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觉的救世主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第六章 对哈利的刁难

西弗勒斯在最后爆发而出的崇拜眼神中转身退出休息室,衣袍在他身后乌云般的翻滚,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威压。

然后愤怒的转向通往校长办公室门口的密道里。

***

哈利波特在霍格沃茨历经安然待了很长时间,于此同时他也确定了斯内普是真的非常的厌恶他,甚至是恨他。这使他十分的不理解,为什么呢,自己除了之前遇到的那一面,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那又是什么使得教授对自己产生了那么强烈的恨意。

他想到之前斯内普对他解释他不是一个怪物的事情,还有向他介绍霍格沃茨的时候。哈利低落了一段时间,甚至是有些委屈,这在他看来是十分莫名其妙的。直到被通知第二天有两节魔药课,他无措了一下,才在心里小小地反驳自己,说不定接触的时间一长就好了呢。

他抱着这样的想法鼓励自己。

而第二天西弗勒斯从地窖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打定的主意却是让波特彻底的厌恶他甚至敌对他。

而这一切哈利毫不知情。

西弗在上课前一分钟气势汹汹地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上,然后狠狠地推开了魔药教室的门,门哐的一声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小狮子和小蛇们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到的就是一脸不善而又阴沉的魔药教授站在门口的样子,这让他们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哆嗦。

斯内普环视了一圈,发现波特小狮子被吓的小脸苍白,这让他稍微满意了一下,然后大步踏上讲台前。

他把教材放到桌子上,伸手拿起了点名侧前后看了看,然后特意看了一眼下面波特所坐的位置,那个小子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于是西弗勒斯也没有理会的开始点名:“阿德尔曼阿科曼”他轻声说道,眼睛环视了一圈教室。

下面有一只小蛇立刻就紧张的喊道,这一幕使得汤姆在他的意识里哈哈大笑起来。

[嘿西弗勒斯,你可真厉害,我以前遇见的教授还没有过这么具有威慑力的。]他意犹未尽地咂咂嘴撺掇道:[我敢保证你一定能和邓布利多对着干。]

[我想我这么干过很多回了,而汤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闭嘴。]斯内普冷笑着回答。“托里斯艾伯特。”他继续点名。

汤姆自动忽略了斯内普让他闭嘴的那句话,他继续聒噪:[哦!那一定很精彩,记得下次见到邓布利多的时候告诉我。]

西弗勒斯很快就点到了救世主,他动了动唇角:“哦,是的。”他没有去看下面坐着的哈利,只是盯着点名册上的那行名字轻声说到:“哈利波特,我们新来的–大名鼎鼎的人物。”

他对着大名鼎鼎这个形容词极尽讽刺。

汤姆在他的脑海里叫好:[你早该这么讽刺了西弗勒斯不自觉的救世主全文免费阅读,真是漂亮,我想我被这么说话一定压不住怒火的跳起来给他一拳,呃我是说你干的非常好。]

西弗勒斯照例无视了汤姆的话,他看着下面年轻稚嫩的小脸,包括他那优秀的教子德拉科,然后刻意的没有去注视救世主的脸色点完了所有的人。

看着下面毛茸茸脑袋,自己唇角缓慢扯出一个威胁而又阴森的弧度,年轻的魔药大师缓慢开口:“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他的声音要比耳语略高一些不自觉的救世主全文免费阅读,显得阴气森森。

教室的每一个人都清楚的听清了他说的任何一个单词,斯内普漆黑毫无情绪的眼眸扫过小动物们,特意在波特的身上多停留了一下,眼中是毫不掩饰的轻视:

“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西弗勒斯提高了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强烈的威慑力使得教室里静谧一片,他的教子甚至不知道他的教父有如此强大的威压,那是一种即使不费吹灰之力也能让大家情不自禁恐惧的能力。

尤其是在他的眼神盯住你的时候,那视线甚至想让你崩溃的丢掉魔杖不战而逃,或者连逃跑都做不到。德拉科得意洋洋地庆幸着自己有这么厉害的教父。

“波特!”

