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青楼掌柜后我暴富了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第 9 章

被蹴鞠会一打岔,姜凉蝉这两天都没能去沈放和画扇那里,这边的事一结束,她就准备赶紧过去刷好感值。

换好了男装,正在挑鞋的时候,春心进来,给她递了双男鞋。

春心解释道:“这是前段时间让瑞祥布行做的,这种鞋穿着最舒适,您既然换了男装,不好一直坐轿子,走路难免要多,穿这双鞋脚还能松快点。”

姜凉蝉竖起了大拇指,二话不说,坐下来换鞋。

夏意不高兴的嘀咕:“小姐成天这么疯,你还纵容小姐。”

姜凉蝉嬉皮笑脸道:“那我叫人也给你们准备两身男装,下次带你们也出去玩可好?”

夏意气得跺了跺脚。

姜凉蝉笑嘻嘻的走几步试了试鞋,发现果真舒服,满意的出了门。

走到园子门口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一件事。

她上次就发现了,虽然她努力在画扇面前刷好感度,也不可能祸害画扇,但是怎么让沈放知道,是个问题。

要是现代的话,她可以录下来,假装不经意被沈放看到,但是在这里就行不通了。

也不能特意去告诉沈放,以沈放对她的不信任,只可能觉得她更别有居心。

那要不然……就带他去亲眼看看?

眼见为实,何况沈放平时就在姜家,没什么出门的时间,而那珲春楼消费又高,他估计要攒很久的月钱,才能去一次吧?

那她带他去,还能卖他一个人情,沈放说不定还会感激她,在小本本上给她记一笔好呢。

这个主意好。

哎,她真是机智。

但是姜凉蝉根本没有预料到,沈放竟然不领情。

她来沈放的破落小房子门前,小心翼翼张望了半天,正想喊他的时候,门咯吱一声从里面推开。

沈放站在门口。

清晨的光还有些微淡,他原本过分夺目的五官沉在晨曦里,徒然就柔和了几分,黑长的睫毛如鸦羽一般,投下的阴影,遮住了眸子。

但姜凉蝉就知道,他在看自己。

很奇怪。

姜凉蝉莫名想起她现世里曾经最喜欢的一个陶瓷铃御守,只要轻轻一摇,里面的珠子就撞击在清透的陶瓷壁上,发出一连串的脆响。据说那御守可以转运,但她总觉得,那清透的声音好像透过时间,在召唤着什么。

沈放推开门,站在晨光里看她的那一刹那,她有一种幻觉,好像那陶瓷铃又在耳边摇了起来,叮叮当当,一刻不停。

沈放一开口,就打破了那点柔和的幻觉。

他的声音冷淡的跟这冬日的冷风没多大差别:“找我有事?”

姜凉蝉一朝从幻觉中被唤醒了。什么柔和,什么召唤,什么清透的脆响,都不复存在。

这是且只能是话本里那个未来将冷酷暴戾的男主。

姜凉蝉早就想好了说辞,说要让他当自己护卫,跟着自己一起出门。

沈放眉梢扬起,十分不合作:“当护卫?大小姐之前不是说,像我这样的,给您当随从都有辱您的身份吗?”

姜凉蝉:……

“那不是当时咱俩不熟,我随便说的吗?”姜凉蝉不好撇清,只得含泪接下了原身的锅。

“再说了,我们女人的心,那可是六月的天,想变就能变的。我那日心情不好,你自然满身缺点,今日心情好,你优点不就多了?”说着,她又流畅的倒打一耙,“何况,说不定是那天你对我不敬在先,你自己忘了罢了。”

姜凉蝉发誓,她说完这句话后,真的听见沈放嗤了一声。

她抬头看他。

沈放点了点头,道:“说的也是,可能是那日,在下没允许小姐在我胸口乱摸,惹怒了小姐在先吧。”

姜凉蝉:……

这天真的聊不下去了。

姜凉蝉本来就是为了缓和跟男主的关系,才想带着他去见画扇的。

结果,不论她说什么,都被沈放轻描淡写的呛回来。

两个人一人一句,话赶话的,姜凉蝉被气得够呛,迫不得已之下,只得说:“你白吃了我们家这么多饭,这么点事你都推三阻四不肯吗?”

