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重生后全皇朝盼我死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天宫帝君殿白昊看着被玄铁链锁着的白泽露出了邪魅的笑容“白泽,你猜我今天看到谁了?……”“你把她怎么样了?”白泽急切的问到。“白泽,你现在都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想着那个魔头的安危。这次我没把她怎么样,相反我倒觉得被你重塑过的魅影挺有意思的,我现在不想那么快就杀她了,不过你如果在不告诉我神龙战甲和龙骨魔笛的下落那我就不敢保证……哈哈哈哈哈……”“你……我死都不会告诉你的!”“白泽,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让你看着她死。”白昊狠狠的说道。

忘川舞魅看着一片漆黑的望乡小筑心里失落极了,师傅怎么还没回来,他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即使有事出去也从不超过一天的。他该不会是回幽都了吧?不过师傅说不准我去幽都,怎么办?不如我偷偷去看看吧,远远的看看如果看不到师傅我就回来。她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这时丫鬟来报说是幽都的鬼王求见。舞魅立马从内殿跑出来,这时鬼王正在外面等着她“司主,请问是否看到我们王上了,他已经有十多天没有去幽都大殿了。”“什么?他不在幽都吗?我也正在找他。”“昨天帝君去过幽都,不过他也只是去了王上的寝殿就急匆匆的走了。”“寝殿,他去师傅寝殿干嘛?”“这我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说。”

“走,我跟你一起去幽都看看。”“好!”舞魅随着鬼王一起往幽都而去,可是越接近幽都舞魅的心就越疼,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耳边似乎也有个声音在呼唤她“来呀,快来吧,我等你好久了……!”她甩了甩头可那个声音并没有停止她知道这也许不是幻觉。“鬼王,你听到有人在说话吗?”她疑惑的看着鬼王。“没有啊,我什么都没听到。”难道真是幻听,不可能如果是幻听怎么那么真实。而此时天宫里的白泽似乎也感应到什么“不好,舞魅去了幽都。”他用尽了全部的灵力震段了铁链,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他硬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天宫,他看四下无人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回到了幽都,这时舞魅和鬼王正在往他寝殿走来可笑!重生后全皇朝盼我死全文免费阅读,他点亮了蜡烛推开了房门正好看到准备开门的舞魅。“师傅,真的是你,你跑哪去了?啊!你怎么受伤了?是谁弄伤你的?你伤哪儿了?”“哎!你这连珠炮的问话方式能不能改一改,你问那么多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哦!舞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站在那里不在说话了,不过此时她的心好似被什么揪着一样疼,她一下子用手扶着门晕了过去“魅儿,快帮忙把她送回忘川情司。”白泽此时顾不上自己满身的伤痕对鬼王说道。白泽熄了灯跟鬼王一起回了忘川。

“白泽,你以为你真的能轻而易举的从天宫逃走吗?这只不过是我送你的一个大礼而已,原来你的寝殿真的有蹊跷。”在不远处白昊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主上,司主这是怎么了?你身上的伤……”“她没事我也没事,鬼王今天发生的事情谁都不可说,幽都那边的事物暂时由你大礼让夜叉协助你,我这段时间要闭关养伤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是,属下遵命!”说着鬼王就退出了大殿回幽都了。“来人。”“主上,有什么吩咐?”一个丫鬟似的女子从门外走来。“璎珞舞魅这段交给你了,你要好好保护她,不要让任何人接近她,我要离开段时间。”“是,主上,我一定会守护好舞魅司主的。”“这,等舞魅醒来交给她,让她戴在身上不可丢失,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吹响它。红白黑花灵可在暗中保护。”安排好一切白泽看了看还在昏迷中的舞魅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就离开了大殿向外走去,在经过黑色彼岸花丛时他停住了脚步,只见他手一挥一道白光划过花丛里的那个幽魂一下子摔倒了地上。“这是哪里?你又是谁?”那个幽魂说到。“这是忘川我是幽都之主白泽。你家主人现在需要你的守护!”“对,我家主人,我一直在找他,有个天界的人说他知道主人在哪里?于是我就跟他一起走了谁知他趁我不注意把我打晕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醒来就在这里了。”“你本是龙骨魔笛里的笛灵,这是一颗聚灵丹你把它吃下你的灵力就会快速聚集起来,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进入魔笛不然会害了你家主人。”“好的,我家主人在哪里?”“就在那情司里面,只是如今她的面貌有所改变但相信我她确实是你主人。去吧,舞魅便是你主人好好保护她。”说完白泽就快速的离开往幽都方向走去。

