起来,“我、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只是想编个由头,让你们谢氏吃点儿亏,没想到林霄风会信以为真……”

“呵。”谢溯星惨然狂笑,“你以为……你以为什么?如今,不止林霄风信以为真,浮光界所有人都信以为真!他们都以为我有藏宝图,都以为浮光界挖出了第四条灵矿!楚新盛,你造的谣,你该如何收场?”

楚新盛不停吞咽口水,“我会向天下人澄清此事,只要你饶了我。”

“饶了你?九泉之下,我谢氏全族,如何心安?”

谢溯星抬手,抽出箭筒里的箭矢,捅穿了楚新盛的心脏。手起刀落,割下他的头颅,拎在手中,消失在茫茫雨夜中。

……

留影石时间不长,却足以震惊所有藏宝楼的修士。

就连李福,都不知如何言语。

不会有人伪造留影石,那就是说,这些内容都是真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然而,铁笼中的谢溯星却陷入迷茫。

留影石里的人,是他,又不是他。

他的确孤身屠了御兽宗,可未用留影石记录内容。并且,那天没有下雨,楚新盛也没有忏悔认罪,他连叫喊都来不及,就被自己割下了头颅。

林逸芙拿出来的留影石……是伪造的!

谢溯星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当今世上,能伪造留影石的,只有林城子、昆仑老祖、隰海魔君。

昆仑老祖不问俗世,林城子是林家人,隰海魔君冷酷不仁……

是谁?到底是谁会为了救他,敢伪造留影石?

*

楚若婷神识笼罩,听到众修议论,心中稍安。

舆论已经偏向谢溯星了。

她庆幸自己之前赶回无念宫,央求赫连幽痕伪造留影石。

赫连幽痕当时不情不愿,往宝座上大喇喇一坐,满面怒容:“你急着求见本座,就是让本座来造假?”

楚若婷弯起嘴角,声音带着一丝丝撒娇的柔媚:“我也是为了魔君。只有这样,才能顺利拿到珑玉精铁。”

“为什么拿珑玉精铁需要留影石?”赫连幽痕绷紧了分明的轮廓,长腿踢翻桌子,“让堂堂魔君做这等狗苟蝇营之事,你想都不要想!”

“魔君,别动怒……”楚若婷主动跪在他胯间,解开腰带,张开樱唇,低头含住早已坚y的狰狞阳物。

之前命她吃两口,她嫌恶心不愿;有事要求他了,献殷勤b谁都厉害。

赫连幽痕心知肚明,可他就是拒绝不了。

事后,他意犹未尽地问:“什么时候还想伪造留影石?”

编个毛头小子杀人有什么意思,不如试试让林城子表演穴口碎大石、喉咙抵钢枪;雁千山坐街边拉二胡卖艺等等等等。

楚若婷急匆匆地穿衣:“多谢魔君,暂时不用了。”

藏宝楼中七言八语让楚若婷回神。

按理说,林逸芙办完事就该全身而退了。但林逸芙想了想,擅自道:“此事皆由御兽宗楚新盛所起,谢氏遭遇无妄之灾,我东苏林氏亦有过错。在此,我代表东苏林氏向谢氏道歉,今后愿用一切办法弥补。”

话音一落,议论蜂起。

李福站在台上,觉得眼前阵阵发花。他看了眼摇钱树谢溯星,又看了眼来砸场子的林逸芙,陷入两难的境地。

屋漏偏逢连夜雨,卢常春忽然飞奔而至,大喊道:“会长!大事不妙!珑玉精铁被人抢了!”

“什么?”李福脸色巨变,“谁敢来抢?”

“我——”

只见三名身披黑色斗篷的魔修从门口闯入。

为首一人取下斗篷上的帷帽,露出一张浓妆艳抹的妖冶脸庞。她扬起下颌,目中无人道:“无念宫圣女驾到,你们还不跪下?”

女人修为在出窍期中期,威压释放,直接就压死了一片低阶修士,炸开朵朵血雾。

顿时,藏宝楼里惊声尖叫,低阶修士纷纷仓皇逃跑,撞翻桌椅板凳。

楚若婷正喝着灵茶,险些一口水喷出来。

哪来的阿猫阿狗?冒充圣女也就罢了,还泼她脏水、抢她花了一百万上品灵石竞拍来的珑玉精铁。

假圣女手中握着珑玉精铁,嘴角勾起冷笑:“把谢溯星给我,饶你们不死。”

李福大怒,“妖女,这里不是隰海,你莫要猖狂!你可知我们十方商会背后是谁?岂容你在这里大放厥词!”

假圣女目光狠厉,“我管你背后是谁,今日不交出谢溯星,休怪我不客气!”

李福知她为了藏宝图而来,又说:“你刚才没看见吗?谢溯星根本不知道灵矿下落。”

“你以为我会信?高不好是你十方商会想要独吞。在我无念宫的b问下假圣女想要霸占我,被我残忍拒绝全文免费阅读,他不知道也得知道!”

