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青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故事:暗恋八年的男神深情告白,可接闺蜜一通电话,我狠心拒绝他

本故事已由作者:东辰东邪,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肖夏打电话来,说他已经要到了,让我去机场接他,还扬言要把我这个月的工资吃了。

我在手机这边笑,你还能直接吃人民币啊?这功能和自动提款机差不多。

肖夏也笑:“不一样,明明我是只吃不吐。”

肖夏是以前我在哈尔滨认识的一个同事,我当初从哈尔滨走时,虽匆匆忙忙,但还是把他扶上了总监的位子,现在他在哈尔滨混的风生水起,让我刮目相看。

我把他带到我常去的馆子吃饭,随便点了点菜,却点上了这里好的酒。东拉西扯已经酒过三巡。

肖夏喝的有点多,大舌头的对我说:“我喜欢五年的女孩,今天结婚了,还邀请了我,我,我不敢去,才来了你这里,你说我多胆小啊。”

我扳着手指头,一边数一边说:“我喜欢八年和喜欢我八年的人,今年七月初五结的婚。”

他同情我:“两个都结了?你也太惨了。”

我纠正肖夏:“错了错了,喜欢我的和我喜欢的是一个人。”

他不说话,继续喝酒,我端着酒杯想起,上次无意间撇到表妹追的《甄嬛传》里的一个场景:皇上对皇后说:“朕与你死生不复相见。”

这是我听过最毒的话,到底是有多大的恨或者有多深的爱才能死生不复相见?有些人想见都见不了。

就像我和季籍,我想他,想的肝肠寸断。可我却不敢再见他。

2

2006年,高考填志愿,我和家里人赌气,执意要学建筑,一个人跑到距家千万里的哈尔滨上学。

北方偏冷,冰天雪地的日子多得是。我也习惯独来独往,不爱和别人交流。除了上课之外,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空白的。

“苏语,这个周末你有时间吗?”

我把书合起来,看了田青一眼,问:“有事?”

“和季籍他们宿舍,宿舍联谊。”

“哦。”

我说哦的意思是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可田青他们却以为我要去。于是,周日早上7点我就被拉出来,和她们一起出去。

吃饭,聊天,喝酒,唱歌。任何时候,所有的聚会都这样的例行公事。

田青一直都不怎么开心,因为,她喜欢的季籍还没有来。

我有点可怜她,那么优秀的一个女孩,但喜欢一个人时也卑微至此。

而季籍来时,我才刚刚睡醒,被他们推着唱一首歌来尽尽兴,天知道我这种唱国歌都跑调的人,有多害怕这个场合。

我打死不唱。田青的脸色有点不好看了,说:“你不唱歌,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替她唱吧,她来这就算陪我。”很温和的声音,接着,一双修长的手从我面前抽走了麦克风。

我发誓我从来没有见过季籍,但在我回头看见他时,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季籍。

现在,我已经忘了他替我唱了什么歌,但是他握住麦克风轻轻吟唱的样子,我到死都记得。

一首歌唱完了,季籍把麦克风随手丢给下一个人,然后,一个人走到沙发的尽头坐下来。

田青到走的时候,都没有和他说上一句话,那时,我就知道,这个人有多骄傲。

3

再次见到季籍时,他正站在导师的面前,用流利的英文阐述自己的观点,风流才子,和光同尘,大抵如此。

讲完时,季籍突然就偏头看了我一眼,轻笑:“我记得你,苏语,不会唱歌的小姑娘。”

我瞪着他:“说的好像你唱歌很好听一样。”

他笑的更欢,和导师打了个招呼,就朝我走了过来,说:“唱的再不好听,那也帮你解了围,冲着这点,你也应该谢谢我。”

然后,这一谢成功的把我一个星期的生活费给谢没了。当我为这生活费而心疼时,季籍坦然的坐在我对面,扫了一眼桌上的剩菜残滓,淡定的说:“其实,我不怎么爱吃这些东西的。”

“不怎么爱吃还吃这么多。”我恨得牙痒痒。

“冷静点,好吗?”他又在笑:“如果你在这样盯着我看,我是不是可以考虑你喜欢上我了?”

