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宗师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我再次醒来,全身传来的剧痛竟让我无法大力的呼吸,每次的吸气和呼气,若是力气稍微大一点,不但头疼欲裂,且全身四肢都是异常的疼痛,虽然我憋得很难受,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喘息着。

微微转过头,那个黄布做的帐篷已经在远处,看来我已经被人移出了黄布的覆盖,只是那黄布上似字又似画的东西竟然还在散发着微弱的红光,而此时,我感觉内心莫名地涌起一股深深的恐惧,而我清楚地知道,我竟然对黄布上画的东西感到畏惧,这是为什么?

“啊!呼~~呼~~”突然一个如黑炭般的面容且冒着黑烟向我看来,我一慌神忍不住大叫一声秘宗师全文免费阅读,紧接着是全身上下的剧痛让我无法呼吸,我只能轻轻地打着喘。

一道极其熟悉的声音自黑炭般的面容下传来,声音居然是吴大先生的:“你叫个什么劲!若不是拉你出来,我的法坛便不会爆炸,不爆炸我的脸也不会变成这样!”

原来真是吴大先生,他的言辞里透着浓浓的埋怨之声,看来在我刚才昏迷的一段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看他这会儿憋屈个没完,我也不好再往下说,待气息平缓下来,我告诉吴大先生说:“算命的,你在那黄布上画的是什么啊?怎么还会发红光呢?我怎么感觉那些红光要害死我呢?”

吴大先生拿出洁白的手绢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黑色灰迹,听到我说完时,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又转过脸去,冷不丁地道:“因为你的眼珠子快变成血珠子了,不相信你看什么都是红色的!”

果然如吴大先生所说,我抬头看向日光,居然不是平日里的刺眼,而是如血液般的红,几乎是深红,我急忙再看向其他,包括树叶、花草,还有四周的人所穿的衣服,居然都是鲜艳的红色,红的刺眼,红的让人恐惧,我渐渐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慌忙收回目光。。。

吴大先生看了一眼我的表情,似乎已经明白我验证过了他的话,深深地叹了一声道:“初七啊,原本以为我按照书中所述,画出的天师印可以暂时压制住龟血钉的凶猛,就连你身体内的煞气也可压制下去,可是没想到。。。龟血钉四周的煞气虽然有所压制,但却都跑进了你的体内,都是我一时疏忽啊,我应该想到棺材是死的,而人是活的,你呼吸之间却将寿棺四周的煞气全部吸进体内,现在你体内的煞气更加多了,唉。。。”

天师印。。。煞气。。。这些都是什么东西?还有吴大先生先前所说的什么龟血钉秘宗师全文免费阅读,这些我都不懂,更加听不明白,吴大先生的言辞里我只能听懂我此时的状况都是他一时大意惹出来的,若是说的实在点,我看他这两天一直在翻阅那本破书,看来他对于这些东西还不是很拿手,不然也不会连连出错了。

“大先生!情况怎么样了?想到办法了吗?”周二叔的声音自远处焦急地传来,紧接着周二叔来到吴大先生的面前,看到吴大先生的面容上还有些灰迹,周二叔先是一愣,却也没有多想,眼泪巴巴地流着:“秀巧那孩子从早上救起来后就呆呆地坐在床上,到现在还没吃一口饭呢,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那。。。那早晚会对孩子不利的啊,唉。。。”

秘宗师全文免费阅读

吴大先生指着如小帐篷般的黄布块,慎重地说道:“老周哥啊,这个事可能越来越严重,所以有些话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了!”

周二叔立刻点头道:“都这个时候了,大先生有话就直说吧!”

