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妖魔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最新网址:

ωω.cōm险至极的工作,但是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往常所经历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和这月夜下的一笑相比。

这一笑,令他毛骨悚然,就像是半夜醒来时发现自己身边躺着一具冰冷刺骨的腐尸,而这腐尸居然还朝他一笑。

笑。

洁白而锋利的牙齿露了出来,喉咙深不见底。

笑。

这一笑,完全打乱了段琛的符咒部署。

他也已经明白,对方的笑容中肯定包含着某种邪异鬼祟的秘法,双方已经在一种玄妙无比的精神领域展开一场激战。

段琛想退,可是他必须先收回施下的邪火符咒,这就使他的动作稍稍缓了一秒。

而就在这一秒钟之间,凌天已经电射而至,双掌之中冒出浓烈的黑气,凝结成无坚不摧的九阴灭绝刃。

九条阴魂立刻从刃中窜了出来,惨啸着朝段琛扑来。

纵然是以段琛这等级数的高手,亦不免在这猝然不防的突袭下手忙脚乱,他周身忽然燃烧起黑色的火焰,勉强抵挡住阴魂的攻击,两条火焰组成的黑色怪蟒在他周围游走,和阴魂斗在一处,厮杀正酣。

凌天周身骨节劈啪作响,整个人变得妖邪狂野,他连声狂笑,九阴灭绝刃如暴风雨般扑向段琛。

此刻,正是乌云盖月,天地间最黑暗的一刻。

对双方来说,亦是他们魔功最为强劲的刹那。

左右的楼房中忽然刺出两道凌厉的杀气,两道黑影一左一右疾驰而来,汹涌的邪气急风骤雨般朝凌天攻至!

左侧扑来的是一个活骷髅般高瘦的人,此人双眼深凹,浑身上下裸露的地方竟似没有了肌肉,只是骨架上贴着一层油皮,偏生面孔又惨绿滴青,如同长了满脸青苔,在这大半夜看来,恰似刚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活鬼。

这骷髅人手中捏着一串白生生的念珠,飞快地使了个法决,念珠便飞脱出手,在半空中越变越大,每一颗念珠都有人头颅大小,仔细一看,原来皆是人类的头骨,上面还残留着一丝一丝的血肉,像是刚刚将皮剥落下来,每一颗眼窝中似乎还闪烁着碧绿的磷火。

白骨念珠狠狠咂上了凌天的九阴灭绝刃,数条阴魂被这和自己同源的邪魂吸引,上前缠斗,念珠中所封印的魂魄虽然没有阴魂这么凶猛,可是胜在人数众多,虽然一口气被阴魂吞噬不少,总算勉强还能支撑片刻,给段琛争取到了喘息的余地。

相比之下,右侧扑来的敌人可要香艳得多,那是一个摇曳生姿的火热美人,黑色的紧身皮装将她呼之欲出的豪乳勉强兜住,每一动作均会引起夸张的摇动,里面似乎连胸围都没有穿,因为明显可以看见皮装上激凸起两个明显的圆点。

这女子已经过了青涩年华,正是如狼似虎的绚烂之季,晃若开到艳丽处的玫瑰,更有一番醉人的风韵,虽然手上处处杀机,绝无半分留情,但咬牙嗔怒之际,却又似笑非笑,眼波流转,一不留神便会陷入她甜蜜的杀阵之中。

她的武器,却是她自己。

第五卷魔踪鬼影之卷第一百三十八节魔门

不是眼神或者肉体,而是头发。

一头火红的长发。

她的长发就像是拥有生命,不断伸长舞动着,如同千万条毒蛇般朝凌天扑来,毫无疑问,只要被发尖稍稍扎上那么一下,致命的毒液便会从中透射出来,后果如何,凌天并不愿意想像。

他只好再次分出三头阴魂,阻挡这棘手的蛇发女。

此时,段琛也从一时的混乱中恢复过来,以他的实力,要用区区三条阴魂抵挡,确实单薄了一点。

凌天挥刀斩断一丛妄图从背后突袭的蛇发,又驱使阴魂狠狠在白骨念珠上咬了几口,吸走好几条生魄,最后和段琛对了一掌,借着掌力倒退数十米,轻飘飘地停留在距离地面五米的虚空中。

新月终于挣脱乌云,将一卷清冷的月光披撒在凌天背后,令他的周身泛出朦胧的月晕。

九阴灭绝刃重新化作黑气,在凌天周身绕了两圈,渐渐消散。

段琛等人惊愕地看着他。

“你究竟是谁?”段琛沉声喝道肌肉妖魔全文免费阅读,妈的,他也是终日设计人的角色,没料到今次居然被人设计了!