卢常春这时请来了坐镇的两位出窍期散修。

两散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假圣女身后的两个斗篷人便走了出来,一起释放出威压,修为都在出窍初期。

李福心头一紧:糟糕!这么多出窍期高手,难道全浮光界的大能都聚集在这儿了?

“前辈,快给这妖女一个教训!”卢常春对自己请来的人十分自信。

然而,那两个散修对视一眼,皆觉棘手。

他二人在出窍初、中期,而对方却有三人。再者,这妖女一身法宝在浮光界是出了名的,打起来恐怕没有胜算。修为到他们这个地步假圣女想要霸占我,被我残忍拒绝全文免费阅读,都很惜命。其中一散修稍作阻拦,准备先礼后兵:“大家皆是修士,圣女不如卖个面子,今日换个地方……”

“少废话!”

假圣女二话不说,祭出一柄禅杖,朝对方横扫而去。那散修抬掌勉强接招,试探了深浅,更无把握。

他眼珠子转了转,化作虹光从窗户飞出,溜之大吉。

卢常春和李福怔愣当场。

“……竟然跑了?”

这下只剩出窍初期的散修,他尴尬地道:“恕在下不能以一敌三,失陪失陪。”朝卢常春李福赔了个不是,也跟着离开。

假圣女举着禅杖,哈哈哈仰头长笑,讥嘲说:“这就是正道人士?一个个畏头畏尾,不知道还以为是哪儿的蟑螂虫蟊呢!”

李福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哑口无言。

林惜蓉看了眼下面的情况,忧愁道:“楚道友,传闻那魔宫圣女酷爱抢夺修真界的宝物,她盯上了谢溯星和珑玉精铁……这如何是好?”

林逸芙这会儿上来和她们汇合,紧张道:“三个魔修都是出窍期的,我一个也看不透。”她跺了跺脚,“魔修着实可恶!眼看着我们计划快成功了,非要跳出来搅乱!”

楚若婷摸摸鼻尖,决定还是维护下无念宫的声誉。

她道:“他们是假冒的。”

林逸芙一愣,“你怎么知道?”

楚若婷指了指假圣女的裙下,说:“你们看她脚,又长又宽,分明是个男人。”

林氏二女仔细瞧去,那圣女一双脚果然b蒲扇还大。

说话时,楚若婷一直注意着谢溯星那边的情况。一名粉衣女子悄悄接近铁笼,楚若婷看清她的脸,瞬时瞳眸一缩。

——乔荞!

楚若婷后知后觉,暗骂自己愚蠢。

是了,南宫轩在此,乔荞这些年跟他形影不离,怎么可能分开?楚若婷目光觑巡,又看见了王瑾和瞿如。

王瑾愈发人模狗样了,光看外表,还以为是什么青年才俊。

楚若婷握紧了拳头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她掩藏在暗处,仔细观察乔荞一伙人。

那南宫轩的确皮相不错,可楚若婷越看越觉得他眼熟,片刻后想起来了,他和况寒臣三分像,都有双跌荡风流的桃花眼。况寒臣是南宫允的私生子,与南宫轩同父异母,样貌相似不足为奇。

南宫轩和乔荞的修为在元婴大圆满,王瑾在元婴中期,只有瞿如是出窍初期。

林城子不在!

林城子竟然不在!

这么多年……她终于等到了报仇的机会吗?

正思索着,假圣女已经发现接近铁笼的乔荞,抬起禅杖挥出一道黑气。乔荞惊呼一声,瞿如飞至,将她打横抱起,翅膀扇动,悬停在半空。

两方人马剑拔弩张。

楚若婷盯着他们,心道:一定要打起来啊!

打得两败俱伤,她这个渔翁再来得利。

为了万无一失,楚若婷咬破右手食指,用自己的鲜血绘制阵旗,她面色凝重,林逸芙和林惜蓉都不敢打扰。

片刻后,楚若婷脸色微微发白。

她将阵旗交给林氏二女,告诉她们插旗的方位和时间。旋即,郑重地朝二人一拜:“实不相瞒,今日对我至关重要。我不仅要救谢溯星、拿珑玉精铁,还要杀两个人……无论如何,二位定要帮我护住阵旗!”

这么多出窍期的高手,她的阵眼或许很快被发现。

阵眼一破,她这次报仇无望。

林惜蓉和林逸芙对视一眼。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与楚若婷志同道合。

假圣女想要霸占我,被我残忍拒绝全文免费阅读

林逸芙坚定地点头:“你我义气相照,必不负所托。”

两人持阵旗离去。楚若婷走出包间,发现游月明何竞竟然还没走,站那里优哉游哉隔岸观火。

她忍不住提醒道:“游少主,此地危险,你快些离开。”

游月明回头,终于看清隔壁包间送他培元丹人——白胖胖的年轻豪绅。

说完这句,胖豪绅便消失在楼梯拐角。

他正奇怪着,何竞肩头的青青猛地嗅了两口空气,双目睁圆:“娘亲!”

