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当然,霍爷爷这样的话,已经让我震惊得不下台了。郑龙这个憨货,居然达到了全祖级别。佛陀七心灯亮了五颗就这水准,六颗呢,七颗全亮呢?他以后会怎么样逆天,谁能说得准啊?

不过,看起来七颗全亮了,也未必是霍爷爷的对手吧?佛陀七心灯,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郑龙显然扛不住霍爷爷的压力,无法仰望比他高大多了的霍爷爷,郁闷狂叫道:“哎呀老锤子,如来的死关我鸟事啊?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再来,本佛爷真要让你给弄死啊!看在我和小白脸多年不见的份儿上,友情还在,你也是他身边人儿,咱们一伙的哎!”

霍爷爷这才淡淡一笑,撤掉了攻击力,化回了先前的体型。可他右手一挥,布了一道常人看不见的结界,阻止声音、形貌外泄,对我道:“野花,走吧,出发了。”

郑龙也轻松了,拂了脑门子上的大汗,对我呵呵一笑,说:“小白脸,走吧?”

两强不再用强,王亮和令狐高雅这才感觉好受多了。两个人相视一眼,各有惊叹羡慕。

我一看郑龙,已经不能想象这家伙的实力了。他居然身有佛陀七心灯,达到全祖的水准。可就他这脾气,让我不想带他去。

此行本来就是秘密行事,要是让郑龙这暴君佛爷跟着去,那还得了?

当即,我就对郑龙道:“今晚的行动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全文免费阅读,恐怕你不适合参与。还是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吧!”

“我日……”郑龙一听就郁闷,然后对我捏着拳头,振了振臂:“小白脸,花哥,佛爷我全祖了哎,还不能跟你去搞点什么事情么?就特娘的这么瞧不起老子么?看在我爹的份儿上,给个面子不行?”

看着这家伙有些焦急的样子,我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但王亮已道:“这位朋友,想必就是我主常常挂念的郑龙了。看来你身出佛门,要进入这华夏阴阳一道之事,是有违阴阳一脉与佛门一脉的规矩的。所以,不去还是最好的。”

郑龙对王亮不客气,低头一瞪,沉声道:“你特么也就是小白脸手底的那个王亮吧?少管佛爷的事情,佛爷今天晚上就要跟着去,你把我佛卵啃了啊?”

王亮有点吃鳖的感觉,讪讪地笑了笑,不知道说啥了。

令狐高雅马上在旁边也娇声说:“哎呀,郑龙呀,别这么急躁嘛!我主既然与你重逢,自是有少不了你的活干的。今天晚上行动很隐秘,也很重要,要不你就忍忍呗?回头,姐姐请你喝酒吃肉?”

郑龙扭头,眼光放低,一看令狐高雅,目光倒是柔和了,没那么狠的感觉:“你这娘们儿,倒是漂亮、性感,说话也好听,不知道配给我爹,他会不会高兴?”

令狐高雅脸上一红,娇媚地望了我一眼,娇斥道:“哎呀,郑佛爷说啥话呢?人家这心里只有主上一人,哪还容得下别人啊?”

老子听得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女奴,什么场合也不顾。

郑龙也是打了个摆子,有些狂躁道:“尼玛,阿妹豆腐,阿妹豆腐,也太肉麻了吧?受不了你了!小白脸,你都收的是什么玩意儿女奴啊,怎么也不好好调教一下,看这骚得一比啊!”

我有点无语,但还是对郑龙道:“你和郑义,是顺治的骨肉吧?你们是怎么来的呢?你们母亲是谁?”

郑龙看着我,很惊奇的感觉:“小白脸,你什么意思哦?什么顺治歪治倒霉治啊?还内痔外痔不?我爹是上善老和尚!”

“我靠!”我和王亮、令狐高雅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霍爷爷稳得住,一脸深沉的沧桑感。

郑龙两只牛眼眨了眨,低头扫着我们三人:“怎么着?你们不信啊?我就是上善老和尚的儿子,没见过这么贱的爹啊,从小没给我吃过一顿好的,他自己就他妈大鱼大肉吃爽了。到头来,还一把火烧了云中寺,把老子发配到云山县来了。我弟弟郑义更苦逼,一直在南方孤儿院长大的,这**爹,太特么坑爹!”

日……

就这一番话,大部分内容呢,郑龙以前就给我抱怨过的。王亮和令狐高雅听得也是瞪鼓眼,一脸不能相信。令狐高雅来了一句:“艹,这真是哔了狗了!”

我呢,蓦然就想明白了什么,道:“狗日的顺治,果然是一代阴阳皇帝的角色,这种事情都能办得到。佛门上善老和尚难怪那么牛屌,原来如此啊!”

