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镜 精校_问镜精校全本最新章节无弹窗_问镜 精校

23书吧:

押谗着粮食和物资回到营地,天煮只经大亮,马跟环明吐冰封的河面上,出一阵“踢踏。的脆响,溅射的碎冰像一朵朵小白花绽放在冰封的河面上,

萨摩尔军营地驻扎在萨摩栗江上游的一条分支河道旁,宽阔的河道已经被历久的严寒冻结,整个冰面极为厚实,马蹄踩踏在上面,也只是留下数个白点,清晨的水雾气在河道冰面上缭绕不散,人在其中犹如仙境中一般,

早起的士兵东一簇西一簇的聚集在一起,正在用专用破坏城门的攻城锥凿开冰面取水,有些好事的士兵打赌谁能用长矛叉中冰层的鱼儿,喧嚣的吵闹声打破清晨的宁静,看见胖子和近卫从浓雾里出来,纷纷站起身来,

“你们过来些人,把东西都推回去”胖子随和的挥了挥手,从眼前士兵的松散打扮,胖子知道这些大多都是后勤插重兵,胖子让辐重兵在运输马车的轮辄上包裹一层防滑的兽皮。压在厚厚的冰层上出咯吱的响声,长长的运输队就这样直接从从冰封的河面上穿过,被辐重兵推进营地的西侧仓库。

“大家累了一晚上了,都下去休息吧!“胖子向身后的近卫们摆了摆手,转过头现身边的迪伦斯库赛依然是满脸兴奋,眼睛在军营中四处好奇的打量,这不由让胖子暗中感慨了一句“年轻就是好!”胖子忘了自己也只是一个才网满刀岁的年轻人了,战争是最好的催化剂,见惯了死亡与杀戮,见多了阴谋与背叛。胖子那双略带稚嫩痴呆的眼睛充满血丝,

突然,两队夜晚巡逻的萨摩尔轻骑兵从营地东门进来,马蹄带着呼啸声从营门穿过,身上的银色螺纹钢锁甲和身后的造型奇怪的背弩让迹伦斯库赛看得眼神亮,

因为要便于隐藏身份,胖子和近卫都没有带弩和穿上螺纹钢锁甲,迪伦斯库赛还是第一次看见全副武装的萨摩尔轻骑兵,王国第一骑兵的威名可是人人皆知的,年轻人的热血总是容易被点燃,看见这些杀气腾腾的军队,常年混迹海上的迪伦斯库赛不由感到一阵激动“驰骋广袤的大陆,才是男儿该有的志向!”

“大人!”两队骑兵在胖子面前放缓了马蹄,左手平举胸口行礼,身上的锁甲传来一阵,鳞片摆动的刷刷声,一名骑兵队长当先勒住了马

“大人,巴德克尔大人的军队经过昨晚的激战已经攻入俄萨城,现在正在围剿提尔家族的残军,巴德克尔大人希望我们能的派人参加围剿,伊萨莫莉尔队长让我们回来请示大人”。

“这是巴德克尔主动提出来的?提尔军大概还有多少人?。胖子满面疑惑,德尔巴克虽然是个老实人。可是骨子里依然顽固的像块铁,

这是多罗克人的通病,死板。纪律,尊重荣誉,服从指挥,还有就是流淌在血液里的顽固,在巴德克尔这个老实人身上都能看出来,

像这种丢弃名誉申请参战的提议根本不可能,就连布鲁斯堡那样残酷的绞杀战,巴德尔克也是连啃都没啃一声,会在这种小战场做出这样的决议?“肯定是伊萨莫莉尔这个女人手痒了”。胖子脸色古怪,暗地嘀咕。这个女人真是一匹野马,难怪暗刺要培养她为杀手,暴力和杀戮简直就是她的天赋嘛”

骑兵队长连忙回应道“大约还有3千人,全部困守在俄萨城东部区域。那里是城里的贵族区,因为暴乱,不少的贵族都选择逃离,现在都是高大复杂的贵族住宅,提尔军拆卸了两座大型府邸,用高处扔下的石块死死守住街道的入口,这让巴德克尔大人很烦恼,伊萨莫莉尔队长认为提尔人现在是临死前的疯狂,只需要我们精锐的萨摩尔弩手参战,一定可以轻易击溃他们,也可以让多罗克人看看我们萨摩尔的实力”。

“真是胡闹!”胖子低声骂了一句“擅自插手多罗克人的攻击,在战场上可是大忌,会被多罗克人认为这是在抢战功”胖子本想一口回绝。脸色犹豫了一阵,向利萨斯泰摆了摆手“你带库赛和一个中队的弩手去,记住,在多罗克人提出请求之前,绝对不能参战!”

