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在中国美术史上,凡论及唐到元之间的绘画成就时,人们往往对吴道子、米芾、赵子昂等津津乐道,却很少谈到画僧的成就;同样的在区分画家身份时,美术界也仅有“文人士大夫画家”、“民间画工”、“宫廷画师”三种类别的划分,画僧亦遭到忽视。只有当在讨论明末清初的绘画时,人们才注意八大、弘仁、石谿、石涛、无可等画僧群体的成就,似乎在此之前画僧并无一席之地。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事实上,在注重美术环境的佛教界,唐五代至宋元时期就已经涌现出许多的画僧,且在山水、人物、花卉、动物诸画科中皆有建树,它们不仅与文人士大夫画、民间画工画、宫廷画师画相埒,而且还形成自具特色的“画僧画”,对促进了明末清初画僧群体艺风的成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为中国文化史的发展增添了绮丽壮阔的波澜。

人才济济的画僧(唐至元)

唐五代至宋元时,有许多文人士大夫画家、民间画工以及宫廷画师等,创作了数量众多的佛像、寺院山水画等表现佛家思想的作品,但在僧人中也不乏才雄艺术高的画家。由于历代史家的偏好政治,疏略艺文;偏好儒学,疏略释道,故而对画僧的记载相对地显得少之又少;加上画僧往往隐于禅林,超尘脱俗,更为外界所不窥,因此史书对画僧的活动着墨不多,亦就很自然了。然而即便如此,画僧之艺术光辉却难以湮没。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1、唐代的画僧

山水画:

有唐一朝,著名的画僧首推唐代中期的道芬,他是会稽人,擅长山水、松石,常为江南等寺院创作壁画。唐诗人顾况在其《稽山道芬上人画山水歌》中曰:

镜中真僧白道芬,不服朱审李将军;

渌汗平铺洞庭水,笔头点出苍梧云。

且看八月十五夜,月下看山尽如画。

顾况将道芬与当时的山水大画家李昭道、朱审等相提并论。可见道芬的绘画才能是非常突出的。据记载,道芬作画时十分投入,以致经常废寝忘食,最后因劳累过度而逝。

此外,稍晚于道芬的画僧智晖的绘画才能也十分突出,智晖,俗姓高,陕西人,为洛阳中滩浴院僧人。他好写诗,尤擅长画山水,常常乘兴作壁画,以小幅山水为佳。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人物画:

唐朝进入到唐玄宗统治时时,文化的发展达到了一个高潮,涌现出许多擅长人物画的画僧,其中吴道子的弟子师道就是其中之一。

据《寺塔记》记载,师道善绘佛教人物,曾为京城长安安国寺画释梵八部护法诸天,虽未施彩色,却已形神兼备,威武庄严,驰名远近,成为当时画坛绘制护法诸天的样本。

而与其同时的另一位画僧法成,则善绘菩萨像,其所作《先天菩萨画样》十五卷,更是受到长史魏奉古的赏识,最后被推荐入宫,被当作绘制菩萨像的样本。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另外据《历代名画记》、《图画见闻志》等记载还有法明、智俨、瑰师、义全为等人都是绘画才能突出的画僧。以上种种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全文免费阅读,足见唐代画僧之活跃。

2、五代十国

山水画:

五代十国是中国的大分裂时期,但是以佛教所倡导的和平而深得人心,甚至得到更大的发展,此时画僧亦叠出如云,不减前代。其中山水画僧首推以南唐末之巨然为最著。

据《宣和画谱》,巨然是江宁人,居于金陵开元寺,为山水画大家董源的弟子。宋灭南唐后,他随李后主至汴京,居于开宝寺,遂以画艺超群而声誉鹊起。曾应邀为学士院创作《烟岚晓景图》壁画,它的作品岚气清润、平淡天真,以得江南山水旷逸萧散之趣而令人耳目一新,与董源并称“董巨”,成为继荆浩、关仝北方山水画派之后,卓然杰出于画坛的江南山水画派大家。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归于巨然名下的存世的作品,目前有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之《秋山问道图》、《层岩丛树图》以及上海博物馆所藏《万壑松风图》等。

人物画:

