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_帝少爆宠娇妻霸宠上瘾

——

回家收拾了一翻希雅实在是饿的不行便跑到小区外面的超市去买了一些泡面,只是她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一个不该看到的身影。

李晚阳正一脸阴沉的坐在那张比之前还要乱上几分的双人沙发上呆坐着,见她开门,一双如鹰一般犀利的眼立即就转了过来。

“你怎么进来的!”本来屋里凭空多出一人希雅还吓了一跳,一看来人不知不觉的松了口气,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她这个房间里的钥匙除了她就只有倩雪有了,但倩雪现在在叶宅自然是不可能给李晚阳钥匙,他哪里来的钥匙。

“去哪了。”李晚阳的声音冷冰冰的,脸上还有明显的怒气。

希雅以为他是以为自己没在监狱呆着而愤怒,不禁有些心冷的道:“我能去哪里,不就是刚从监狱出来吗?!”

提着泡面,直接越过他想要进厨房去煮,但却突然被他抓住手腕,猛地捏着。

“放开我。”疼痛,让希雅想要去挣脱,却不想换来的是他漫天的侮辱。

“怎么,前一天你还在我的身下,不过就去监狱呆了一天。今天有你情人去保释你出来,现在我碰你就已经不屑一顾了?!”

“李晚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早就饿极了的希雅到现在得不到一句安慰,反而被他这么无情的对待,希雅所有的忍耐也彻底的火了,大力的甩开李晚阳的手就往厨房去。

却撞上一个宽阔的胸膛。

“李晚阳,我很饿,可以先让我吃一点东西吗?!”知道在他面前自己强硬并没有用,无奈的叹口气,希雅放低了态度。

而他,却在下一刻挑起她的下颚,不屑道:“你的老情人没有带你去吃好的吗?要你大半夜的回来这里吃泡面。”

他的居高临下一度刺伤了她,正在她觉得难已承受时,希雅突然想到了什么,惊讶的抬头看着李晚阳,“你今晚去过监狱?!”

如果不是如此,他为什么会知道带走她的是亚瑟?

因为这个,希雅有一刻的的雀跃,不过下一刻一盆冷水却泼了下来。

“女人,别忘了,你是我送进去的,谁保释你出来,我当然是第一个知道!”

哗,一下,希雅的心彻底的凉了。

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十分冰冷,“既然如此,李大总裁,如果你暂时没有要将我重新送进监狱的想法,那麻烦让我先去煮泡面可以吗?!”

“那个男人没带你去吃东西?!”他拧眉开口,却在开口后才反应过来,这句话似乎不该他问。

“你认为我一个刚出监狱的人,在没搞清楚状况前会和一个间接害我进监狱的人吃饭吗?”严希雅反问李晚阳,言外之意就是她没有和亚瑟一起吃东西。

对于这个结果,李晚阳莫名的觉得心安,手上的力道也松了不少,希雅更是趁机逃掉,并且快速的进去厨房。

开火,烧水,一气呵成,似乎怕李晚阳打断一般。

李晚阳就站在小小的客厅里看着那最多容纳下两人的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估计是没有时间,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瘦而高挑的身影在厨房里转来转去,一头不知何时已经染回黑发的长发自然的搭在后背,未施粉薄的她满是憔悴。

看着她,他突然有一种想要将她拥在怀中的打算。

不,她是他讨厌的女人,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等到希雅煮好泡面后出来客厅里已经没了人,那张小小的茶几上放着一盒盒打包的食品,不知为何,希雅的眼眶却忍不住湿润了。

他这算什么?

是对自己的关心,还是看她可怜,所以才给她拿东西来?

李晚阳,你这样到底算什么?

希雅卷缩在沙发上,手捧着泡面,闻着空气中仍未散去他的气味,眼眶越发的湿润,到她要怎么做才可以?

泪和泡面的汤混成一起,希雅将它们全部咽了下去。

啪嗒——

房门却在这时再度开启,希雅吓的挺直了腰身看出去,门口是去而复返的李晚阳,此时他的手里拧着新的打包盒,隐约间还能闻到香味。

与之前他的脸黑相比较,此时的他淡定极了,关掉门,长腿迈进来,打包盒还没有放下,门后跟着好几个人,他们分别抬头沙发桌子,椅子……再后面的还抬着一张新床。

“把这些旧的全扔了,把新的给我装好。”武断一句命令,那些工作人立即答应下来,并且开始着手动起了这房间里的东西。

端着泡面的希雅愣在原地,直到工作们来提醒她,“小姐,麻烦你让一下可以吗,我们要把这旧的沙发撤走。”

“什么,你们要做什么……李晚阳,你这是要干嘛?!”希雅顾不得自己端了一碗吃的只剩汤的泡面,顶着红红的眼圈跑到李晚阳面前。

李晚阳低头对着那碗只剩汤的泡面一闪而过,眼里竟是嫌弃。会意过来的希雅连忙一口气将里面的汤全部喝完,再抬头等着李晚阳的回答,结果对上的是他对自己的嫌弃。

大受打击的希雅又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只得闷着气冲到厨房,然后拿纸巾将嘴巴擦干净才回到他面前。

结果李大总裁还不等她开口,直接说给出了答案,“既然你是我的女人了,这里面这些垃圾东西就该换了。”

“什么!”李晚阳看似平淡的话却让严希雅的心里波涛汹涌。

凭什么,他的一句话就得改变这里?