俄萨城东端,残缺的府邸弥漫在浓烟中,碎裂的石块堆满了街道的路口问镜 精校,里边间杂着昂贵的白色大理石。带着美丽斑点的花瓣岩,贵族最喜欢用来装饰门庭的各类雕像问镜 精校,现在它们就像一堆被抛弃的杂物,

“冲!冲过去”。又一个百人队的多罗克重盾步兵艰难的爬上冰墙。他们用手中的盾牌奋力的敲击冰面,试图在光滑难行的墙壁上凿开能够踏足的坑,数凹曰况姗旬高外带着呼啸声砸几名多罗生盾牌兵被嘘泄面,冰墙上防御的提尔人,把巨大的石头顺着冰面滚落,让下面的多罗克盾牌兵摊躺一片

“射!”一名多罗克中士奋力的挥手大喊,身后响起一阵弓弦的闷响。五百多名多罗克弓手松开紧握箭羽的手,密集的箭镞射向高空,

数名提尔投石机手被空中落下的箭镞贯穿胸膛,附近的提尔盾牌手立即组成密集的盾墙,雨点般落下的箭镞被盾牌弹开

狭窄的街口足足吞没了巴德克尔的两个百人队,提尔士兵把府邸的杂物和碎石全部堆垒在这里,趁着夜晚的寒冷浇上水,杂物混合着尸体构筑成一堵高大厚实的冰墙,狭窄的街口成了两边相互交错厮杀的焦点。

提尔弓箭手和投石机依据两侧高耸的府邸组成一道吞噬血肉的狙击线,石块间杂着箭镞从高处落下,让缺乏远程兵种的多罗克人吃了不小的苦头,

鲜血被寒夜冻成了红色的冰凌。粘附在四周的石块上,带着一种诡异的美,经过一晚的激战,两边都已经疲惫不堪,只能先着时停止攻击。整军休整

问镜 精校

“大人,士兵们都很疲惫,没有足够的弓箭手掩护,我们根本无法穿过冰墙”。一名多罗克中士满面血污。被士兵从前面搀扶下来,他右肩膀被石块砸断。露出白森森的骨头。他的百人队刚刚只回来三十几个人,强烈的疼痛和大量失血让他脸色煞白,多罗克人的铁血意志让他试图站直身体行礼。

“不用了!把他扶下去治疗。吧德克尔满脸痛惜的摆了摆手,这些带军的多罗克中士都是多罗克军队中的精锐,最少也要参加过五次战役的老兵才能担任,他们是多罗克军的脊粱,每损失一个都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要不,我们向萨摩尔人求援吧!”一名多罗克领主脸色犹豫“为了这么一条破街道,不值得让我们的战士继续损失下去,大家都要回家,难道要他们残手残脚的回去?反正是帮他们萨摩尔人打仗,让他们出点力。扫扫尾也是应该的”。

巴德克尔没有啃声,脸色复杂的变化了几次,看见巴德克尔没有啃声。那名多罗克领主向身后的传令兵摆了摆手

很快,伊萨莫莉尔和一队萨摩尔轻骑兵出现在路口,身后是利萨斯泰带来的千名萨摩尔狙击弩手,这种古怪的武器引得多罗克人纷纷注目。都听说萨摩尔人就是用这个击溃悍勇的库吉特弓骑兵,可是真正看见使用还是第一次。

“对面还有多少人?”形象觎丽的伊萨莫莉尔出现在战场上,身上依然穿着那套战弓骑士甲,身后的两米银色战弓吸引了不少多罗克人的目光,

“恐怖女神伊萨莫莉尔”。当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在麦加伦斯射的提尔守军几乎崩溃的恐怖女神,多罗克人纷纷古怪的低下头,关于这个女人的传说太恐怖了,当时前去收拾尸体的多罗克人对这女人太印象深刻了,一个喜欢把人钉在墙上的的“女杀神”也只有维基亚猎鹰才受得了。

“你好,我是罗林斯中队的指挥官”一名多罗克中士满身疲惫,身上沾满了墙角的灰尘和泥土,身形蹒跚的从附近休息的士兵堆里走出来,脸色严肃向伊萨莫莉尔行了个军礼,萨摩尔军协助攻击的命令已经下达,作为前线指挥官,他没想到萨摩尔人会派一个女人来,脸色古怪道

“还有3千人左右,其中有一千多弓箭手和十几架中型投石机控制住了街口!两个中队的轻装步兵防御着那段冰墙,应该还有一个中队的后

队。多罗克中士脸色难看的顿了顿“敌人的指挥官是个经验丰富的人,他们从四周的房屋拆卸了大量的巨大石块!我们一接近冰墙,他们就会从上面滚下石块,我们有不少兄弟都被压在下面!我们的弓箭手不足。完全无法压住两侧射来的箭镞和投石机,你知道,面对石块和箭镞。我们只能选择拼死冲锋,可那段冰墙太厚实,光滑的让我们根本无法爬上去”

“恩,这不是问题”伊萨莫莉尔对于多罗克中士的提醒不以为然,论起远程攻击力,萨摩尔军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嗨!兄弟们快起幕!那些多罗克傻子又上来了!“一名提尔弓箭手从高大府邸三层坍塌的墙壁探出一个头,眼神带着几分不屑,厚实的冰墙就是这些多罗克人的死亡之的。一队黑色的轻甲步兵正在靠近。

THE END
喜欢就分享
点赞0
评论 抢沙发
  • 西红柿老师

    昵称

  • 取消
    昵称表情