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医仙sahara书包_仙医妙手顶点_妙手仙医炫亦

》》查看朝阳赋第一章

》》查看朝阳赋第二章

》》查看朝阳赋第三章

》》查看朝阳赋第四章

》》查看朝阳赋第五章

冰原之上,险象环生!二人依然消耗过多的体力,不宜长时间奔走,幸而在不远处寻到一个猎户栖息用的山洞,她二人贴墙坐下。这时她才发现他的左手上已是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刀伤。而他竟然面不改色,置若罔闻。她又急又气,打开包袱,翻出早已准备好的伤药和一些白色棉布,娴熟的将药粉涂在棉布上,一边忙碌一边说道:“大师,你手受伤了,让我给你包扎一下。”

“无妨,刀伤而已。”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此时他眉头紧锁,眺望着洞口,似在思索更为重要的事情。

“不管怎样,先止血要紧。”她轻轻抬起他的左手,那刀伤深可见骨,颇为骇人。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心微微的疼。她的神情哀怨婉转,紧咬双唇,睫毛微颤…仿若一不小心便会掉下泪来。

“你…你一点都不痛吗?”她动作轻柔的帮他包扎好伤口,不忍的问道。

“嘻嘻,我哥可是钢筋铁骨,他不怕痛的!这位姐姐大可不必为他忧心。”山洞深处突然传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走出两女一男。只见那走在最前的女子掩嘴轻笑,一袭黑衣凸显她曼妙玲珑的身姿,腰间佩有一支琳琅玉笔,俨然是万花谷的弟子。站在她左侧的女子正在把玩手中的珍珠,未曾瞧楚琴言和晨曦一眼,仿若天地之间所有万物都不如这珍珠来的美妙…右侧的男子白衣胜雪,气度不凡,也不过十五,六岁的面容却有一双深潭似的眼睛,令人捉摸不透。

“你们是何人?”楚琴言豁然站起身,抽出双剑,警觉的看着他们。

“楚女侠无需惊慌,他们便是早两日启程的三位大侠:行歌,白乐儿,杨延梦。”晨曦站起身来,一一指给她看。

“你便是众多万花弟子口中的大师姐,医圣前辈的得意女徒弟,江湖人称灵心妙手小医仙的行歌?”楚琴言盯着面前不过十七出头的正对着她盈盈一笑的女子,惊呼道。

“哇,梦梦,你听见没?原来我这么有名气!”行歌一把抱住身侧的杨延梦,欢天喜地的喊道。只见少年俊俏的脸上泛起点点红晕,任由她抱着自己晃动,尴尬的看着众人,竟说不出只言片语。

“胡闹!还不快放开杨少侠。”晨曦剑眉微皱,出声喝止,言辞间透着严厉。即便如此,看着行歌的目光却极为柔和。楚琴言将这些细节尽收眼底,心中顿时如翻江倒海般难耐。

“哎呀!哥,你又凶我!你这和尚当的真够敬业的,整天把个戒律清规挂在嘴边不说,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好生没趣!也只有这位姐姐受得了你。”

“楚女侠,你莫要理会她,她口无遮拦,顽劣成性。”

》》查看朝阳赋第一章

》》查看朝阳赋第二章

》》查看朝阳赋第三章

》》查看朝阳赋第四章

》》查看朝阳赋第五章

冰原之上,险象环生!二人依然消耗过多的体力,不宜长时间奔走,幸而在不远处寻到一个猎户栖息用的山洞,她二人贴墙坐下。这时她才发现他的左手上已是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刀伤。而他竟然面不改色,置若罔闻。她又急又气,打开包袱,翻出早已准备好的伤药和一些白色棉布,娴熟的将药粉涂在棉布上,一边忙碌一边说道:“大师,你手受伤了,让我给你包扎一下。”

妙手医仙sahara书包

“无妨,刀伤而已。”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此时他眉头紧锁,眺望着洞口,似在思索更为重要的事情。

“不管怎样,先止血要紧。”她轻轻抬起他的左手,那刀伤深可见骨,颇为骇人。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心微微的疼。她的神情哀怨婉转妙手医仙sahara书包,紧咬双唇,睫毛微颤…仿若一不小心便会掉下泪来。

