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在心头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第6章、人生点滴在心头,却道人生难回首

三人回到县府,栾牛向郡守周县令报告,为了掩护高七七二人,栾牛只说恶徒四散而逃,兄弟们分兵已经全力追捕刻字恶徒。周县令命栾牛回军营休息。

路上,碰到识得栾牛的人打招呼:“大牛,你们伍来新人了?”

栾牛解释道:“不是,家里的亲戚来看我,哈哈。”

那人回道:“百将在营帐正等你去复命呢。”

栾牛点头,快步朝卫旌营帐走去。

高七七问道:“大牛哥,为何鄙人看你对周县令没多少尊敬之色?”

栾牛回道:“你初到军营,还不太熟悉军制,武将与文官是分离的,俺栾牛并不属于周令管辖,你只需记住咱们的头是卫旌。这就到了,一会你看俺颜色说话,言行要注意点。”

说罢,三人已达卫旌营帐门口,高七七点头表示知道。守卫认识栾牛,进去通报一声后放栾牛进入,栾牛吩咐二人在门外等候。

“卫将,俺栾牛归来复命。”栾牛进帐说道。

只见她对俺站着一个精炼的汉子,只着便服,此时无战事,一身短袍,长发束起,显示其人干练,注重实效,此人正是卫旌。

卫旌听汇报点头道:“怎么只有你一人回来?王军呢?”他问的是另一个伍长。

“追击恶徒,尚未归。恶徒十人,四散而逃,兄弟们分开追击去了。”栾牛回道。

“你觉得他们看起来像恶徒吗”卫旌忽然问道。

栾牛摇摇头道:“不仅不像,俺栾牛看来,这几人恐怕连壮实一点的庄稼汉都不如,而且其中还有几个弱女子,这诛族大罪哪有带着家眷干的,十有八九是那几个村民诬告。”

卫旌叹道:“哎,诬告与否,不是我们操心的,此时正值风口,周令向本官借人,本官岂能不重视!否则,一顶办事不利的帽子就扣到我们的头上了。这事到此为止,不能再对别人说。下去休息吧。”

栾牛栾牛知道:“是,嗯。”

半天,栾牛说走未走。

卫旌抬头看他问道:“有事?”

栾牛干笑道:“嘿,有小事求将军。”

“说。”卫旌坐下正视栾牛道。

栾牛说道:“今日下午远方亲戚来投奔俺,俺想求将军给他安排一份差事。”

卫旌笑问道:“哦,人人都称赞老实的栾牛也不老实呀,人在外面?唤他进来吧。”

栾牛出去把二人唤进来。

高七七与芙寓跪倒道:“小民见过上将军。”

“起来吧,这姑娘倒生的别致,是你什么人?”卫旌问道。

高七七谄笑道:“将军,她是小人的姐姐,叫芙寓,我二人是大牛哥的邻村。村里都说大牛哥有出息,跟了一位英勇无敌的将军,立功无数,姐姐也一直听小人讲述大牛哥的传说,所对大牛哥倾心不已,特来投奔。嘿嘿。”说完,高七七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卫旌。

高七七这一段话拍了两个人的马屁,而且从二人的表情看出,他们显然受用。

卫旌大笑道:“好小子,嘴倒是利索,说说吧,你都会什么?有什么能耐展示给本将看看?”

“耍刀!”高七七像栾牛借来一柄刀,有模有样地耍了一通。不过,栾牛的脸色却很尴尬:高七七耍的实在不怎么样!

卫旌也脸色渐僵,问道:“你只会这个?”

高七七也知武艺太差,只得点头道:“小人自小不够幸运,没机会学习武艺,这次来想着好好学习一下。”

卫旌看看栾牛,心中不好安排,又看看高七七道:“这个,有想法是好的,你暂时到兵役处先锻炼一下吧。”

今在心头全文免费阅读

高七七不明白兵役什么意思。栾牛却急道:“将军,要不您看俺的面子,再换一个?七七,你到底还会不会别的了!”