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说:“你想太多了。”

季籍望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了,他淡淡开口,说:“我送你回去吧。”

我挑眉笑:“别,我怕田青杀了我。”

季籍白了我一眼:“放心,我会护着你的。”

4

哈尔滨零下23度时,期末考试结束了,我准时回家。

火车站人依旧很多,我哈着气拖着箱子站在火车站外犹豫要不要进去。

“苏语。”

我一回头就看见季籍,他穿着黑色的羽绒服,像是等候了好久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送朋友啊。正好碰见你。”他看着我的行李箱问:“你怎么回去这么早?”

我笑:“所以,你现在是来送我的?”

季籍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哈尔滨的冬天真是冷。”

当你很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可这个人又在逃避时,往往很难受。比如现在,我就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季籍却答非所问。

于是,我又追问了一遍:“你现在是不是在送我?”

季籍把手拿出来,拍拍我的头说:“不是。”

果然如此,我倒也不是很难过,毕竟,我早就已经知道这个答案了。

正当我笑嘻嘻准备说话时,季籍又补充一句:“你走,我不会送,你来,风雨我都要去接。”

我抬头望着季籍,在我还不认识他时,我就从田青的嘴里知道他种种的好,把他勾勒的像神人,而现在他就站在我面前,把一句名言说的像誓言。

可能是气氛有点尴尬,季籍又绕回刚刚的那个话题:“你怎么回家回的这么早,田青今晚还要聚会呢,你都不来。”

“想家了。”

季籍半天没说话,好一会之后,他才像自言自语的说:“我也想给你一个家,也想让你想我。”

我愣在原地,广播里重复列车的班次,身边人来人往,我就一直一直这样看着季籍。终究没有勇气上去抱住他。

那时候,真的太年轻,太幼稚。以为所有的爱情都要经过水滴石穿,铁杵成针才能看见沧海桑田,水滴石穿。其实,到底那都是人家的爱情。

5

正月17我就从家里出发,走之前,还特意告诉了跟季籍关系好的人,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告诉季籍的。

那次,哈尔滨又下了场大雪,我只要一想到,季籍站在人群中间,虽然满身大雪,但依旧没眼温柔的样子,就忍不住开心。

但是那天,一般不晚点的一趟火车居然晚点了,一个说要来接我的人却没有来。

一件不可能的是变成可能,一件原本可能的事却没有发生。

我还记得,我匆匆忙忙从火车下来,又急冲冲的跑出去,生怕,他等着着急了。

但是,季籍没有来。

我安慰自己,这么冷的天,不来也是应该的。

残青全文免费阅读

开学大概一个星期后,我还是没有见到季籍。我突然发现有点不正常,他没道理会这么长时间不联系我。

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问田青:“怎么好长时间没有见到季籍了?”

田青正在涂指甲油,不疼不痒的说:“我以前还没有发现你有这么的在意他。”

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立马不说话,窝到被子里继续看书。

等田青涂完指甲油,她才悠悠的说:“我晚上要去见他,你要不要一起?”

我自然是不会一起的。可卑鄙的是,我还是偷偷的跟过去了。

我死也不会想到,那个说要给我一个家的人能和另一个女人那样的深拥。

多么可笑,他说无论风雨我都去接你,于是,我等,哪怕零下26度,我戴着口罩都觉得脸像刀割似的疼,我也不敢走,哪怕,最后,他没有来,我也找理由替他开脱:哦,下这么大雪,不来也是应该的。

他说,我想给你一个家,于是,我信。可现在我像一个第三者一样看着他们,连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他不在,于是,我担心。千方百计的想得到关于他的一点消息,连被嘲讽我也无所谓。

这一切都变得太快。季籍,为什么你就不能再等我一下?