她怒指着他,掩饰自己的色厉内荏。

妈呀,好惨啊,她不想这样的,可是这剧情怎么老逼着她走恶霸人设啊,这恶霸人设她就甩不掉了吗?

还是沈放的错。

好在,姜凉蝉说完这句话之后,沈放眯眼看了她一会,然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既然小姐吩咐了,不敢不从。”

姜凉蝉偷偷松了口气。

这届男主真的太难带了。

姜凉蝉自然地站在了轿子前面,准备叫轿夫。

沈放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挑了挑眉:“小姐穿着男装穿成青楼掌柜后我暴富了全文免费阅读,也打算坐轿子?您不是说,男人坐轿子,娘唧唧的,最让人看不起。”

姜凉蝉:……

不能暴露自己突然不会骑马了这件事的姜凉蝉,最终决定腿着去珲春楼。

穿成一只熊,顶着寒风走在路上,还是很想打喷嚏的姜凉蝉,眼角瞥一眼穿得比她薄了一半,还是从从容容走在路上,丝毫没有冷意的沈放,在心里已经把他打翻在地,补了一百多拳了。

妈的,摊上这样的男主,这话本女主真不容易。

但,还是女主自己去受苦吧。

等到她和白月光之间的纠结了了,她就跟他们再也没关系了。

这活儿她可真不想干了。

两个人一路一句话都没说,冷漠的走在凄凉的北风中。

离珲春楼还有一个拐角了,姜凉蝉搓了搓冻僵的手,总算松了一口气。

终于要解脱了,沈放要由画扇接手了,太感人了。

结果,还没拐过去,隐隐有喧闹声从拐角后面的小巷子里传来。

姜凉蝉脚步停了停,耳朵不自觉的往那边伸。

好像是有吵闹声,有人叫骂,还有人喊救命?

她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沈放,沈放立即收起原本的神情,换了一脸平静,转头看她。

“走吧,你要去的地方还没到吧?”沈放平静道。

姜凉蝉没看清刚才沈放的神色,但是她没听错,那小巷子里绝对是有人在呼救。

在青楼附近,最多的勾当,就是买卖人口,尤其是在那种阴暗狭窄的小巷道里。

这保不齐就是有人被拐卖到这里,强行要卖给青楼呢。

姜凉蝉想都没想,拔腿就往声音来源去。

走了几步,听见身后没有跟上来的声音,回头一看,沈放正站在原地,盯着她瞧。

姜凉蝉情急之下,来不及多想,皱着眉头一招手:“走啊,愣着干什么?”

沈放抬步,跟在她后面。一双眸子鹰一样紧紧盯在她身上,想要把她看穿。

果然,越往声音来源处走,声音越清晰,除了怒骂声,呼救声,还有拳头砸到人身上的声音。

姜凉蝉一想到可怜的小姑娘被龟爪子们和人贩子们这样殴打贩卖,急得跑了起来,没多久就看见了那些人。

被人压在下面打的,还不是个姑娘,是个小子。

这小子年纪也不大,咬着牙不吱声,几个五大三粗的混混正在打他,嘴里不住的骂骂咧咧。

呼救声不是这小子发出来的,是角落里一个已经被揍过一顿的小子,被人卡着跑不出来,有气无力的还在呼救。

姜凉蝉没见过这种场面,其实有点胆怯,但还是鼓起勇气往前一步,高声喊:“住手!”