高七七立马明白兵役肯定不是一个好地方,也脑袋一转道:“将军,小人做饭很好吃。”

听他这么说,知高七七也没有更多能耐,也老脸一横,央求道:“将军!”

卫旌缓缓点头道;“好吧,原来你能做庖丁(厨师),那就明天起去后营跟着负责伙食吧,不过也不用灰心,如果你本领锻炼出来了,我们每半月有一次大会武,你还是有机会去栾牛麾下,为本将军上阵杀敌。”

闻言,栾牛抱拳喜道:“多谢将军卖俺栾牛的面子。七七,快谢谢将军。”

“多谢将军。”高七七叩首道。

出营帐,栾牛略有歉意道:“七七,没想到将军也没卖俺栾牛面子,不过做庖丁总比作兵役要好,须知两军交战,最先死的就是服兵役、徭役的人,而兵役的人,晚上修筑工事,白天上阵杀敌,最是辛苦。”

高七七心中一叹,只能从最底层做起,还是鞠一躬道:“无论如何,七七还是感谢大牛哥,只是七七确实向往大牛哥的武艺,可否教教七七?嘿嘿。”

高七七趁热打铁,趁着对自己还有一丝感情债,想法为自己捞点活命本钱。

栾牛一手搭在高七七肩上,笑道:“那没问题,走,先令你认识一下伙房,那的头头丁悸跟俺是老友,待俺替你交代托付一番。”

高七七心中鄙夷:说把自己引进军中都做不到今在心头全文免费阅读,看来你在军中也没什么地位。想到这,高七七便不敢对栾牛再抱希望。面上还是微笑道谢。

接着,栾牛领二人去自己小伍,路上叹道:“可惜今天俺兄弟都出去未归。”

走至伙房,栾牛大喊:“丁悸何在?”

“来了,大嗓门,离老远就知是你来了,呵呵。”一个中年粗壮汉子从内屋走出说道。

他的脸斑纹密布,饱经沧桑,看起来憨厚朴实,倒是让高七七起了好感。

栾牛笑道:“丁老头,这是俺亲戚,现被将军收留,暂时安排在伙房,你可别亏待他,哈哈。”

丁悸脸上本就不平整的褶皱立时又堆积到一起,咧嘴笑道:“你栾牛说话了,鄙人这个同乡怎能不卖你面子,不过一顿饭是免不了的,呵呵。”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哈哈,七七这位是丁悸,以后是你的头,有事要虚心学习。”栾牛笑回道,又为高七七引荐丁悸。

“鄙人高七七见过丁老,望丁老以后不吝赐教,嘿嘿。”高七七露着阳光般的笑容,学着古代人的语气说道。

丁悸转头看向高七七二人夸道:“不错,身体强壮,是一个做饭的好苗子,这位姑娘是你什么?”

“噗嗤!”高七七心中差点没喷饭,在厨房中再好的苗子又能好到什么样?

强忍笑意,高七七道:“丁老,这是鄙姐,您看这里是否还有需要女工的地方,家姐也在庖丁一术颇有造诣?”

“哦?营外门口酒楼,老头子认识今在心头全文免费阅读,不如今天你姐弟就露一手吧?”丁悸说道。

高七七笑道:“正有此意,嘿嘿。”

丁悸道:“好,那怎么现在过去,栾牛回去唤你那些酒肉朋友,咱们门口酒楼相见如何?”

这时,芙寓突然在高七七声旁耳语,显然在出谋献策。高七七领会点头道:“大牛哥,我们需要一个时辰准备饭菜。”

栾牛大笑道:“好,一个时辰后见,丁老,俺兄弟就托付给你了,哈哈。”