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全文免费阅读

五代的人物画僧中,尤其以前蜀的贯休最有名。据《唐才子传》记载,贯休婺州兰溪人,字德隐,号禅月大师,俗姓姜。他早年出家,云游苏、杭一带。唐昭宗时期,为避乱入川,以才学受前蜀国王王建的礼遇,得赐紫衣。他善诗文,著《禅月集》;工草书,有“姜体”之称,时人譬之如唐僧怀素。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尤让人叫绝的是,是他所创作的罗汉像颇有夸张之美,或庞眉大目,或朵颐隆鼻,或倚松石,或傍溪流;胡貌梵相,曲尽其态;古野之容,别树一帜。今日本宫内庭珍藏传为其所作之《罗汉图》,系镰仓时期日本留学生携归。

继贯休之后,后蜀的画僧继之而起,他擅长于佛教画像。《益州名画录》记载他曾为成都兴国寺浴室院、大圣慈寺三学院、揭谛堂等处画大型壁画,以《达摩西来人物图》著称。他所绘人物、山川、草木、禽鸟皆栩栩生动,僧俗叹为观止。

3、北宋

山水画:

两宋时期,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市阶层的审美的不断变化。此时画僧更是人才辈出,各领风骚,画科范围相比较之前亦较扩大。北宋早期的山水画僧以善作写意小景的惠崇最著。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惠崇,福建建阳人,工诗擅书,与赞宁、圆悟等有“九诗僧”之称。他擅丹青,尤为出众。所画寒汀远渚、烟雨芦雁,展示了江南村野的萧疏虚旷之象,富有逸致。著名大文豪苏东坡在其《东坡集·题惠崇春江晓景》中云: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篙满地芦牙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可见当时包括士大夫阶层在内皆对惠崇画中有诗、情景交融的艺风发出由衷地赞美。

另外,还有以画太湖石而闻名遐迩的画僧修范也被世人所推崇。其所绘湖石或状若云层,或皴如波澜,奇崛多变,而崚嶒玲珑,自成一格。

北宋中期之后,出名的画僧有江阴的象微和和州历阳人德正。他们都以善于画水而出名。据《江阴新志》记载,象微曾为江阴广福寺法堂楣间画水图,其所绘之水,或白浪滔天,汹涌澎湃;或微波荡漾,春水如天,皆有一种灵动不拘、随物赋形之妙,时人称作“象微水”。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画僧德正好游名山大川,归而绘所见作卧游,画风清雅,诗意洋溢。他兼工白描人物,有李公麟爽利之风。

人物画:

作为中国画中的人物画,一向都是画僧的强项,北宋也不例外。当时善绘肖像的画僧,有宋初活动于京城的法相,林逋在其《林和靖诗集》中赞其画艺曰:

禁寺诸供奉,如师艺学稀

与其同时的另一位画僧平上人,曾为大学者李觏画肖像,也甚得神韵。

据历史记载,北宋诸帝好请画师画御容,宋太宗时,京城相国寺僧无霭就应召为皇帝写真,以技高而受到太宗的褒奖。他兼工画竹,刘道醇称他与五代画家唐希雅、董羽同为开写竹画科的先驱。

另外据《图画见闻志》记载,宋仁宗时,嘉禾僧人维真,应召赴京画御容,称旨,赏赍甚厚,一时名公贵人皆以他画像为荣。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此外,北宋的佛教人物画僧亦身手不凡。彼时有江阴人昙素,曾为江阴广福寺西庑殿后壁绘《梁武帝召张僧繇写志公变相图》,笔力遒劲,神气欲生,见者莫不惊奇不已;吴县人法能,善绘罗汉,有《五百罗汉图》,形态生动,各具个性。秦观将他譬为东晋大画家戴逵;成都清凉寺僧智平,以擅长绘观音出名,曾为水陆院普贤阁画观音像,颇得慈祥威仪之旨……..。总之,北宋出名的画僧蔚为壮观。

花鸟画:

北宋时期,花鸟画的发展也得到很大发展,比如宋徽宗就是一位很著名的花鸟画大家,在北宋前期的花鸟画僧中,尤以江南为盛。与晚唐画僧同名的梦休,好用颤掣之势作花鸟竹石,多飞白墨趣,虚实相间,分外灵动,给人以美的享受;又毗陵人居宁,所画草虫,笔力劲俊放逸,墨简而趣远。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宋诗“开山祖师”梅尧臣在其《宛陵先生集》有诗句评其画曰:

宁心实神授,坐使群辈伏

进入北宋中后期,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和交流的增多,花鸟画僧渐渐地不再局限于江南一隅,据《画继》、《山谷集》、《画史会要》等记载,当时所记载的善绘花鸟的人更是很多。尤其是以《山谷集》所载之善绘梅花的会稽人仲仁最出色者。

