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何栖云听吴绪昌突然这样发问,想起回山寨的时候大家的严肃神情,迟疑道:“我也是刚回山寨,只是听说山寨里有些弟兄生了怪病,具体的却也不了解。”吴绪昌咳嗽一声:“快扶我去见大掌柜的。”何栖云焦急道:“您身体还没好利索,这样能行吗?”吴绪昌颤颤地回答道:“事急从权,管不了那么多了!”何栖云无奈,只好将他从床上扶起来。吴绪昌很努力地想要直立起身,可惜他腿软得像面条一样,怎样站都站不住。何栖云试着去搀他,却发现他压根无法挪动步子,何栖云无奈,只得将他背了起来。好在吴绪昌并不太沉,何栖云虽然劲力不大,但背着他却也尽可行走。

镇八方见何栖云背着吴绪昌过来,不由惊喜莫名:“先生可是好了?这么多天你一直中毒不醒,可把我和其他掌柜给担心坏了。”吴绪昌虚弱地道:“有劳大掌柜挂怀,刚才我看到寨中气息不对,是不是又有兄弟添病生灾了?”镇八方道:“连日来我便是为此事忧心,自从你昏迷不醒之后,绺子里就有一些人陆陆续续犯了魔怔,也说不上是哪里的毛病。你问他话他也回答,但就是说得驴唇不对马嘴。而且更奇怪的是,这些人经常互相看不顺眼,动不动就抡刀弄枪,山寨里为此已有多人受伤。我每天就处理这些事都忙不过来。”

吴绪昌示意何栖云把他从背上放下来,他略一沉吟,袖中的左手快速点了几下,开口说道:“这还是有妖人作祟。上次他在我们寨中施加血魂咒,没有成功之后便又出新招。”镇八方插话道:“跳子那天晚上来偷袭过一次,不过因为我们早有准备,打得他们丢盔卸甲,还击毙了他们的头目萧中孚,所以这十来天并没有跳子过来。”吴绪昌道:“我们的对手上次以人为饵,设下毒计谋诱我中招,可他毕竟对我还有几分忌惮,不敢轻易动手,就设下这样一个局来试探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布的这个局叫七煞返魂阵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利用四面梁天然的地理形势布下奇阵,使山寨恰好处在大阵的阵心上,那些体虚气躁的人容易被外邪带动,就陆续中了他的招。不过他这阵法也只能迷人心智,不像上次血魂咒那样为祸剧烈,大掌柜的尽管放心。”

镇八方奇怪地道:“那他这样做用意何在?”吴绪昌道:“这七煞返魂阵布阵成功后,开过天眼的术士就能看见山寨上空有一道黑气直冲云霄。对头认为若我完好无损,必定会想办法破去阵局,那样他很容易就会发现,而现在他见黑气一直聚拢不去,肯定会埋伏下更厉害的后招来对付我们。”镇八方道:“先生,那该如何是好?是不是先将阵局破去?”吴绪昌道:“此人亡我之心不死,破去阵局之后他必会另生新招,我们在命他在暗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倒不如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说着他在镇八方耳边低言了两句,镇八方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最后又说一句:“就依先生。”

吴绪昌对何栖云道:“多叫上几个兄弟,带上斧子、砍刀、绳子,随我出去一趟。”何栖云连声答应,到外面招呼了几个相熟的土匪过来,众人听说是为山寨办事,自然毫无二话,他们很快就带齐了吴绪昌交代的东西,有两个土匪还背上了快利枪。吴绪昌中毒未愈,镇八方让黄山屏拨了一顶小轿,由四个土匪抬着他前行,何栖云作为吴绪昌的徒弟,则在轿旁步行听受召唤。

