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全文免费阅读_最新章节无弹窗

内容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毒妃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宠》作者:佚名,小说讲述了宫天齐,晏南柯的精彩故事 男主叫宫天齐女主叫晏南柯的小说是《毒妃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宠》,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宫天齐和晏南柯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男主叫宫天齐女主叫晏南柯的小说是《毒妃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宠》,这是作者佚名原创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在小说中宫天齐和晏南柯智商均在线,情节副本跌宕起伏,时而甜时而虐的剧情令人大呼过瘾,全文书库推荐大家阅读。

晏南柯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沉浸在深不见底的水里无法呼吸,她猛然惊醒睁开眼睛,突然看到面前一张俊美至极的脸近在眼前。

剑眉似墨,凤眸内藏着冰寒,恍如深渊一般不敢让人凝望,眉心还点缀着一抹如火焰一样的红莲。一只大手在此时紧紧扼住她的脖颈:本王还没让你死,你怎敢死?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

清冷磁性的声音在耳边炸开,晏南柯还没反应过来,就察觉身体的异样,此时男人附在她身上攻城略地,让她忍不住想要挣扎起来。

可是,她脑海中,宫祀绝跪在地上面对她尸体目露一丝悲意的一幕,让她冷硬的心柔软了一些,原本反抗的力道变得柔软,她忽然仰起头,没有抵抗他的力道,双臂如水蛇一般缠绕,放在他背上。

他为她和她的家人收尸,还为她报了杀身之仇,她要报恩。

宫祀绝阴沉的眸子内划过一丝疑惑,不过他还是道:晏南柯,如果你死了,本王会让晏家为你陪葬。”

他声音低沉好听,却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晏南柯感觉这话好像什么时候听过,却又有点儿想不起来。

男人骨节分明的左手忽然抬起,将她手腕狠狠握住,攥红了她的肌肤,束缚在了床头。

晏南柯想起自己在王府之时,在房事上吃足了苦头,这一刻她学乖了一些,开始变得柔顺起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席卷心头,让晏南柯突然觉得,这好像也并非什么坏事。

一场掠夺结束,晏南柯已经承受不住沉沉睡去,宫祀绝用手轻轻描绘着晏南柯的脸,心情变得很是愉悦,目光仿佛在审视着属于自己的所有物。

暗卫进门,宫祀绝甩手丢给他一样东西:把这个给她的贴身丫鬟。”

那侍卫一愣,接过手中药瓶,那极为特殊的药香,居然是一些皇室都舍不得用的外伤药千金散。

是。”

天色亮了,房间里晏南柯醒来后就躺在床上盯着幔帐发呆,却并没有因为昨夜那事儿生气,甚至还觉得那男人有点儿拔吊无情。

小姐!”

一个穿着一身鹅黄色丫鬟裙,十六七岁的女子冲进来,看清楚晏南柯的惨状,小丫鬟呆若木鸡,

晏南柯双手被绑在床头,身上都是青紫痕迹,显然刚刚承受了不小的凌辱。

小姐……传言果真不假,绝王竟如此心狠手辣,居然这样对您!”

晏南柯皱眉,在她印象之中,这个跟着她陪嫁过来的小丫鬟雪月应该已经死了才对,难不成他们主仆二人这是在地府中相遇了?

帮我解开。”

是!”雪月冲上去,颤抖着手给晏南柯松绑,她这才能够撑着酸痛的身体坐起身,这一打量周围,她愣住了。

入眼是满满的大红色,桌子上摆放红烛,窗纸上还贴着大大的喜字,床上的喜被崭新如初,铺在身下的元帕上还有一滩触目惊心的暗红。

这令她无比熟悉的一幕,让她整个人如遭重击,双目盯着一个地方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晏南柯回过神,按捺住心里的狂喜,雪月,今天是什么日子?”

小姐您糊涂了,今天不是您和绝王的新婚之日吗?您昨晚将奴婢吓坏了,竟然想要割腕自杀,还好发现及时,否则奴婢也要随您而去了!”

才说这两句,小丫头居然开始哭上了,晏南柯顷刻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她……重生了!

这里是绝王府,而她所嫁的那个男人宫祀绝,是圣武国帝王嫡长子,已故元后之子。

元后死后,宫祀绝被过继到继后许皇后膝下,奈何许后很快有了皇子,更是不惜代价为自己儿子夺取太子之位,想方设法的巩固他的身份地位,而作为嫡长子的宫祀绝,却被人以天煞孤星,与皇上命中相克之名送出皇城,远去边关带兵打仗。

本以为他会死在战场上,谁料到他小小年纪就在战场上闯出威名,更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圣武战神,直到两年前被皇上一纸诏令调回京城,掌管玄武司。