还是那间密室还是那口发着金色光辉的棺材,那件战甲依然巍然的立在那个支架上发着森森的黑光。他轻轻的推开那个金色的盖子,里面的那个绝色美女依然紧闭着双眼好似睡着了一样,她身体四周的彼岸花好似更加红艳了就像要滴出血一般。“灵夜!”他轻轻的呼唤了一声,从暗门的后面走出一个身着黑衣的人。“主人!”“灵夜,最近这里可有异动。”“主人,前天这件战甲好似受到了某种召唤突然光芒四射,不停的抖动,这些彼岸花也从里面飞了起来当时属下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能用灵力加固了封印他们才慢慢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彼岸花却越发的红艳了。”“嗯,我知道了。”“主上,你好像受了很重的内伤,是谁?”“白昊,我中了他的计,不然也不会这么重的伤。”“主上,当初您为了救魔都圣主魅影消耗了几万年的修为,虽然这些年您一直在修炼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用灵力加固这封印 您的身体也在一点点消耗如今又伤的如此严重,我愿把我毕生修为渡于主上助主上修复散去的修为,不然白昊帝君再次来袭谁能保护舞魅司主……”灵夜诚恳的说道。“灵夜此事休要再提,你与我早已超越了主仆关系,这几十万年的漫漫岁月里辛有你的陪伴我才不会感觉那么的孤独,这天上地下每次平息战乱都是你陪着我出生入死,在我心里早已把你当做我的兄弟了,我厌倦了战争过够了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生活,于是在一次仙游时遇到了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当时一个村子发生了瘟疫好多人都避而远之唯独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孩在满是病患的院子里开会穿梭着细心查看着每个人的病情,然后亲自熬药送到那些身染瘟疫的人手里,她就像一只飞在花丛中的美丽蝴蝶一般,是那么的纯洁。

可笑!重生后全皇朝盼我死全文免费阅读

她看完病患就从那个院子里走出来,我悄悄的跟在她身后只见她走进了一个种满红色彼岸花的院子里就消失不见了,我茫然的走进那院子四处的寻找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是在找我吗?你是谁?鬼鬼祟祟的跟着我意欲何为?我看着她满脸溫怒的样子笑了起来。”“你笑什么?我长得很可笑吗?”“不是,你发怒的样子挺可爱。对了,种这么多彼岸花干嘛?”“管得着吗?我喜欢!”她调皮的说道。“你还挺特别的,听说彼岸花可不是什么吉祥的花哟,它只生长在黄泉路上。”“那是你们觉得,我认为这花挺漂亮的。”“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魅影,你呢?”“我叫白泽!”“白泽,我记住了,我要去采药了不跟你聊了。”还没等我反映过来她再次消失不见了,我还不知道她家住哪里呢。再后来我去过那个村子好几次都没有见到她只见到一个中年的女人,那人说她也不知道那个女孩是哪里的,每次过来也不怎么说话只是埋头干活,又一次她留下好多药材说是专治瘟疫的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来过。

又过了十多年,我游历了人界仙界的山山水水可始终找不到她的身影,直到回仙界的前一天在一个小镇上我好似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于是我追了上去果然是她,再次见到我无比的开心,她也很高兴。我们一起采药一起帮助那弱小,在她眼里众生都是平等的无论是人还是妖只要需要她总会不留余力的提供帮助,为了能跟她在一起我延迟了回天界的时间。我们在那个小镇上开了个医馆白天她是个悬壶济世的医者晚上她是个贤惠温柔的妻子,突然有一天她很神秘的告诉我她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那时我高兴坏了我以为从此以后我们就能永远的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可天不遂人愿。一天我出外访友回来看到家里乱成一团,药材撒的遍地都是我知道一定是出事了,我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往房间里跑那里空空的我的影儿不见了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从此我哪里都不去只是死守着那间属于我们的房子我梦想着有一天她会回来,我整天借酒浇愁沉迷在失去她的痛苦中。

