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魂宠可太爱读书了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跨国混混儿“大钟”

崔大钟和左侧人物长得很像

东北自古就是苦寒之地,无论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还是“闯关东”的外来户儿,生活在这疙瘩,慢慢的就形成了东北看似野蛮实则豪放的地区性格,东北早期的混子身上基本上都带有浓重的东北特色。

一连几天给大家介绍了不少当地的“土炮儿”,也就是当地本乡本土本地土混子,今天就想给大家讲一个有点特色的“跨国混子”这对所有东北本土的混子来说也算是一个划时代的意义吧!

今天的故事主角叫崔大钟,这个名字大家伙儿看起来都会觉得挺怪的,咋叫这个名啊?咋还叫“大钟”呢?这个崔大钟是个朝鲜族,是个汉语说得比朝鲜语还溜道儿的朝鲜族,如果不提前告诉你,唠上一整天儿,你也绝对猜不出他是个朝鲜族,和大大咧咧的东北糙老爷们儿都一个样儿!

崔大钟是经常在街面儿上逛的主儿,街面儿上从来就没有人认为他是个社会“狠人儿”,可所有熟悉他的人都认为他是个“能人儿”。

跨国混混儿“大钟”

来个特写

崔大钟从不工作,可家庭的小日子却过得一直都很不错,在八十年代物资匮乏的时期,崔大钟一家每餐都是有酒有肉,成天小烟卷叼着走街串巷,和成群结队的闲汉混迹街头。崔大钟为人仗义,城南的国营饭店是崔大钟和众多兄弟们的食堂,每天必然呼朋唤友过去喝一顿儿。

崔大钟嗜酒每餐不喝点儿总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似的,吃饭不饱,吃菜不香就和人丢了魂儿似的。

大钟能在国内活得这么潇洒,还是得益于南朝鲜的舅舅,怕自己的外甥在大陆吃苦,每个月都会寄来花花绿绿的美国钱。

大钟这小子没别的能耐,视金钱如粪土,对朋友弟兄舍得花钱,遇到啥事儿我的魂宠可太爱读书了全文免费阅读,能用钱解决的,绝不废话。大钟的敞亮儿我的魂宠可太爱读书了全文免费阅读,给大钟可算是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街头的混子都愿意和大众结交,这位在当时社会就是不折不扣的财神爷啊!

大钟有门路能从国外整来不少家电,不需要国营商店配额供给的票儿,你还别说!外国的人洋玩意儿,还真比当时咱们自己造的东西强不少!

大钟的“能耐”最先就在街头的混子圈儿传了出来,慢慢的小城各个企事业单位,就都知道街面儿上有这么一号能耐人,街道主任、各个单位负责人为了能在人前显得有面儿,都纷纷托人和大钟结交,就为了今后能有什么事儿,能吹的出去牛!要面儿不是街头混子独有的特权,咱普通人也是一样!

跨国混混儿“大钟”

九十年代的东北年轻人太爱模仿这个了

大钟就是这么一位不是依靠在街头打打杀杀而出名儿的,虽说他不是混子,但由于他总和混子在一块儿,很多人也就把他划成了混子!

我的魂宠可太爱读书了全文免费阅读

大钟的脑瓜子特别活,九十年代时大钟就经常往来于南朝鲜和大陆两地,经常把咱这边儿的便宜东西提拉过去,那面的东西提溜过来,要说起来啊!这还是咱们这儿改革开放最早的“跨国贸易第一人”。

由于经常往来中国和南朝鲜,大钟在那面也经常是以中国“社会人”自我吹嘘,反正当时咱的经济赶不上这帮棒子,那咱们就在其他方面找补过来,也算是一种平衡,毕竟咱出去可不是代表着咱自己,那是整个中国的面子,也不知道崔大钟是咋想到的,一个街溜子还把自己个儿当成了国家外交人员了!

大钟爱交朋友,尤其是“社会人”,这个爱好在南朝鲜那块也是一样,由于有语言优势,在那面儿也是没少结交那面儿的社会人儿。

每次从国外回来大钟讲得更多的是“操!别看他们比咱们这面儿有钱,社会混得都不明白,一点儿也不讲究!做棍儿的一点担当都没有,出了事儿,兄弟也不管直接就他妈的尥杆子了!有机会我带你们过去,给这帮棒子传授传授经验,让这帮人明白明白啥叫江湖道义!”

大钟并没有像其他那些有着海外亲属的人一样耀武扬威地展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是成为了改革开放最早的一批江湖文化输出者,现如今想起来也不知道是该感到自豪还是尴尬!

九十年代的中期,不少南朝鲜的江湖人物都会把中国的东北作为跑路逃难最佳地点,在大钟生活的小城,朝鲜族人口并不多,和吉林的延吉沈阳的西塔并不一样。不少熟识的南朝鲜混子扑奔大钟来到小城,都能得到大钟的悉心照顾。

大钟总是和身边的混子讲“咱这么干,不是为别的,就是想让这帮乡巴佬,知道咱中国江湖上玩儿的人,讲究的是道义,那些擦屁股纸都不如的朝鲜大票儿,在咱这儿不好使!”

