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点江山 精校_煮酒点江山精校最新章节无弹窗

S3E27( 124-125)

在杀破狼的第124章,杀粉们终于迎来了“三通鼓”中的最后一击——终局。

这是终极之役的第三回合。国贼与国士,强虏与栋梁,以交相辉映的二部曲上演了反扑与反杀的绝唱。

中学历史教科书告诉过我们,土地兼并永远是社会矛盾激化的终极现象。当赵国公一案剑指世家非法占地,贪狼星的经年布局终于图穷而匕见,完成了一记绝杀。

不怪老而弥辣的方大学士再也按捺不住,实在是小殿下这一刀捅得太准、太深、太狠,由不得你忍一时风平浪静,再不许你退一步海阔天空。

——君无术则蔽于上,臣无法则乱于下——

太子这一句令以己度人之辈风中凌乱的答对,语出韩非定法。本意一指申氏之术,一指商君之法——每一样,都足以将失去天恩庇护的世家子弟千刀万剐。

说句题外话,其实,比起商君之法治,申氏之术治中帝王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无论是阴谋还是阳术,都更加令人肉跳心惊。P大只借太子之口只引出“法治”概念,申不害表示不服,一笑。

太子之于顾昀是自来熟隔辈亲的皇侄孙。太子之于长庚却是循循善诱以达别意的传声筒。这尚在冲龄天真烂漫的金枝玉叶此刻还不晓得,皇叔公笔下铁画银钩的字帖是何等珍贵的亲心,而皇叔亲传的法家经典却又是何等致命的引战符。

叹叹,自古以来,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当钟鸣鼎食的衮衮诸公发觉透过元和帝窃取而来的神器已不再尽在掌握,那阴晴不定而又刻薄寡恩的隆安帝便不再是他们的代言人。

清君侧而挟君主——这是世家老朽颤巍巍的手掌心中的狂肆谋划。可惜他们忘记了,没有了正义、敬畏与良心,没有了长公主和顾氏之助,有些事,可一而不可再。

诛国贼而践国祚——这是小殿下青灯古佛夙夜不眠时的坚定心曲。他没有算错,鬣狗般的贪婪禄蠹们不会满足于死士暗杀这等扬汤止沸,而一定会选择不留余地的釜底抽薪。

这些门阀领袖与小殿下之间,有且只有一个共同点——没有时间了。

以方钦的年纪,可以忍,可以等,但风烛残年行将就木的老人们却一定要立刻看到一个干脆明朗的结局。否则,若带着未知的变数咽下这口气,他们死不瞑目。

如箭在弦,不得不发。

——清君侧,皇长子无母!——

——前线、虎视眈眈的番邦贼寇、使团……怎么,这么天时地利,诸位难道想不起二十年前发生过什么?——

这是何等的丧心病狂的贪与恶。为了身家性命子孙荣华,纵使明知大梁双璧玉碎,金瓯安得瓦全,也在所不惜。

一个残忍的事实是,在历史上,这种贪与恶确实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凌驾天下,屡屡成就乱世之奸雄。而曾经在所有最热血的少年人心头激荡的横渠四句,只能在窠臼中被碾碎为齑粉。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广播剧中郎朗的少年音堪称意外之喜——如甘泉,如暖春,交叠了十七岁时排众而出的顾昀,掩映了微雪山道中澹泊明志的长庚。

雏凤清于老凤声啊,只可惜生逢末世,空落得羽翼凋零。

他生于病树,长于瘴林,有心振翅,无力回天,只能空望着山中高士,错过了万木之春。

——四更天第一声鸡鸣响起的时候,方钦以为自己会冲出去,把雁王拖起来,将这一场即将来临的预谋叛乱一五一十地告知。可惜这个过程在他脑子里想象了成百上千次,终于没有成行——

这颗璀璨夺目的文曲星,本可以成为治世之能臣,与安定侯和雁亲王三足鼎立,托举出一个大梁盛世。

他与顾昀长庚一样,肩上压了千钧的责任;但他与顾昀长庚不同的是,他手中有太多的不可割舍,让他只能以暗黑为归宿,以毁灭为结局。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在这一刻,方钦的悲剧宿命被P大的妙笔升华到了最高处。

方钦,便如同另一个即将被乌尔骨吞噬的长庚。但他没有长庚的幸运——终其一生,他也没有遇到自己的顾昀。

——古往今来,高才能人何其多,而真国士有几人?——

方钦这倾尽心力的绝望一问,值得我们细细思索。

何为真国士?历史上,我们可以找到许多参考性的解答。

豫让说——知伯以国士遇臣,臣故国士报之。

我敬佩豫让,“士为知己者死”的决绝赴死,令人血如沸,心如鼓,但若只是纯粹的知遇之义,或许还不足以完全撑起真国士三字。

萧何说——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

我相信萧何,韩信将兵多多益善的天赋异禀,让人心慕之,神往之,但盖棺论定的晚节不保,终究还是让淮阴侯神话蒙尘,传说失色。

何为真国士?