6

我没有想到季籍还会约我吃饭。这次他还是坐在对面,但很少吃东西,只是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一顿饭大概吃了两三个小时,多数时候都是我喝我的可乐,他看他的风景,都不说话。

“我和田青在一起了。”他突然就冒出这句话。

我一时不知道要怎样回答,只有结结巴巴的说:“哦,挺好的,她也很喜欢你,嗯,你们也很般配。”

我想,如果他喜欢我,肯定会问我:“你就一点不难过吗?”

但是,季籍没有问,他又恢复了沉默。

多好,他没有为难自己,没有为难自己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我替自己找了太多的理由和借口来安慰自己。

“走吧,不早了。”我话音刚落,田青就冲进来,伸手给了季籍一巴掌,恶狠狠地看着我说:“怎么?现在就想走了?”又看着季籍说:“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她一回来就什么都忘记了吗?”

“回去吧。”

“回去?”田青冷笑:“你现在后悔了?季籍,你要搞清楚,是你要和我在一起的,我虽然喜欢你,但我从来没有强求过你。”

我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像一场闹剧一样的发生,像个当事人,也像个事外人。

季籍无奈,只好对我说:“苏语,你先走吧。真是抱歉。”

我看了田青一眼,她还是死死的瞪着我,这样的状况下,我的确是先走比较好。

可我没有想到田青会拿个酒瓶砸过来,我也没有想到季籍会冲过来抱住我,替我挡了。那个瞬间,他看着我说:“放心残青全文免费阅读,我会护着你的。”

之后就栽倒我身上,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我当时满手都是湿的,低头看了一眼,全是血。我有点傻了,更有点害怕,只好抱住他,一遍遍的说:“季籍,你别吓我。你起来啊。”

“你说话啊。季籍。”

“你怎么了?”

……

最后,救护车来了,把季籍带走了。至于田青,她在看到季籍满身血的样子后便呆住了,我没有兴趣管她,我只在乎我的季籍到底怎么样。

那天晚上,田青并没有回宿舍,次日早上,就有人过来帮她搬行李,说她要去澳大利亚读书。

我站在窗子旁边,看他们来来回回的忙活,突然觉得好累,很多事情,起于我们,却不会止于我们。

7

季籍的伤虽没有伤及要害,但医生还是给出一个官方的答案: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我几乎每天都去看他,他安静的仿佛不存在,绝大多数的时候,季籍都是皱着眉头,一个人发呆。虽然他以前也不爱说话,但是从来没有想现在这样安静的窒息。

我还记得,最后一天时,天气是难得的晴朗。

“我要去澳大利亚了。”这是他这几天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而我却在听到这句话时,把刚刚削好的苹果摔到了地上,我愣了几秒,苦笑:“瞧我,笨手笨脚的,拿个苹果还拿掉了。”

我把苹果捡起来,放到桌子上,问:“什么时候?”

“明天。”

我深吸几口气问:“是因为田青吗?”

“嗯。”

“你们到底怎么了?”

季籍应该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顿了一下说:“酒后一夜,意外流产,精神失常。”

我眨了几下眼睛,硬生生把我快要流出来的眼泪逼回去,故作轻松的说:“你的语言功底见长啊。”

季籍盯着我,苦笑:“是啊,长进不少。”

“你照顾好自己。”

“嗯。”

“要好好的与别人相处。”

“嗯。”

“记得常联系我们。”

“嗯。”

“我先走了,学校还有点事。”

“嗯。”

我一回到宿舍,就把上次还没有写完的实验报告马上找出来写,又去背六级的单词,联系辅导员关于这个学期的课程安排。

室友躺在床上看我忙活,说:“你在干嘛?”

“我?我学习啊。”

“可是你一张报告单上写的都是季籍。”

我看着我的实验报告,满满的都是季籍。我一下子就哭出来了,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能帮他?为什么我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爱的那个人去澳大利亚,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只能淡然的希望他一切都好?为什么我弱小到什么都要季籍护着我?为什么这些事偏偏是我和季籍呢?不能是别人吗?