有天天庭派人下来找我说仙界与魔界发生了一场大战,天帝传旨让我上去迎战,说白昊如今战败身受重伤。开始我是拒绝的,我好不容易离开了那种我讨厌的生活如今我只想等着我的影儿和孩儿归来,至于其他又与我何干。后来玉帝亲自下凡请我回天庭,没办法我只能暂时离开这里。当我穿上战甲进入战场时我看到对方竟然是一名女将,只见她身穿黑色战甲手拿一把洁白如玉的长笛只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可当我看到那眼睛时我一下呆住了,那眼睛是如此的熟悉“请问阁下是……”。“这乃我魔都圣主。”她身边的副将说道。圣主,她尽然是魔都圣主。当时我只感觉到一阵眩晕,而她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那眼神是那么的冷漠没有丝毫的情感,好像她面前站着的只是一个陌生的猎物。只见她缓缓的把长笛放在嘴边,那笛音凄凉而凌冽就如同从地狱里发出的魔音,我身后的将士就像着了魔一样互相的残杀着,他们的眼睛发着渗人的红光而那笛子所吹出的音律就好似一朵朵彼岸花从空中倾泻而下,转眼间我们的战士已死伤大半,看着这个局面我的心好痛,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曾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就这样在我眼前一个个痛苦的消失掉。我拿出了斩灵剑向她手中的长笛刺去,她两手一翻躲过了我的尖锋可斩灵剑可斩仙斩魔不仅剑锋可伤人剑气也可杀人于无形之中,虽然她躲过了剑锋可剑气依然把她伤的不轻,她的嘴角溢出了鲜血双手也不停的颤抖,要不是那支龙骨魔笛的守护她可能会伤的更重,我看着她的身子一点点的坠落我害怕极了立刻飞身下马向着她坠落的方向奔去接住了她如同落叶一般的身体,她满头的乌发在一瞬间迅速变白,我抱着她慢慢变凉的身体仰天长啸,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对她出手。

