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妖怪 小绿_小雷音寺是什么妖怪

一直以来,我们从没对小绿避讳过什么,但也没对她说过什么,她就傻丫头一样跟着我们,让她唱歌就唱歌,倒不是我们想隐瞒什么,她不问,我们又不好说什么,而且无双大概也有和我一样的顾虑,难以启齿。

小慧拉着她的手,复杂到:“小绿,对不起,一直瞒着你很多事情。”

小绿偷眼无双,小声道:“我知道,可是我不在乎。”

王水生问埃里克斯:“奶奶,您这是从哪来?”

埃里克斯撩着长发道:“我见过德古拉了,还和他打了一架。”

“啊?”我们都吃了一惊,同时问:“后来呢?”

埃里克斯懒懒道:“打架,我一直不是他对手,可是他的身体被你们那个元妖占了以后

大概是不能应用随心,又有点打不过我了。“

“哦?”我们心又一动,听说元妖吃了外国吸血鬼的亏,虽然彼此敌对,却也不知是喜是忧。

“但”埃里克斯一波三折地说:“我发现他自己的力量也很强,他的速度奇快,就像何安忆一样,本来我也不算慢,可是我一拳打出去他却早已绕到了我身后,就像跟我不在一个时间层里似的。”

我和小慧对看一眼,明白元妖终于还是附带了我们身上的妖力,我们齐道:“后来呢?”

埃里克斯道:“眼看我就要完蛋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样,好像被什么东西吓着了,变得畏首畏**动迟缓,我甩了他几巴掌也没反应。”

小慧道:“你们当时在皇宫附近?”

埃里克斯道:“是啊,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是小绿歌声的缘故,我正纳闷的时候,德古拉忽然跟我说话了。”

我好奇道:“德古拉?”

埃里克斯道:“是的,是我们三大长老之一的德古拉,我认识他几千年了,他说话时的口气表情绝对错不了,他让我想办法帮他,还告诉我现在在他身体里这个家伙很怕小绿的歌声。”

我诧异道:“这么说,德古拉也醒了?”

埃里克斯道:“是的,只要一听到小绿的歌声,元妖就会特别虚弱,德古拉本来已经到了复苏的日子,借着这个机会醒了。”

我们都惊诧不已,同时也稍感振奋,小慧道:“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埃里克斯道:“他说元妖还准备回中国再找几个帮手。”

阿破道:“他怎么知道,难道这哥俩聊过了?”

小慧忽然悚然道:“元妖和德古拉占用同一具身体,所以两个人的思维也共通了!”

埃里克斯道:“大概是这样,当时元妖急着逃跑,德古拉刚苏醒力量及不上他,也被拖着跑了,所以我才想着找到小绿,带她一起去中国对付元妖。”

无双冷冷道:“那你怎么又停下了?”他死死护住小绿,看样子埃里克斯是休想再接近她了。

埃里克斯咯咯笑道:“我饿的实在是飞不动了。小绿妹妹又不让我杀人,只好先吃了几个小点心。”

小绿把一盒蛋挞推到她面前道:“你以后最好吃素吧,鸽子多可怜啊。”

埃里克斯笑道:“姐姐吃不了素,只喝血。”

这时我们才有功夫打量她,只见她上身还是穿着王水生的衣服,下身却穿了一条那种老太太穿的宽松的布裙,大概是从哪家的晾衣杆随手顺的。

埃里克斯伸个懒腰道:“你们是怎么跟上我的?”

我指了指门口的汽车。

埃里克斯感慨道:“人类越来越聪明了,能造出各种乱78糟的东西,上一次我醒着的时候他们还吃不饱,穿不暖呢。”

阿破道:“是啊,那会取暖基本靠抖,传话基本靠吼,xing生活基本靠手………..”

埃里克斯愣了一下,然后笑得花枝乱颤,道:“你说话太有意思了。“

我嘿然道:“这才哪到哪啊,你到中国区,这种话遍地都是,尤其是2009年,俏皮话特别多,等有时间我给你讲讲寂寞哥和杯具的故事。“

忙了一晚上,我们这会肚子还真饿了,既然店员都被打倒,大家也就老实不客气的从柜台里拿出各种吃的,阿破嘴里叼个鸡腿,给自己接了一杯可乐,问埃里克斯:“你真的什么都不需要?柠檬红茶也不行吗?”