8

“季籍。”我说:“一路顺风。”

他笑,过来轻轻拥住我:“嗯。”接着,又放开,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居然也笑开了:“你放心,我会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季籍点头:“那就好,我走了。”

我看着他慢慢走进人群中间,检票,上车,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火车呼呼从我身边开走时,我突然就想在见季籍一面,告诉他:“我不想你走。”

人家总说残青全文免费阅读,女孩子太聪明不好,我想这句话是对的。因为,我现在就能猜到他听到这句话的反应,季籍肯定会说:“对不起。”

我亲爱的少年啊,愿你以后喝酒作诗风花雪月,打架唱歌仗义江湖,也愿我下棋煮茶琴瑟和鸣,读书旅游畅意人生。从此,我们相忘江湖,永不再见。只要你过得快乐,其余的什么都好。

9

大学毕业后,我直接留在了哈尔滨,导师劝我留校,我委婉的拒绝了,出去找了一份看起来朝九晚五的工作。可只是看起来,每天也要挑灯夜战到天明,像高中一样。

一年之后,我被提升成总监。肖夏过来祝贺我:“苏姐,恭喜啊。什么时候请吃饭?”肖夏是和我同期进来的,那么多同事,和我最处的来的也就是他了。

我把文件夹放下挑眉笑着说:“时间地点你们定,我只负责买单。”

听了这话,办公室里一下子炸开了,所有人都几乎在探讨吃什么。

刚出门手机就震动了,我接起来,想都没想就说:“肖夏,不是说我买单吗?怎么还打电话?”

一秒,两秒,没人说话,我看了一眼手机,不是肖夏,我马上就道歉:“不好意思,认错号码了。你好,你是?”

一秒,两秒,还是没人说话,我又问了一遍:“你好,你是哪位?”

一秒,两秒,当我想挂电话时,电话里传出了一声咳嗽。

我呆住了,深吸几口气,问:“季籍,是你吗?”

“季籍,是你吗?”我又追问一遍。

“嗯。”

我一下子就哭了,说:“我好想你。”电话停了几秒,之后就挂断了。43秒。

其实,我知道,我不应该哭,也不应该告诉他我想他。可是,我忍不住。他走了之后,我每天看书到深夜,周末出去做兼职,不敢给自己一刻空闲的时间,我怕我想他。但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明明想他想的快崩溃了,还忍着不敢说。

肖夏很快把时间,地点定好了,还给我交了一份策划书,吓我一跳。

吃饭吃一半,肖夏突然端出来一个蛋糕,说:“苏语,生日快乐。”

旁边人起哄:“看苏姐这样子,肯定自己也忘记了,肖夏有心啊,是不是喜欢苏姐?”

我是最讨厌这群起哄的,刚刚准备反驳时,肖夏就说:“不是喜欢你们就行。”

我接过蛋糕说:“谢谢。”

一转头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我马上把蛋糕放在桌上,然后,冲出去。

看到他时我才相信并不是我眼花了,哈尔滨到澳大利亚,我没有勇气过去,他却回来了。

“好久不见,季籍。”我呆滞了半天,只能说出这句话。

他浅笑,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票,说:“刚刚买了两张冰雕展的门票,一起去看吧。”

10

我把手插到口袋里,慢慢悠悠的散步,季籍走在我右边,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偷偷的看他,他和从前相比,变化倒是不大,不知道在他眼里我是不是也是这样。

“怎么突然回来了?”话音刚落,我就突然滑到了,季籍眼疾手快的扶我,把我拉进他的怀里。

这是他第三次抱我,第一次是救我,第二次是离别,第三次是相遇。

“因为你说你想我。”

他停顿了一会说:“这里真漂亮,很适合表白。”

喉结轻动,“苏语,我喜欢你啊。”

“田青,是我对不起她。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当年,那样的事发生后,我就跟她说,我们在一起吧。田青却说,我喜欢的不是她,如果在一起,那么以后,都不能见你。很奇怪,我是在那个时候才想起你的。一个人站在漫天大雪里的样子。但是,我答应了田青。

那时我想啊,你确实很好,我也确实有点喜欢你,但总没有我和田青一起长大的感情。可当田青要打你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去抱住你。我也不是没有想过留下来。可田青,我不能放弃她。”