这时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摸着我的脸说:“泽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可笑!重生后全皇朝盼我死全文免费阅读,我怕说出来你就不要我了,我原本想跟你过一辈子的可是天界屠杀我族人我们步步退让可他们却 苦苦相逼甚至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我没办法想与玉帝讲和,没想到白昊设计我……泽哥哥我们有个孩儿,她叫……”还没说完魅影就倒在了我怀了。我偷偷的把她带到我们放在一起的那个小院里把那里变成了一座收留亡灵的地方幽都,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主上,你没去找过你们的孩子吗?”“找过,我安顿好了魅影就去妖都找孩子了,她们说随着魔君的陨落那个孩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要想找到孩子除非魔君觉醒,用魔君的血和我的血做引才能寻得那孩子。”“主上为何不唤醒魔君呢?”“这神龙战甲乃昆仑山黑龙所化他的骨头化作了龙骨魔笛,上面沾染了无数生灵的鲜血和魂灵,戾气特别重而且这战甲认主但是如果主人意志不够坚定就会被它所控制变成妖物。魅影家族被天界所屠杀她的内心充满了恨而且她死在了她最爱的人手里对于她来说这也是致命伤所以她才会倾刻白头,她在最后一刻虽然没说恨我可她的内心是有怨气的,我害怕她一旦苏醒会被神龙战甲所控制再次造成生灵涂炭,又增罪孽。可是现在看恐怕这好不容易平静下的世界又要再次陷入黑暗里,你看这彼岸花越来越红了也就是说她即将要苏醒了。”“主上,那怎么办!”“没有办法,一切只能看天下人的造化了。有些事不是我们能控制的,我们虽然是神但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忘川情司,舞魅已经醒来,璎珞告诉她白泽在闭关修炼让她安心在这等着他出关,舞魅也没在说什么。这时大殿里突然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她让璎珞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璎珞还没出去内室里闯进一个女子,她说她叫姚长凤是来找魅影的“魅影,不好意思姑娘我们这没有叫魅影的,你找错人了。这里是幽都的忘川情司不是你耍野撒泼的地方请你离开。”“哈哈……哈哈笑话,一介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妖都魔君竟然做起了缩头乌龟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别以为你换了一副面孔我就不认识你了,灭族之仇不共戴天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能把你认出来。真没想到白泽为了你宁愿牺牲自己的一切把你藏起来还改了你的名字。”“你说什么,我不懂。我是忘川情司司主舞魅不是你所说的什么大魔头魅影。”“真可笑,什么幽都什么忘川情司这都是他为了保护你所设的幌子而已。”“你骗我,你骗我。”舞魅不相信的摇着头。“她没骗你,白泽杀了你但是又内疚所以又重塑了你的身体,他怕你找他报仇所以就封印了你的灵识与记忆,他现在一定在某个地方加固封印……”这时白昊也来到了忘川情司。“司主,不要相信他们说的,他们故意激怒你,她们想利用你引主上出来好伤害他。”璎珞看着满面泪水的舞魅急切的说道。“是吗?那为何白泽不让你靠近幽都呢?不信你去幽都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们住口,我不会上你们的当的,我师傅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不会害我的。”舞魅说道。这是白昊突然看到了舞魅脖子上挂着的骨笛他阴笑着说道“你脖子上挂的是骨笛吧,如果想知道我们是不是骗你的只要你拿下骨笛吹响它你就能看到真相了就会知道到底是谁在欺骗你。”“司主,不可以,不可以吹响它。”璎珞颤抖的看着手握骨笛的舞魅。舞魅握着脖子上的骨笛泪水无声的从眼眶里滑落下来。她的心里无比纠结,她不相信师傅会骗她但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由不得不让她怀疑。她把骨笛从脖子上拿下来放在掌心里骨笛一下变长了,如玉般洁白无瑕的骨笛躺在她的手上发出淡淡的白光,她不知所措的拿着那根骨笛却感觉好似有千斤重。“吹呀!!怎么你不敢了,其实你早就怀疑了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不,我师傅不会骗我的。”她拿起骨笛似乎做了某种重大的决定似的把它放到了嘴边吹了起来,可无论她怎么吹骨笛就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四周的人都吃惊的看着她,白昊更是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怎么会这样,骨笛怎么没声音了。”他一把抢过舞魅手里的骨笛不停的翻转着,看了一会儿他把精力注入到骨笛上而骨笛依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高兴的说“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笛灵,这骨笛乃黑龙的龙骨所制与普通的笛子有着天壤之别,它不仅可以召唤灵物还可做兵器,所以里面必定有笛灵。

”他让舞魅滴一滴血在骨笛上笛灵自然就会被召唤回来。舞魅把血滴到了底子上在望乡小筑修炼的笛灵突然感到有种无形的力量把它拉了出去转眼间他就被送到了骨笛里。笛音响起依然是那么的凄凉四周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笛音包裹着舞魅的身体缓缓升起被尘封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浮现在她眼前,那是一个小镇她挺着大肚子在开满红色彼岸花的院子里晾晒药物突然院子里来了几个身披黑色斗篷的人,他们看着眼前身怀六甲的女人很是生气“你身为魔界魔尊不顾身兼的重任不顾魔界的死活竟然在这里结婚生子,你可以魔界此刻正在遭受着灭顶之灾。”来人冷冷的说到。“我只想做个平凡的人过着平静的生活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我实在是厌倦了,这所谓的魔尊谁想做谁就去做吧我不稀罕。”她心无波澜的说到。“你……魔界可是你曾经拼死打下的江山,你是魔界的战神更是神龙战甲的主人也是我魔界的魔尊,你难道为了自己的快乐就不管魔界那些人的死活了吗?”那人伤心的说道。舞魅叹了口气是呀她怎么可以如此的自私,她让那些部下把院子弄乱看上去好像打斗过得痕迹。做完这些她再次恢复了从前那种冷冽的面孔随着那几个人转身离去。回到魔界她让御医开了一副药让孩子提前出生,看着怀里那个粉嫩的孩子她的眼光瞬间变得温柔起来,她用法力把孩子送到她的灵渡空间里让她在那里自由成长。

