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劝我别浪回家生娃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大婚之日。

君墨尘起了个大早,毕竟要去迎接新娘子,傅灵也被豆苗拉了起来,她今天也是坐在主位上的人,所以自然是要打扮一番的。

“豆苗战神王爷劝我别浪回家生娃全文免费阅读,又不是我结婚,我起那么早干什么?”傅灵埋怨的对着豆苗说道。

豆苗理都没有理她,找出件水红色的衣裙:“小姐,就算你再不放在心上,今日你也是坐在那主位上的人,身为王妃岂能耽误?”

傅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着那水红色衣裙一脸嫌弃:“我不要穿这个,我要穿绿的。”

“小姐 ,今日是大喜之日,怎么能穿绿色?”

“不穿绿色我也不要穿这个水红色 。”

豆苗最后实在没办法,找了件在宫里穿过的衣裙,里面的红色,外面套了个白色的轻纱。

就在豆苗要将她头发梳成妇人的云髻时,在傅灵无比坚持的情况下,只要随意盘了下,披散下的发丝用了一根发带绑了起来。

“小姐今日要带妆吗?”

傅灵撇了眼那玉簪,奇怪的是竟然变成了淡淡粉色,白里透红的颜色格外好看。

“带,今日你一定要给我化的美美的。”当初狼狈不堪的来到这王府,如今的她也一定要光明正大的离开!

豆苗脸上一喜,还以为她是想通了,赶紧使出浑身之力帮傅灵打造。

···

将军府到王府起码要十公里以上的距离, 整个迎亲的队伍可谓是被老百姓围的水泄不通。

放铳,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沿途一路吹吹打打。

将军府内。

喜婆拿着梳子梳在楚婷的发丝,嘴里还在念叨着:“一梳梳到头,两梳梳到尾,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礼成~”

“老奴在此祝贺小姐与王爷同心一体,白头偕老。”不愧是喜婆婆,整个微笑的表情都给人一种喜庆的感觉。

楚婷看着镜子里头带凤冠,化着精致妆容的自己,这是皇家才有的尊荣,就连眉尾都洋溢着幸福。

“好好好,都有赏!”门口传来楚尤赤的声音,他一连说了三个好。

“多谢将军。”一屋子的丫鬟高兴的说道。

楚婷听到赶紧站起身:“父亲。”

楚尤赤看着眼前颇为娇媚的女儿,心中感慨万分:“好好。”此时无声胜有声。

战神王爷劝我别浪回家生娃全文免费阅读

府外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迎亲队伍显然已经到了将军府。

“哎哟,盖头呢,将盖头盖起,往后小姐的天人之姿就专属王爷了。”喜婆婆赶紧说道,一旁的丫鬟也将盖头拿了过来,准备盖在楚婷的头上。

“父亲,女儿不在府中的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楚婷扯住盖头的一角,美目中含泪对着楚尤赤是嘱咐道。

楚尤赤忙忙点头,这时楚秀与楚休也来了。

楚休心中也是百感交集,对着楚婷说道:“妹妹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父亲的,你也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楚秀也在一旁附和:“是啊,姐姐定要好生照顾自己,别让父亲担心才是。”

“将军,摄政王已经在大厅了。”小厮前来通报到。

“盖头盖起来吧,可别误了吉时哟。”喜婆婆说道,随后在楚婷依依不舍的眼神下盖头遮住她整个面部。

楚休准备上前拉着楚婷的手,被楚尤赤制止:“我来。”

他拉着与他最爱的人的女儿的手,亲自将她送往婚姻的殿堂,心中想到:“阿芜,我没有辜负你的嘱托,我们的女儿嫁给了她最爱的人···”

走到大厅的时候,一身穿着黑红相间的君墨尘仪表堂堂的站的笔直。

楚尤赤依旧恭敬的道:“请王爷安。”

君墨尘冷峻的脸上露出鲜少的笑容,虚扶一把:“将军客气了。”随后眼神瞥向一旁大红嫁衣盖着盖头的楚婷。

楚尤赤将楚婷的手放放在君墨尘已经伸出的手掌之中。

“臣将女儿给就交给王爷了。”他眼含不舍,郑重的说道。

君墨尘微微点了点头:“将军放心。”

喜婆婆晃悠着红色手绢:“还请小姐赶紧入轿吧,可别耽误了吉时。”

君墨尘拉着楚婷的手,将她送往轿中。

“起轿~”随着一声高呼,敲锣打鼓的声音再次响起。

令人震撼的一幕随之而来,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轿子旁边丫鬟瞬间扬起手中数不尽的玫瑰花,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这百年难见的婚礼。

一瞬间两边的百姓纷纷惊呼出声,这一场婚礼这段时日估计就是人们茶余饭后讨论的对象了。

楚尤赤看见这一幕 ,眼眶中的热泪就要流出战神王爷劝我别浪回家生娃全文免费阅读,他赶紧侧过头用袖子擦拭, 不让他人看出,看着君墨尘对待楚婷的态度,想必自然不会亏待她。

将军府的丫鬟看见这一幕,漫天的玫瑰花雨让她们惊呼不已。

楚秀死死攥着手里手绢,眼中既羡慕又怨恨。

战神王爷劝我别浪回家生娃全文免费阅读

···

此时的摄政王府已经坐满达官贵人,君舍离跟君涌泉也来了。

还没等管家说话,君涌泉就拉着管家问道:“皇嫂呢?她在哪?”

管家看着小公主焦急的模样有些不明所以:“请皇上安,请公主安。”

众臣看见也纷纷行礼:“请皇上安,请公主安。”

君舍离道:“今日乃是皇叔大婚之日,众卿不必多礼。”

“谢皇上。”

“哎呀管家,我问你皇嫂呢!”君涌泉着急的问道。

管家回道:“呃···王妃许是在后院。”

君涌泉提起裙子就要向后院冲,君舍离一把扯住她,用眼神示意不要冲动,君涌泉只好撇撇嘴,站在君舍离的身后不再说话。

君舍离跟君涌泉被安排在上座,等待着迎亲队伍的归来。

不知是谁说了声:“既然丞相是没来吗?”

“自然是不会来的了,你忘记之前太后是将这楚小姐赐给丞相之子的了吗?如今又有何颜面?”

“话虽说是这样说,但是这毕竟是摄政王的婚礼,不来是不是也她说不过去了。”

“想当初王爷娶王妃的时候都没有像今日这般隆重,说的难听点,就是跟王爷抢,如今王爷这般重视,若是来的话就真的打脸了。”

“也是,不过说到这王妃,今日怎么没看见啊?”

“谁又知道呢,今日打脸的何止是丞相府那!”

“呃···哈哈哈···说的是,说的是啊!”

君涌泉石子听不下去了:“你们说够了没有!”

两人一顿,面上有些许尴尬,随后悻悻然的闭上了嘴。

“涌泉。”

“皇兄,你难道都没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吗?”

“你若是不想给傅灵惹麻烦,今日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皇兄!”

“我自有分寸。”他让傅灵回到王府,可不是为了让她离开。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