本来这样一个有本事,有能力,有权势的男人,想嫁给他的人能从宫门排到西城外,奈何他性情暴戾残忍,喜怒无常,是个人见人怕,杀人不眨眼的角色。

凶名早已盖过威名,绝王这名号,绝对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好手段。

一个将门之女,一个凶名在外的皇子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全文免费阅读,本来他们二人绝无牵扯在一起的机会,却在前几日在晏将军府她祖母的寿宴上,晏如梦趁她不备,拉着她一起掉入湖中,一向恐水的她差点儿被淹死,在关键之时宫祀绝出现救了她。

众目睽睽之下,她浑身湿透躺在宫祀绝怀中,太子以她不洁为由当众退婚,皇上为补偿晏家,特意赐婚晏家双姝一同出嫁,可谓是风光无限,而她则从太子妃变成了绝王妃。

上辈子,她在晏如梦的有意暗示之下,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毁了,差点儿在新婚之夜寻了短见,这才引发了昨晚宫祀绝盛怒,她也因此对这男人恨之入骨。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全文免费阅读

还在入宫请安,验视元帕之时,她故意毁了那个让她受尽屈辱的东西,提前服下了晏如梦为她准备的一颗药,让宫祀绝成了满京笑柄,她还说自己已经和宫天齐有了首尾故意恶心他……

她这做法当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带着破釜沉舟的架势,俗称,脑残。

脑子一阵嗡鸣,晏南柯感觉被淋了一盆冷水,她问雪月:药呢?”

雪月疑惑:什么药?”

就是晏如梦派人给我送来的那一颗。”

她告诉她,只要服下此药就能顺利退婚,她当时宁可死都不嫁,哪里还会管那么多。

雪月道:那药在您昨晚出事以前就服下了……”

这话让晏南柯脸色剧变,趴在床边用力用手扣着喉咙干呕起来。

可是半天过去什么也没吐出。

雪月被吓坏了,小姐,都过去这么久了,那药肯定吐不出来了,您就别伤害自己了。”

晏南柯脸色更白了,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想解决这药的问题暂时来不及了。

雪月,一会儿宫里会来车辆接咱们入宫给皇后娘娘请安,你来帮我梳妆打扮。”

雪月点头,您一定要狠狠告那绝王一状,看他将您伤成什么样子了!”

她眼珠转了转,将刚刚侍卫给她的药膏重新藏在了袖子里。

晏南柯侧头看了她一眼,显然发现了她这一点儿藏匿的小动作,可她只是避开目光,什么也没问。

随后,她让雪月给她找来一些脂粉,她将那些东西特意涂抹在周身伤口上,却独留了脖颈处的一些红印。

晏南柯从小跟随在身为大将军的父亲身边,不爱红妆爱戎装,她武功一绝,就连男子都鲜少有人是她的对手,可是空有一张容貌却整天素面朝天不会打扮自己,而如今,她要成为一个配得上宫祀绝的绝王妃!

果不其然,皇宫的马车来迎接新王妃与王爷一同入宫请安,宫祀绝穿着一身还未更换的喜服面色冷凝的站在新房门口,他声音冷肃,吩咐身后那一群丫鬟嬷嬷道:将王妃洗漱干净换好衣服带出来。”

然而他话音刚落,屋门突然开了。

一道身影款款走出,霎时间万千风华集于一身,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毒妃重生:病娇王爷掌心宠》第二章重生试读结束。

第三章不准让人看

晏南柯圣京第一美人的称号,绝对名不虚传。

哪怕是素颜之时,也会让人移不开眼,更何况精心打扮了一番。

美眸中夹杂着一种冷傲凌厉,带着几分平常女子没有的英气,尤其是她身材高挑,比一般女子个头高上半分,腰肢却不盈一握。

长腿,纤腰,行走之间自带气势,晏南柯见周围的人都在打量她,丝毫不怯场的抬起下巴,樱唇轻启:不劳烦王爷的人动手,我已经将自己收拾好了。”

宫祀绝凝视着她,一双漆黑双眼倒映着她的影子,略显意外,可是下一刻,他声音冷寂的对四周道:看了王妃的人,自己把眼睛挖出来!”

那些下人面色惨白,颤抖的双手就要动手,晏南柯知晓宫祀绝的性情喜怒无常,唯有她的话他能听进去一点,等等。”

宫祀绝挑眉看她,伸出手轻柔的撩开她额前的发丝,那动作温柔,宠溺,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掌上明珠。

可是,却让晏南柯有一点儿心惊肉跳,毕竟她记忆中有一次看到宫祀绝特别喜欢一只狐狸,那段时间天天抱在怀中抚摸,吃的用的也都是最好的,可没过多长时间他腻了以后,那只狐狸就成了挂在他脖子上的一张狐皮围巾。

晏南柯小心翼翼道:今天是咱们的新婚大喜,见血的话有些不吉利,不如就将他们赶出去罢了。”