凌天轻轻地笑了:“段琛先生,我约你半夜两点在此小坐,可是您的这两位朋友,似乎在夜间七点就到了,一直潜伏在此处呢。”

“你……你就是L?”

想到如此危3ǔωω.cōm险的敌人居然一直住在自己的家里,刚才还在自己的驾驶座旁边,段琛不由面如土色,心跳都近乎停止。

凌天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我就是L,可是您呢?段琛站长,您这位负责南方修真者和妖族治安问题的大站长,您究竟是什么人呢?啊,您的资料上写着您是阴符宗出身的修真者,可是阴符宗的火焰真元,似乎没有这么邪异的力量吧?”

段琛哼了一声,三人微微上前几步,逐渐形成了包围的态势:“我的真元,似乎不劳你费心,L,你接连犯下两桩大案,以为自己能逃过国法的处置么!”

凌天微微摇头,笑道:“段琛站长,我对您的力量当然没有什么兴趣,可是对这两位朋友的身份倒是很想知道的。啊,忘了告诉您,在后面的钢筋中间似乎藏着一台高清晰度的摄像机,已经将我们刚才打斗的精彩场面都摄制下来,您想,如果这盘影像出现在江统高层的办公桌上,那会怎么样呢?嗯,您如何解释自己和两位可爱的魔道高手一起,攻击另外一名魔道中人呢?”

三人一下子站住了。

段琛眼珠子一转,深吸两口气,表情变得平静下来:“L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

肌肉妖魔全文免费阅读

“意外,请不用担心您的组织出了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您安插在江统中的那名特工,也就是前天大楼人质事件中被手雷炸伤的哪位。虽然这位特工先生非常高明地掩饰了自己魔道中人的身份,但他本来就是伤在鄙人的手段之下,又怎么逃得出鄙人的眼睛呢?”

“……”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事,就在我治疗之前,已经有人有一种魔道秘法替这名特工医治过,暂时封锁了他受创的区域。呵呵,在江统之中,居然还隐藏着魔道中人,那么会是谁呢?这个答案,等我住进了您的别墅之后,就得到了解决。”

“我不该让你住进去的!”段琛的声音有些沙哑。

“是啊,不管您怎么小心,在一个同样是魔道行家的人眼里,一切秘密都不存在。我在您的剃须刀上发现了微量的血珠,而这些血珠中则包含着一些不那么好的东西了。于是到了下午我故意试探了一下段站长,呵呵,您果然对小智动了手脚……真是有趣的秘法,那么,请介绍一下自己和这两位朋友吧?”

段琛笑了:“大家彼此彼此,L先生,您不觉得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吗?”

段琛自信,虽然对方看出了他并非正道人士,却绝对没有可能猜出他的师承,因为他所投入的宗派是魔道中一个极其古老神秘的支流,近百年来几乎都没有出世过,是以恶名不著。

凌天自信地微笑着:“您不愿意说?哦,那么我就来帮您说一说吧,如果我猜得没错,您来自魔门暗炎宗,没有错吧?”

段琛浑身一颤,不敢相信地倒退两步,眼中杀机闪现,咬牙切齿道:“你如何知道,你究竟是谁!”

凌天哈哈一笑,落到地上,毫无防备之意走上前来,行了个藏密魔门的礼节,诚恳地说:“鄙人是雪域高原雄错山无老峰上,卡达妖王座下弟子,此次出山正是奉了妖王的命令,结识大陆上的英雄豪杰,好生给那些正道修真者一点厉害瞧瞧!”

“卡达妖王?”段琛等人又是一惊,“莫非是和那血赞黑命魔主并称藏密两大凶魔的强者!”

“正是。”

卡达妖王这四个字一出,三人的脸色又是一变,警戒也放松下来。

这卡达妖王亦是成名两百年的老魔,说起来也是内陆魔门的同道中人,此人凶名卓著,只是因为比那血赞黑命魔主晚出道十几年,是以一直排在血赞之下。

后来血赞黑命魔主不知所踪,上百年来一直没有出现,卡达妖王便牢牢把持西域魔道凶人的头把交椅。

随着藏区不断开化,法制逐渐健全,他倒也颇有收敛声息蛰伏不动的意思,这几年甚少听说妖王的消息。

没料到L居然是妖王的弟子!