《山谷集》记载仲仁酷爱梅花之高洁,便在寺的周围遍植梅树,每逢花盛时节,乃移床于梅花之下,呤咏终日;他所画之梅,改傅彩为水墨,甚得清雅之风。

4、南宋

山水画:

宋赵构南渡后在临安建立南宋,彼时政局稍安时,便开始恢复画院。尔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南方因相对无战事,因此经济繁荣,宗教、绘事亦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此时以山水画僧隆师为出名。其画风简率,以意取胜;此外淳熙年间的画僧老悟,所绘江南山水颇类巨然,得平淡天真之意。

南宋中期以后的山水画僧以德止最为出名,《画史会要》记载他书画诗文俱精,曾为庐山寻真观左右壁作山水画,朱熹为之题诗。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晚期时,山水画僧以若芬影响最大,他少年出家,云游江湖四十载,山川万象,摹记于心。晚年居杭州上天竺寺,将胸臆丘壑倾诸笔端,所作奔放简括,水墨淋漓,变金碧繁丽为苍茫雄奇,骇人心目。其所做的画作《庐山图》、《远浦归帆图》等,今藏于日本,深受日本观众喜爱。

人物画:

南宋最有名的人物画家是吴兴僧人梵隆,他所绘佛像,以高古游丝白描取胜,笔墨闲远,颇类李公麟。宋高宗极喜其画,每见辄品题之,并赐庵居于禁苑附近的万松岭金地山。稍晚于梵隆的画僧有江西的德源,亦善绘人物。

花鸟画:

南宋前期,,在花鸟画领域最具代表的画僧是因师,他以善画花果见称,所作葡萄,晶莹鲜熟,令人生津。此外剡溪画僧莹上人,以善绘梅花著名。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后期的代表画僧以法常独秀于众,法常号牧溪,四川人,住浙江天台山万年寺。富正义感,曾因抨击权相贾似道误国,而遭受迫害。他善绘猿鹤、龙虎、山水、人物等,皆随笔点墨,兼工带写而成,趣味简远,形似而神完;写生疏果尤见功力,富有天趣。法常的画作对日本的禅画产生巨大的影响,因此被日本列为国宝或重要文化财产。

5、元代

作为建立在铁骑之上的元代,虽前后不足百年,但因为统治者信奉藏传佛教,且倡多教并重,所以佛教长盛不衰;同时元代取消科举,许多文人不得入仕,受到民族歧视,乃转隐于禅,因此使佛界文化素养比以往有所加强。画僧的文人趣味亦浓烈于前代,画作写意功能得以深化,人们尤钟情于梅、兰、松、竹、葡萄等题材,借以抒写高洁之怀,尤其是花鸟画科出现前所未有的发展。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山水画:

元初山水画僧以“四隐僧”之一的本诚为著名。他山水学巨然,疏旷自然;兼工翎毛竹石。常托古人之名作画,以避世俗求索。与此同时的北方画僧溥光,及其法弟溥圆,也俱工山水,多中原雄峻气象。

花鸟画:

元代的花鸟画画僧以元初杭州西湖玛璃寺僧温日观为代表,他以善绘葡萄出名。他为人正直,曾面斥盗掘南宋皇陵的江南释教总统杨琏真伽。温日观好以草书法画墨葡萄,以手泼墨,然后挥毫,迅于行草,收拾散落,顷刻而就。可谓手指、毛笔合用,技艺高超,别出一格。他借葡萄以喻玄珠,表达皈依佛门、不肯阿附权贵的磊落襟怀。

漫谈历史上画僧对中国绘画史之贡献

与其同时并且为同乡的普明,则以画兰出名。他居苏州承天能仁禅寺、嘉定菩提寺。普明所作三千铁骑纵横诸天全文免费阅读,兰叶扶疏,幽香浮动,将兰花清高纯洁之象征含义,一一流露于缣素,深受僧俗的好评,以致江南一带出现“户户雪窗兰”的风俗。

画僧的美术贡献

以上史实不仅很好的地说明唐五代宋元画僧的人才济济,佛教界的多才多艺。而且还向世人昭示着,随着历史的演进,画僧们不断地在美术上大显身手,对佛教文化、美术事业、中外文化交流皆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在绘画的各个领域,如山水、人物、花鸟、动物等画科及美术理论、美术教育上皆有成绩。

因此,在中国绘画史上,画僧不仅谱写了灿烂的篇章,而且完全可以与文人士大夫、民间画工、宫廷画师相侔,在美术家的行列中占有重要的一席。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