跨国混混儿“大钟”

混子们的群体作战

的确中国领土辽阔,当时除了经济方面略显逊色这个不大点儿的东亚小国之外,其他方面都要优于南朝鲜,不少来过中国东北的外国人知道当时的东北是最佳的掘金商机,就纷至沓来或是独资或是找国人合资办理企业,都想乘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到中国赚一笔来。

而头脑活络的崔大钟竟又摇身一变成为了投资掮客,代表南朝鲜投资客户和中方政府探讨投资意见,帮着南朝鲜投资方和街面儿上的老百姓打通关系,那会儿该咋说得咋说,崔大钟是实实在在给这些外国人帮了不少忙儿,不少街面儿上下岗的老街坊、老邻居也得益于崔大钟的帮助进了外资企业工作。

那几年大家伙儿都是没少赚钱,大家伙儿心里都有数儿,没有不念叨大钟这人仗义的,可到了九八年一场亚洲金融危机,让不少外资企业的资金链纷纷断裂,不少不讲究的南朝鲜买卖儿人,工厂都不要了,连夜坐着飞机就尥杆子了。

你说你跑了倒是行啊,你把这帮打工人的工资倒是给开了啊,没有!这帮孙子就是想到这捞一把就跑的,压根儿就没有什么长远规划的打算。

这可把崔大钟难为的够呛,这帮犊子都是小买卖人也不是啥知名大企业,你想让自己的老街坊自己走法律途径跨国讨薪显然不现实,就那点工资钱还不够要账儿的成本呢!这可咋整!自己不管吧,街里街坊的自己个儿也说不出去,咱在街面儿上混的是面儿,面儿丢了喝啥酒也不香了,用咱老家的话讲那可真就是“完犊子了!”

跨国混混儿“大钟”

我就喜欢这个范儿,在东北这种才是牛逼人

思量再三崔大钟就想着,自己说啥也得到国外找他们说道儿说道儿去!

我的魂宠可太爱读书了全文免费阅读

打定好主意,崔大钟就独自一人飞到了国外开始了讨薪之旅,你还别说,自己在国外结交那帮社会人儿还真借上劲儿了,没咋走冤枉道儿,还真就把这帮不讲究的买卖人儿给找到了,据崔大钟自己后来说,谈得不咋愉快,人家毕竟是本乡本土的,不承认拖欠薪资的问题,还不买大钟的面子。

大钟这牛逼的脾气上来了也不管是不是在国内了,说啥都要“撅了”这帮棒子,可是你这客场作战能占到啥便宜,崔大钟只能鼻青脸肿的带着一身伤回到了国内。

大钟可不甘心就此作罢,钱没要回来和街坊没法儿交代不说,自己这面儿栽得也是太厉害了,咱可丢不起这人,说啥也得找补回来。

大钟痛定思痛觉得没有实力的“外交”自然是没有什么成果,自己随即召集了不少小城里面儿不少街头有头有脸儿的“棍儿”商量对策,咱这面儿丢在哪,也不能丢在国外啊!钱不但要回来,这面儿也得找补回来啊!

要说在九十年代在国内“撅棍儿”都少了,大家伙儿都削尖了脑袋一门心思寻思咋挣钱呢,谁还打打杀杀去“立棍儿”啊!不少人都笑话崔大钟是个傻叉儿,你有这功夫儿干点啥不好!

跨国混混儿“大钟”

这种社会人在咱们这疙瘩“不存在”,这就是装

可崔大钟是个把面儿看得比命还重的主儿,自己哪能咽得下这份儿哑巴亏,在他连续的游说下,有几个街面儿上的“棍儿”同意和他出国一趟。对这些当地的“土炮子”来说,也算是一种见识吧,要是能在国外把外国人的“棍儿”给拔了,那回来够吹一辈子牛还带拐弯儿的。

大钟在不长的时间里在国内码齐了七八个“好手儿”,经非法渠道到了国外,在国外当地人的配合下,内外夹击把这些黑心的小老板儿折腾的够呛,不但在国外找回了面子,还把这帮混蛋给带了回来。

“工人的工资你不给行吗?觉得自己跑了就没事儿了?我告诉你哪怕是你跑到天边儿去,我也得给你追回来?哥们儿是东北的棍儿,记住没有,棍儿!”大钟算是扬眉吐气了。

跨国混混儿“大钟”

这种才是接地气儿的“棍儿”

据跟着大钟去国外“干活儿”的混子回来讲,几个人坐着当地人的车找到黑心老板的时候,那小子还嘴硬呢,牛逼哄哄地也不知道和大钟说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可能是大钟带着老家的人,感觉腰杆子特别硬实,上去就给那小子一电炮。

后来在大钟本地朋友的配合下,大钟和带来的兄弟们毫无悬念地大获全胜,要说那面儿的混子,那就是一句话“没刚儿,都是群完犊子玩意儿!”

大钟和自己的朋友们至今还在吹着九十年代两次东征南朝鲜的豪迈往事,没错儿!小城的混子圈儿出国作战在今天来看也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跨国混混儿“大钟”

图儿配的不一定合适,但是我想告诉大家伙儿,这才是东北爷们儿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