说完,栾牛回去唤人。

“老头子领你们去住处。没带什么行礼吗?一会儿你们需要什么食材?”丁悸为二人安置好住处,路上闲聊道。

“家里过得太苦,我们姐弟相依为命,也没存下什么傍身的物件。一会儿,我们需要鸡蛋、韭菜,小麦磨成的粉。”对于自己二人的来历,高七七打马虎眼,去道出需要的食材。

一会儿,三人来到酒楼,丁悸被请道前堂休息,高七七二人进后厨开始忙碌。原来芙寓考虑到这是北方,便提议蒸韭菜鸡蛋包子。

包子在现代很稀松平常,但在秦朝时期尚未出现。

二人醒面,擀皮,不过古代没有蒸莲,幸好那时盛行烧烤,用烧烤篦子代替。一个时辰多点,热气腾腾的包子接连出锅,期间,芙寓又趁机拌了几个凉菜,这对秦人来说都是新鲜无比的吃法。

今在心头全文免费阅读

当包子被端上来时,栾牛带了个人已经达到。

“七七兄弟,这是什么?”栾牛问道。

看看丁悸,丁悸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高七七说道:“这是包子,我们家乡的做法,也不知道各位吃不吃的惯,嘿嘿。”

栾牛咬了一口,赞道:“味道真是不错,你的确有这方面的特长,快坐,俺来为你引荐几个兄弟。哈哈。”

“稍等,鄙人和鄙姐把吃得都拿上来。”说着,高七七回去接应芙寓端菜。

在坐品尝后,均赞不绝口,栾牛好像与有荣焉。

高七七二人落座,栾牛介绍道:“这是俺兄弟高七七,那是他姐姐芙寓,这是伍长薛山、周水、赵河,他们都是伍长。”

三人看到芙寓时,均是眸子一亮。几人相互寒暄、喝酒,很快热络起来。席间,薛山似乎显得格外开心、活泼。

晚上高七七二人回到住处。芙寓对高七七道一声累了休息,便把自己关进屋子。

芙寓躺进没有温度的被窝,一时还没适应,眼睛睁得大大地盯着棚顶。不由地想起了白天的一切,自己被侮辱,张怀瑾为救自己惨死,似乎自己就是克星,难道自己就是应该受这罪?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惨?

不知不觉,芙寓仿佛又看到了与博士身影:

“醒!”乌名的声音传来。

自己醒来看到其他同学都陷入沉睡,自己害怕地看着博士。问道“你为什么有神奇的能力控制我们?”

博士笑道:“这也是皮囊的妙用之一,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呵呵。”

“为什么抓我来坐牢,整件事情根本与我无关呀!”芙寓脱口而出心中许久的疑惑。

博士神秘一笑道:“不,这件事没你不成,你是重要的参与者。”

“那次我根本没开车,莫名就被你抓了进来,即使真得有罪,也是开车的人。进了监狱待了半年多,每一个人都经历屈辱,每天都要活在算计和防备别人中,为什么就要忍受这些?”芙寓怒道,内心充满了不甘和委屈。

博士回道:“一切都是命数,日后等你回到秦朝便知道,呵呵。”

“回到秦朝?你在说什么?”芙寓惊道。

“2G到4G已经成熟,5G也走入商用,传输速度越来越快,那么你有没有想过5G之后是什么?”博士忽然转换话题问道。

“那自然也是速度的提升吧?”芙寓说道。

博士点头道:“不错,就是速度的提升,那么有极限吗,速度的极限是什么?”

芙寓想不明白问道:“我,我也不知道了,不过应该至少不是我们这一代人操心的吧?”芙寓言外之意,到追求速度极限的那一天恐怕还要很多年。

“不,很快你就知道,那一天来的你你想得要快得多。因为一会你就要利用极限速度回到秦朝,哈哈。”博士自信地笑道。

芙寓马上反驳道:“我不去,我害怕!”

博士这时问道:“你真决定不去?那我就只好送你回去继续坐牢,不过你这些同学里已经有人答应要去了,到时他们走了,剩下你,你还能做二牢头吗?”

“这……芙寓犹豫了。

博士说道:“你在好好想想吧,眠!”

困意袭来,自己又陷入了沉睡。只是这次沉睡自己非常的不甘。

不,我要醒来!芙寓告诉自己。于是她奋力地挣扎,不停地让自己醒来。

终于,芙寓猛地坐起,一看外面,天色已放亮:自己到秦朝的第二天开始了!

(不喜欢也吐槽我一下,让我知道。)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