“我不同意!”希雅大叫一声,但很快就被淹没在工作们的忙碌当中,抬头去看李晚阳,人家根本连个正眼也不打算放在自己身上。

再反应过来时,那些工作已经将房间那张自己住进来时房东给买的旧床都换完了,希雅甚至还没来的及争论,工作们已经换好并且离开了。

此时的希雅实在是忍无可忍的爆着粗口:“md,李晚阳你……”

话说到一半,就被李晚阳给瞪了回去,声音也变的小了一些,“你到底要怎样?!”

好歹这是她的房子吧,他居然一坑一声就直接换走了她在这家里的所有东西,而且还不带她有反抗的。

“去拿碗筷出来把这些东西装好。”李晚阳从头到尾的无视着希雅说的话,将打包回来的新食物放到希雅面前前妻,宠你上瘾温暖简宸,一脸的不容拒绝。

……

希雅真的是无语了,心里憋着一肚子的话,对上李晚阳真是一字也不出来,别提有多着急了。但她也清楚,不按着李晚阳的意思做,绝对不会有她想知道的答案。

无奈之下,希雅只有进厨房去按他的吩咐并且将他带回来的食物全部摆上新放上的餐桌。

“坐下。”他先从到一边,再命令站着的她。

“李晚阳,你就算是改朝换代也得告诉我一下为什么吧?!”希雅一脸不爽的仍站立着。

“坐下。”他再命令,比起之前多了一份命令。

希雅没脾气的坐下,他将桌上的食物全推到希雅面前,“把这些全吃了。”

靠,李晚阳,你tm当我是猪啊。

先不说刚才她吃了两包泡面,现在肚子虽然还没饮吧,但也不至于将桌上四盘吃的加上一份米饭全吃完吧。

吞吞口水,希雅无语的道:“李晚阳,在你面前我一直忍着不飙脏话,但麻烦你做事前先给个预兆可以吗?还有,我刚才已经吃东西了,这么多的东西,我怎么吃的完?!”

“我有说过让你吃不完必须吃完吗?”对于她的反驳,他平静的开问。

一句话,问住严希雅。

他的确没说过,他只说了让她吃完,算她误会了他的意思。

可是……

“李晚阳,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莫名其妙自己的家被换了个遍,而前一刻还在伤害她的男人,此时已经买好东西让她吃。

她是该感动呢,还是该哭泣呢?

李晚阳没回答,但双眼却是紧盯着桌上的饭菜,用眼神告诉希雅,如果她不吃,他绝不会开口。

没办法,希雅就是这么个急性子的人,却偏偏爱上李晚阳这个将一切掌握在手中,毫不着急的男人。

咬牙,希雅开始猛吞桌上那些饭菜,即使吃相让他紧紧的拧紧眉头。

半晌后。

“我吃完了,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了吧?”为了让他全部说完,希雅已经不顾一切的将桌上的东西全部吃干净了。

天知道,此时的她肚子快要撑破了。

“真是猪。”李晚阳一脸的嫌弃。

……希雅此时真想仰头咆哮,这tm到底怎么回事啊!!

他是怎么有这里钥匙的她还没问到答案,自己的家就已经被他换了个底朝天,关键的是到现在她仍不知道他的意图。

叮咚,叮咚……

此时,房门响起,因为有刚才的事,希雅不确信是不是李晚阳叫来的人,不知道又要换哪里,皱眉看着李晚阳,却对上他的冷漠。

没办法,希雅只有去开门,却碰上抱着大小包的安拉站在外面。

“安拉?!”希雅不解的叫着,并同时替安拉接下怀中的大小包,让她进来。

“诶,希雅啊,谢谢。”得到帮助的安拉甩掉了身上的大袋小袋轻松不少,一边递东西给希雅,一边抱怨道:“真是搞不懂总裁的,这大晚上的让我去准备洗漱用品,天知道,我可是求人家超市好一会儿才推迟关门了,洗漱用品嘛,明天白天准备也可以嘛,更何况人家正和我男朋友腻在一起呢,总裁就是善变,你说是吧?”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