何栖云虽说跟从吴绪昌有年,但对七煞返魂阵并不了解,而且经过了这次寻找灭蒙鸟羽一事,他也知道自己所学与先生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所以借机向吴绪昌虚心求教。吴绪昌说道:“七煞返魂阵算不上什么厉害阵法,只不过力小势大,借势布局而已。就拿我们这四面梁来说,宛似一头灵龟卧于天地之间,秃顶子那里自然是头,南面这离、巽两宫便是尾,泥崴子、头道沟为其足。此山合乎天道,自然有一定生气,但这生气并不聚居于某一点,所以尽管也对生活在其上的人有利,但一般却感觉不到。七煞返魂阵的作法就是通过在特定的阵眼布置一些施过咒语的东西,迫使生气变为煞气,且将其集中在某一点来对附近的人造成伤害。因天干隔七相杀,如辛杀乙、庚杀甲之类,故曰七煞。只不过我们这座山头福泽自厚,便是发凶力量有限,所以布阵之人虽然费尽心机,但也只能有小损而无大害。”听先生一解释何栖云也明白过来:“原来如此!这管半城如此贼心不死,真是个大祸害!”吴绪昌幽幽叹道:“只怕他图谋非一。”说到这里他剧烈咳嗽了两声,何栖云想要给他捶背,却被他阻止了:“不碍事。到二道山门了吧?掀开帘让我看看。”

抬轿的四个土匪放下轿子,何栖云打起帘子,吴绪昌坐在轿中凝目向外望去。他紧锁眉头,似乎在竭尽心智苦苦思索。何栖云见他几次张开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忙把耳朵凑上前去,可吴绪昌却什么也没说。正当他焦急的时候,却听吴绪昌语气低沉地说道:“过来。”何栖云忙走过去,听见他用疲惫的语调说道:“到那棵大树下,一定有一块树皮颜色发青,你拿上金梭子,念一段乙奇神咒,用力地扎三下,但不要扎透,然后把树皮剥开,里面肯定有一样东西,不要动它,保持原样就行,做好了来见我。”他说完就将头倚在轿子的横撑上,不愿再多说一句话。

何栖云引着几个土匪到了那棵大树之下。这是一棵高大的红松,胸径几有一抱来粗,树皮如龟甲一般生出许多扭曲的裂痕,也不知经受了多少年的沧桑风雨。红松靠近顶部有一大段枝桠斜坠下来,断裂的位置木质已成灰黑色,上面还有焦糊的痕迹,应该是夏天下雨的时候被雷劈过。何栖云绕着大树转了两圈,终于在距离地面两三尺的地方发现了一片暗青色的树皮,这种暗青色是从树木内部透出来的,并非因生长了苔藓形成,它与附近的树皮颜色对比并不明显,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跟从何栖云的土匪见他瞅着树皮出神,便也凑了过来,其中有人忍不住叫了出来:“哎,这好像是一张人脸啊。”何栖云将头转了一下,发现这树皮还真像一张人脸,眼、耳、鼻、口皆备,只不过那双眼的比例比常人要大好多,所以看起来有些怪异。何栖云与那人脸对视片刻,忽然觉得没来由地心慌意乱,他强行忍下这种烦恶感觉,而这时其他人已纷纷捂着眼睛大喊头晕。

何栖云这才知道七煞返魂阵的布局虽然看似简陋,但施咒之人法术太高,即使是无知无识的一块树皮也能让人晕头转向。因为这块树皮面积太大,吴绪昌又未说明,何栖云并不知道该往哪里扎。他本待去问吴绪昌,但看吴绪昌斜倚在轿子里似睡非睡,他也不好打扰,于是一咬牙抽出金梭子,口中念动咒语:“天帝威神,主灭鬼贼,六乙相扶,天道赞德,吾今所行,无攻不克。急急如玄女律令!”眼见那树皮上的人脸分外诡异,两只大眼珠子似能穿透人心,他便将头两下分别扎到这两只眼睛上,而最后一下他却用金梭子扎在嘴的位置。这三下他都按照先生的吩咐,扎的时候用重手法,重插轻提,却都没有扎透。此时再看树皮上的图案时,觉得他已没有先前那般令人目摇神驰了。何栖云将其他几个土匪也都招呼过来,大家动用凿子等工具,将这块树皮扒了下来。他们惊疑地发现,在树干上趴着一只黄豆大小的虫子,它全身披满洁白如雪的鳞片,且白得耀人眼目,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那是一粒粗盐。有土匪要把它弄下来,被何栖云制止了:“先生说不要动。”大家也就停了手,随他回来见吴绪昌。

