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我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文/王萌

辛卯阳春,四月初二,与同仁赴杭州公差,下榻于西子湖畔不远的百合花饭店。大家不忍良辰美景付之东流,次日一早,便起身到附近漫步,在东山弄口仁寿山附近的林荫小道旁,忽有一个指示牌和几块卧地残碑映入眼帘,格外引人注目:

宋烈文侯 张宪墓址

张宪(?—1142),四川阆中人,南宋抗金名将。弱冠从军岳飞麾下,骁勇善战,屡立战功。历任阆州观察使,御前军统领,宣抚司副都统等职。

南宋绍兴十年(1140),张宪率军随岳飞大败入侵金兵。然朝廷与金人议和,命岳飞班师。后岳飞、张宪被秦桧、张俊诬陷谋反入狱。绍兴十二年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张宪与岳飞父子一同被害。绍兴三十二年(1162),张宪冤狱得以昭雪。景定二年(1261)被追封为烈文侯。

张宪遇害后,乡人曾为之立祠,祀为土神。原墓久圮,今立碑以志。

我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

与同乡能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相遇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而且是被最权威的《杭州旅游指南》也疏漏了的重要遗址,自然有些令同行的兴奋。这块墓址说明路牌,中文虽不足两百字,但却与我们所熟知的地方史志记载略有不同:

其一,几个重要的历史年代明确。除生年不详外,绍兴十二年(1142)被害;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得以昭雪;景定二年(1261)被追封为烈文侯。完整的表述应为:绍兴三十二年(1162)孝宗即位,为激励将士抗击金兵保卫南宋王朝,于乾道元年(1165)十一月二十六日追复张宪为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阆州观察使,追赠宁远军承宣使;景定二年(1261),又才被追封为烈文侯。

其二,从军行伍时间在二十岁左右。古时男子在二十岁行冠礼,因还不到壮年,故称之为“弱冠”,后泛指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宋史·张宪传》未书张宪籍贯,也未记参军年月,只能据后事推测“少于飞而长于云”。

其三,任职记述恰当,“历任”二字贴切、准确,先后有序。尤以曾任“御前军统领”、“宣抚司副都统等职”过去不曾有见。(见《阆中历史名人》重庆出版社)

我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其四,碑文最后一自然段所载“乡人曾为之立祠,祀为土神”。实为“先在张桓祠像附祀”(见《阆中县地方志 ·略》),后又于“清嘉庆十六年,黎学锦建张烈文侯祠于锦屏山南麓,在阆南桥附近树碑曰‘张烈文侯故里’”(见《阆中古迹》,李文福、李永奇编著,中央文献出版社)

其五,该碑文中对张宪的盖棺论定仅为“南宋抗金名将”,并无其它赘言,而地方文献中(特别在当代)均有“岳飞爱将,佳婿”云云之说(见《阆中县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3版;《阆中历史名人》重庆出版社;等)。据近代文史专家申屠奇考证,“东床”之说的由来,系元代杭州为岳飞建精忠祠时,误将张宪说成岳飞女儿岳银瓶之夫,从此谬误流布,讹传至今。明嘉靖的《保宁府志》虽也有“世传为岳武穆王飞之婿”一说,但那时毕竟还有“世传”二字。

宋代张宪,确有其人,但稽考其溯源、籍贯、行状、追复、追赠及是否为岳家女婿等,历来史志多有阙误(详见《阆中名胜古迹考释》,杨林由著,中国文史出版社)。

据杭州市地方文史资料载,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1142年1月27日),张宪与岳云一同在众安桥被斩首弃市后,遗骨被收殓的最初墓地原在栖霞岭西、距岳坟西约一公里处,后曾屡建屡毁。明正德十四年(1519),杭州士人王天澈在东山弄偶然发现一断碑,碑文为“宋张烈文侯墓”,巡抚监察御史张缙闻之,遂为张宪修筑墓地。(亦说:“正德十二年丁丑有布衣王天佑,偶得断碑,识其故址,重为封树,并立祠墓所,建坊通衢,以崇忠荩。”)

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

我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后方家所据典籍中最重要的出处,均源于此前明正德十五年(1505)唐皋状元所撰写的《宋张烈文侯碑记》(成书于元末元人之手的《宋史·张宪传》,虽早于唐皋碑文,但内容简单)。因此,晚辈斗胆推测,状元及第唐皋的《宋张烈文侯碑记》便是监察御史张缙这次重修张宪墓后所立的。

眼前被分解为五大块的残碑和不远处的一对造型粗犷的墓道石虎,便十分引人注目。可惜由于年代久远,除碑额上几个字迹尚存外,正文已严重漫漶,几乎完全不可辨识(《保宁府志》《阆中县志》均有唐皋碑文载录)。

我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看来,即使再坚硬的太湖石也经不住岁月的风蚀雨噬。到是此碑的体量、形制、纹饰非寻常所见。通碑高105厘米,宽130厘米,厚35厘米,碑额上的雕刻,大气而又精美,底座是团团瑞雪祥云环绕,云上则是两条正在奔腾飞舞的巨龙,两龙之间则是一棵浑圆的明珠,好一幅“祥云捧日,双龙戏珠”图。正中上方有 “新建宋张宪文侯祠记” 篆书字样。

经请教西安市的文史学者、碑贴专家宗鸣安先生: 此乃明代典型的双头盘龙造型,两侧的龙头做衔吻状或许因其有所避讳,故仅采取了侧面露头,龙身缠绕石碑又借鉴了螭龙在建筑上的形态。可见,明正德年间重建(离张宪墓不远的岳王庙,也分别于明正德四年、正德十二年两次进行过重修)的张宪墓,其规制、规模的墓葬待遇在当时还是很高的;对这位当年在牛头山大战金兀术并削掉其一只耳朵、救出了宋高宗赵构的骁勇将领也还是非常认同的。

据悉,杭州市园林文物管理局岳庙管理处的丁亚政先生,前些年曾据残碑拓片和地方文献,考据过关于这篇碑记和明代张宪祠的一些情况,并著有《明‘新建宋张烈文侯祠记’碑考述》一文专述,可惜笔者尚无缘查寻和拜读到。

我与阆中同乡张宪在八百多年后的异地邂逅

阆苑祖庭,琅嬛福地。而今人们耳熟能详的仅知唐朝尹氏兄弟状元,鲜有人知还有兄弟提督(河楼乡王万钊、王万清兄弟均官至清军总兵,参见拙文《照军车马渡关河》),更少有人联想到风水宝地还出了有名的“二张”:一个殁于阆中,乃“武圣”关羽之老弟;一个生于阆中,系“武穆”岳飞的大将。他们虽均系一千年前后的历史风云人物,但至今仍为乡梓故里公认的最佳形象代言人:忠烈、仁义、厚道、耿直。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