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_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

她从来没有恨过李晚阳,甚至从内心里,她十分的感谢李晚阳,因为从小他给了自己无数的关爱,虽然他得到了所有的父爱,可是那又怎样?从小倩雪就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自己的父亲不疼亲生闺女,反倒去疼爱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儿子,那么,她又有什么可恨的呢?

终,是自己不讨人欢喜。

所以,她又有什么好埋怨哥哥的呢?

“哥哥,今天中午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好!”李晚阳似乎早就有了此意,只是猜不准倩雪的心思所以不敢提,一听倩雪提了,没有停留,立马便答应下来,“你在哪,中午下班我去接你。”

拿着电话的手一顿,不过倩雪还是选择如实相告,“哥哥,我在叶程。”

几秒的沉默,本以为李晚阳会反对或者说些什么,不过他却平静的答,“好。”

百叶隹泰国餐厅

看着满桌子自己喜欢吃的菜,倩雪冲着李晚阳扬起了个甜甜的笑容,这就是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知晓她的一切,将她当亲身妹妹般疼爱,这么久了,还记得自己的喜好,能有这样的哥哥,没有父爱,母爱又怎样?

“哥哥,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倩雪直视李晚阳,多日不见他英俊无比的脸上似乎有着淡淡的黑眼圈,倩雪记得,哥哥一直是生活作息十分准时的人,黑眼圈这种事基本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以为他出了什么事,不禁担忧的问道:“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没事。”李晚阳淡淡一笑,拿过面前的酸辣冬粉丝递到倩雪面前,宠溺的道:“快吃吧,这是你最爱的,是不是从上次我带你来过后,就没来过?”

“嘿嘿。”倩雪接过粉丝不好意思的笑笑。

事实也是如此,最后一次来吃这还是几个月前,那时自己吵着要来吃,本来感冒了对身体不好,不过李晚阳拿自己没办法,也只得带自己来了,还记得那次吃完后回去病情加重了,父亲爱管不管,只是象征性的问候两句,继母就更不用说了,话简直少的可怜,就当没有她这号人一样。

说到尾,她只有这么个哥哥真心的疼着她。

“唉,你啊。”李晚阳无奈的轻叹。

李倩雪讨好似的送上一只自己面前的生虾刺身,她可是记得哥哥在自己的耳濡目染下,已经从最初的不碰这种酸辣菜到现在的照吃不误,其中生虾刺身就是哥哥最喜欢的一道菜。

“哥哥,不要唉生叹气了,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万事都需要哥哥撑腰的小女孩,如今我可以为你分担忧愁的,而且,现在的我,过的非常好,所以哥哥不要为小雪担心,小雪是打不死的蟑螂,没事!”

其实倩雪不过是随口一问,从小李晚阳就关心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大事也就是她的事情,他的哥哥有黑眼圈,想着事情,不是担忧她,会是担忧谁?

只不过,时过境迁,她真的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被父亲冷落了,还会寻哥哥怀抱的小倩雪。

“不要恨他们。”

李晚阳说这话的时候,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那份坚定吧,说这话时,并没有看向倩雪,眼里也有着逃避,倩雪又何尝不知呢,他其实是不想她恨他的母亲。

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

这么久以来,她也不是笨蛋,继母在父亲那里煽风点火,添油加醋的不知说了多少,自己得不到疼爱,多多少少也和她脱不了关系,就拿自己的事来说,如果没有她,父亲也不可能一点旋转余地也不给她留,直接将她赶出李家。

只是,哥哥啊,你知不知道,我本不恨,你这样说,可有想过我的感受?

最终,倩雪也只得强牵起笑容,道:“没有恨与不恨,我只是李倩雪,与任何人无关,恨于不恨的更无从而来。”

这是她最大的让步,她可以不去恨任何人,但别人也不要想来伤害她一分一毫。

李晚阳见倩雪的脸色降了降,刚想说什么,电话却响了,抱歉的冲倩雪笑笑便拿着去了洗手间的方向。

倩雪微笑着看到他背影消失在视线,自己的坚强瞬间降了下去。

连李晚阳都出来让她不要恨任何人,那么她走到今天这步都是应该的是吗?

她本是个高材生,前途无量,可是却被迫成为情人。

被迫接受一些自己不愿接受的东西。

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她李倩雪的人生才能这样!