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

吴绪昌听何栖云说完虫子的样貌后只淡淡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何栖云问他接下来去哪里,吴绪昌道:“这才只是阵法的一个阵眼,要想把七煞返魂阵的奥秘全部摸清那就必须将所有的阵眼全都找到。”何栖云听罢又问:“那其他的阵眼都在哪里?”吴绪昌道:“这要眼到、心到、意到,你慢慢去领悟总会有发现的。”

在先生的指点下,七煞返魂阵的其他阵眼也陆续被找到,它们有的藏在山石之下,有的卧在冰雪之中,还有的高挂在鸦巢之上。而下咒的法器也是千奇百怪,有点着了的煤油灯、灌满烈酒的木葫芦,还有一只漆成黑色的木刻神兽,它张着大嘴,口中锋利的牙齿清晰可辨。吴绪昌说那是狴犴,传说中是龙神之子,性情刚猛嗜杀。而这个地方恰好有一块带有尖角的大石,镇在这里可使大石的尖角煞威力倍增。但凡遇到这些法器,吴绪昌都只让何栖云用金梭子在附近扎两下,却不让他随意移动法器的位置,何栖云也都按先生的吩咐一一照办。

吴绪昌本就身体虚弱,这一番折腾之后更是气喘吁吁,身上虚汗直冒。何栖云于心不忍,对他说:“先生如果累了就回山寨歇着吧,有事我替您跑腿。”吴绪昌摇摇头:“对头已经不给我们留时间了,为了彻底底解决这个麻烦,我就是再难也得坚持。”他说着一指前方:“那里还有最后一个阵眼,也是这七煞返魂阵的核心所在,只要将它钉住就问题不大了。”何栖云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只见淡蓝的天幕下有一道浅绯色的烟气拔地而起,其气氤氲连绵,盘旋缭绕隐隐在空中结成一个太极圆晕。太极晕在风水中并不多见,通常是极少数大吉之地才会有的特殊征候,其状若隐若现,所以又被称为掌模,很多风水流派都以识掌模为入门的基本判断依据。既然连何栖云这种修为尚浅的人都能看到,那证明这处阵眼不像之前的那样暗藏,竟是直接摆在明面上的。何栖云偷眼去看吴绪昌,见他面色凝重,嘴唇不住上下颤动,应该是在念加持术法的咒语。吴绪昌从来是事无愆滞到手便决,如今却如此郑重其事,可见这阵眼的布置委实非同小可!

等到他们走近时终于发现,发出这烟气的竟是一杆大纛,这大纛约有一丈来高,上面的大旗足有五尺见方,正迎风猎猎招展。旗上四周绣有行云、霞霓、山川和日月星辰,正中却是一个模样古怪的兽头,它头生双角,目露凶光,颔下逆鳞丛生,正张开血盆大口虎视眈眈地盯着众人。说它像龙吧,它头上的角却并非鹿类带有枝桠的长角,而是介于牛和羊之间的笔直犄角。说它像蛟吧,它身上却又披着鳞片,而且它的形象和蒲牢、貔貅、螭吻、狻猊、狰狞等异兽都有一定差距,但它的目光却十分犀利,伴随着北风猎猎的吹动,那兽头仿佛活物一般,直欲从旗上扑下来择人而噬。

“这是——猎魂幡!”吴绪昌失声叫道,这一下似乎用尽了他全部力气,他说完这句话便斜仰在轿子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先生,您咋地啦?”何栖云忙抢上去问。