“另外,生日快乐,也许我不是第一个但应该是最后一个吧。”

季籍,他说了两句我喜欢你,但却不能说一句在一起。我心心念念的等着,到底有点失望。

11

过完年之后,日子又恢复了正常,每天起早贪黑。我那几天正为了要交上去的图纸忙的焦头烂额。

“喂,哪位?”我左手拿着手机,右手还在画图,脑子里在计算着一毫米,两毫米的误差。

“是我,田青。”我右手的笔嘎登一下就掉了,脑子里好像炸开了。

“最近怎么样?”我寒暄着。

“还好。”她的声音听起来一点没变:“病情也好转了不少。”

“哦。”我实在不知道应当说什么合适。

“我昨天和季籍求婚了。”

我刚刚准备喝茶,听到这话,手抖了一下,水一下洒出来了,我画的两个星期的图,全毁了。

田青听到声音,问:“怎么了?”

“没怎么,我养的那只猫打翻了水杯。”

我安静看着那幅图,说:“那要恭喜你们了。”

“恭喜?”田青笑开了说:“他没有同意。”

我突然松了一口气,听她继续说:“他的第一句话是问我,那苏语怎么办?可见他是原本打算和你结婚。”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弄到你的号码吗?”

“应该是翻季籍手机的吧。”我猜测。

“嗯,可是你的备注不是苏语,是妻子。这么老掉牙的称呼,只有季籍才会用了。”

“算我求你了,把他还给我。”说到这里,田青居然有点哽咽:“我已经失去我的孩子,我不想再失去他了。”

我叹气:“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他,又怎么能还?我可怜你,谁又可怜我?你比我多的,是你失去孩子的切肤之痛,那我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是怎么过来的,你又何曾知道?我是怎么看着他走,而自己又无可奈何的感觉你又能体会过?”

“我十岁认识他,十四岁喜欢他,十八岁他说在一起。我今年23岁,我以死相逼,让他娶我,他说,你死,我就陪你死,但我不能娶你。我为他,耗尽了13年,我没办法在重来,可你不一样,几年的时光,你完全可以抽身出来。”

我看着窗外,车水马龙说:“是,几年而已,我可以重来。可是,我没有办法在爱上一个人了。”

田青停了几秒,说:“你的确爱他,可是,你不能生育,季籍是独子,这一点,对他们家里人来说,影响应该不小吧?”

我挂断了电话,是,我不能生育,所以我不能和季籍在一起,这一点我早就知道。

发了一会呆,之后,打开电脑,敲了辞职信,交给了老板。又马上定了回家的机票。

哈尔滨,我想走了。

刚到机场时,季籍就打电话过来,说了求婚的事。

我脱口而出:“你应该答应她才对,她的确喜欢你。”

“那你……”

“我?我已经和肖夏在一起了,就是上次为我庆生的男生,你应该还记得。”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编瞎话的本领这么高。

“我不信。”

“不信?你好好想想,如果我有那么喜欢你,那为什么你上次说你喜欢我,我却什么都没说。”

“苏语,你在说一句你想我,我像上次一样飞回去,我对你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吗?”

我差一点就同意了,真的。

“季籍,我等到了自己喜欢你,等到了你说喜欢我,等到你说在一起。但是,并不是,每一次我都可以回应的。抱歉。”

暗恋八年的男神深情告白,可接闺蜜一通电话,我狠心拒绝他

挂了电话,我在机场哭的一塌糊涂。我知道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一个人说想给我一个家,不会有人在护着我,也不会再有一个人会为了一句我想你,然后不远千里的回来,见我一面。

13

我还是收到了请帖,铺满金粉纸上写着,季籍,田青。我苦笑,我终究不能把自己名字放在他的旁边。

妈妈从我旁边走过去,看到了请帖,说:“你也抓紧点,找个男人总比一个人好。”

我点头说:“嗯。”

“你别老嗯,见了那么多男孩子,就没有一个看的上的?”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是修道半是君。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