一直以为,只有李晚阳是这世上最了解,也是最支持自己的,却没想到多日不见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他要的竟是自己不要去恨,他怕,怕她会恨他的母亲。

可是,哥哥,你知道吗?

我恨谁,也不可能去恨你。

你母亲,我并没有恨的资格……

“呦,这不是李倩雪吗?”

这个世界,总是冤家路窄,你最不想看到的人,总是高频率的出现在你视线范围内!你最想遇到的,却总是犹如火山撞冰山,寥寥无几。

金池,林文佑。

这对半路无妻正极度亲密的挽在一起站在倩雪的桌边,一个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一个佯装惊讶的伪装。

他们一出现,对着整桌子的菜,倩雪都觉得乏味。

果然,再好吃的东西在讨厌的人面前,都是勾不起任何食欲啊。

对于金池的‘故作惊讶。’

倩雪皮笑肉不笑的回答:“恭喜你,看来你的眼睛还没出问题,坐在这里的正是我李倩雪。”

“你!!”

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

没想到倩雪会如此回答,金池一张小脸直接气的唰白,故作委屈的摇着林文佑的手,“文佑,你看她怎么能这样,我不过是礼貌的向她打招呼。”

哼,礼貌的打招呼,你金池的思想简直就是司马招之心,人间兼知,谁不知道你是一天没事就牵着你家男人出来炫耀!

倩雪现在无比想走,可是李晚阳也还没出来,再说就算她现在走了,只会被金池说她是没胆量,她李倩雪被任何人看清都可以,偏偏就是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万万不能!

“走吧,不要理这个疯女人!”

本以为林文佑不会开口说话,却没想到,他还真是要么不出,一出就一鸣惊人啊!

“哟,真想不到,我除了贱女人,现在又多了个疯女人。”倩雪冷冷的撇了一眼林文佑,继续道:“真看不出来你还有为别人娶绰号的天赋,让我来猜猜,你为你自己取的什么,贱人,垃圾,败类,还是没品男?”

“李倩雪,你不要太过分了!”一听自己的男人被说,本人还来不及开口,李倩雪已经一副受不了她说自己心爱的男人模样叫嚷着,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小老虎,与之前的小鸟依人完全就是两个样。

这也就有了给李倩雪回话的机会。

侧头,继续高傲的看着林文佑,“看来林总的眼光还真是特别,找了一个时刻披着面具做人的女人,不错,看她一副紧张你的样,知道的是你劈腿在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这个前未婚妻有多恶毒,硬把你从她身边抢走。”

比嘴功夫,她李倩雪不输任何人!

反正现在林文佑对她的形象已经定位了,她再温柔又能怎样,还不是只有换得贱人的称呼,如果自我保护与故作温柔间,同样获得一样的称号,那么她会选择前者。

而也这段话无疑是在打林文佑和金池两人的脸,她在告诉他们,就算她是个感情失败者,他们也没有资格才嘲笑她此刻找到的靠山,因为一切,都是拜他们所赐!

“走吧,我不想再和这种女人说话,倒胃口。”

金池本来还想再反驳什么的,不过林文佑却是一副多看倩雪一眼都觉得恶心的表情,冷冷的开口,准备带着金池离开。

虽然已经习惯了林文佑的这种目光,可是倩雪还是有被如被针扎到心脏的感觉。

本来以为这次不愉快的相遇就在此时结束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谁知金池并不走,反而是拉住了林文佑。

“文佑,现在餐厅已经是满座了……”退去了刚才的牙尖嘴利,金池又变回了那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言语间,眼神a惹人怜爱的若有若无的晃了晃倩雪的餐桌。

倩雪的眼更冷了,原本没打算再动筷子的,又重新拿起了筷子,慢悠悠的夹着餐桌上的菜,虽然食知无味,她仍一口口的吃着,完全将林文佑两人是透明。

静寂的几秒,眼角瞟到林文佑似乎想要离开,可是金池又再次拉住了林文佑。

“文佑,不要嘛,我就要在这里吃,人家都说怀孕的人喜欢吃酸辣的东西,我今天早晨吐的那么厉害都没味口,我就想吃这里的东西。”

握着筷子的手一颤。

怀孕,怀孕~~那两个字眼如一块大大的石头压在倩雪的心中难以平复。

她知道金池什么意思,她面前满满一桌菜,而她却不再动筷,而她对面的那副碗筷空空如也,一看便知那个主人早已离开,她想让位,离他们坐这里。

可是,凭什么?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