这话出,郑龙疑惑。令狐高雅和王亮都有些生愣,直望着我。令狐高雅又冒了一句:“主上,你知道的太多了。”

郑龙马上跟着道:“小白脸,你说的咋球回事?”

我没直接回答,反问郑龙:“现在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了,你爹呢?”

“上善老爹那个老货去西藏了,妈比的,还以为他死了呢,谁知道他在云中寺的废墟里卧修了N年。他奶奶的,真是个扯逼犊子!”郑龙满口的不爽,骂道。

普天之下,能这么骂自己老子的人,恐怕也只有郑龙这一个货了。

我道:“你妈又是谁?”

提起这个,郑龙更不满:“她是个老贱人!他妈的,就是青城派的长虹道姑!我也真是日了狗了,老子这么威风八面,也么有个那么丑的娘?她只知道把我和弟弟生下来,然后就不管了。据说,我们特么的喝的是百家奶,连狗奶、羊奶、耗子奶都喝过。这种贱人,怎配做我娘?老子要不是老不死的上善老爹要我来找你,先就得去青城派弄死长虹道姑先!”

老子那叫一个汗呐!令狐高雅也是抚额状。能对自己母亲这么怨怒而又骂又要杀的,恐怕普天之下也仅有郑龙一个了。

王亮呵呵一笑,对郑龙说:“兄弟,你想多了。长虹道姑本尊是一绝色大美人,并不是你想得那么差。”

郑龙瞪着王亮:“妈比的,你叫我兄弟?你是小白脸的奴从,还特么叫我兄弟?一边儿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惹火了佛爷,打你个半圣渣渣不剩下。”

靠!郑龙这暴脾气,我能让他跟着我去?反正,王亮脸上红了,尴尬得要命,啥话也不敢说了。

我淡淡一笑,说:“郑龙,王亮倒是没说假话。你的母亲正是当年的陈圆圆,美色乱天下的陈圆圆。她不能哺乳你们,不能和上善老前辈一起好好抚养你们,恐怕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这么给你说吧……”

说着,我将顺治与陈圆圆相关之事一一道来,听得郑龙眼睛鼓得要飞瞳珠出来了。到最后,我说:“郑龙,上善老和尚,正是顺治的一缕分魂。分魂修出肉身,方能与陈圆圆珠胎暗生,生出你们兄弟两人。而你的实力突飞猛进,一来有佛陀七心灯之功,二来也有上善老和尚之功。十三年前,上善老和尚又分了一缕分魂的给你,附着你身,助你暗自修行,而你却浑然不觉也。所以,刚才你驾到,很牛逼怂怂的样子,我感觉到了顺治的气息,还以为是顺治那个装逼的老僧来了呢,没想到是你。”

郑龙愣了好一会儿,还对我扬扬手,道:“大家等一等,我脑子有点儿乱,捋一捋再说。顺治是皇帝,又是阴阳皇帝,出家之后,又跟陈圆圆搞上了,不知怎么的,又分出一缕魂化作上善老和尚,老和尚修出肉身,又跟陈圆圆搞上了……”

郑龙一个人在那咕咕了好久,一派憨态,到最后两手猛地一拍,吼道:“明白了,说来说去,暴君佛爷我还是大清龙子,郑义也是!”

唉,就这家伙那状态,我们真是无语。很简单的事情,他要捋半天,智商真是堪忧啊!

我还是笑了笑,说:“正是如此。但不知你这些年又去哪里了?”

郑龙苦笑道:“上善老爹将我叫回云中寺去了,让我修行什么劳什子小无相佛法。他重修了云中寺,都是老子一砖一瓦下苦力盖起来的啊,唉,小白脸,说多了都是泪啊!”

看来,顺治也是个虐子的家伙啊!我们也只能点点头,对郑龙表示同情。

我又说:“你的佛陀七心灯是怎么回事?”

令狐高雅直接还来了一句:“佛陀七心灯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能拿出来看看不?”

郑龙呵呵一笑,说:“这玩意儿好像……上善老爹在云中寺的废墟里刨出来的呢!你们看,就在这里!”

说着,郑龙右手如钢爪,一下子插入自己的胸膛里。妈的,他真是狠啊,搞得自己胸膛破开,鲜血狂射出来。

令狐高雅惊叫一声,好像怕血腥一样,一手捂了脸,一手却搂扑住了我,一副不敢看的样子。

我特么郁闷,又被这女奴给抱了,赶紧推开她,放眼往郑龙那里看去。

只见那飙出来的血液在郑龙身边环绕成红绸带一样,根本不外溅,而他的右手,已然从胸膛里掏出了佛陀七心灯,这玩意儿,啧啧啧……

当然,霍爷爷这样的话,已经让我震惊得不下台了。郑龙这个憨货,居然达到了全祖级别。佛陀七心灯亮了五颗就这水准,六颗呢,七颗全亮呢?他以后会怎么样逆天,谁能说得准啊?