埃里克斯看我们吃,把头埋进桌子里哀叹道:“姐杯具了。”

小绿拿着一个蛋挞小心翼翼地说:“你试试嘛我就是妖怪 小绿,很好吃的。”

埃里克斯笑着摇摇头,愕尔指着嘴里塞满汉堡的王水生道:“你能吃其他食物?”

王水生含羞带愧道:“好些年了,不过我不吃蒜。”

“你鼻子怎么了?”

王水生擦了擦鼻子上血,瞄了无双一眼道:“被狗咬了。”

无双嘿然无语,他也知道王水生是无辜的,可是情急之下就是忍不住迁怒于他,这时歉然一笑。

诶利克斯道:“对了,德古拉说的中国在哪啊?好像很远的样子,不过我白天趴在一家人窗户上从一种叫电视的东西上得知地球原来是圆的,如果是真的话,我带着小绿一直飞,迟早有一天会到的吧?”我无语,敢情她还寻思着环绕地球呢。

无双怒道:“你休想再带她走!”

小绿怯怯道:“我也不想再飞了,天上太冷了。”我们都笑了起来。

阿破指着自己鼻子道:“我们就是中国的。”

“哦?”埃里克斯感兴趣道:“远吗?”

“怎么说呢”我说:“照你这样飞,恐怕起码得十天半个月的,而且很容易被高射炮打下来,人类现在把平行于自己领地的天上也视神作书吧自己的地盘,叫领空,不能乱飞。”

埃里克斯一拳砸在桌子上道:“还有王法吗?”

小慧搅拌着咖啡,慢条斯:“其实你可以坐飞机去。”

“飞机?”

“人类发明的飞行器。”

埃里克斯失落道:“这么说人类也会飞了?”

“而且飞的很高很快,就是事故率高了点,大概几十万分之一。”

埃里克斯失色道:“那比我们低多了,我们是百分之三,尤其一到变天,被太阳晒化得更是不计其数。”

小慧道:“所以我建议你坐飞机。”

“可是,神作书吧为吸血鬼长老我怎么可以坐人类的东西飞行呢?”

我笑道:“长着翅膀也不一定就非得自己飞,我们长着腿还不是一样开车?”

埃里克斯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比我了解人类,这样吧,你们和我一起去中国对付元妖!”

我搓手道:“太仓促了吧,我们才刚干完活,还没好好享受呢。”

无双冷眼道:“再说我们有什么好处呢,你现在可是在要求我们去帮你对付我们的老大。”

埃里克斯道:“你们难道愿意永远受制于他吗?只要你们肯帮忙,加上德古拉里应外合就可以彻底消灭他,那样你们就永远不用有顾虑了。”

阿破道:“老大,似乎很有诱惑力哦。”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们和元妖的矛盾,说到底其实就是不愿意受他要挟,不想统治世界不是我们精神境界有多高,而在于这件事情是我们必须做还是可以不做,他当初要不威胁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利说不定我们还动心呢,元妖可以永世长存,这就意味着他不除我们就永远得受牵制,这种感觉可是比坐十年二十年牢还糟糕,如果说我们身上还有妖性,那就是自由散漫无拘无束,短短二十年笑傲江湖的生活已经使我们受不得任何强权压制了,现在,机会来了。

我问埃里克斯:“你想什么时候走?”

“当然是越快越好,我们现在就去找飞机!”

我失笑道:“这急不得,需要时间安排。”

“那就明天。”

我皱眉道:“太急了吧?”

诶利克斯道:“你知道拖久了会出什么意外吗?”

王水生道:“还有,元妖要去找什么帮手?中国还有比你们强大的妖怪吗?”

我凝神道:“除了那几个哥,还真不知道。”

小慧道:“也许刘老六能告诉我们。”我点头道:“只好这样了。”阿破贼兮兮道:“你是舍不得叶子吧,我见刚才你俩正聊得热乎呢。”

王水生摇头晃脑道:“可惜啊,你要是留下来说不定真能江山美人一起收匿。”

埃里克斯大概是又饿了,见小慧蘸着番茄酱吃薯条,用指头挖了点端详道:“这是陈酿血浆吗?”说着舔了一下,马上呸呸连声道。“难吃死了,像死牛的鼻涕!”

小慧也把薯条搁那不吃了……….

埃里克斯拍着桌子道:“没法活了,刚才我进来说要一杯鲜血,他们居然告诉我没有!看来德古拉是对的,当初就应该把所有人类都变成吸血鬼任我们统治!”