然后唤出神龙战甲拿上龙骨魔笛就上了战场,不愧是魔界战神她一出手神界就节节败退,就在她以为胜利在望时她看到了白泽,对白泽成了天界主帅她想这一天还是无情的到来了,她不想伤他所以魔笛的笛音巧妙的绕过了他的身体去攻击那些微不足道的将士,她的副将不停的提醒她问她为何要这样做,擒贼先擒王这千古不变的道理为何在这个人出现后她的魔尊就忘了呢。她强装镇定的看着那个人心却在滴血笛音也变得越发凄凉起来甚至传出了阵阵龙啸彼岸花的花瓣随之飘起形成了一条花瓣龙围绕着舞魅盘旋着如利刃一般飞向白泽身后的那些天族将士,白泽看着那些被花瓣刺杀的将士瞬间倒下了一大片他突然唤出了斩灵剑向魅影刺去此时空气似乎凝固了他的血也凝固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飞向她的剑心在一点一点破碎如果不是龙骨魔笛护住恐怕她早已破成了碎片而在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却露出了狡诈的笑容。魅影的心碎了身体就如同一片枯萎的彼岸花瓣一样从高空坠落下来,神龙战甲发出呜咽的声音用最后微弱的灵力护着她仅存的一点神识。舞魅此时泪流满面鲜红的血泪染红了她洁白的衣襟双眼似地狱之火的火焰一般看着下面的神她凄凉的哀嚎着密室里的彼岸花在半空颤抖着战龙盔甲发出了耀眼的光白泽和灵夜死死的用法力守住结界这时丝丝如针芒一般的红线飞向上空的结界随着一阵如炸雷一般的轰鸣结界破开灵夜和白泽被高高的弹起鲜血从口里喷出来“影儿,不要啊!”随着白泽哀怨的呼喊棺椁里面的魅影,只见那魅影片刻之间化作了一缕白光飞入战甲之中战甲就好似被注入了生命一般随着漫天的彼岸花瓣瞬间消失在黑暗的密室之中,灵夜恍惚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恍若置身如梦境之中“不好,快!灵夜扶我出去魅影觉醒了……!”哇……一口鲜血从白泽的口中喷出,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雪白色的头发此时凌乱的散落在脸上,灵夜挣扎的站起身来扶着倒在地上的白泽步履蹒跚的走出密室,密室外面鬼王和夜叉站在那里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血人一样的幽都之主“快,快扶我去忘川!”白泽急切的说道。

忘川上空魅影身穿战甲手持骨笛双眼通红,洁白的头发如同一根根猝毒的钢针漂浮着。“影儿,不要啊!”白泽看着已被魔气包围的魅影痛苦的喊到。魅影并没有看他也没有理他只是怨毒的看着白昊。“白昊,你为了一己私欲屠杀异物夺取别族宝物收入私囊,你为了铲除异己不择手段,你披着正人君子的皮囊做着最肮脏最毒辣的事情,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伪君子我今天非杀了你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住嘴,你这个女魔头,这一切明明是你所为你却往帝君身上推,今天我非杀了你为我灵巫族几千口人报仇雪恨!”说话的是姚长凤,原来她是灵巫族的人,几万年前灵巫族的巫师是南国皇族最倚重的占卜师,皇朝的每一朝代的国师都来自于灵巫山。不知为何在万年前的一个夜晚灵巫族燃起了一场大火那场大火整整烧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朝廷派人去查看奇怪的是别说活人了连死尸都没看到一具,有人怀疑灵巫族的人是不是跑了,也不可能如今他们皇恩正盛没理由离开呀,也有人说是魔族为了报复把她们给灭了,毕竟她们曾经也参入了攻打魔族的行动。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