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子夜秋歌》的赏析_子夜吴歌·秋歌赏析

在《子夜歌》中,诗人抒发女子的相思与思慕之情,主要包括对爱情的痴迷和忠贞不渝,寒秋之际记挂情人的冷暖以及对相思让人华发早生等等。同时塑造了负心男子的形象,正是这些形象给女子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挣扎。“常虑有贰意,欢今过不齐”通过女子对男子行为的描述,表现了男子的不忠。“初时非不密,其后日不如”男女在最初相恋时非常的亲密,其后男子的心却逐渐转淡,感情一日不如一日。“恶见东流水,终年不西顾”、“欢行白日心,朝东暮还西”运用比兴的手法,揭示了男子的负心。“我与欢相怜,约誓底言者。常欢负情人,郎今果真诈。”曾经的誓言也留不住男子善变的心。可以说,这些负心男子的形象也从侧面增强了女子生活的不幸与痛苦对《子夜秋歌》的赏析,更加丰富了吴歌西曲的内涵。

《子夜歌》是一种创体,这种五言四句的小诗,大量使用江南色彩的称谓语(郎、欢、侬),用谐音双关语写人与人的爱情,抒情是它的基调,即使写景也是为了抒情的需要。这种特殊的文学修辞手法叫吴歌格或子夜体。在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出现这么多种类不同的谐音双关语及其用法,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令人叹为观止。为中国文学增添新的创作技巧,把汉语言文字优美的特点展现出来。谐音双关语可以说是吴歌西曲最大的特色。 《唐书·乐志》曰:“《子夜歌》者,晋曲也。晋有女子名子夜对《子夜秋歌》的赏析,造此声,声过哀苦。”

《宋书·乐志》曰:“晋孝武太元中,琅琊王轲之家有鬼歌子夜,殷允为豫章,豫章侨人庾僧虔家亦有鬼歌子夜。”殷允为豫章亦是太元中,则子夜是此时以前人也。

《古今乐录》曰:“凡歌曲终,皆有送声。子夜以持子送曲《凤将雏》以泽雉送曲。”

《乐府解题》曰:“后人更为四时行乐之词,谓之《子夜四时歌》。又有《大子夜歌》、《子夜警歌》、《子夜变歌》,皆曲之变也。”

对《子夜秋歌》的赏析

鲁迅《门外文谈》:“如《子夜歌》之流,会给旧文学一种新力量。”

作家郑振铎:“《子夜歌》没有一首不圆莹若明珠。”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