吴大先生立刻背负着双手看向周老太爷的寿棺,宛如一派高人师长,虽然还是灰头土脸,但却给人一种独特的风采,沉吟一下,吴大先生开口说道:“我在《玄易法》中看过有关龟血钉的记载,九钉棺材在古时的道家口中被称之为禁术,因为但凡被打入九钉棺材的主家,七日之内必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不管是江湖术士还是散修方士,或是正统道门高人,对于此类禁术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因为此类禁术太过恶毒,一旦破解不了,必遭反噬,不但术法的威力大增,而且破解禁术之人也会大大的折寿,甚至。。。唉!后来据传有茅山宗师根据茅山镇山八宝之一的《上清大洞秘箓十二卷轴》,喂其四寸九分钉以灵龟之血,遂以‘龟血钉’著称,至此龟血钉为斩妖伏魔之利器,钉打僵尸妖物,消解灾厄,但。。。”

后面的不用说大家都能猜出来,但我还是认真地听了下去,吴大先生停顿一下,接着说道:“世间混世神棍何其之险恶,为了赚取不义钱财什么事做不出来?本来可用于正道驱邪的锋利法器,但在邪恶之人的手中,自然也是害人的利器,因为龟血钉的制作很是简单,若是威力较小的,只需在龟血之中浸泡七七四十九日,再念动咒语加持便可,但破解之法却是缥缈无依,天下间除非有两个人能够破解,而我。。。唉!也只能做到如此地步了。。。”

说完,吴大先生放下手,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这下,场内所有人皆慌了神!

“大先生,您说的是哪两个人?我们可否请来?”周二叔脸色惨白到了极点,对吴大先生也更加毕恭毕敬起来。

吴大先生叹了一声,说道:“龟血钉唯有正宗茅山传人才能破解,不过数百年来茅山宗因为传承之势逐渐衰弱的缘故,便出现后来的多个流派涌现于世,但茅山正宗传人现今唯有两大分支可破解此局,也是为争夺茅山正统门户实力最大的显宗和密宗,传闻显宗掌门谷潭在茅山静修,密宗宗师杨远山却是隐世不出,多年游历大江南北,要见到他的尊面,却是要看机缘了啊,世上除此二人,这龟血钉便无人可破,只是。。。如果现在赶往茅山奉请谷潭掌门,恐怕最快也要一个月,即便请到谷潭掌门或是杨远山先生,这龟血钉。。。可是不等人啊!”

“为什么?这里不是有大先生布置的天师印,难道一个月的时间也维持不住吗?”周二叔激动地问道。

吴大先生不住地摇头,无可奈何地叹道:“难,难啊。。。”

“杨远山。。。姓杨?杨先生?!难道是。。。”我猛然睁大双眼,急急叫道:“周二叔,我见过杨先生!”

回想起昨夜那人的言辞,他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倒霉命运,和吴大先生一样的算命架势,再加上吴大先生所说,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老人们所说的仙风道骨的感觉,难怪那么枯瘦的身材却给人一种神采奕奕的感觉呢,看来那人一定就是吴大先生口中所说的什么宗师杨远山了。

吴大先生的眼珠子差点蹦出来,一反常态的来到我身边抓住我的手晃道:“初七,你,你真的见到了杨先生?原来他早已来过这里,原来。。。哈哈哈!老周哥,你们家有救了,对了初七,杨先生现在在哪里?你为什么不留下他呢?”

“我。。。我当时又不认识他是什么宗师先生的,还以为他走夜路路过的呢。”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嘀咕道。

吴大先生指着我就是大声地数落:“你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非杨先生施救,周家人就要大祸临头了呀!”

“我,我知道杨先生在什么地方!”我突然想起杨先生临行时说的话,若是熬不过就到南边找他,那么他所说的这个南边应该是不远了。

吴大先生与周二叔同时面色一喜,纷纷问道:“杨先生现在哪里?”

“不用找了,各位乡亲,让你们久等了。”突然,昨夜那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缓缓在吴大先生的背后响起。

待那人走近,我一看便识得正是昨夜遇到的杨先生,只见杨先生手里提着一个粗布制成的小布袋,布袋上画着一个黑白双鱼图,这个。。。昨夜倒是没有见他拿在手里。

吴大先生看到杨远山,立时激动地抱拳道:“果真是茅山密宗宗师杨先生,杨先生,你能来真是太好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