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疲劳里的动物_生死疲劳pdf_生死疲劳

论莫言作品《生死疲劳》的修辞特色

摘要:莫言的小说在其新奇独特的构思、色彩绚丽的词汇以及独具特色的辞格运用之下被蒙上了一层彩色面纱,极具神秘性与吸引力。莫言的创新精神让其在文学语言修辞方面进行着探索实验,因而他在创作《生死疲劳》这部小说时不局限于传统语言修辞的使用范畴,而是积极探索与颠覆,另辟蹊径的创新出印有莫言标签的、新的语言修辞生死疲劳里的动物,从而实现小说语言的生动表现。在此,本文将以小说《生死疲劳》为蓝本,从语言学视角来审视这部小说的修辞特色。

关键词:语言学《生死疲劳》修辞特色审视

莫言在语言方面有着惊人的才华,可谓是一个奇才,他有着丰富的词汇量,在他的笔触之下语言成为一种极具魔力的武器能够让读者从中感受到***、放松与遐想,其细节、饱满、生动的文字语言令小说中的人与物都充满了个性及生命力。莫言在语言上的独具创新与探索使得其小说作品令人眼前一亮,而他在文学语言的修辞方面同样进行着创新实验,运用了许多新奇方式实现语言的生动表现,这在小说《生死疲劳》中具有突出的表现,从而令小说《生死疲劳》这部作品极具修辞特色。

一、新奇绚丽、别具一格的比喻

语言文字是小说创作不可或缺的元素,同时也是故事叙述的最好调剂料,再加上富有特色的修辞语言能够很好的引起读者的情感共鸣,激发读者的无限遐想,同时还能让读者从中感受到身临其境的体验。在小说《生死疲劳在》的创作中,莫言就充分发挥了比喻修辞的语言表现力,以新奇绚丽、别具一格的比喻令小说语言不再简约、平淡、直白、严谨、朴实,而是给读者一种繁丰、绚烂、婉约、疏放及藻丽的审美感受,让读者眼前一亮。在小说《生死疲劳》第三部分章节中生死疲劳里的动物,莫言运用了许多新奇、独特的比喻修辞手法,如小说有一个明喻句,将

“我”(蓝解放)与西门金龙两兄弟的“神经”比喻成“葫芦蔓子”,其坚韧粗壮,即使任其在风雨中打秋千这“神经”依旧坚韧难摧。这句话所暗含的故事情节是情感放浪的金龙与黄家姐妹暧昧不清,甚至在杏树上与黄互助发生了不可告人的秘密,金龙希望通过装疯来遮掩这件丑事,但莫言通过这个明喻句揭示了事实,金龙那犹如葫芦蔓子一样坚韧粗壮的神经是绝对不会那般脆弱,所以他是为了逃避责任而装疯。在这个明喻句中,莫言利用具体的老葫芦蔓子把抽象的意思形象化,不仅提高了句子的视觉效果,而且还间接讽刺了金龙装疯卖傻的行为。

二、一气呵成、出神入化的排比

排比是一种常见的语言修辞手法,在文学创作中作者一般会运用排比修辞来加强句子的语势效果,作者将具有相似结构或意义或语气的词组、句子排列在一起,是一种最有效的语言渲染与造势方法。而莫言对于排比修辞的运用那语句的气势绝对可以用一气呵成、出神入化来形容,同时莫言还会在排比句中渗入比喻、形容等其他语言技巧,从而丰富语句的表现张力,这也是莫言这个语言奇才独树一帜的***表现。在小说《生死疲劳》中,莫言就运用他那一气呵成、出神入化的排比修辞来形容历经***之后蓝大头婴儿的面部表情,经历了沦为驴、牛、猪、狗、猴六种动物的轮回转世后,蓝大头婴儿的面部表情极为复杂,呈现

出多种动物不同形态与情感的面部表情。而关于这些不同面部表情的描写,莫言运用一连串排比句无比气势的呈现在读者面前。只见蓝大头婴儿的面部表情有着一种潇洒和放荡,好似那一世的驴;有着一种憨直和倔强,让读者立即联想到那一世的牛;有着一种贪婪和暴烈,就是那一世猪的形象写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