喊到第二声,混混们才有空看她一眼。

这一眼,混混们就笑了:“哟,原来是个漂亮小姑娘啊。”

“真不错,抓到一个小子,又有个漂亮姑娘送上门,今天可真是赚到了。”

姜凉蝉同时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以前看电视的时候,就很不解女主女扮男装之后明明很容易认出来是个姑娘,怎么电视剧里的人就愣是跟瞎了一样看不出来。

事实证明,电视剧都是骗人的,在其他人眼里,也跟她看到的一样明显。

第二件事,见义勇为这件事,如果体格不够,正义不见得压倒邪恶。

对方十几个人,她手无缚鸡之力,眼瞅着就要凉。

混混们见色眼开,丢开被打得没有任何还击之力的小男孩,猥琐的逼近姜凉蝉。

姜凉蝉有点慌,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只是往后一退,就碰到一个胸膛。

是沈放在她后面。

不知道为什么,她原本还有点慌乱的心,突然安定了下来。

混混们确实是在贩卖人口穿成青楼掌柜后我暴富了全文免费阅读,逮住那些落单的,尤其落单的外地人之后,先是暴力蛮横的打一顿,打老实了就卖出去,抓到年纪小的男孩,就卖给一些想买男孩做儿子的人,要是年纪大点又清秀的男孩,就卖去当兔儿爷,至于女孩,那就好说,一股脑统统都卖给青楼。

他们今天抓住的两个落单的少年,就准备买去少爷馆当个兔儿爷。其中一个少年反抗太激烈,他们本来就还烦着呢,没想到又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上门,这就让人心情舒畅了。

就是多了一个碍眼的。

领头的那个混混眯了眯独眼,恶狠狠地盯着姜凉蝉身后的沈放。

他刚才观察了一会儿了,这两个人完全没有互动,就像不认识一样,很可能就是两个看热闹的路人,刚好同时过来了。

这男的长的是好,就是太冷,那眼神,看着也不像好惹的。

他心里估量了一番,抬下巴指了指沈放:“兄弟,这事跟你没关系,麻溜的滚。”

姜凉蝉一把拉住沈放。

开玩笑,现在沈放就是她救命稻草了,还能让他走了?

她可是知道剧情的女人,现在的沈放深藏不露,其实功夫厉害着呢。

救命就指望他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肯定不想帮她。

可不能让他跑了。

姜凉蝉强行拉住他胳膊,大拇指指向沈放,昂着下巴,拽拽的道:“你是不是瞎了?这我大哥,豹哥。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这道上是谁罩着的,敢惹我豹哥的小弟,你们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算哪根葱!”

第 10 章

沈放没有防备的成了豹哥,还有了小弟。

小弟紧紧抓着他胳膊,似乎生怕他撇清跟自己的关系一样,嘴里叨叨不停:“豹哥,没想到这道上还有不认识您的杂鱼,是得好好管制管制这一片了。”

沈放低头看她,她细白的手指死死捏着他,脸上却仿佛很从容。

一副十分熟稔,跟着大哥走南闯北的样子。

其实这些混混也不算太蠢,尤其是独眼,他们刚来的时候的状态他还记得很清楚,他怀疑这俩人根本不是真认识,那女子是临时找个人来救场的。

他独眼大佬虽然独眼,但是这一只眼睛毒啊。

他看看姜凉蝉,又看看沈放,嘴角狞笑着,等着看这男人否认的时候,那张漂亮的小脸上会出现的花容失色和惊慌失措。

他最喜欢看人露出这种表情了,一想到就期待得紧。一会折磨的那张小脸上露出绝望和痛苦来,可是更好看呢。

独眼老大盯着沈放。

姜凉蝉也紧张的盯着沈放。

沈放突然笑了一声:“我豹哥的小弟,怎么能被别人吼。”

他拍了拍姜凉蝉的肩膀:“小弟,放心,这场子,豹哥肯定给你找回来。”

姜凉蝉像差点风干的小鱼被扔进水里,整个人忽然就鲜活过来了。

得救了!

豹哥威武!

独眼老大嘴角的狞笑顿了下,表情更狠辣了,那目光里几乎带了毒:“行,既然你们非要趟这浑水,别怪爷爷不留情。”

姜凉蝉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豹哥,怎么还真有人不认识您?是不是他们等级太低了,都还不知道大哥的大哥是谁?”

