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妃:病娇王爷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角色:叶白薇 顾芷嫣

简介:她贵为一国之后,因为凤命之说被捆绑在祭台上被苦心伪装陪伴了几年的苏君卿这个渣男祭天放火活活烧死,一切的恩爱仅仅是因为有传言:得凤女得天下,凤凰浴火涅槃,飞龙方显真身,国祚千秋万代。凤凰浴火涅槃重生,重生后不做渣男妻那不如就做渣男的大嫂,嫁给双腿残疾的苏昊,开始手撕白莲虐渣男。

书评专区

嫁给渣男他哥后,病娇王爷宠上天

《嫁给渣男他哥后重生毒妃:病娇王爷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病娇王爷宠上天》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正值农历正月初八,整个临安城还沉浸在新年贺岁和新帝登基的双重喜悦中,街市民宅皆悬红,瑞雪飘飘更显得街头巷尾那抹红色明艳喜庆。

寒风卷集着晶莹轻柔的雪花,凛冽刺骨地仿佛要带走每一分的温度。

顾芷嫣梳着盘高髻,发髻上是华贵耀眼金累丝坠宝石珍珠的九凤发冠步摇,一身正红色金线绣着凤穿牡丹的长裙袄褂,小腹处微微隆起,连日崩溃的情绪让她面容憔悴,虽施上厚重的粉黛脂粉白的和瓷娃娃一般却也难掩倦容。

她这一身华丽贵重的衣衫首饰是苏君卿特意为她所制的皇后冠服。

而等待这身华服的并非是封后大典接受臣民朝拜,而是与主人在这宫苑一角作为敛服陪葬准备着让顾芷嫣就此下赴黄泉。

顾芷嫣手脚被捆锁在凤鸣宫院内用柴火堆累起来的祭台上,一群侍卫高举着火把围绕着她,而她这荆国新任国君的结发之妻,眼下是镇守江山的祭品,更是杀鸡给猴看的一场大戏。

她眸色凌厉地望向端坐在金丝楠椅上的苏君卿和他怀中如若无骨的叶白薇,恨不得将眸光幻做利刃一样想将他们给千刀万剐。

重生毒妃:病娇王爷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这些时日顾家成为苏君卿上位第一根拔掉的肉中刺,顾家上下惨遭屠杀,让她从一个不谙世事的深宅妇人一下子想通透了许多,这内里的盘根错节波诡云谲仿佛从一道难解的题变得清晰易懂。

可一切却为时已晚。

顾芷嫣一改往日轻柔地语调,阴冷地愤恨道:“叶白薇,我爹娘兄长待你不薄,我们全家视你为家人,你竟如此下作诬陷顾家通敌叛国!爬上自己姐夫的床当真是下贱坯子。”

叶白薇狐媚地拉扯着苏君卿金线绣织的领口重生毒妃:病娇王爷宠上天全文免费阅读,倚在他怀里娇羞道:“陛下,您看表姐死到临头了这么凶,不过也对她这一辈子啊,当惯了纯洁的小白兔,死前才要当一回大灰狼呢。”

苏君卿很吃这一套,俯下身子捏了捏叶白薇娇俏微圆的脸颊,宠溺道:“别理她,等吉时一到就可以送她涅槃了,也就没人再碍爱妃的眼了。”

叶白薇坐直了身子恹恹道:“罢了,我与她姐妹一场的,又在姨娘家寄人篱下十余载,也该送送表姐。”

她站起身来端起桌案上的一盘精巧荷花酥,一脸的得意之色,迈着扭捏作态的步伐走上祭台。

“表姐,你也莫恼呢,谁让你是凤命又如此蠢笨呢,妹妹伺候您用膳,这可是你爱吃的荷花酥,吃饱了好上路,姨母、姨夫和表哥都在下面等着你呢,记得下辈子和阎君求颗七窍玲珑心学聪明些,莫要再如此蠢钝。”

叶白薇拿出一块荷花酥,将碗盘递给婢女,掰开顾芷嫣的嘴恶狠狠的将荷花酥硬塞进她嘴里,尖锐的指甲划破她的唇龈,一股子血腥味就着糕点的甜腻在她嘴中蔓延。

她吐出糕点猛地呛咳了起来,小腹一阵阵抽痛。

他微微抬眸,像野兽一般目露凶光道:“为什么?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娘将你养大,我视你为亲妹妹,你为什么要如此吃里扒外!”

“为什么?”叶白薇讥笑了起来:“怎么死到临头了还这么蠢?”

“我这么多年在你们家虽是表小姐,姨妈说着一视同仁,可我却始终低你一头,凭什么你可以有父母哥哥的宠爱,所有人都视你为珠玉,而我却一无所有,每天都害怕明天会无瓦遮头,你可以嫁王爷成为嫡妻,风风光光的做梁王妃,而我就只能嫁给区区一个七品詹事司直!表姐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道理你该懂吧。”

叶白薇的爹爹叶麟曾官至御史中臣,她母亲是顾芷嫣母亲的嫡亲妹妹,后因她爹叶麟被人举报与当年轰动一时的宰相卖官受贿拉拢门生案有关,当时陛下震怒与此事相关之人宁可杀错也绝不放过。

因讲究只能午时处斩,那次案件处斩的人足足斩了三天,锋利的砍刀都因为砍的人多而磨钝,那几日刑场那叫一个凄惨,血液就像红色的河流一般染红了刑场。

而叶白薇的爹就是其中一个,虽仅是抄家未牵连家人,但叶白薇的母亲丧夫后自此忧郁成疾,不过半月也撒手人寰,那时候叶白薇仅三岁。

那时顾芷嫣和叶白薇姐妹俩的外祖母已经西去,而剩下的娘家人重男轻女始终秉持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不愿去管这等触霉头的事。

叶麟的几个兄弟生怕祸延自身也撒手不管,最后还是顾芷嫣的母亲不舍亲妹妹身后都无法入土为安,亲自给妹妹和妹夫料理的后事,举办了一场隐秘而简单的葬礼,寻了处吉壤安置,又将叶白薇带回了顾家当小姐般照料,与那时仅四岁的顾芷嫣一起相伴。

叶白薇与顾芷嫣从小便一起长大,顾芷嫣没有亲姐妹,自小便把叶白薇当作自己的嫡亲妹妹,没想到这么多年对她的好,如今竟成了一道催命符。

顾芷嫣紧咬着涂着朱红色口脂的唇瓣恶狠狠地瞪了叶白薇一眼:“你们会有报应的!”

“姐姐,我可不怕报应,前半生你享受尽了这天底下的好东西,也该轮到妹妹来分享下了吧,哦对了,其实我和陛下早就在一起了,在你还未嫁进梁王府之前,这一切都只是一场局,请君入瓮。哎…以前一直偷偷摸摸的累得很呢。”最后一句她娇羞地语调似有无数只的利爪正挠着顾芷嫣的心,挠的一颗已经死亡的心千疮百孔,腐烂成泥。

“表妹你别得意的太早,苏君卿这种只为利的凉薄小人,今日我的下场难保不是你明日的下场,我在下面拭目以待,这日子应该不会很遥远,我等着你们与我一起赴黄泉。”

叶白薇从小在顾家装的温婉良善,隐忍了这么多年早就忍出了一副虚伪的好性子来,她并不恼地给顾芷嫣整理了一下微松的簪子道:“姐姐,我可和你不一样,恐怕要让姐姐失望了。”

说罢讥讽地勾了勾唇角头也不回的转身下了祭台。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