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仙姐姐带我修行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夏末,气候依旧炎热,泉市靠海,空气湿度很高。随着太阳往天顶攀升,血液混杂着草木气息,腥臭无比,沉闷难忍。

吴绮梦微微作呕,她对面的闫子涵对她优雅地欠了欠身,嘴里却直白无比,“绮梦,还等什么呢?我们快走吧。”

怪异,闫子涵给吴绮梦的感觉既怪异,又熟悉,就像是自己熟悉的闫子涵和什么东西糅合在了一起,她们是闫子涵,她们也不是闫子涵,至少不全是。

她完全没有理会趴在草地上的吴乾的意思,大概是尝过吴乾的味道以后,觉得连补刀也会脏了自己的手,也可能是完全不把实力低微的他看在眼里。

闫子涵静静等待着吴绮梦,也不着急,她侧过身朝着斐裘的方向,不轻不重地说道,“故人都已经来了,为何不上前一叙?”

草木间传出细细簌簌地声响,斐裘从不远处的树丛里钻出来,慢慢悠悠地向吴绮梦走去。

吴绮梦把头转向斐裘,声嘶力竭地朝着斐裘喊:“快跑!快去叫人!”

没想到柔柔弱弱,上次被自己吓得愣神的吴绮梦,关键时刻拎得这么清。

没有管吴绮梦,斐裘慢慢地走到吴绮梦的身边,闫子涵对着斐裘轻轻一笑,熟稔地说,“故人快帮我劝劝绮梦,她和我闹矛盾呢。”

斐裘自认和闫子涵只是点头之交,算不上什么故人。然而,闫子涵这文白夹杂,不伦不类的说话方式和不断下意识纠正自己行为举动的做法,别说熟悉闫子涵的吴绮梦,就是斐裘也觉得古怪。

他召唤出天赋卡册,他把一个急救箱递给吴绮梦,“看看有什么止血的先给他用了,人就不要搬动了。”

吴绮梦拿着急救箱蹲到吴乾身前,翻找着急救箱里的应急药物。

斐裘的目光钉在闫子涵脸上,“你?姑娘?Miss?应该不是闫子涵吧?或者不是之前的闫子涵吧?”

看到吴绮梦蹲到吴乾身前,闫子涵眼神突变,野兽般的凶光明明灭灭,“奴家怎么会不是闫子涵,公子的尼姑召唤卡可是奇怪的很,明明是修行之人还带着发,说什么情啊,爱啊,一点都没个修行的模样。公子说奴家说的对也不对?”

她又转头朝向吴绮梦,“绮梦姐姐,我阿爹带我到你家的时候我才五岁。绮梦姐姐还记得见我第一眼对我说的什么?”

闫子涵忽然垂下眼睑,似乎有点伤心:“绮梦姐姐你说‘子涵妹妹莫要难过,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你还说‘我们姐妹二人就是最贴心的人。’”

“爹爹和娘亲出门的时候,家里就你我两人,你穿上那件白色公主裙,在我面前翩翩起舞,我们一起偷穿娘亲的高跟鞋,涂上唇彩,抹上胭脂,你说‘这世上除了子涵,无人这般懂你。’”

“八岁的时候,我们捉迷藏的时候,我从公园的石桌下钻出来,不小心磕着了头,流了好多血,缝了好多针,从此我用刘海重重地遮住额头。阿爹说‘我们贪玩过了头,一整个暑假把我们关在家里练琴。’”

吴绮梦脸上泪水止不住的流,闫子涵说的确实是她们小时候的事,这些事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闫子涵再没有其他人知道。

闫子涵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嘴角扭曲地上扬着:“绮梦姐姐忘记了也没关系,子涵记得,我们记得。”

“你杀了傅瑜?因为你要独占吴绮梦?”斐裘问。

“是我。”闫子涵点了点头,同时把手插入嘴唇上方的皮肤里,小心翼翼地从嘴巴开始把皮肤一寸寸推开,而后像是脱衣服往自己的脑后一翻,包裹住闫子涵头部的皮肤向后褪去,露出了里面那张英气十足的脸,是傅瑜。

“绮梦姐姐可是第一次主动约别人呢,这怎么可以,绮梦姐姐是我的,只能约我一人。”她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嘟起嘴,又用傅瑜的脸咧开一个笑,“而且你看,傅瑜的皮很好看对不对?连绮梦姐姐都喜欢傅瑜的长相,子涵也喜欢。子涵就想着这么美的皮穿着一定也很美。绮梦姐姐,你看,现在子涵美吗?姐姐喜欢傅瑜,那子涵就用这模样面对姐姐如何?”

冯絮柳表示小丑竟是她自己,表面姐妹罢了。

敢情你还是个有梦想有追求的剥皮女青年,整个泉市就是你的衣橱,人皮之家吗?

那你为什么明明不骚,还要穿别人的衣服啊!

狐仙姐姐带我修行全文免费阅读

斐裘深吸了口气,“所以城南那些被剥皮的人都是你,对吗?”

闫子涵玩着手指,脸上的表情天真无比,嘴里的话却字字沁毒,“她们穿着那么美的皮,我也想要,所以我就只好找她们借来穿穿了。“

突然她脸上绽放出惊喜的笑容,“对了!我只要把绮梦姐姐穿在身上,那我们不就是真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分你我,永永远远在一起了?我真傻,怎么现在才想起来。“

“绮梦姐姐只要我们真正地融合在一起,不管是傅瑜,还是吴乾,还是以后的谁都不能把你从我的身边带走了。我们姐妹俩就这样长长久久,你拥抱着我,我拥抱着你,我们肌肤紧贴着肌肤,一寸寸一缕缕,从掌心到后心,亲密无间,不分你我。“

被她脱下一半的闫子涵好像忽然充气一样从她的身后鼓起,斜在她肩膀上,黑洞洞的双眼紧盯着傅瑜。

“姐姐不想知道我和她是怎么成为我们的吗?只要姐姐和我融为一体,姐姐不就知道了?”四道诡谲的视线盯着吴绮梦狐仙姐姐带我修行全文免费阅读,声音里充满诱惑。

肩膀上那颗人皮头颅上的乌黑的头发,发梢闪烁着寒铁一般的锐利寒芒,快如闪电在斐裘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从他的身侧穿了过去,直刺捂着自己的脸泣不成声的吴绮梦。

一言不合就动手,真不愧是你闫·融合怪·子·剥皮·涵。

强烈地危机感从吴绮梦的头顶袭来,她抬起头,那些直刺而来的头发瞬间失去了动力,飘散开来,软软地垂落在地上。

闫子涵神情狰狞,用傅瑜的脸对着闫子涵的皮大吼,“你这是在干什么?之前是谁对着我说只要能够让你和吴绮梦永永远远在一起狐仙姐姐带我修行全文免费阅读,就算奉献灵魂和肉体也在所不惜?”

“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只有把她穿在身上,才算长久。说好了永永远远,就是要每一分,每一秒,少了一个时刻,一分钟,一秒钟,那都算不得永永远远!”

“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属于傅瑜的那张皮上的头发骤然暴起,宛若无数漆黑巨蟒,缠绕住肩膀上闫子涵的皮,使劲拧紧蛇身,直接把闫子涵的皮绞碎。

人皮不听话了怎么办?绞碎了,换一张就是了。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