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点江山 精校_煮酒点江山精校版

S3E18( 107-108)

兼金双璧,名有相当。

根据我这个仅看过七部原耽的入门级读者胡乱猜测,如P大这般的资深写手在原耽这块一亩三分的薄田上笔耕不辍煮酒点江山 精校,很可能是因为痴迷于构建强强格局的快感。

而杀破狼中顾帅在羁旅灯下打开河清海晏图的那一刻,应该便是强强格局的巅峰。

——无限江山似锦,尽在笔墨中——

这被火漆封住的厚厚的一摞图纸,不是为了嫁给大将军辛苦攒就的嫁妆,不是确认那山清水秀的庄子可以作为聘礼,更不是那雪夜驱寒后旖旎情致的延伸和补偿。

当小殿下在海纹纸上勾勒出内圣外王的国计民生,那一副兼济天下的胸怀已经力透纸背,远远超出了“待我拱手河山讨你欢”的常规境界。

——“我可以做到,子熹,你让我试试。”——

初夜时的那一段肺腑之内的畅想,于今已不再是异想天开。

我的将军,你收复四境,我重整河山。

——顾昀心口一热,下意识地伸手按了按煮酒点江山 精校,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忍不住撑着额头无声地笑了,会撒娇的小长庚可怜可爱,但执笔社稷的雁王才让他动容——

贪狼自有经纶手,破军且去补金瓯。

这宿命般的匹配感,既纤细幽微,又境阔意长。为之深深动容的,又岂止是顾帅一人?

天涯杀粉们饱含泪光的星星眼,为这经典的一幕,撑起了光华灿烂的夜空。

煮酒点江山 精校

这经典的一幕,同时也标志着顾帅与小殿下的爱情已臻圆满。那一坛历久弥新的佳酿,终于可以与君同霜雪,与君共一醉。

从此之后,即使再心疼乌尔骨之痛,顾昀也没有再劝过长庚退居告病。相反,他忧虑起“雁王辞官后江北运河由谁接管”,他催促起“你还是先想想怎么回军机处吧”,他配合起军政相连的种种微妙安排,他歉怀起“眼下我走不开,帮不上他太多”——

这一封最贵重的家书,让顾昀清清楚楚地认定,如今的长庚,才是“天理伦常”之下的“大梁的气运”,值得他“要星星不给月亮”的鼎力支持。

而长庚选择将这份经年心血遥寄而不是面交,想来是因为他能够确信,在不可避免的漫长征途上,这份心血一定会被顾昀小心翼翼地珍藏,成为驱动战神的薪火助力。

这一段高光中的高光,原文和广播剧处理不同,但各具精妙,墙裂建议同服。

当然,经验丰富的杀粉们也不会忘记,P大的套路永远是在给你一个甜枣之后,再毫不犹豫地捅你三刀。

钟老在北疆战事一触即发时意外仙逝,顾帅千里奔波在劳碌悲伤中猝然呕血,小殿下怀抱着顾帅心胆俱裂地游走在崩溃边缘。

三刀六洞啊!

苟延残喘的杀粉们只能遵循国际红十字会的建议,首先自救,然后互救。

江南早春冻雨中的这一段戏,真真能痛彻人心。

虐亦有道。

说句没心没肺的话,P大的虐戏写法,恰好也是我最欣赏的一种。

——一口血毫无预兆地呛了出来——

这口血之所以能虐出杀粉们的心头血,其杀伤力全在“毫无预兆”这四个字上。

煮酒点江山 精校

这么多年以来,论起文章中的虐心时刻,我心中最难忘的,永远是梁羽生老爷子的白发魔女传——年轻的杀粉们估计没读过也没必要读此书,其故事情节,遣词造句,角色设定,与今日的读者需求早已隔了N个代沟。

但无论此书如何古旧,练霓裳一夜白头的场景,永远能催发我的心肝之痛——

如果梁老爷子直写练霓裳上武当寻回卓一航不成,伤心欲绝后一夜白发,那么这一场景绝不可能如此深入人心。梁老的笔法是,练霓裳于爱恨交织之下勇悍之气不改,心心念念第二天再上山一斗。孰料一夜噩梦,惊醒时才赫然发现,洞中水池中映出的已是白发红颜。她一刹那心灰意冷万念俱消,从此斩断情思远走天涯。

比起常规性的从悲伤到巨恸,不如反其道而行之。

毫无预兆之下的天意弄人,浑然不察但实已痛彻心扉的后知后觉,会令读者更加伤情透骨,血泪交流,一如戏中人。

P大写顾帅呕血一节,也是取法此道。

自顾帅于北疆收到钟老噩耗,直到忙乱几日将诸事料理既毕才终于想起,“是我老师没了”。

他抚棺守灵,追思往事。

——一代将军能活到古稀之年且无疾而终,乃是大幸,不知多少人羡慕,确实是喜丧,顾昀觉得自己谈不上哀不哀的,只是胸口有点堵——

恩师若严父,可称顾帅最后的亲人。在满满的回忆杀之下,思绪如潮,情沸五内,却并没有一滴泪,直到呛出那一口沾满衣襟的血。

唉。从这一点而言,广播剧中杰大自最初便是泪声的声线处理,听来动人心魄,其实反而是帮杀粉们淡化了虐。

不流泪,只流血,在情感外放的选择上,顾昀一如长庚。

他们把该流的泪全都节省下来,慷慨无私地转送给了二次元外的杀粉。

叹叹。现在才发现,P大的文案虽妙,但还是少了一句最关键的话——

走过路过,先备好一公升的眼泪。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