吴绪昌紧咬牙关,半饷才说道:“你知道那旗上画的是什么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那是獍啊。獍是一种很凶残的神兽,传说它一出生就要吃掉自己的母亲,所以人们才会将枭獍连用,比喻那些凶贪残忍之人。这管半城用它来作猎魂幡,看样子不仅是想让山寨里的弟兄迷失心智,更想操纵他们为其所用。”何栖云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呢?”吴绪昌道:“你把金梭子全部递给我。”

何栖云将金梭子全部交到吴绪昌手里。这金梭子一共九枚,上次处置杜老憨时也只用了五枚,先生那时还说多了,现在他一上来就是九枚全用,可见先生已将压箱底的功夫都使出来了。

龙神噬天全文免费阅读

吴绪昌示意抬轿的土匪将轿子抬起来绕着猎魂幡行走。何栖云担心先生安危,紧紧跟随在后。那四个土匪都是身体壮健的汉子,刚才抬吴绪昌在山路上行走也能健步如飞,但说来也奇怪,当走到这猎魂幡下的时候,四人扛在肩上的轿子却仿佛陡然加沉,他们的肩膀都被压得向下一颤,人人脸上都是肌肉抖动,并且面色红胀,很显然这时他们已使出了全力。但即使如此他们却走得并不快,跟随在后的何栖云能感觉到他们步履的沉重,那样子似乎他们的腿上凭空加了数个铅块,连脚步都不能轻易抬高。不过跟随在后的何栖云却没感觉到什么异常,自己在后面走路和平日里并无差别,他暗想这一定是先生和猎魂幡较上了劲,因为先生全身悬空,压力才传导到这四个土匪身上。

随着他们转动圈数的增多,这四人的步伐越来越慢,每个人身上都是大汗淋漓,在数九寒天之中热气蒸腾。他们脚下的积雪也早变成了泥水,每走一步都要深深地陷进泥里,行走变成了艰难无比的跋涉。面对这种情形,领头的土匪情不自禁地喊起了号子:“一二三哪,加把劲哪!”其余的三个人也应和道:“加把劲哪,向前冲哪!”何栖云几次想要上前帮忙,但想到先生的吩咐却又将腿缩了回来。就在土匪们的吆喝声中,吴绪昌出手了。何栖云在轿后只看到轿中金光闪动,一束笔直的金练向那猎魂幡飞去。因为距离很近,何栖云看清那金练原来是用九枚金梭子首尾相继而成。何栖云将金梭子递到先生手里时,这金梭子还是彼此分离的,不知先生用了何等法术,竟然让金梭子组成了一个连贯的整体。

金梭子在空中上下盘旋飞舞,夭矫有如长龙,它不时会逼近猎魂幡,精确而又稳定地在猎魂幡的旗杆上轻啄一下。渐渐地何栖云也看出来了,先生手持的金梭子每次刺在旗杆的时刻都依据黄钟律吕十二音律,按照加三分减三分的原则予以增减。他初始时定的节律为黄钟八十一数,加三分即是将八十一分成三份,每份为二十七,再在原数上加二十七即为第二节律一百零八,然后又以一百零八为基准,仍分成三份为三十六,从一百零八扣除三十六得七十二数为第三节律。以后按照先加后减的次序推算,直到将十二音律循环一遍后周而复始。何栖云知道时机把握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常人就是差一两刻也绝难分辨清楚,可先生现在做的都是在一呼一吸的息数间把握出手的强弱缓速,这难度简直匪夷所思。而随着金梭子和猎魂幡的交错碰撞,猎魂幡也在不住轻轻摆动,上面的獍首随大旗来回摇摆,发出怪异而低沉的吼叫声,刺得人耳膜生疼。何栖云毕竟有一定功底,面对这声音尚可以勉力忍受,而那几个抬轿的土匪却没这样的好运了,他们一个个弓着身子表情怪异,面颊上的肌肉不住轻微颤抖,皮肤上的毛孔都大幅度地翕动着,甚至已隐隐现出了血珠。

“撑住啊!”四人之中领头的土匪大吼一声,将肩上的轿杆又抬高了几分,其他三人虽然脚步踉跄,闻听此言却也仍是拼尽全力,努力将已经压弯了的腰脊重新挺直。看他们那摇摇晃晃的样子,何栖云真担心他们会一个支撑不住而将轿子扔出去。但幸好这几人都是心志坚毅之士,虽然遇到危难仍是矢志不改,何栖云看到他们背上厚重的棉衣全部被汗水打湿,最外面已结成了一层薄冰,便如从水中捞出来一样,知道他们已经将潜力发挥到了极限,这股精神力量虽然强劲,只怕也只能支撑片时,若是先生不能尽快攻破猎魂幡那就真的麻烦了!