我们需要一块试金石。

——“你觉得值吗?”——

经得起沈季平这一问的,才是真国士。

——本是个天生的富贵闲人,却非要去西域吃沙子,英雄不英雄的,我是不知道,恐怕脑子不太好——

——你心里……里,是放下了,可皇、皇上心里放不下——

——这算什么!我们出生入死为了谁,鞠躬尽瘁又为了谁?这他娘的有意义吗?——

你觉得值吗?

这一问,从雁回镇的阴暗厨房,到侯府夜的寿宴宿醉,再到帅帐里的伤患床头,穿越了整整十年。

在这个世上,沈季平是最有资格向顾昀问出这句话的人。顾昀这半生的伤与痛,血与泪,悲与哀,全都看在他的眼中,疼在他的心里。

看着顾昀在生死之际徘徊,长庚只在京城一役中体会了一次便险些疯了,而沈易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经历着重复的煎熬。难以想象要有多么坚强的内心,才能经受住这么多次只差一线的失去。

那可是他虽没有血缘没有结拜却真正交心过命的唯一的兄弟啊。P大对季平,当真是过于残忍了。

顾昀在西北重伤昏迷时的季平的那一句情急而绝望的“子熹,你睁眼看看我!”初次看文时不过匆匆掠过,但广播剧中却瞬间穿透耳膜,让我的眼泪就此止不住。

顾昀与沈易的互动,广播剧总会给我们带来超越原文的精彩天地,其中最苍凉隽永的一幕,便是在这江北帅帐中的一段对话。

在杀破狼广播剧中,杰大与小郭对手戏之巅峰,便是这里。

以主帅之身孤注一掷,拼却生死换来一点点稍纵即逝的战局优势,而等来的却是朝廷遣来的求和谈谋暗杀的外事团——至于这究竟是隆安帝的旨意还是世家党的阴谋,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分辨和纠结。

沈季平,这个永远平易谦和得“尽管比较愿意死在烈火里,但也知道蝼蚁尚且偷生的”的沈季平,在这一刻,终于“久病床前无孝子”地炸了毛。

——你心里想的是我们和洋人之间势必还有一战,别人想的是怎么将你这大将军拉下马,你觉得值吗?——

——我对我喜欢的女人犯贱,应当应分,我不丢人,你又给谁当这个贱人?——

面对那个伤痕累累垂死重伤的人,沈季平这一问狠厉绝情得正如当年那个手握木鸟血迹斑斑的少年。

——你为什么还肯替他殚精竭虑地守着这破烂江山?为什么还肯百般委曲求全?为什么要收留我照顾我这么多年?——

你觉得值吗?

将军百战身名裂。面对这宿命的必然,顾昀一次次扪心自问,无数次坚定作答。

——我封侯‘安定’,就是为大梁打仗的,其他的事不归我管——

——不仁不义之师不祥,玄铁营五万将士,虽不畏死,亦不敢奉此召——

——固守一家一国,成一世名将——

从雁回,到深宫,再到江北,疾风吹不断那一把潇潇君子骨。

而此时的顾昀,更是已在心爱之人的笔墨下超越了疲惫的感伤,彻悟了人生的价值。

你觉得值吗?

床头那小小的盒子里,便是他的答案。

钻心剧痛之中,他依然拿得起,放得下,笑得出——

因为,有了割风刃下的兄弟之义,有了白玉笛中的挚爱之情,有了海纹纸上的家国之景,这一生,值。

重伤垂死之下,他依然运筹帷幄联络东瀛,依然指挥若定处置使团,依然能安慰情绪崩溃的沈易,依然对未来的光明毫不动摇。

——我不会死的——

国士不死,不朽。

顾子熹,真国士也。

在一部作品中能有一位国士,已是幸运,而在杀破狼中煮酒点江山 精校,国士成双。

千里之外的京城,还有大梁双璧中的另外一枚。

惊心动魄的收官中,在P大明里暗里交代清楚的与没交代清楚的各种眷顾下,就算没有魂穿自首的方钦,小殿下也已经将盘丝洞中的妖魔诡谲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太白起,紫薇落。

三星聚合,天下易主。

最后的弈城没有丝毫的容错率,必须凝聚起全部的心神。

在那封舍不得拆开的家书中,有半截多余的衣带和一个未尽的私愿,紧紧缚起漫长的相思煮酒点江山 精校,支撑着他度过最后的不眠之夜。

一个众望所归的HE,正在静静等待着顾帅,等待着小殿下,等待着天涯海角的杀粉。

顾帅、小殿下和我们,都值得一个最好的HE。

而没有人比P大更清楚什么才是最好的HE——

不要太多俗套,不能更加圆满。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