不过,看起来七颗全亮了,也未必是霍爷爷的对手吧?佛陀七心灯,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郑龙显然扛不住霍爷爷的压力,无法仰望比他高大多了的霍爷爷,郁闷狂叫道:“哎呀老锤子,如来的死关我鸟事啊?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再来,本佛爷真要让你给弄死啊!看在我和小白脸多年不见的份儿上,友情还在,你也是他身边人儿,咱们一伙的哎!”

霍爷爷这才淡淡一笑,撤掉了攻击力,化回了先前的体型。可他右手一挥,布了一道常人看不见的结界,阻止声音、形貌外泄,对我道:“野花,走吧,出发了。”

郑龙也轻松了,拂了脑门子上的大汗,对我呵呵一笑,说:“小白脸,走吧?”

两强不再用强,王亮和令狐高雅这才感觉好受多了。两个人相视一眼,各有惊叹羡慕。

我一看郑龙,已经不能想象这家伙的实力了。他居然身有佛陀七心灯,达到全祖的水准。可就他这脾气,让我不想带他去。

此行本来就是秘密行事,要是让郑龙这暴君佛爷跟着去,那还得了?

当即,我就对郑龙道:“今晚的行动,恐怕你不适合参与。还是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吧!”

“我日……”郑龙一听就郁闷,然后对我捏着拳头,振了振臂:“小白脸,花哥,佛爷我全祖了哎,还不能跟你去搞点什么事情么?就特娘的这么瞧不起老子么?看在我爹的份儿上,给个面子不行?”

看着这家伙有些焦急的样子,我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但王亮已道:“这位朋友,想必就是我主常常挂念的郑龙了。看来你身出佛门,要进入这华夏阴阳一道之事,是有违阴阳一脉与佛门一脉的规矩的。所以,不去还是最好的。”

郑龙对王亮不客气,低头一瞪,沉声道:“你特么也就是小白脸手底的那个王亮吧?少管佛爷的事情,佛爷今天晚上就要跟着去,你把我佛卵啃了啊?”

王亮有点吃鳖的感觉,讪讪地笑了笑,不知道说啥了。

令狐高雅马上在旁边也娇声说:“哎呀,郑龙呀,别这么急躁嘛!我主既然与你重逢,自是有少不了你的活干的。今天晚上行动很隐秘,也很重要,要不你就忍忍呗?回头,姐姐请你喝酒吃肉?”

郑龙扭头,眼光放低,一看令狐高雅,目光倒是柔和了,没那么狠的感觉:“你这娘们儿,倒是漂亮、性感,说话也好听,不知道配给我爹,他会不会高兴?”

令狐高雅脸上一红,娇媚地望了我一眼,娇斥道:“哎呀,郑佛爷说啥话呢?人家这心里只有主上一人,哪还容得下别人啊?”

老子听得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女奴,什么场合也不顾。

郑龙也是打了个摆子,有些狂躁道:“尼玛,阿妹豆腐,阿妹豆腐,也太肉麻了吧?受不了你了!小白脸,你都收的是什么玩意儿女奴啊,怎么也不好好调教一下,看这骚得一比啊!”

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全文免费阅读

我有点无语,但还是对郑龙道:“你和郑义,是顺治的骨肉吧?你们是怎么来的呢?你们母亲是谁?”

郑龙看着我,很惊奇的感觉:“小白脸,你什么意思哦?什么顺治歪治倒霉治啊?还内痔外痔不?我爹是上善老和尚!”

“我靠!”我和王亮、令狐高雅都忍不住叫了起来。

霍爷爷稳得住,一脸深沉的沧桑感。

郑龙两只牛眼眨了眨,低头扫着我们三人:“怎么着?你们不信啊?我就是上善老和尚的儿子,没见过这么贱的爹啊,从小没给我吃过一顿好的,他自己就他妈大鱼大肉吃爽了。到头来,还一把火烧了云中寺,把老子发配到云山县来了。我弟弟郑义更苦逼,一直在南方孤儿院长大的,这**爹,太特么坑爹!”

日……

就这一番话,大部分内容呢,郑龙以前就给我抱怨过的。王亮和令狐高雅听得也是瞪鼓眼,一脸不能相信。令狐高雅来了一句:“艹,这真是哔了狗了!”

我呢,蓦然就想明白了什么,道:“狗日的顺治,果然是一代阴阳皇帝的角色,这种事情都能办得到。佛门上善老和尚难怪那么牛屌,原来如此啊!”