她的语气太理所当然了,而且她一直在喊豹哥,让原本认定她瞎说的独眼老大都有点犹豫了。

姜凉蝉还在假劝:“豹哥息怒,这些杂鱼不够看的,不值当的您动手,您要是雷霆一怒,一巴掌就把他们拍扁了,到时候他们少不得鬼哭狼嚎的招人烦。”

她又劝对面的混混:“你们惹不起豹哥的,那两个孩子豹哥看上了,留下他们,你们赶紧滚哦。”

她说的太像那么回事了。

独眼忍不住歪头,小声的问他这个混混团体里的狗头军师:“道上真有个豹哥?”

狗头军师想了又想,还是摇头:“真没听说过。”

妈的,独眼老大登时大怒:“两个兔崽子,竟然敢耍你爷爷!”

姜凉蝉只来得及感觉到自己后领被人拉住,身体被拎到一边,还没站稳,眼前就开始了混战。

穿成青楼掌柜后我暴富了全文免费阅读

她都看不见沈放在哪里,十几个混混一拥而上,还抄着家伙,把沈放团团围在里面。

姜凉蝉挤不进去混战圈,她也有自知之明,以她的体格,挤进去了也不过就是添乱。

她贴着墙角,躲开边缘混混的视线,小跑着溜到刚才被打的两个少年身边,发现地上那个被打的伤情更重,手上用力,把地上那个扶起来。

原本被卡在墙角的那个少年,也挣扎着爬过来,搀扶地上那个。

这应该是主仆两个,被打的重的是少爷,衣裳看着简单,但布料是软玉缎,很昂贵,被扔在墙角的是跟班。

三个人都很小心,无声的搀扶着,无声的起来。

姜凉蝉无声的指了指巷子口,示意他们快跑。

那个小少爷却摇了摇头,胳膊抬起来都费力,却还是执着的指着混战圈。

他的意思,是不能丢下沈放。

姜凉蝉二话不说,推着他往巷口走,这个关口脑子她却是清楚得很,这两个人留下来,不但不顶用,还得给沈放拖后腿,包括自己。

但是自己不能走。

她把他们推到巷口,做了个口型:“报官。”

少年明白了,忍着疼痛,带着跟班快步往外挪。

等到两个小孩走了,她攥了攥拳头,挪到混战圈后面。

有几个混混已经被放倒了,混战圈里少了几个站着的,她就看到了中间表情冷厉的沈放。

他功夫着实厉害,那些混混手里都有家伙,又是围攻,沈放见招拆招,但对方人太多,难免有他顾不及的时候。

姜凉蝉眼睁睁看着就在沈放应付其他人的时候,有一个原本倒在他后面的混混,挣扎着又爬起来了,还抄着一根粗如胳膊的砍刀劈头就往沈放头上打去。

咣当一下。

砍刀还没碰到沈放,那个混混头上却被重重打了一石头,咣的一下又倒下了。

打人的是姜凉蝉,她眼疾手快的捡了一块石头,在他打到沈放之前,一石头拍在了他的脑门上,把他又重新打晕过去。

沈放回头看了一眼,瞄到这一幕。

姜凉蝉见人晕过去了,松了一口气,比了比觉得还是那个混混的砍刀好用,又长又重,堪称全场最佳武器,遂抽出来拿在手里,警惕的盯着混战圈,想要伺机敲人闷棍,给沈放帮忙。

刀还没挥出去,就被人从手里抽出去了。

姜凉蝉本能想要抢回来,抬头一看,是沈放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到她这里,抽走了她的砍刀。

“后面等着。”

他挡在她面前,一边用从她手里抽的砍刀当武器,击退想要过来抓她的人,一边语速极快的丢下一句话:“滚回去躲好。”

不得不说,因为姜凉蝉的出现,沈放的工作量加重了。

原本他们都被他架住,但是姜凉蝉一出现,很多人就转攻姜凉蝉。沈放不得不快速解决这些人,身上平白挨了一些伤。

等到衙门派来的官兵到这里的时候,混混们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哀嚎。

姜凉蝉迅速对官兵表明身份。发现报官的原来是丞相府的女儿,官兵们更是重视了几分,对这两人千恩万谢,然后效率极高的把这群人带去了衙门。

人都走了,小巷道安静了下来,姜凉蝉狗腿的跑到沈放旁边,小心的问道:“沈放,你有没有哪里受伤?我找人通知府里来人,把你送回去,咱们瞧瞧大夫吧?”