那些下人跪在地上,听到王妃求情,差点痛哭流涕。

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不过是多看了一眼王妃而已,居然就要被挖掉眼睛。

宫祀绝想了想,那张脸过于平静,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好看的好像一张玉雕:好,听你的。”

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全文免费阅读

宫祀绝挥了挥手,处理完那些不长眼的下人之后,眯起眸子抬起手擦拭着她脸上的妆,晏南柯被搓疼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别弄了,疼。”

她唇上还有昨晚被他咬破的地方,一碰触就刺痛的不行,宫祀绝闻言,握住她的五指,将她直接拉到自己面前,然后用力将她吻住。

晏南柯一点儿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她心跳加速,脸颊绯红,让她更添娇媚几分,可是下一刻,感觉唇上她好不容易涂好的口脂已经消失不见。

宫祀绝眼底更加深沉的盯着她:除了本王,不准让人看。”

晏南柯解释:我是晏家嫡长女,不能失了我晏家的将门风范,一会儿要面见皇后娘娘,我如果依旧狼狈不堪,不但让人看了我的笑话,也会给王爷您丢脸。”

宫祀绝目光冷冽,可以,谁看你,本王杀谁就行了。”

晏南柯:……”

和这男人,千万不要试图讲道理。

为了防止出现那种惨状,晏南柯迫不得已的戴了面纱。

一行人上了马车,直奔着皇宫行去,凤鸣宫奢华大气,处处充斥着一种书卷气,温润素雅,空气中都飘着阵阵兰花香气。

一道穿着正红色凤袍的身影在大殿正上方坐着,从容沉稳,有着一种华贵非凡的气场。

皇后浑身上下都带着各种价值连城的珠翠,虽然上了年纪却也保养得当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温和笑意,绝儿,看来昨夜你与王妃都累了,所以才起的这么晚吧,本宫和天齐他们等你多时了。”

宫祀绝回礼,声音清冷平淡:让皇后娘娘久等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说了一句话,他便不再多言。

晏南柯则是跟在他身后,抬起头的瞬间,就看到了晏如梦。

杀意和浓烈恨意顷刻间占据她的眼眸,若不是蒙着脸,这一刻的狰狞表情差点儿泄露出来。

她恨不能扑上去将她活活咬死!

父母被活活凌迟,就是因为她告的状,她被剥皮拆骨,就是她下的手。

即便是死后,她连她的尸骨都不放过,那已经镌刻在灵魂上的恨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头脑空白,差点儿伸出了手。

晏如梦也看到了晏南柯,见她极为生气的瞧着自己,她立刻露出柔弱,内疚的表情,还请姐姐别生如梦的气,如梦也是迫不得已,让姐姐受委屈了。”

她眼圈微微发红,顷刻间梨花带雨。

晏南柯听到这很是耳熟的话语,忽然想到,上辈子晏如梦也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候她是真的觉得晏如梦和她一样可怜无助,只是被迫嫁给太子。

可谁能想到,在这柔弱的外表下,居然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一不小心就会被她拆吃入腹。

宫天齐显然心疼了,拿起自己的袖子帮晏如梦擦眼泪,梦儿,是她先坏了名声,与你何干?”

宫天齐声音冰冷,他一身月白锦袍,站在那儿长身玉立,那张脸很是刚毅俊美,蜜色肌肤更是特别着女子喜欢。

相比较下来,宫祀绝的皮肤过于白皙末世王妃:开局我怒扒王爷裤带子全文免费阅读,那张脸更是雌雄莫辩,虽说不可能将他那锐利气息认成女子,却极为绝色倾城。

就连晏南柯自己,都说不清她和宫祀绝究竟谁更美一些。

收回思绪,晏南柯突然笑了:妹妹多虑了,我很满意皇上赐下的这门婚事,绝王殿下乃是人中龙凤,我能够嫁给他,是荣幸,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觉得委屈?”

宫祀绝微微侧头看向晏南柯,冰冷的目光中骤然间划过一道欣慰之色。

晏如梦目光之中稍微流露出一点儿意外,不过很快回道:都怪我寿宴那天笨手笨脚,害的姐姐为救我出了事,否则也不会坏了你与太子殿下间的婚约,如梦对不起姐姐。”

这话听起来是在真诚道歉,可实际上她重点提及婚约二字。

晏南柯明显察觉到身边越来越冷厉的气息,侧头一看,果真看到了宫祀绝透着深邃眼神的脸。

暗色眸光翻滚着无尽波涛,好似万丈深渊,随时都可以将人吸进去。

原来她这是在挑唆她和宫祀绝的关系,亏的她如今才能看透真相,上辈子还因为她这句道歉,认为掉进湖水之事确实是她不小心为之。

现在想想,她真是愚蠢至极。

晏南柯心中暗笑,突然当着众人的面,主动拉住了宫祀绝的手。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