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体内有只灵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角色:徐老师 黄符

简介:我失忆了,被逼着签了死契成为一名送灵人。那个妖孽老板答应我,等我把“债”还完后,会帮我找回记忆。随着一个又一个凶宅的出现,我开始怀疑,就是他夺走了我的记忆!为了找到证据,我不断去凶宅送灵,卧薪尝胆。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真相!

书评专区

坠落的双子座:一开头就很吸引人,反正就是想知道后面怎么啦?后面怎么啦?

凶宅送灵人

《凶宅送灵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从水龙头里落下,敲击着面盆的声音空洞而遥远。

每一声都像在敲打着我的神经,令我头疼欲裂。

忍着头疼,缓缓地睁开眼睛,试图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触手冰凉。

环视着四周,发现自己穿着仿羊绒的印花睡衣,躺在卫生间的扇形冲浪浴缸里。

浴室里的灯照得我眯起了眼睛,慢慢坐起身,搜寻了一下我少的可怜的记忆,这才想起来,这里是临泱市鸿运小区里的一所凶宅。

我叫冷丝萝,失去原本的记忆已经两年多了,就连这个名字也是当时胡诌的。

这两年多里,我一直从事着送灵人的工作。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在房地产行业里,还有一种隐藏职业,那就是送灵人。

房子不是低值易耗品,甚至有些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同一栋住宅里。

在这样的房子里,少不得有人离世,而那些心愿未了的魂魄就会游荡在这个空间,不时制造出一些骚乱,俗称骚灵现象。

骚灵算是最平和的一种灵了,若是有人横死过的屋子,怨气不散,日积月累便会成为凶煞。

随着时间的流逝,凶煞会逐渐丧失理智,成为只会疯狂杀戮的恶灵,有这种恶灵存在的房子,人们便会称之为——

凶宅。

为了安全起见,一旦房子里有人过世,无论是寿终正寝还是意外身故,懂行的屋主都会主动去找送灵人。

送灵人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用在需要送灵的房子里住上一个月,将屋子里残存的灵送走,或以自身的阳气温养房间,让它重新成为适合人们居住的屋子就可以了。

其实,绝大部分“凶宅”都算不得凶宅,只是人们自己的心理作祟罢了。但是,也有不少送灵人,进入凶宅后再也没有活着走出来。

而我之所以会从事如此危险的行业,倒不是我有多么高超的能力,也不是因为这份工作薪水诱人,而是因为我被我现在那个魔鬼般的妖孽老板【闻人光耀】给坑了!

我的体内有只灵全文免费阅读

此事说来话长,容后再讲。

现在的问题是,凌晨三点半,我怎么会躺在这个浴缸里?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妖孽老板笑眯眯地说要让我出来长长见识,说什么“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然而事实是,让我来临泱市处理一间凶宅,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房子。

房主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名叫徐志权,是临泱市三室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小区门口。

他站在寒风中等我,我从一辆空调坏了的出租车里下来,我们两人都是瑟瑟发抖,冬天的北地是真冷啊!

我拖着随我征战了两年多的破旧箱子跟他进了小区,小区门卫跟他寒暄了两句。

得知我是新来的租户,门卫看向我的眼睛都直了我的体内有只灵全文免费阅读,那眼神就像看着一只自投罗网即将赴死而不自知的傻狍子!

从那一刻开始,我便觉得这次的活儿不简单!

徐老师似乎唯恐门卫跟我多少两句,匆忙带着我走向三栋四单元。

一路上他几次试图跟我说点什么,却又把话吞进肚子,换作了一连串的叹息。

走进电梯,电梯里的视频广告闪了闪,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干扰了,信号不太稳定的样子。

在我看来一切正常,徐老师的脸却不经意地抽搐了一下。

看着他犹如惊弓之鸟的模样,不由得我心下生疑:

徐老师这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吗?

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徐老师,他的五官轮廓不错,年轻时应该也能算得上是帅哥吧。

只是人到中年,再加上此刻的表情,实在没有什么看头。

要论好看,我那妖孽老板闻人光耀可以算得上是颜值天花板!

念头在脑子里打了个转,电梯在九楼停了下来。

电梯门一打开,便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两旁是一扇扇紧闭的房门。

一眼望过去,左右两侧分别有十道对应的房门,也就是说这一层共有二十户人家。

一层楼有二十户人家,在我这两年住过的高层里并不常见我的体内有只灵全文免费阅读,而这样的格局更是少见。

我的体内有只灵全文免费阅读

经过这些房门的时候,偶尔能听到里面有说话声或音乐声传出,让这促狭憋闷的空间有了些人气。

同时我注意到,每一户的房门上毫无例外都栓着红绳,门楣上悬着巴掌大的八卦镜,款式都一般无二。

好家伙,这么整齐划一的装饰,是这层楼的住户团购的还是小区物业给安排的呀?

见我对两旁的房门多有关注,徐老师脸上的表情更加别扭。

他加快了脚步,在走廊尽头的919房门前停了下来。

这扇门与其它的门不同,这门上没有红绳也没有八卦镜,却留着密密麻麻的黄纸贴过的痕迹。

房门两旁的墙上用各种字体写着咒骂的话,看起来还不止一次粉刷过,却也没能阻挡旁人继续往上写的热情。

”见笑了。”徐老师说话的声音很小,似乎唯恐旁人听见。

在他把钥匙插进门锁的瞬间,他忽然转头看向我,犹豫着问道:

”冷姑娘,你考虑清楚了吗?确定要住在这里吗?”

我能说不吗?在我那讨债鬼的老板拿了定金的情况下,我还有机会打退堂鼓?怕是想被打断腿吧!

见我意志坚定的模样,徐老师重重地叹了口气,扭头转动钥匙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的瞬间,一阵刺骨的寒意便贯穿了我的身体。

和刚才外面的寒风相比,这阵风就是魔法攻击!感觉连思想都在那一瞬间被冻住了一样。

风里带着的凄厉让人有些耳鸣,徐老师的脸色比之前更苍白了一分。

令人奇怪的是,这个房间的窗户和门全都是关着的,并没有可以透风的地方。

嘿,果然是个有”白幽悠”的住处呀。

虽然我已经在这行干了两年多,七七八八加起来也住过十几二十间号称是凶宅的屋子,可是正经有”白幽游”的屋子却也不过那么三四间罢了。

如此“凶”的倒是头一回见,看来是搞到真的了!

徐老师站在门口哆嗦了一下,丝毫没有进屋的打算。

他迅速拿出一张折叠过的协议让我签,可我这辈子最恨签协议了,所以并不着急,而是在房间里逛了起来。

这是三室两厅双卫的房间,厨房和餐厅相连,是一个西式的开放性厨房,中间以一个设施齐全的料理台所为隔断。

屋内的家具都罩着白布。这些白布的颜色有些泛灰,至少有两三个月以上没有人住过了。

整个房间的装修看起来还很新,碍眼的是那些门上和窗框上贴着的褪色的黄符,像是要提醒新来的住户:

此地生人勿近!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