沈放靠在墙上休息,闻言瞥她一眼,嘴角扯了扯:“怎么,用完了就不叫豹哥了?”

姜小弟:……

“豹哥,”姜小弟卑微地顺从,“豹哥,您受的伤重不重?伤哪里了?咱们瞧大夫吗?”

“豹哥”随便一摆手:“没什么伤,就是有点累罢了。要是你最后不冲出来,我连这点累也不用受。”

姜小弟感觉想要篡了老大的小火苗在心底缓缓升起。

她忍不住道:“我是为了帮你处理背后你看不见的敌人才冲出来的,要不是你过来让他们注意到了我,我可以一直在后面捡漏打怪的,我机智的很呢,根本不会拖累你。”

豹哥闻言扭头,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眼睛。

姜凉蝉毫不退让的盯回去,两个人互不相让的对视。

片刻之后。

姜凉蝉卑微低头:“对不起,豹哥,我错了,是我僭越了。”

沈放眼神微微闪了闪,嘴角一勾,直起身体:“行了,走了。”

他走在前面,似乎是不经意间,问道:“刚才,遇到这些混混的时候,你怎么不先表明身份,要等到衙门的人来了才说?”

按照姜凉蝉的做派,她是一向眼高于顶,动不动就是“我宰相首府之女”如何如何,断没有遇到今日这种事还不拿出来说事的道理。

姜凉蝉挠了挠头,因为她还没有入戏太深?将近二十年都是无依无靠的身份,习惯了遇事靠自己,还没生出一种遇事就以丞相女儿身份自居解决问题的本能。

而且,刚才那个瞬间,她下意识的直觉,就是不要说。

但是姜凉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好道:“我爹让我禁足几天,我怕让他知道了。”

沈放没有追究答案,只道:“幸好你没说。”

他跟三教九流都打过交道,这些混混性情蛮横又愚蠢,心里没有点道德和王法,以官压他们,除非是官府用兵力压下,否则他们这两个年纪轻轻的达官贵人孩子出现,不但不会让他们惧怕、逃跑,反而让他们觉得多添了麻烦事,更是会一开始就下足了力气,要致他们于死地。

被普通路人看到了,他们随心所欲的处理,被官家子女看到了,为了怕后续麻烦,他们一定要杀了灭口。

这些人个个都有刀,若是一开始就下死力,沈放还真的不好应付。

姜凉蝉本能的反应,让那些混混虽然愤怒,但是容易轻敌,以为不过是一个吓坏了的小姑娘和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开始没用全力,反而给了沈放时间。

不知道沈放在想什么,姜凉蝉的心思,转到另外两个人身上了。

刚才那两个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过衙门的人既然来了,他们应该就是成功脱险了,还去报了官。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孩,在京城里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算了,她现在能认识几个人。

不过沈放在这京城里久了,说不定能认识?要是知道是谁家的孩子,以后可以去探望下,伤的那么厉害,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姜凉蝉快走几步,追在沈放后面问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两个小孩子是哪家的?”

沈放蹙了蹙眉,摇了摇头。

姜凉蝉还在自言自语:“也不知道他们家里有没有人来接,现在怎么样了。”

沈放顿住了脚步:“你很关心他们?”

姜凉蝉理所当然:“既然救了,就希望他们好好的啊。难道你不是吗?”

我可以是,但你不会是。

沈放心里的疑点,从前几天开始发酵,到现在这一刻,清晰地放大了。

他还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巷子口,姜凉蝉“啊”了一声,快步从他旁边跑过去了。

沈放一抬眼,也看到了,刚才被他们救的两个小孩,正艰难的拖着步伐,走到巷子口边。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