我好笑道:“德古拉跟元妖的追求倒是差不多。”

阿破道:“我看有个什么片里不就去说德古拉是只鸭子吗?他还有个保姆,胳膊有残疾……”

小慧翻个白眼道:“你那是《怪鸭历险记》。”

这是无双忽然道:“你们没觉得想要对付元妖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有一个人同意吗?”

我们小绿,小绿也看我们,一双乌黑的眼珠扑闪扑闪的……

埃里克斯忙敲砖钉脚:“她一定肯的,姐姐有难妹妹理应帮忙嘛。”

无双冷冷道:“你别再糊弄她了,她没那么老。”

埃里克斯咯咯笑道:“看来我把这位英俊的小伙子得罪很了。”

无双哼了一声道:“你也别乱称呼我,我其实还比你大一千岁呢!”

无双转向小绿道:“今天我要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然后你再决定离不离开我们。”

小绿胳膊绕到桌子上拿起可乐吸了一口道:“你说。”

无双稳了稳情绪,终于郑重道:“其实…….我不是人。”

看到一个英俊的帅哥对小姑娘说这句话,我们集体忘了自己的身份,下意识地喊:“你对她禽兽了?”

无双抓狂道:“没有!”

我们一起:“哦,禽兽不如!”

无双面对小绿,认真道:“不管就去你信不信:我是一只妖怪,我一直不敢要你,是因为我怕你知道真相以后会害怕我,嫌弃我,道最后会恨我,第一次听你的歌,我爱上了你的声音,那天在过道里,我就彻底爱上了呢,就算神作书吧为人我也有愧于你,神作书吧为妖更配不上你,每次你一唱歌,我就会自卑…….”

“哧啦啦啦啦”小绿把可乐吸光了,她放下杯说:“那我以后不唱了。”说着一双乌丢丢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无双。

无双一下愣住了,当他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后一把把小绿抱在怀里,小绿此刻幸福的像花儿一样,梗咽道,“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我就是喜欢你!”

阿破小声跟我说:“小绿这属于恋物癖吧?”

埃里克斯又感动又钦佩地感叹:“我这个妹妹还真是什么也不怵啊!”

下一秒,两个人激烈的拥吻,无双捧着小绿的脑袋,嘴唇交叠,小绿轻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哎呦!”我们一起吃了一惊,赶忙清场跑出去我就是妖怪 小绿,背对门里排成一排,谁也不敢回头。

埃里克斯手拍胸口笑道:“现在的年轻人呀,还真是让人联红心跳。”

阿破暧昧地挨了挨小慧,小慧满脸绯红,这次却没有恶言相向…….

王水生坐在台阶上,仰头道:“奶奶,我们血族也能和人类通婚吗?”

埃里克斯脸一板道:“屁话!就去当初3个吸血鬼长老就我一个女的,你看那俩谁像你爷爷?”她狠狠踹了王水生一脚骂道,“你当你奶奶我是人尽可夫的吗?”

我们都汗了一个…..

王水生摸着自己的脸道:“我爷爷他老人家一定也很帅吧?”

埃里克斯道:“比你帅!你就鼻子像他,其它地方都是败笔!”

王水生哀怨地摸着被无双打破的鼻子道:“子孙不肖啊您是咬过他之后才和他结婚的吗?”

“我没咬他。”

“啊?我们都大感意外。

埃里克斯脸现柔情道:“我一直也没让他知道我的身份,坏了你那个不成器的大卫祖宗的不知道父亲还是爷爷后我就离开了他,再也没有回去。”

王水生道:“那我爷爷不是很惨?”

埃里克斯苦笑了一声道:“我不知道告诉他实情会怎么样,也不敢想,多半他会恨我,所以我很羡慕无双。”

王水生讷讷道:“这样也可以啊?那我以后……..”

埃里克斯听了他这句话,忽然声色俱厉道:“听着,你要想和人类通婚,必须先让她接受你的身份,记住没有?”

王水生道:“为什么啊?”

埃里克斯道:“因为我是女的你是男的,你和我不一样,如果对方不知道你身份又坏了你的孩子,你会灰飞烟灭!”

王水生打个寒噤:“怎么会这样?”

埃里克斯嘿嘿笑道:“如果你只是想解决生理问题,大可以先咬过他们再和她们圆房,不过那样的话他们自己和她们的孩子也只能算是你的食物,他们继承不了我最纯正的血统,稍有意外就会死亡。”

王水生哀叹道:“他奶奶的,我们吸血鬼想结婚比没车没房的都难啊!”

笔趣阁新阅读网址: ,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