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干记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薛公子道:“‘韶光酒仙’舞?敢自夸一绝?那便先与众人展示下,也让本公子开开眼!”

红衣女子领命,与那孙掌柜耳语数句,孙掌柜退下后,很快六名青衣小生每人手捧一翠绿色青釉八棱细颈净瓶,走上前来,然后将酒浆注满每个净瓶,并示以众人真实无误。

小生们手捧净瓶环绕红衣女子,将其围于垓心,红衣女子一拍手,立于一旁的琵琶女立时拨动琵琶,乐音骤起,红衣女子旋跃起舞,如一团跳跃灵动的焰火,俊逸如鸿,巧似春燕,裙裾飘飘,惊艳绝伦。

只瞧她翻、转、伸、跳、勾、踏无不紧扣韵律节拍,身子时而作娇柔无骨之状,时而迅捷无伦作刚健之态,如落花迎风飞舞,似暗夜烈焰煜耀。每当音律节拍变换之际,小生们便将装满酒浆的净瓶抛给红衣女子,令众人拍案叫绝的是,净瓶仿佛黏在了她的身上。她或握或夹或勾或顶,六只酒瓶于她周身上下旋腾倒换,舞步紧扣音律丝毫不乱玄干记全文免费阅读,瓶内酒水不洒不溢,时而顶于头上,时而勾于足间,时而握在手中,时而飞至空中。红衣女子犹如醉饮的花仙,一会儿举杯邀明月,一会儿对影独自怜。

道是:“冰肌玉骨内心寒,恨满胸间梦难眠。但见红裙翩翩舞,定教贼子债血还!”。

薛忠秉不停赞叹道:“好身法,好舞技,此舞只应天上有!”岳青暗自心惊:“此女身手了得,以习武之人看来,她若弄起刀枪,与其交手,怕是连我也不见得占了上风!”想罢他不禁警觉起来。

孙掌柜很是得意,心想在诸位主子面前大大露脸,惹得主子们开心,日后自是财源广进,名利双收了!

薛公子与岳青说道:“可惜,可惜!”。

玄干记全文免费阅读

岳青不解,低声道:“大人,若是觉得此女合意,您收入府中便是,有何可惜!”

薛公子摇头笑道:“你呀,就不懂了,我是可惜了一桩好生意,若此女面目没有毁坏,这等倾绝一世的佳人,献给太子殿下,多好!可惜啊!”

岳青方明白薛公子的意思,忙恭维道:“大人明智,俺这粗人,怎能料到大人的聪明心思!”薛公子听罢得意哈哈一笑。

一曲舞罢,众人惊呼连连,全场掌声雷动,六小生手持净瓶退下,红衣女子敛衽谢幕回礼。她接着说道:“奴家再为大人们弹唱几曲,然后奴家便展现真容,只怕那时惊到各位大人,还望大人们莫要见怪!”

红衣女子端坐龙唇琴前,双手轻拢慢捻缓缓唱道:“千娇花态云情缈。晓日晨啼早。浅描昨夜醉怡容,漫思不知何日又重逢。雍容玉贵双明睐,绻眺山前海。两心天涯各凝眸,任是风月无情也无由。”

琴声绵绵,歌声清婉,哀而不伤,更兼情深意切,听得嘉宾们不禁忘神称叹。红衣女子眼中泪光点点,众人只留心听曲,却无人知晓她此刻悲愤交加的心情。

说起这红衣女子的身世玄干记全文免费阅读,需从华夏多年前皇位之争说起。薛亨父子将其全家老少几乎斩尽杀绝,仅留一收尸老仆,老仆于死人堆中将她救出,那时她尚在襁褓,右侧脸面被兵刃削去大片面皮,加上大火灼烧,右脸容貌尽毁。老仆带她逃亡至酋氐国,化名为唐明香,长大成人之后,老仆将其身世悉数告知与她。

玄干记全文免费阅读

唐明香长于异国,常遭酋氐国人歧视欺凌,性情变得冷傲无情,每每想到自身家破人亡孤身一人,颠沛流离的命运,便无比仇视华夏国人,誓欲报仇雪恨,杀尽华夏国人,方解了这心头之很!

明香天资聪颖,禀赋异于常人,由老仆将其送至酋氐乐馆学习琴艺,她琴艺超绝,常在酋氐国京都酒肆卖艺,十几岁便已冠绝西京。算来机缘巧合,酋氐二王子裕天长仁雅爱音乐,常流连于京都乐馆,与明香邂逅,时常切磋琴艺,渐成知音。

裕天长仁将明香引荐给王公贵胄们,并给她起了一个酋氐国名字–“裕天惜月”,很快唐明香为酋氐贵族阶层接纳。两人虽彼此暗生爱慕之心,无奈明香乃敌国流亡之人,面有残疾,酋氐国主断然不会应允,裕天长仁有意成为储君,不敢擅自主张,违背父意,便将爱意深藏心底。明香知晓裕天长仁的苦衷,当下只念着为家人报仇雪恨,这份情感便暂且放下。

酋氐国人身材高大瘦长,比华夏人高出数尺,皮肤与瞳仁皆呈赤黄色,须发青碧,刀剑从不离身,勇武好斗,民风以畏死为耻,言语文字与华夏颇为相似,酋氐常派学者信徒去华夏学习,后来两国关系渐渐恶化,民间不再往来。近年来上层贵族与武士开始豢养‘穷穷’凶兽,以之狩猎为乐。普通百姓以耕种狩猎为生。

唐明香师从酋氐武士、法师以学习武艺法术,十余年下来,其将刀法与所学琴艺融合,取法音律之妙,成为顶级武士。

近年来酋氐国主兴兵进犯华夏国,唐明香报仇心切,与裕天长仁计议,潜回华夏京师长阳以卖艺为名,与潜伏于华夏谍探呼应,刺探华夏军国情报。此次寻机刺杀薛忠秉,嫁祸薛亨死对头朱崇武,朱崇武为主战派元老,深为平武帝倚赖,支持他的能臣武将遍及朝野,与薛亨一党势均力敌,若能令薛朱两党自相残杀,华夏不战自溃,正是酋氐国主所期待的!

今日唐明香亲见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眼看将手刃奸贼,念及双亲与兄弟姐妹惨死于薛氏父子毒手,自己亡命天涯,容颜尽毁,泪水早已流干,心中唯有刻骨的滔天仇恨!

柔美的琴音,勾起她深藏内心深处已久的情思,不禁想起往昔与裕天长仁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如今有情不能相守,却孤身一人,身负报国杀贼的大任,一时间她百感交集,玉箸潸然,含泪深情唱道:“春光恹恹愁独倚,梦来携手谁同?浅寐眠迟深院恨重重。纨扇素手痴如醉,意绵花海红。今古相思苦,惜别画卷中。”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