“你…你一点都不痛吗?”她动作轻柔的帮他包扎好伤口,不忍的问道。

“嘻嘻,我哥可是钢筋铁骨,他不怕痛的!这位姐姐大可不必为他忧心。”山洞深处突然传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走出两女一男。只见那走在最前的女子掩嘴轻笑,一袭黑衣凸显她曼妙玲珑的身姿,腰间佩有一支琳琅玉笔,俨然是万花谷的弟子。站在她左侧的女子正在把玩手中的珍珠,未曾瞧楚琴言和晨曦一眼,仿若天地之间所有万物都不如这珍珠来的美妙…右侧的男子白衣胜雪,气度不凡,也不过十五,六岁的面容却有一双深潭似的眼睛,令人捉摸不透。

“你们是何人?”楚琴言豁然站起身,抽出双剑,警觉的看着他们。

“楚女侠无需惊慌,他们便是早两日启程的三位大侠:行歌,白乐儿,杨延梦。”晨曦站起身来,一一指给她看。

“你便是众多万花弟子口中的大师姐,医圣前辈的得意女徒弟,江湖人称灵心妙手小医仙的行歌?”楚琴言盯着面前不过十七出头的正对着她盈盈一笑的女子,惊呼道。

“哇,梦梦,你听见没?原来我这么有名气!”行歌一把抱住身侧的杨延梦,欢天喜地的喊道。只见少年俊俏的脸上泛起点点红晕,任由她抱着自己晃动,尴尬的看着众人,竟说不出只言片语。

“胡闹!还不快放开杨少侠。”晨曦剑眉微皱,出声喝止,言辞间透着严厉。即便如此,看着行歌的目光却极为柔和。楚琴言将这些细节尽收眼底,心中顿时如翻江倒海般难耐。

“哎呀!哥,你又凶我!你这和尚当的真够敬业的,整天把个戒律清规挂在嘴边不说,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好生没趣!也只有这位姐姐受得了你。”

“楚女侠,你莫要理会她,她口无遮拦,顽劣成性。”

》》查看朝阳赋第一章

》》查看朝阳赋第二章

》》查看朝阳赋第三章

》》查看朝阳赋第四章

》》查看朝阳赋第五章

冰原之上,险象环生!二人依然消耗过多的体力,不宜长时间奔走,幸而在不远处寻到一个猎户栖息用的山洞,她二人贴墙坐下。这时她才发现他的左手上已是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刀伤。而他竟然面不改色,置若罔闻。她又急又气,打开包袱,翻出早已准备好的伤药和一些白色棉布,娴熟的将药粉涂在棉布上,一边忙碌一边说道:“大师,你手受伤了,让我给你包扎一下。”

“无妨,刀伤而已。”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此时他眉头紧锁,眺望着洞口,似在思索更为重要的事情。

“不管怎样,先止血要紧。”她轻轻抬起他的左手,那刀伤深可见骨,颇为骇人。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心微微的疼。她的神情哀怨婉转,紧咬双唇,睫毛微颤…仿若一不小心便会掉下泪来。

“你…你一点都不痛吗?”她动作轻柔的帮他包扎好伤口,不忍的问道。

“嘻嘻,我哥可是钢筋铁骨,他不怕痛的!这位姐姐大可不必为他忧心。”山洞深处突然传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走出两女一男。只见那走在最前的女子掩嘴轻笑,一袭黑衣凸显她曼妙玲珑的身姿,腰间佩有一支琳琅玉笔,俨然是万花谷的弟子。站在她左侧的女子正在把玩手中的珍珠,未曾瞧楚琴言和晨曦一眼,仿若天地之间所有万物都不如这珍珠来的美妙…右侧的男子白衣胜雪,气度不凡,也不过十五,六岁的面容却有一双深潭似的眼睛,令人捉摸不透。