连载二十二:猎魂帆

连载二十二:猎魂帆

而先生的金梭子这时却已经慢了下来,何栖云正将目光由抬轿的四个土匪重新转回到轿中,忽地只见轿子轻轻一颤,吴绪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直溅到那獍首之上。獍首仿佛如中雷殛,一直呼呼作响的嘶吼戛然中断,那面大旗在前后扭动了两下之后终于垂头丧气地耷拉下来。而就在此刻,那抬轿的四人也如遭重击,四人同时被震得飞出,跌在地上口吐鲜血半天爬不起身,轿子在空中直落而下,跌入猎魂幡下的泥水之中。

“先生!”何栖云从后面扑过来,声嘶力竭地大喊着。吴绪昌在轿中仰躺着,嘴角仍是不断沁出血丝:“这猎魂幡好生厉害!若不是我用金梭子封住它的窍门,只怕我们在场的人一个都走不脱!”何栖云道:“先生,既然猎魂幡已经破了我们把它放倒吧!”吴绪昌却情不自禁地笑了一下:“先不要动,他管半城有千条妙计,我自有一定之规。接下来我也要让他瞧瞧我的本事!”何栖云素来知道先生一贯谦和,他这句话说得如此傲然,想必心中已有必胜把握。他按照先生的吩咐,当即起轿回四面梁。之前那四个抬轿的土匪因为身受重伤,此时尚需别人扶持前行,所以给吴绪昌抬轿的换了另外四个人。吴绪昌坐在轿中,对那几个受伤的土匪说道:“你们也不要害怕,这不是被术法所伤,而只是被猛力震伤的。回山寨之后你们找一块白布,上面贴一板豆腐,豆腐上盖一层朱砂,然后在豆腐下面加热,注意不能断火。等白布染成了红色之后,将豆腐一块块取下来,切成薄片贴在后背上,只要看到豆腐颜色变了就换上新的,直到豆腐颜色再也不变为止。”那几个土匪点头答应。

吴绪昌一行人回到山寨后仍是先来找镇八方商量。镇八方听说吴绪昌不辞艰险,将七煞返魂阵全部破去,不由笑道:“好!先生大智大勇,令人佩服!”吴绪昌续道:“这阵法已然不起效用,可以医治那些着了道的兄弟。”他冲何栖云道:“拿纸笔来!”何栖云跑去他的卧房,将他常用的笔墨纸砚拿来,吴绪昌挥笔写下了一个方子:五花龙骨半斤、代赭石二两、铁红一斤、蛇床子两斤、川椒半斤、百部半斤。他边写边说道:“用这方子中的药材熬水,让之前中了病的兄弟都用这水洗身上,半天时间肯定痊可。”镇八方点头道:“先生多费心了。刚才听其他兄弟说,今天破猎魂幡时先生受了伤?碍事不碍事?”吴绪昌道:“没啥大碍。我现在就动身前往石洞。您切记我的嘱咐,不要让兄弟们动那些阵眼上的东西。”镇八方道:“先生多虑了,我早已传下令去,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轻动!”吴绪昌点头道:“好!”他转身望了望外面,对镇八方说道:“这次还需要二十个弟兄,要手脚灵活眼力活泛的。”镇八方道:“我将卫队分一半给你,再从山寨里挑几个枪法好的,这次都随你去。”吴绪昌道:“多谢大掌柜!”说着招呼何栖云:“动身吧!”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