这话出,郑龙疑惑。令狐高雅和王亮都有些生愣,直望着我。令狐高雅又冒了一句:“主上,你知道的太多了。”

郑龙马上跟着道:“小白脸,你说的咋球回事?”

我没直接回答,反问郑龙:“现在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了,你爹呢?”

“上善老爹那个老货去西藏了,妈比的,还以为他死了呢,谁知道他在云中寺的废墟里卧修了N年。他奶奶的,真是个扯逼犊子!”郑龙满口的不爽,骂道。

普天之下,能这么骂自己老子的人,恐怕也只有郑龙这一个货了。

我道:“你妈又是谁?”

提起这个,郑龙更不满:“她是个老贱人!他妈的,就是青城派的长虹道姑!我也真是日了狗了,老子这么威风八面,也么有个那么丑的娘?她只知道把我和弟弟生下来,然后就不管了。据说,我们特么的喝的是百家奶,连狗奶、羊奶、耗子奶都喝过。这种贱人,怎配做我娘?老子要不是老不死的上善老爹要我来找你,先就得去青城派弄死长虹道姑先!”

老子那叫一个汗呐!令狐高雅也是抚额状。能对自己母亲这么怨怒而又骂又要杀的,恐怕普天之下也仅有郑龙一个了。

王亮呵呵一笑,对郑龙说:“兄弟,你想多了。长虹道姑本尊是一绝色大美人,并不是你想得那么差。”

郑龙瞪着王亮:“妈比的,你叫我兄弟?你是小白脸的奴从,还特么叫我兄弟?一边儿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惹火了佛爷,打你个半圣渣渣不剩下。”

靠!郑龙这暴脾气,我能让他跟着我去?反正,王亮脸上红了,尴尬得要命,啥话也不敢说了。

我淡淡一笑,说:“郑龙,王亮倒是没说假话。你的母亲正是当年的陈圆圆,美色乱天下的陈圆圆。她不能哺乳你们,不能和上善老前辈一起好好抚养你们,恐怕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这么给你说吧……”

说着,我将顺治与陈圆圆相关之事一一道来,听得郑龙眼睛鼓得要飞瞳珠出来了。到最后,我说:“郑龙,上善老和尚,正是顺治的一缕分魂。分魂修出肉身,方能与陈圆圆珠胎暗生,生出你们兄弟两人。而你的实力突飞猛进,一来有佛陀七心灯之功,二来也有上善老和尚之功。十三年前,上善老和尚又分了一缕分魂的给你,附着你身,助你暗自修行,而你却浑然不觉也。所以,刚才你驾到,很牛逼怂怂的样子,我感觉到了顺治的气息,还以为是顺治那个装逼的老僧来了呢,没想到是你。”

郑龙愣了好一会儿,还对我扬扬手,道:“大家等一等,我脑子有点儿乱,捋一捋再说。顺治是皇帝,又是阴阳皇帝,出家之后,又跟陈圆圆搞上了,不知怎么的被怂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后全文免费阅读,又分出一缕魂化作上善老和尚,老和尚修出肉身,又跟陈圆圆搞上了……”

郑龙一个人在那咕咕了好久,一派憨态,到最后两手猛地一拍,吼道:“明白了,说来说去,暴君佛爷我还是大清龙子,郑义也是!”

唉,就这家伙那状态,我们真是无语。很简单的事情,他要捋半天,智商真是堪忧啊!

我还是笑了笑,说:“正是如此。但不知你这些年又去哪里了?”

郑龙苦笑道:“上善老爹将我叫回云中寺去了,让我修行什么劳什子小无相佛法。他重修了云中寺,都是老子一砖一瓦下苦力盖起来的啊,唉,小白脸,说多了都是泪啊!”

看来,顺治也是个虐子的家伙啊!我们也只能点点头,对郑龙表示同情。

我又说:“你的佛陀七心灯是怎么回事?”

令狐高雅直接还来了一句:“佛陀七心灯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能拿出来看看不?”

郑龙呵呵一笑,说:“这玩意儿好像……上善老爹在云中寺的废墟里刨出来的呢!你们看,就在这里!”

说着,郑龙右手如钢爪,一下子插入自己的胸膛里。妈的,他真是狠啊,搞得自己胸膛破开,鲜血狂射出来。

令狐高雅惊叫一声,好像怕血腥一样,一手捂了脸,一手却搂扑住了我,一副不敢看的样子。

我特么郁闷,又被这女奴给抱了,赶紧推开她,放眼往郑龙那里看去。

只见那飙出来的血液在郑龙身边环绕成红绸带一样,根本不外溅,而他的右手,已然从胸膛里掏出了佛陀七心灯,这玩意儿,啧啧啧……

喜欢最强阴阳师请大家收藏:()最强阴阳师新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