“你们是何人?”楚琴言豁然站起身,抽出双剑,警觉的看着他们。

“楚女侠无需惊慌,他们便是早两日启程的三位大侠:行歌,白乐儿,杨延梦。”晨曦站起身来,一一指给她看。

妙手医仙sahara书包

“你便是众多万花弟子口中的大师姐,医圣前辈的得意女徒弟,江湖人称灵心妙手小医仙的行歌?”楚琴言盯着面前不过十七出头的正对着她盈盈一笑的女子,惊呼道。

“哇,梦梦,你听见没?原来我这么有名气!”行歌一把抱住身侧的杨延梦,欢天喜地的喊道。只见少年俊俏的脸上泛起点点红晕,任由她抱着自己晃动,尴尬的看着众人,竟说不出只言片语。

“胡闹!还不快放开杨少侠。”晨曦剑眉微皱,出声喝止,言辞间透着严厉。即便如此,看着行歌的目光却极为柔和。楚琴言将这些细节尽收眼底,心中顿时如翻江倒海般难耐。

“哎呀!哥,你又凶我!你这和尚当的真够敬业的,整天把个戒律清规挂在嘴边不说,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好生没趣!也只有这位姐姐受得了你。”

“楚女侠妙手医仙sahara书包,你莫要理会她,她口无遮拦,顽劣成性。”

》》查看朝阳赋第一章

》》查看朝阳赋第二章

》》查看朝阳赋第三章

》》查看朝阳赋第四章

》》查看朝阳赋第五章

冰原之上,险象环生!二人依然消耗过多的体力,不宜长时间奔走,幸而在不远处寻到一个猎户栖息用的山洞,她二人贴墙坐下。这时她才发现他的左手上已是鲜血淋漓,显然是受了刀伤。而他竟然面不改色,置若罔闻。她又急又气,打开包袱,翻出早已准备好的伤药和一些白色棉布,娴熟的将药粉涂在棉布上,一边忙碌一边说道:“大师,你手受伤了,让我给你包扎一下。”

“无妨,刀伤而已。”他轻描淡写的说道。此时他眉头紧锁,眺望着洞口,似在思索更为重要的事情。

“不管怎样,先止血要紧。”她轻轻抬起他的左手,那刀伤深可见骨,颇为骇人。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心微微的疼。她的神情哀怨婉转,紧咬双唇,睫毛微颤…仿若一不小心便会掉下泪来。

“你…你一点都不痛吗?”她动作轻柔的帮他包扎好伤口,不忍的问道。

“嘻嘻,我哥可是钢筋铁骨,他不怕痛的!这位姐姐大可不必为他忧心。”山洞深处突然传来女子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走出两女一男。只见那走在最前的女子掩嘴轻笑,一袭黑衣凸显她曼妙玲珑的身姿,腰间佩有一支琳琅玉笔,俨然是万花谷的弟子。站在她左侧的女子正在把玩手中的珍珠,未曾瞧楚琴言和晨曦一眼,仿若天地之间所有万物都不如这珍珠来的美妙…右侧的男子白衣胜雪,气度不凡,也不过十五,六岁的面容却有一双深潭似的眼睛,令人捉摸不透。

“你们是何人?”楚琴言豁然站起身,抽出双剑,警觉的看着他们。

“楚女侠无需惊慌,他们便是早两日启程的三位大侠:行歌,白乐儿,杨延梦。”晨曦站起身来,一一指给她看。

“你便是众多万花弟子口中的大师姐,医圣前辈的得意女徒弟,江湖人称灵心妙手小医仙的行歌?”楚琴言盯着面前不过十七出头的正对着她盈盈一笑的女子,惊呼道。

“哇,梦梦,你听见没?原来我这么有名气!”行歌一把抱住身侧的杨延梦,欢天喜地的喊道。只见少年俊俏的脸上泛起点点红晕,任由她抱着自己晃动,尴尬的看着众人,竟说不出只言片语。

“胡闹!还不快放开杨少侠。”晨曦剑眉微皱,出声喝止,言辞间透着严厉。即便如此,看着行歌的目光却极为柔和。楚琴言将这些细节尽收眼底,心中顿时如翻江倒海般难耐。

“哎呀!哥,你又凶我!你这和尚当的真够敬业的,整天把个戒律清规挂在嘴边不说,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好生没趣!也只有这位姐姐受得了你。”

“楚女侠,你莫要理会她,她口无遮拦,顽劣成性。”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