虽然这一次她用了更厉害的隐匿的法宝,可它还是闻出属于她的独特味道。

游月明满面惊诧:“你说什么?”

青青掐着何竞脖子一阵摇晃,“爹爹!表叔!刚才那个胖子是我娘亲啊!”

*

藏宝楼中,气氛诡谲。

假圣女看着飞出来的瞿如,妖艳的脸色沉了沉:“上古半妖。”

半妖虽出窍初期,但妖族实力强悍,是她的劲敌。

南宫轩和王瑾一同站出。

南宫轩上下打量假圣女,嗤笑:“什么浮光界第一美人,根本b不上我家荞儿。”

妖女行踪飘忽,浮光界的人便将她捧为天上有地下无。南宫轩冠以美男名号,心底一直都想见见所谓的魔宫妖女是何模样。今日一见,大失所望。

假圣女显然不想和他们废话。

“拦我者死!”她朝左右两个出窍期随从使了个眼色,三人同时出手。

王瑾南宫轩瞿如亦蹂身而上。

乔荞滚落在地,她闭上眼,双手结印。发髻上的那只透明蝴蝶猛然变大数百倍,一只漂亮的幽蓝色蝴蝶朝假圣女挥动蝶翼,罡风阵阵。

假圣女脸色骤变:“不好!是八阶灵兽,月息冰蝶!”

两方交手,“嘭”的一声,直接震垮了藏宝楼的半边高墙,瞬间地动山摇。

李福和卢常春躲在桌子底下,见得这一幕,心头滴血。

“我的藏宝楼啊!”

“会长,没事没事,只是塌了半边墙,补补就好。”卢常春紧张渴盼地望着战局,“这个乔荞真厉害,竟然契约了浮光界的灵蝶!”

乔荞扔出缚龙索,捆住了假圣女的禅杖法器。趁着对方被牵制,她提裙跑到铁笼旁边,眼眶红红,“小星星,你怎么样?”

谢溯星漠然抬眼,大脑里反应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是谁。

他没有说话。

乔荞想放他出来,可铁笼是禁锢法器,法器上还有复杂的阵法,她根本打不开。无奈之下,乔荞只得扭头继续加入战圈。

乔荞不愧是天道宠儿,三个低阶修为对上三个出窍期,竟打了个五五平手。

但要越级反杀,还有些难度。

假圣女三人显然有备而来,他们抬手掏出三个金钵,嘴里念咒,浑身紫芒大盛。紫芒轰然炸开,南宫轩和王瑾被震飞出去,瞿如关键时刻,伸出巨大的黑色翅膀护住了乔荞,嘴里吐出一口血来。

乔荞等人摔倒在地,假圣女手握着珑玉精铁,放肆大笑:“就凭你们,区区蝼蚁,也敢阻拦我无念宫……啊!”

嚣张的话还没说完,假圣女蓦然爆发出一声尖锐惨叫。

只见她握住珑玉精铁的手腕,缓缓出现了道蓝色寒光。寒光闪过,珑玉精铁凭空消失,她的手掌掉在地上,断腕处,鲜血喷涌。

随行魔修悚然一惊,骇然地四下张望。

假圣女捂着剧痛的断腕,周身邪气暴涨,气急败坏:“是谁?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

须臾,一道笑声从藏宝楼上方传来,像阵风拂动塔檐上的银铃,空灵缥缈,萦绕不绝。

所有人循声望去,只见房顶高高悬挂的铜鎏金錾花吊灯上,侧坐着一名身材窈窕的红衣女子。她莲足轻晃,脸上覆着米珠面帘,容貌一团模糊。可所有人都潜意识觉得,这是个美人。

是个绝色美人。

假圣女看不透她的修为,一时七上八下。

她外强中g,朝红衣女子怒吼:“好大胆子,你竟敢对无念宫圣女不敬?”

房顶忽然飘落纸屑,就像平白无故下起了一场雪。

假圣女定睛一看,才看清那纸屑是符箓。半空中,符箓炸成一团水雾,水雾接触到三人肌肤,原本妖冶的假圣女,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粗糙、黝黑,肌肉鼓胀隆起、震破了她身上穿的裙装,露出本来面目。

三个魔修,赫然是肌肉虬结的秃头大和尚。

躲在角落的李福惊呼,“寂幻禅师的大弟子,青眼头陀!”

青眼头陀自知身份暴露,朝红衣女子怒目而视。

他踏步而出,挥出禅杖,黑色劲气如长江大河般奔涌咆哮。

就见红衣女子侧坐灯上不动,伸出白皙漂亮的右掌,从容不迫与其迎上。

轰!

两gu法力爆发出惊天碰撞。

青眼头陀忍不住倒退数步,他使出全力的一招,竟被对方轻飘飘化解,惊骇万分。

楚若婷藏起虎口流血不止的右掌,指缝里雁千山给她的保命符箓已然化为飞灰。她装作气定神闲,左手把玩着珑玉精铁,轻轻抬起下巴,语气轻蔑又不屑,“你算个什么狗东西,也敢冒充我无念宫的人?”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