这样一来,关于L强横的魔力,也就有了很合理的解释。

凌天再次解释道:“刚才只是还不能完全肯定先生的身份,所以出手试探,嘿嘿,中原魔门的手段果然变化万千层出不穷,令人惊叹。”

段琛这才释然,苦笑道:“久闻卡达妖王魔功深厚,是我魔门中不世出的奇才,今日有幸和妖王座下亲传弟子讨教到一两招,实在是兄弟的福分。我给L先生介绍一下,这位是白骨人魔崔长恨,这位是赤发童月,都是江统的通缉榜上有名的人物。”

“嗯,崔先生的白骨念珠果真是上乘的魔器,童姐姐的赤发更是一绝,今日能见到三位如此出色的魔道人物,回去之后也算对妖王他老人家有个交待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一句话把三人都捧了起来,三人虽然都是心狠手辣之辈,城府极深,面色却也再次放缓一些。

童月、崔长恨十分恭谨地行了个后辈的礼节。须知魔门之中最讲实力,凌天能够以一敌三,说话自然可以大声。至于偷袭一节,在魔道中人眼中却是最正常不过,能够偷袭得手,亦代表本人的手段高明。

更何况卡达妖王乃是成名已久的魔星,属于魔道中老一辈的高手,算来凌天的辈分自然不会低到哪里去,是以二人纷纷放低姿态。

段琛微微一笑,点头道:“L先生,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有些话我也不必瞒你,好叫你回去禀明妖王他老人家知道。说来咱们魔门中人隐迹藏形、忍气吞声过活,亦有数十年的时间,可是在这数十年里,咱们也并不是坐等别人来打来杀,如今的中土魔门早已比往日更加强大昌盛,只不过力量都蛰伏在暗地,不为人知而已。”

第五卷魔踪鬼影之卷第一百三十九节交涉

凌天接口道:“不错,妖王他老人家日前也曾提起,说虽然中土魔门在三十年前坐望峰一役中惨败给修真界,最终一蹶不振转入地下,但魔门连绵千年流传下来,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又岂是那么容易便被剿灭?那场剧斗表面上看来是魔门惨败,但倘若之后魔门中人能够励精图治、消除宗派隔阂,埋头苦练,未必没有翻身的时候。反观修真界以为仅仅凭借一次决斗便将魔门中的高手全都消灭,至此高枕无忧……嘿嘿,终有一日会吃大亏的。”

这番马屁本身平平无奇,但从“卡达妖王”口中说来,却又包含着千均之力,段琛面露得意神色肌肉妖魔全文免费阅读,口中却谦卑道:“唉,中土西域魔门本是一家,当日若有妖王领导,我们何至于落到这般田地?”

“妖王还说,自从坐望峰一役之后,倘若十年内便有魔人再次作乱,这便是魔门最后覆灭之时;倘若二十年后才有魔人出现,便轮到修真者头痛;若是魔门能耐得住三十年寂寞来发展壮大,以最关键的时机杀出,则整个修真界必然岌岌可危。如今正是三十年之期,他老人家派遣鄙人下山,亦有联络各方魔主,准备对抗修真界的意思。却不知段先生已经作了些什么准备?”

段琛面露兴奋神色,颇为残忍地说道:“修真者以为咱们还会用老法子和他们较量么?哼哼,今次魔门卷土重来,声势不同往日,我们多名兄弟自幼便伪造身份,乔装打扮混入修真界,随后又进入各处军队和国家暴力机关,凭借着各自的手段,很快便纷纷崭露头角,像兄弟我费了些许功夫,总算也干上了江统云南站的站长,只要等找到机会……”

“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嗯?”

“段站长,修真者数千年积累培植下来的力量,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被完全扳倒的?虽然魔门中能人辈出,但要和修真界硬碰硬,亦未必会有什么胜机。所幸修真界果真贪心不足,居然向妖族开刀,惹得天怒人怨,若是魔门能够和妖族不计前嫌连起手来,又何愁不能给修真者一点颜色看看呢?”凌天胸有成竹地说。

话说到这个份上,事情已经逐渐明朗了,段琛亦是心思七窍玲珑的人物,结合凌天这两天犯下的大案变已明了,想来对方已经和妖族搭上线,一个鼻孔出气了。

只是自己这边究竟是否能和妖族合作,这却还需从长计议。

对方所说的“前嫌”,也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

在过去的几百年时间里,魔道中人和妖族之间,绝非井水不犯河水的状况。魔道中人固然时不时要抓几头妖族回来炼制魔器,妖族亦不时吞吃魔人增长妖力。

虽然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十年逐渐减少,但魔门中人总以自己人类的身份,不屑与那些“禽兽”相交。

这里头还有一个顾忌:如今妖族正和修真界冲突,形势又不十分有利,如果魔门在这个时候被妖族拖下水来,之后万一妖族全军覆没,魔门亦不免要受一番牵连。

数般念头转过,素来果断的段琛倒也有些犹豫不定,好在这也不是什么片刻之间就能答应下来的事,倘若答应地太爽快,未免叫人起疑。段琛微微一笑:“L先生,您的意思我已经明白,在我这边自然是知道了您的力量,愿意大家一道冒一冒风险,搏他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201页 当前第85页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