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乱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作者山羽 雨声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这些天,美国民众不只感受到历史的暴风雨(喀布尔时刻)。

8月29日,四级飓风“艾达”登陆路易斯安那州南部,袭向新奥尔良市。尽管“艾达”很快北上、为祸纽约,但也足以使新奥尔良的市民们纷纷回忆起16年前的“卡特里娜”

——那是一次天灾,更是人祸。

16年前,也是8月29日,“卡特里娜” 飓风在新奥尔良登陆,造成1800多人死亡、百万人流离失所。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圈哥记得,也正是那一场灾难,戳破了当年一些“公知”吹大的牛皮:美式民主制度有着极强的灾害应对能力。

飓风不是风景线,却是社会断层线

当年“卡特里娜”来临前,新奥尔良人信心满满地认为自己被防洪堤牢牢地保护着,然而飓风及其引发的洪水却轻易地击破了堤坝。

灾难不止于垮坝。当地政府在飓风袭击前不到24小时才宣布强制撤离,却几乎没有采取任何协助措施,导致成千上万人,尤其是贫穷的非洲裔民众被迫留在了这座城市。

“在这个社会里,许多黑人被贫穷所困和孤立,就像被种族隔离法案所束缚一样。”福特汉姆大学非裔美国人研究教授马克·奈森当时撰文表示,“卡特里娜”飓风揭示了美国因深刻的社会分裂而撕裂的断层线。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灾难发生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互相推诿,更是导致对救援力量的调动迟缓,灾民缺衣少食,灾区暴力事件频发。

有媒体曝光,美国政府下拨的救灾款中,约有16%被冒领或滥用。尽管当年美国政府很快决定拨款500多亿美元用于灾区重建,但是直到灾难发生后的第七年,第一笔联邦重建基金才真正投入到新奥尔良黑人聚居区的重建工作中。

大风吹过,云开雾散。“公知”们嘴里的美国“救灾能力”“问责机制”,原来纯属虚构。

处于灾难中心的仍是穷人

当年“卡特里娜”飓风的抗灾不力迅速遭到了美国媒体、民众的广泛指责。倒是一些中国“公知”执迷不悔,接着吹嘘美国的“自我纠错能力”:这次救灾不行,咱看下次!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16年后,“艾达”来了。新奥尔良市市长坎特雷尔提醒市民,由于“艾达”增强速度极快,已来不及采取相关措施疏散39万名市民,呼吁市民自行撤离,留守家园的人或面对长期断电。

没有能力和资金离开的,仍然还是当地的低收入人群与弱势群体。

美联社报道了一位年轻人罗伯特·欧文斯,他没钱购买汽油以及预订酒店房间来逃离城市,他所在社区的许多其他低收入居民也面临着相同的困境。

“我们不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事实一次次地在各个方面打击着我们,虽然我们尝试改变贫穷的状况,但事实仿佛是我们需要因为贫穷而付出更多。”欧文斯无奈地说。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这次飓风过境,防洪堤没有垮塌,但整个新奥尔良市还是完全失去了电力,路易斯安那州超过百万人无电可用。在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恢复电力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在这个飓风灾害频发的地区,16年的时间,为什么不能让这里准备得更好?

“如果只是针对上一场灾难做准备,我们永远不能准备好应对下一场灾难”。威达信集团一名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卡特里娜”飓风后政府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了防止灾难性的洪水再次发生,而在供电系统等基础设施方面所做的工作则不够充足。

圈哥发现,“卡特里娜”飓风之后改善电力保障的钱,其实也不能说没花。2018年,路易斯安那州最大的电力公司安特吉公司曾不顾附近非洲裔及越南裔居民的强烈抗议,在新奥尔良市东部新建了一座天然气发电厂,声称可以在紧急情况下维持电力供应。然而,面对飓风“艾达”,这座发电厂却并未起作用。