西弗勒斯漆黑没有光泽的眼睛紧紧地看向坐着的有些无措的小救世主,“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水仙……,斯内普稍微闭了一下眼睛,只有自己知道水仙代表了什么,那在维多利亚的花语词典中代表着百合的意思。而苦艾意味着缺席,是痛苦的悲伤。这是他最深沉的内疚。

如果我现在做的一切是在赎罪,那么莉莉你可不可以原谅我。西弗勒斯牵了一下唇角,似哭非哭的表情却又在下一秒飞快地隐匿,原本无光的双眼显得愈加空洞,可是我知道,我永远也原谅不了我自己了。

哈利看起来不大好,他站在那里嗫嚅了半晌,垂头丧气的低头:“我不知道,先生。”

斯内普的胸口微弱的起伏了一下,然后掩盖性质的表现出了轻蔑,他撇了撇嘴,然后嘲讽起来:“啧,啧——看来名气并不能代表一切。”

很显然自己指的名气是整个巫师界都崇拜着救世主哈利波特。

然后他这才注意到了旁边一个蓬松头发小女巫的举手,高高的仿佛急于展示自己,但他并不给予理会,只是继续看着低着头的哈利。

“让我们再试一次吧。波特,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他随意地找了一道问题,根本不抱波特知道答案的希望询问。

因为他知道这个救世主像极了他的父亲。

“我不知道,先生。”哈利果然回答了不知道,但他的表情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至少在这方面他一点也不像他的父亲。

“我想,你在开学前一本书也没有翻过,是吧,波特”

斯内普决定最后提问一道问题后就上课,只要过了今天上课刻意刁难救世主的事情,之后他就该会敌视自己了吧。无论知不知道原因,人对于仇视自己的人肯定不会增加什么好感。

他走过去近距离的看着哈利,然后发现他那旧旧的还缠着胶带的眼镜,桀骜不驯就像他父亲那样杂乱的鸟窝头,以及那和莉莉颜色一样的碧绿的眼睛。

此时他正努力的看向自己,好像要压倒那股惧怕一样,但依然透露出委屈和无措两种情绪,还有一股愤怒。

“波特,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他轻声细语的问出,然后很不开心地看见旁边坐着的那个小女巫站了起来,手臂直直的的伸着,西弗勒斯始终没有看向她,而是盯着哈利波特的绿眼睛。

“我不知道……”哈利这么低着头回答,头发遮盖住眼睛让西弗勒斯看不见他有些难受的神情,西弗自然也看不到了那双绿眼睛。

他抱臂充分显示了他的轻蔑,而后转头对着赫敏开口:“坐下,格兰杰小姐,我想我没有让你站起来。”

西弗勒斯占用身高优势高高再上的看着哈利:“让我来告诉你吧,波特,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就是一服生死水。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至于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则是同一种植物,也统称乌头。明白了吗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

他环视整个教室放大声音,教室里瞬间发出了一阵摸索羽毛笔和羊皮纸的沙沙声。在一片嘈杂声中斯内普返回到他的讲台,眼睛依旧看向哈利:“波特,由于你自大和没有预习,格兰芬多会为此被扣掉一分。”

[你应该多扣几分的。]汤姆在他的意识里抱怨,斯内普照例忽视他而后将学生分为两人一组,今天他们要学的是疥疮药剂。一个十分简单的入门药剂,用来教导那些第一次接触药剂的一年级们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他缓慢下来语调为他们讲解制作的步骤和需要的材料,而后写在黑板上。

确定自己讲得毫无遗漏之后才让他们动手制作,汤姆用着怀念的语调说他的第一堂魔药课也是制作疥疮药水。

斯内普在教室里走着,黑色的斗篷在身后翻滚出强烈的气势,他听见德拉科小声地发出惊叹,对着自己的组员炫耀:“看到了吗,那是我的教父!”

西弗勒斯假装自己没有听见的绕到教室的另一端,他包容了自己教子小小的炫耀,这在自己看来是无伤大雅的–马尔福本身就有炫耀的资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午时已到–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