这让附近居民感到气愤,纷纷指责安特吉公司与市议会合起伙坑人。

不同的灾难,相似的剧情

冷战结束以来,不少“公知”认准了这一点:资本主义的私有化、自由竞争机制保障了美国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然而,两次飓风过后,新奥尔良的市民恐怕是不会相信了。

相似的剧情在得克萨斯州上演。

今年2月,一场冬季风暴袭击得州,造成持续数日的大规模停电,一度波及全州超过400万用户,许多家庭只能靠生火抵御寒风。低温和断电又在多地引发水管爆裂、供水设备停运,给当地居民造成严重生活危机,数十人在“电灾”中死亡。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面对本国灾难级的灾难应对,把“问责”奉为全球“良治”前提的美国官员却只会推诿甩锅,且思路“清奇”。

得州科罗拉多市的市长蒂姆·博伊德称,寻求救济的人让他“感到恶心和厌烦”,(遇到困难就找政府伸手寻求援救的行为)是“社会主义政府的可悲产物”。

这真的让圈哥“叹为观止”:除了应对灾情不灵,得州官员既“通晓”国际政治,又精于美国国内的政治争斗。

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将断电归咎于风力和太阳能发电机,试图把这次灾难作为反对拜登政府“绿色新政”的新抓手。前州长里克·佩里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只要不让联邦政府插手得州事务,得州人可以忍受三天以上的停电。”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然而,美国的资本可以!

美国媒体报道称,“电力供应商可以通过向得克萨斯州客户供电收获回报,但它们并不是必须要这样做,也不会因为在紧急情况下长时间不能供电而受到惩罚”。

简单来说,一切都交给了市场和竞争。

面对民众的愤怒,得州州长阿博特也不得不承认,只靠市场激励措施是不够的,呼吁立法者强制电力供应商为极端冬季风暴做好准备,并表示国家也应该提供资金以实现这一目标。

圈友们姑且听之吧。逐利,可是资本的天然属性。

寻求社会公平的因子,

早已消散在美国的政治衰败中

“给需要保障的人以保障;终止少数人享有的特权;保护所有人的公民自由权;让所有人在生活水平不断普遍提高的情况下享受科学进步的成果……”

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时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炉边谈话”鼓舞了很多失去生活希望的美国民众。

近九十年后,现在的美国人抚今追昔,会产生何种感想呢——

“黑命贵”运动在全美蔓延,美国社会对少数族裔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积重难返;在历史罕见的疫情中,穷人的生命安全显然更加没有保障;占领华尔街运动十周年之后,1%的富人占有的财富从不到30%上升到35%;科学进步的成果早已让美国成为世界军力最强大的国家,却难以阻止一些政客散布“口罩无用论”,也难以避免60多万个生命的消逝。

吹乱“公知”方寸的,不止这两次飓风

用政治学者的话说,这确实是一种“政治衰败”。

在圈哥看来,“罗斯福新政”中那些寻求社会公平的因子将乱全文免费阅读,早已消散在美国以霸权为终极目标的政治演化(衰败)进程中:一方面以意识形态为“利器”,将美式民主人权标榜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价值”,另一方面以自由化、私有化、市场化为“法宝”,对外输出新自由主义经济发展模式。

结果(祸害)众所周知。被“公知”们奉为灯塔的美式民主人权,在大中东地区已成为灾难之源;被“公知”们视为圭臬的新自由主义理念,则坑了世界上不少家底不错的发展中国家,让它们纷纷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有一种谎言,连自己都一起坑——美国这些年的政治衰败、经济衰退、社会撕裂,何尝不是源自人权的虚伪、资本的独大和霸权的幻梦!

主张美国“第三次重建”的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如此希望:一劳永逸地结束富裕白人的寡头统治,建立一个在投票站、学校、诊所和工作场所人人平等的美国。

这可谓触及灵魂的思考。

大江东去,大浪淘沙。“公知”们吹过的牛皮、编过的神话,都已被时代的浪花淘尽。

圈哥想说,检验政治好坏的将乱全文免费阅读,永远是民心向背——就这么简单。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